首页 灵异 恐怖惊悚 阴阳鬼命

第三章 死都死了,还出来作乱

阴阳鬼命 羽落晨兮 2024 2016-08-17 09:37:42

  目前林雅萱对这个突然出现,企图抢自己房子的男生,没有一丁点的好感,她对他的印象永远定格在无耻和流氓之上。

“嘿嘿,男人都是这样,你也是来租房的吗?”红衣女人被男生逗得哈哈直笑,那笑声有点冷,让林雅萱有些莫名的恐慌。

“本来不是,可现在我改主意了,我要租房!”男生挤眉弄眼的朝红衣女子靠近。

“死三八,臭流氓,你别想抢我的房子!”林雅萱见势不妙,急忙抓住男生的肩膀,想把他推出去。

“哎哎哎,别总是臭流氓臭流氓的叫着行不行,本男神有名字的,叫君洛夜,当然了,你也可以叫我小夜夜……啊!”

话还没说完,林雅萱又是一记左勾拳,砰的一声打在君洛夜右边脸上,疼的他捂着脸嗷嗷叫,眼泪都快下来了。

“臭流氓,还小夜夜,我呸!”林雅萱不屑道。

“你们两个别争了,我这就一间房。”红衣女子无奈道。

“租给我!”君洛夜和林雅萱齐声喊道。

“我说你个臭流氓,你是不是欠揍啊,这房是我先订的,也是我先来的,当然租给我了。”

现在林雅萱也不怕君洛夜是神经病了,毕竟谁敢跟她争一月五百块的房子,她都能直接变成神经病把那人给做了。

“哎呦我说,你个小丫头片子,你先订就是你的?我还说这房子是我先看上的那。懂不懂什么叫市场竞争力,大胸姐,别理她,不管她出什么价钱,我多加五块!”君洛夜恬不知耻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棒棒糖,不顾林雅萱恶寒的眼光塞进嘴里。

“好啊你丫的,是不是想找死,看来你蛋疼的不够!”林雅萱恶狠狠的看向君洛夜的某个部位。

正准备反驳的君洛夜突然觉得下身一凉,一股若有若无的危险气息正在逐渐逼近,吓的他急忙逃到红衣女子身后。

“你们在这里费那么大劲干嘛,房子还没看过那,要不你们先进来看看?”

红衣女子温和的讲道。

说完,她将1404的房间门开到最大,君洛夜深吸口气,一手抓住自己的行李箱,背着那个古怪的长型盒子:“好,看看也好。”

于是,君洛夜走进了这合租屋内,在经过林雅萱身边时,他靠在她耳边细语道:“给过你活路了,你偏向死路走……蠢货!”

合租屋,一种听上去那么暧昧,能让万千屌丝瞬间想起一万种av里的暧昧情节。

可现实里,几块薄的恨不得能用手指捅破的三合板,一间五平米的房间,一张孤零零的小床,没有窗户的墙壁,这就是合租屋。

住进去,你永远不知道白天和黑色的差别,倘若生活还过得去,林雅萱是绝对不会来这里的。

但是天意如此,让她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又发生了离家出走,身无分文的现状。

可惜年仅十七岁的林雅萱还不懂什么叫做“天意”,她只喜欢韩剧里的那些美好爱情,为了自己的终生幸福,她宁愿呆在这里,义无反顾的走上合租屋这祭坛。

不过,却有个讨厌的家伙试图阻止林雅萱为了自己的幸福放手一搏,这家伙嘴里放着棒棒糖,拖起一个老掉牙的皮箱跟在身后,对周围的一切厌恶的仿佛进了老鼠窝。

“你要是不想住,现在就可以走吗?”看着捂着鼻子,一脸嫌弃的君洛夜,林雅萱得意的仿佛自己赢了世界。

其实红衣女人提供的环境还是不错的,这是一个足有120平米的公寓套房,除了一个稍大的给她自己住外,其余的被都分成五个房间,也就是说,除了他俩,已经住进来四个房客了。

稍显不自在的是,屋子里的装饰有点另类,走廊上装的灯泡全是暧昧的红色,是不理发的发廊才会用的色调。

“我不是不想住,而是这里的尸臭味真重,我快忍不住想吐了。”沿着笔直的走廊向前走去,君洛夜到处闻了闻,那恶心的气味差点让他吐出来。

“尸臭味?是你自己没洗澡的狐臭吧!”林雅萱鄙视的瞪了君洛夜一眼。

在前面的红衣女人,听到后面两人的说话,并没有回头,只是嘴角露出一个冰冷的弧度。

“按照这尸臭味的老练味道,尸体腐败了最少快三个月了。”君洛夜根本不理睬林雅萱,手指在不断的掐算着:‘似乎运气不好,今晚是凶夜,唉,我就说今晚有凶兆嘛!’

“你还敢说凶兆!”林雅萱一瞪眼,吓得君洛夜往后跳了一步。

“女孩子要温柔。”君洛夜笑嘻嘻的说道。

“臭流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就是想把我吓跑,然后自己独占原本属于我的房间!”林雅萱真的无路可走了,除非她亲眼看到什么死尸,否则她不会放弃一月五百块的房子。

“唉,为什么我说真话就没人信那!”君洛夜轻声说道。

“就你这样还想让我相信?”林雅萱不屑的看了眼君洛夜,然后冷笑道:‘麻烦你能不能把你放在我肩膀上的手拿开!臭流氓!’

“到了,这是最后一间房,而且只差最后一人就住满了。”

带路的红衣女人打开最后一间房的门,展示着不过十平米的小房间,这里的床铺和被褥都是现成的,提包就能入住,可谓是租客最喜欢的模式。

“挺干净的,这床单都还是新的。”

林雅萱率先一步冲进房间,一屁股坐在床上,稍微躺了十秒钟,感觉全身的疲惫都不见了。

休息了一下后,她根本不管一旁的君洛夜,打开行李箱后,将自己的生活用品都给取了出来,动作之神速,就跟抢黄金的中国大妈一般。

她在宣示这间房间的主权!

“你的房间似乎没了。”靠着门框,红衣女人暧昧的打量着君洛夜,而后靠在他耳边轻声说道:“要不要今晚去我房间凑合一晚?”

咬碎嘴里最后一点棒棒糖,君洛夜侧头一脸严肃的轻声道:‘死都死了,还那么多事,你不累我还累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