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名门深爱:总裁的心尖妻

第九十章 巧合就是这么巧

名门深爱:总裁的心尖妻 孙天天 2642 2016-09-28 20:00:02

  第九十章 巧合就是这么巧

这一天,华钟果然跟夏铭坤一起进了夏家别墅,张然没有跟来,因为华钟的出席,让她不方便出面。张然之后此事后,也没有过大的反应,作为一个大家闺秀,二十三年前,知道华钟存在的时候,她就没有大闹,华钟的母亲死于难产。原先是夏家的一个佣人,夏铭坤酒后坏事,直到那女人生下孩子才知道是夏铭坤的私生子。

张然其实也是同情那女人,毕竟为了生下华钟这个骨肉,自己闷声不响的最后连性命都失去了。

夏铭坤一进门就是一副老爷姿态,自从年后一别,父子两个已经七八个月没有见面了。夏铭坤看来在张然的安慰下,身体倒是硬朗了不少,来的时候张然还给夏宫梵打了电话,让他不要气他父亲,说什么都按照他的条款来,毕竟打碎骨头连着筋。再不好也是父子。

“华钟,过来坐。”夏铭坤倒是很殷勤的招呼小儿子坐下。只是华钟心里知道夏铭坤在想什么,恐怕又是夏宫梵的做法让夏铭坤不满意了,只是为了两父子之间赌气罢了。

“好,父亲!”

自从德叔不在夏家之后,夏宫梵几天前又让德叔回来去了公司,只是夏家这边德叔还没有回来过,夏宫梵不希望德叔为了跟宋熙冉的私人恩情,而处处帮宋熙冉做些他不知道的事情。

夏宫梵刚想顺口的叫德叔,却一时之间愣了神,又自己跑去书房拿合同。

路过宋熙冉房间的时候,特意嘱咐了一句门外的佣人。随后下楼,来到夏铭坤和华钟所在的客厅,把转移股份的合同放在夏铭坤的面前。

“合同已经拟好了,有什么需要加的条款,自行添加,我都会一一满足。”

夏宫梵本来就打算满足夏铭坤的所有条件,因为,他有的是钱,不是吗?

“十亿的资金,我要求再加十亿,没问题吧?”

“可以,你高兴就好,只是希望以后我的事情您可以少管。”

夏铭坤当然知道夏宫梵说的是什么,只是他可不能同意,开始夏宫梵创业初期,如果不是因为夏家家族企业在背后撑腰,夏宫梵未必会做出这样一番成绩,他也是为了夏宫梵着想,只是他不领情而已。如今夏宫梵的霸业已经无人能比拟,但是谁又会嫌钱多和地位高呢?如果能和云姉悠联姻,跟他昔日战友,迪贡的总统沾亲带故不正所谓权上加权吗!

只可惜,夏宫梵暂时被还有一个叫宋熙冉的女人勾去了魂。

“你的事情我不来管可以,但是我相信,日子久了,你会发生改变的。”

夏宫梵心想,果然钱可以收买一切,就连夏铭坤原本这么迫切想让他联姻的事情都能先放在一边。人都是如此。

“对了,你得跟我走一趟,公司的印章还在我办公室,去了之后直接去夏氏签约。”

“嗯。”

夏铭坤的话让夏宫梵只能跑一趟了,随后他穿了一件外套,准备出门的时候,却发现华钟一个人楞在客厅里没有出门的意思。

“不走么?”

夏宫梵疑问,夏铭坤和他都准备出门了。

“让华钟先等着吧,晚上你妈说要过来,为了让你们两弟兄增进感情,她准备亲自下厨!你妈可是迈出了第一步,不准不出席!”

夏铭坤的话一字一句的听在夏宫梵的耳朵里。原来张然要来,想了一想,还是跟着夏铭坤出门了,别墅里只留下华钟一个。

很快,两个小时过去了,夏宫梵和夏铭坤还是没有回来,应该快了,夏家公司到别墅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来回加上签约三个小时左右,看了一眼手表,已经五点钟,看样子张然也快来了。华钟心想着,只是没有看见一个人,他来夏家别墅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看一眼宋熙冉。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离开市大太匆忙,没有来得及解释,既然宋熙冉已经跟了夏宫梵,他就会衷心祝愿他们。

房间里,宋熙冉百无聊赖的躺着,口渴了,想下去倒杯水喝,刚开门,门口的佣人就拦住了她的去路。

“宋宋小姐,你需要什么跟我们说就好!”

“我口渴了,想喝水。”

“好,你等着,我下楼给你倒!”

女佣和宋熙冉的对话,在安静的出奇的别墅里显得特别清晰,被华钟一字一句的听进了耳朵里。

看来她真的在这里,华钟直接上楼,看见刚想关门的宋熙冉,门口还站着两个佣人,一个佣人准备下楼倒水。

“熙冉。”

宋熙冉转眼望去,在不远的走廊里看到了华钟正跟她打招呼。他怎么会在这里?哦,对了,他也是夏家的一份子不是吗。

“华钟。”说完,她礼貌的笑笑,她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如果被夏宫梵看到这样的场景,恐怕又会暴怒了。现在的她把夏宫梵的脾气琢磨的一清二楚。

“熙冉,好久不见,不打算叙叙吗?”

宋熙冉为难的看了一眼一旁的女佣,女佣也很为难的看着她,夏宫梵下了命令,不让她离开房间,她也是知道的。

“怎么了,不能吗?”

华钟的再三要求,宋熙冉不好意思推辞,只能跟身边的女佣说道:

“华钟少爷也是梵少的客人,我就下楼,不会出去,你们放心吧。”

女佣也知道华钟少爷的来历,她们也曾经听老一代的佣人提过夏家的事,也不好意思拒绝宋熙冉的要求,想着反正是在夏家,而且华钟少爷再怎么说都算是夏家的二公子,应该没事。

于是,两个人就下楼了,这是几天来宋熙冉第一次下楼,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连下楼都成了一种奢望,更别说出别墅的门了。

“谢谢你!华钟。”

“谢我做什么?”

华钟反问,他显然不知道宋熙冉的苦衷。

“没有,单纯的谢谢你而已,对了,他去哪儿了?”

“他?是指哥吗?”

华钟疑问的看着宋熙冉,看上去她跟夏宫梵在一起并没有很开心。原先在学校里,不管是听别人说还是亲眼看到,他们不是应该很幸福才对吗?

“嗯。”

“哥和父亲去公司了,晚上大家一起吃饭,伯母亲自下厨。熙冉你也会在!”

她不会在,夏宫梵不会让她出门,她知道。

“晚上我不会出席,你们一起就好。”

华钟忍不住看向她,现在的宋熙冉看上去没有在学校里那种青春张扬的模样,反倒是显得有点郁郁寡欢。

“怎么了,熙冉,你过得不好吗?”

宋熙冉看了一眼华钟,第一眼印象中顽固子弟般的华钟倒是沉稳了不少。

“没有,时间不早了,我回房间了。”

“这么快?”

华钟不明白,他觉得宋熙冉好反常,难道她平时都不会出房门吗?看上去就像是被软禁了一般。

刚想起身,却被华钟一把拉住,由于惯性的作用,宋熙冉整个人倒了下去,正巧此时,门被打开,夏宫梵一进门就看见自己的女人倒在同父异母的弟弟怀里,样子极其暧昧。

霎时之间,夏宫梵的脸色都变了,宋熙冉回过神来的时候,对上夏宫梵的眼神,身子打了一个哆嗦。

这一幕,被华钟看在眼里,宋熙冉好像很怕夏宫梵。

“你们回来了。”

华钟先开口了。

夏铭坤看见宋熙冉,也是没好脸色,直接无视了她,走到一旁,刚想打电话给张然,门外车子的喇叭声就响了。

说来真的是太巧,就这样,五个人一时之间全部到齐了。

“熙冉!你在就太好了,快,帮伯母一起洗菜!”

张然的话无疑于解了宋熙冉的尴尬和恐惧,直接接过张然手里的菜,奔向了厨房。原本德叔在的时候,晚饭都是德叔准备,德叔不在的一个月里,可把宋熙冉给馋坏了。

大厅里,就剩下三个大老爷们,互相面面相觑。尤其是夏宫梵,更是怒视着华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