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冷皇的嗜心宠后

139

冷皇的嗜心宠后 原茵 3020 2016-11-01 09:38:02

  这几天,李美人一直密切关注着梁樨,饶是今天淑妃因为所谓的“好心办坏事”被陛下罚了抄《女训》,她仍觉得不够,这还不能意味着梁樨能扳倒淑妃,可她看着梁樨的状态,好似随时都会一命呜呼的样子,她不敢等了,怕一不小心就错过唯一的机会,所以,她只能改变策略,不求梁樨能扳倒淑妃,但求梁樨能让她平安出宫,这些刀尖上的繁华,她不要了!

当初的事,其实杜娇也只是提了梁樨那么一嘴,似乎跟梁樨并没有太大关系,可是,她只能这样说才能让梁樨有兴趣,或许,能成为她对付淑妃的有利罪证。

李美人说完,一眨不眨地看着梁樨,真的很希望她能给她一个肯定的答案,哪怕最后真的需要她作证,只要梁樨能帮到她,她都愿意。

可梁樨……她听完了,表情都还那么平静,除了有点出神,竟似一点波动也没有。

怎么会这样?难道她不恨淑妃的作为吗?

她不是一直都很恨淑妃的吗,这样好的机会,她怎么会一点都不心动?还是说,这些贵女们,波澜不惊惯了,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

良久,梁樨像是神游回来,微微转头看她,容颜沉静,黑眸似潭,潭下的暗流汹涌她看不出。

“你怎么能证明你说的都是真的?”梁樨静静地问,语调很轻,有点气若游丝的感觉。

如何证明?李美人真不知道,她也只是偷听到了而已,唯一的人证半年前就死了!

李美人忽然跪下,急切地说,“梁姑娘我发誓我说的都是真的!如果有一个字是假的,让我不得好死!不,让我全家人都不得好死!我没有骗你!绝对没有骗你!”

梁樨看了她半晌,端详着她的语气情态眼神,没有丝毫躲闪,若不是演技太好,还真是一点作假的痕迹都没有。

“你起来吧,你求我的事,我会尽力,但我也不能保证一定会成功。还有,这件事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对你没好处。”

“谢谢姑娘!谢谢梁姑娘!”这样的话,已经让李美人大喜过望,不停地磕头,许久后,才离开。

门掩上,梁樨哇的一声吐出血来。

如果李美人说的都是真的,竟不是姜明昊背叛了她,是她不够信任他,才导致他们分开,各自婚嫁。

如果当初她能多一点信任,多一点勇气,走过去,是不是一切都不一样了?她不会嫁给怀王,怀王不会死,姜明昊也不会这样欺负她!

错了!

竟都是她错了!是她错怪了他!

那一刻,她只想去找姜明昊,告诉他全部事,告诉他她从来没有爱过怀王……

然后呢?

他们会有须臾的欢愉,然后他要看着她慢慢死去,痛苦一生,甚至……

她怎能这样做!

那些妃嫔,她的丈夫,何其无辜,为何要为他们的误会买单?

他有他的责任要承担,她有她的承诺要遵守,他们又怎能再在一起?!

不如就这样吧,他还恨着她负心移情,即使知道她死了,他痛苦,也不过一时,总有一日,他曾对她的深情会转移到别人身上。

至于淑妃……她不在意他再爱上的人是什么性情,无论温柔,还是狠辣,只有一点,不能在他面前,表里不一。

“小七,你进来。”

容七进来,看到地上她嘴角的血迹,大吃一惊,忙备了水端过去给她漱口,“姐姐,怎么又吐血了,现在不是早上啊。”

梁樨虚弱地笑笑,“你收拾好这些,帮我准备纸笔,我要写信。”

写完那一封字迹歪歪扭扭的信,她把信装进向古给她的信封,交给容七,“找时间,把这个给向公公,让他在时机成熟的时候,呈给陛下。”

容七不解地眨眨眼,没有多问,只问了句,“那向公公可以看吗?不然他怎么知道什么时候时机成熟啊。”

“可以。”

晚膳后,贤妃来看梁樨,看她脸色苍白,很是担忧,“阿樨,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怎么脸色这样差?上午的时候,你是不是骗我了?”

梁樨笑着点点头,“我肚子疼的厉害,你知道的。”

呃……贤妃呆了呆,好吧,原来是信期,也难怪她疼成这样了。

“可请太医瞧过,吃药了吗?”贤妃问着,不忘帮她拉了拉被子,生怕她着凉。

“瞧过了,也吃着药呢。”梁樨说,“正好我也有事找你。”

“你出宫的事,如果你不会再改变主意,我明日就去办。”

贤妃微怔,继而笑,“不改了,只要不让你为难就行。”

“不为难。”或许,就几句话的事,都交给姜明昊办好了。

“我打算,后天就回家,明天大抵会忙,没时间去见你,现在,就算告别吧。”

贤妃一愣,“这么急?”

“我归心似箭啊。”梁樨笑着说。

贤妃犹豫了会儿,“阿樨,你这一走,估计很难再有机会进宫,你和陛下就这么断了,你真的不会后悔吗?”

“有什么好后悔的,我的心意,不早已跟你说明?”

说明什么?说明怀王殿下是个好丈夫,你嫁了他,就得一辈子守着他吗?既然在你心里他那样好,他人都不在了,又怎么会介意你和心爱的人在一起?

其实,还是对陛下失望透顶了吧!

贤妃讪笑着,“也是,不过,这样也好,将来你我都出了宫,有的是机会再见,咱们现在,也不必这样伤感。”

“是啊。”梁樨微微叹息着说。

两位张太医马不停蹄地赶回京后,老夫人已经挺过来,没有生命危险了,不过他们还是多留了一两天再观察观察。

那天张太医那句话,给小张太医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当时他脑子里就掠过一个可怕的念头:梁樨的病不会是人为的吧?所以这日,他去看过老夫人后回到书房,找了好几本医药孤本甚至医学方面的传奇故事来看,就想看看有没有和梁樨症状相似的。

他一本本认真地看着,看到某一页的时候,忽然震住了,盯着那一页的字从头到尾看了五遍,猛地一下抬起头,眉头深锁盯着前方,像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忽然他抓起那本书,急急慌慌地去找他父亲。

“跑什么跑!成什么体统!”张太医看到长子满头大汗毫无仪态的样子斥了句。

小张太医站定,喘了几口气,把书递过去,“父亲你看,这个毒药,归一散,服毒七七四十九日后才毒发,症状是吐血,间隔五六日晨起吐血一次,六十四日后,每日吐血,身体每况愈下,似油尽灯枯,直到中毒后八十天,吐血晕迷五个时辰,方能诊断出是中毒的症状,到九九八十一天,毒发身亡。父亲,您不觉得这症状和梁姑娘很像吗?而且女子中了此毒会闭经,但梁姑娘因为服用过绝子药,所以我们都没觉得她月信延迟两月有什么不妥的。梁姑娘那些症状出现的日期不能完全和这毒药对的上,想必也是因为她服用绝子药,受内伤损毁身体,导致提前毒发啊父亲!”

张太医手有些发颤的拿过书仔细地看,这毒除了这些症状,还有最可怕的一点,配置这毒药的人本身的目的,是靠把毒药下到女子身上,再把毒性传到和女子交又欠过的男子身上,在七七四十九日内,若男子中毒了,女子就不会有事,如果男子没有中毒,则女子毒发身亡。

所以,其实是有人……要毒害陛下!

而梁姑娘,从连日吐血那日算起,还有不到半个月就要毒发身亡了,这还是最好的情况,若真是因为身体不好而提前毒发了,估计也就这几日了!

书,一下从手中摔落,张太医惊的差点喘不上气来,手不停地哆嗦,指着前方说,“快!快去禀报陛下!我先去配解药!配好了立刻叫人送过去!要快!”

晚膳后,梁樨吃了特意让向公公准备的提神药,至少能让她半个时辰内不会虚弱晕倒吐血,而后一番梳妆,看起来气色不错,才让容七端着她准备的东西,去找姜明昊。

“陛下在里面?”梁樨见李德海守在外面,问他。

“在,姑娘直接进去吧。”李德海微往前倾身,悄声说,“陛下这两日心情不大好,姑娘多担待点。”

梁樨看了他一眼,微笑说,“好,我知道了。”

姜明昊心情确实很差,连月来的愤怒,悲伤等等种种消极负面情绪在昨天梁樨因为韩轻厉声质问他时而全面爆发,可是,他还是不能跟她发脾气,一气之下去了狩猎场狠狠发泄,心情才好了那么一点点,结果回来的时候就听说梁樨从太后那里离开时是被韩轻一路抱着回去的,他又气的想杀人。

他祖宗的!还真要嫁他不成?不知道避嫌啊!

后来倒是知道是因为她身体虚弱走不动了,也仍然气的不行!

身体不好找太医啊,找韩轻有什么用,竟然还在闺房里密谈那么久!还真不嫌闲话多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