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冷皇的嗜心宠后

140

冷皇的嗜心宠后 原茵 3113 2016-11-02 09:40:02

  理智上,姜明昊清楚,梁樨那么在乎怀王,能为他忍受寂寞在皇陵待三年,又怎么会再嫁呢?

可他竟还是会因此生出一丝奢念,她若愿意再嫁,那他是不是也还有机会?可想到最后,他悲哀的发现,韩轻和怀王是一类人,都是她所喜欢的一类,而他偏偏是她讨厌的,哪怕她真有了再嫁的念头,他也没希望。

这种时候,他怎么会想见她,自己找虐吗?

可她偏偏还进来了!

真的是胆子越来越大,越来越不把他放在眼里!

恃宠而骄!恃宠而骄!

但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的,因为,都不是为了他。

所以,他怎么可能给她好脸色。

“谁让你进来的,出去!”他冷冰冰地说。

梁樨抿了下唇,把托盘放到一边,自己坐下,“我有事想求你。”

姜明昊冷笑,所以,一有事求她就装成当初的模样,没事就避他不及!

“我不会答应你,你走吧!”

梁樨知道他心结所在,有些心疼,却还是要狠了心肠说,“这是我最后一次求你了。”

姜明昊双眼暴睁,怒喝“你什么意思”!

“在宫里的时候,你说等怀王嗣子一事一了,你就让我回家,现在我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也不是我能左右的了的,所以我想,我明天就回去了。”

“你敢!”姜明昊一怒而起,脱口就吼。

吼完了就觉得无力,且不说这是她的心愿,这也是当初他答应过的事,现在反悔,除了更让她讨厌以外,还有什么意义?

如果可以,他当然愿意用强权威胁她留下,可结果都看到了,只会让她越来越痛苦!后来呢,他表示愿意放她出宫,她气色好了,整个人都生动了,甚至都敢装出不怕的样子训斥他了,他哪里还能强留她!

“就不能多留几天?”哪怕知道这样很卑微懦弱可耻,哪怕他并不想说出这样的话,还是不受控的问出口,带着那一丝渺茫的希冀。

梁樨声音微哽,轻声说,“再过几日就是我母亲的生辰,从这里回京,紧赶慢赶也是刚刚好赶上,所以我想早点走。”

姜明昊自嘲地笑,是啊,和家人团聚是她现在最大的心愿,自然是归心似箭,这里,哪里有挽留她的理由。

这一别之后,恐怕这辈子她都不愿再见他,这是最后一次见面,她最后一次求他,他如何能不答应。

姜明昊颓然地慢慢坐下,沉默了许久,才哑着声音开口,“你要我帮你什么?”

眼,已模糊,也要生生将眼泪吞回去,梁樨抬头,莞尔浅笑,“我想请你让贤妃和李美人假死出宫,还她们自由身。”

姜明昊的懊丧悲苦冷不丁地就这么被她吸引过去了,满脸错愕,“假死出宫?李美人?你什么时候跟她也扯上关系了?”

若说是贤妃厌倦了宫里的生活来求她也勉强能理解,可李美人,她们什么时候有过交集了?

“李美人帮过我一个小忙,我与她也算投缘。”没有过多的解释,免得说多错多,反倒引起他的好奇。

“她能帮你什么忙!”

再说,他印象里,李美人还很享受被人伺候追捧的生活,怎么会想出宫去做个普通妇人?

“刚来行宫的时候,有一次在路上走神,差点踏空摔着,她及时拉了我一把。”

这都能让她还她这么大的恩情,还真是闲的!

不过这事,对贤妃,对李美人而言是天大的恩情,对他来说,不过一句话的事,甚至梁樨也清楚,这事说难也难,说简单,简直简单的不值一提。

“我答应你,我会妥善处理好她们的后事,但是,你要求我的,就这件事?”

明知道这事有多容易,还这样大费周章,他觉得很不可思议。

梁樨浅浅笑了下,“你过来,到我面前来。”

姜明昊绷着脸,他就知道,没那么简单!

他在她面前站定,她揭开托盘上的锦缎帕子,拿起香包,要系在他腰带上。

“这是我绣的香包,我女红不好,你别嫌弃。”

姜明昊心头一震,她以前最多也就亲手打了个平安结给他,还是他要出征了才打的,现在竟然愿意绣香包……果然所求不小!

可明知道她是别有所求,他还是觉得很高兴,只不过……

他把香包从她手里抢了过来,背面,呃,几枝竹子,他还勉强认得出来,但另一面,一棵树,一只鸟?什么鬼?!

梁樨看他一头黑线的表情,就好似当初的傲娇模样,她一笑,解释说,“这是松鹤延年图,我绣不了那么精致的图,只能勾勒个轮廓,愿你福寿永安。”

她又取出另一样东西,“这是我打的宫绦,没有找到合适的玉佩,等你将来看到喜欢的,再挂上去吧。”

那墨绿色的宫绦还真算不上精致,甚至样式都那么简单,可在姜明昊眼里,就是这世间最珍贵的至宝。

这种时候,有些话就不该说出口,因为会破坏这短暂的美好,可他控制不住,目光深深沉沉,审视而冷漠,“你到底要我做什么?”

“是很重要的事。”梁樨一直看着他,看着他表情变幻,从欣喜到冰冷,心如同被割裂,她不敢再看他,垂下脸,“你听我说,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会是个好皇帝,但是,我希望你能尝试着做个仁君,除大奸大恶之外,世上诸多人皆有可饶恕之处,不必因一事而斩尽杀绝。易怒伤身,控制自己的脾气,对别人好,对自己也好。你能答应我吗?”

“为什么要说这些话?”

他伸出手,想要抬起她的脸,看清楚她的表情,可她偏过头,从他手边擦过去,却有一滴泪,恰好滴在他指尖,像熊熊燃烧的火烫的他浑身都疼,也像心底开出的一朵希望的火花。

“其实,你也有一点舍不得我的,是不是?”他蹲在她面前,仰头看她侧过去的脸,“小樨,你也没有完全忘掉我的是不是?留下来,陪着我,只要你愿意,一切都不是问题,我全都能解决,只要你肯留下来,我不再嫉妒大哥,只要你愿意,你可以想他怀念他,只要你想,我全都答应你,我只求你,不要离开我!”

这是她爱的人,是这个世上最爱她的人,因为误会,因为没有足够的信任,到最后,竟成了这个样子,她还要伤害他,让他一直误会下去,她何尝不心痛难忍!

可她如何能留下来,如何能背叛对殿下的承诺,又如何能再爱他?

“别说了……我们回不去了……”

“我不要过去!我只要现在!小樨……你对所有人都好,能不能对我仁慈一点?你答应嫁给我的,你答应过我的!你这么守诺的人,你怎么能食言!”

她许的诺太多,欠下的太多,辜负的太多,还谈什么守诺!

她只是将死之人,不能再给任何人希望!

尤其这个人,爱的决绝,恨的决绝,若看到她死,她真的担心他会不顾一切地去陪她。

她怎能那样自私。

就让他一直误会吧,让他一直恨着吧。

“你误会了。”她转过脸来,虽满脸的泪,眼神坚毅冰凉,“我只是普通女子,有人为我痴情难舍,我难免心有不忍,同情可怜,但在我心里,哪怕我已被休弃,我永远都是怀王的妻子!陛下别忘了答应我的事!明日一别,还请陛下珍重。”

她决绝地离开,听到身后摔东西的声音,悲鸣怒吼。

怀王临终前跟她说,那年他路过丞相府,看到她回眸嫣然,让满城桃花都失了颜色,可他不知道的是,那个时候,她是在等姜明昊归来,她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他会提前回来见她。

可当初她虽没等到他,命运依然眷顾着他们。

而如今,这一去,便是阴阳相隔。

再多的爱恨,也终有被时光淹没的一天,即使老来想起,也不过是意难平。

姜明昊,望你珍重。

李德海战战兢兢地进去,满地狼藉不敢多看一眼,不小心看到坐在台阶旁的姜明昊,完全没有生气的颓废。

昨天晚上,梁主子和陛下究竟谈了什么他不知道,只知道梁主子离开时陛下悲愤难抑,一晚上都这样哀漠心死的模样,想必也是舍不得梁主子离开,这个时候梁主子就要走了,陛下怎样也想去见最后一面吧。

“陛下,梁主子就要走了,您要不要去送送?”李德海轻轻地说。

送,送什么?

姜明昊冷漠的笑着。

“她不想见我,我何必自讨没趣。”

她说那些话,残忍冷酷,可还不是他自找苦吃?明知道是什么结果还非得要拉下脸去求,有什么意义!

不过是再痛一次罢了。

再去送行,不是自找罪受?

也好,以后都不会再见了,不会再有她任何消息,他就不必再痛了,只要,做好这个皇帝就够了。

目光游离,看到不远处被他摔在地上的香包和宫绦,不由自主地弯腰拾起,嘴角扯出一丝笑来。

还好,是香包和宫绦,怎么摔也摔不烂。

这是他的东西,谁也抢不走。

姜明昊最后还是去送梁樨了,只不过是悄悄地送,隐在暗处,目送着轿子离开。

可惜这地方,竟一丝风也没有,吹不起轿帘,他甚至看不到她离开时的模样,不过想也知道,她一定是嘴角带笑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