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冷皇的嗜心宠后

136

冷皇的嗜心宠后 原茵 3026 2016-10-29 09:36:02

  “嗯?你已经吃了?那怎么还会……”韩轻静静地看着她,看的她都笑不下去了,“给淑妃吃了,她当时中了金葡草的毒,命在旦夕,我若不救她,我也活不了。”

“她死了,陛下还能让你陪葬不成?”

“谁敢保证不会呢。”梁樨自嘲地笑了笑,“我用那一颗水凝珠,不但救了淑妃的命,还换了我父兄清白,你看,其实很值得的。”

方才为了替梁樨顺气,韩轻本来是挨着她坐的,这个时候,他慢慢转过去,背对着梁樨,在她看不到的地方,面上一片肃杀,压抑的冷沉,或许,还有那么一分别的情绪。

好一会儿,他缓缓开口,语气,仍然那样柔和,“太医们在宫里待久了,难免保守无进益,他们说没办法并不能代表什么,良姜姑娘医术高明,她也许能治好你。”

“良姜姑娘虽是神医弟子,可毕竟还年轻,未必就比太医令更厉害,何况,因为殿下的事,她恨透了我,能把水凝珠给我已经很难为她,又怎好勉强她再来医治我。”梁樨笑的清淡微凉,“再说,我这些日子也已经看开了,祸福在天,生死有命,不必强求。现在死了,说不定还能遇到殿下,一起投胎转世,也是我的福气。”

“你还年轻,怎能这样想?”韩轻转身看她,她面容沉静,甚至还带着一丝似已看破红尘的淡然微笑,可那眼里的哀凉,却是不得已的认命。

“你相信我,我能说服良姜姑娘,一定让她治好你。”

“韩表哥,我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些事上面,我求你,先帮我做最要紧的事。”梁樨哀求着他,这样可怜无助的眼神,他又如何能拒绝,“好,你说。”

“我原本是想着等离宫后找个地方住下来,隔三岔五地回家看看,可我现在这个样子,我根本不敢回去,不敢让他们看到我现在的模样,我只能假装自己被软禁在怀王府不得离开,只能写信给他们,可我现在连提笔的力气都没有,如何写信?我知道韩表哥你能模仿别人的字迹,所以我想请你用我的笔迹给我家人写信,每半年一封,写够十年。还有,我这几日就打算回京,我回京时一个人是没办法的,还得麻烦你,还要请你帮我找一处宅院暂住。我如今的身份,死了也不能和殿下合葬,我死后,将我烧成灰,和我头上这支发簪一起,埋在灵泉寺那棵银杏树下。”梁樨说了这么一长段,最后声音都没有了,她歇了好一会儿,从脖子上取下那条挂着翡翠葫芦坠子的项链,递给韩轻。

韩轻将那葫芦捏在手中,慢慢握住,神色复杂,只听她说,“这是个好东西,若让它为我陪葬,也可惜了,这里面有枚青金石戒指,按动机关会变成白玉,它是锦绣阁阁主的信物,前朝锦绣阁你应该听说过吧?拿着它去见香满楼的老板,得到他的承认,你就是锦绣阁新任阁主,虽然只是残余势力,在江湖上也挺有影响力的,拿着它,对你应该有用,不过你要小心别被陛下知道了。其实,它在宫中也有人,不过都是后宫,于你应当没有什么用处,我就不告诉你了。”

“我都记着了,也都会帮你办好。”良久,韩轻说道,“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不要轻易放弃,我一定会找来良姜姑娘,等着我。”

梁樨微笑着,“好,我一定等你。”

韩轻走后,容七把药端来了,梁樨喝了,说,“我有些累,先睡会儿,若有人来找我,就说我休息了,若是太后或陛下召见,你再叫醒我。”

“嗯,我记着了。”

韩乐雅最近很烦躁,已经好多天了,竟然一点线索也没有,而且自打父亲离家出走后,母亲脾气也越来越差,哥哥又不在,就她一个人,再呆在家里她都怕疯了,所以这天,她看天气比较凉爽,干脆出门去散散心,反正陛下幽禁的是池阳郡主,又不是她。

因为池阳被贬,父亲离家,最近她也约不着闺秀一起出门游玩,只能一个人出门,一个人出外郊游当然没意思,便干脆去百宝楼选首饰好了。

落了轿,戴着帷帽的韩乐雅在丫鬟的簇拥下进了百宝阁的大门,她才刚前脚跨进去,身旁有人推搡哭喊,挤的她都快摔了,她的丫鬟扶稳了她就呵斥胡乱闯入的人,她却看到摔到脚边的发簪,极品羊脂白玉,发簪的花式却眼熟的很。

几乎不做他想,韩乐雅捡起了那发簪仔细端详,并未察觉那一男一女几乎同时扑了过来,要不是这些丫鬟拼死护着,还真让他们给挤进来。

“小姐,那是我的发簪,请你还给我!”那夫人哭着哀求。

“喂,那是老子的东西,快还给我,不然老子打死你!”那男子凶神恶煞地喊。

“喊什么喊!知道我们家小姐是谁吗?也敢口出狂言!”

韩乐雅仍看着那雕工有些粗糙,还刻了两串小花的发簪,仔细一看,这,这不是当初樨姐姐及笄礼上用的发簪吗?怎么会摔成两段?这裂痕,明显有些年头了,分明不是刚才所摔!

这样珍贵的东西,即使樨姐姐嫁了大表哥,也绝不可能拿这簪子赏人,更不会被人偷走,他们究竟是如何得到这发簪的?

他们究竟是谁?

莫非这当中还有什么蹊跷不成?

她捏紧了发簪,目光锐利地盯着那一对男女,尤其那妇人,仔细看,竟然有些眼熟。

“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她声色清冷地问。

那妇人一惊,立刻低下头,结结巴巴地说,“小,小姐认错人了,我,我只是普通老百姓,从来没,没见过您这样高贵的人!”

“怎么没见过?你不是说你以前的主子身份高贵的很,才赏了你这样的宝贝!难不成你都是骗老子的!”男子凶巴巴地吼她,抬手就要打她。

“住手!”韩乐雅忽然想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个妇人了,心剧烈的跳着,或许,她所疑惑的那些事已经打开一个缺口了,“你们到百宝楼来,想来是打算卖了这发簪吧?正好,我瞧着顺眼,我买了它。”

……

虽然那妇人并不想卖,可架不住这么多人围攻,和她丈夫一起那被带着去了斜对面的酒楼,和韩乐雅一起进了一间包厢。

头次来这样的地方,那对夫妇都显得很拘谨,尤其那妇人,很是忐忑不安,好似恨不得立刻逃离这地方。

上好了茶,除了那对夫妇,韩乐雅还留了两个丫鬟和一个护卫,以防万一。

韩乐雅语气柔和地开口,“二位如何称呼?”

“我叫赵冬,她是我媳妇,叫杜若。”

“杜若?”韩乐雅有些惊讶,“你没骗我?”

刚才在百宝阁,她忽然想起来,曾经在灵泉寺偶遇过淑妃,她当时身边的丫鬟就是眼前的妇人,只是她分明记得淑妃现在身边的大宫女也是叫杜若,却不是眼前的妇人,淑妃怎么可能让前后两个丫鬟叫同一个名字?

“哪能骗小姐你呢!我两年前就认识我媳妇了,她那时候是个大户人家的丫鬟,就叫这名字,后来也一直没改,小姐要是不信,还可以去官府查!不过,小姐不是要买那簪子吗,咱们还是谈谈价钱吧!”

“赵公子打算卖多少钱?”韩乐雅问。

赵冬眼珠转啊转,极是狡猾的样子,最后摊开两个巴掌,“一百两!”

“太多了!”

“这还多?!小姐你到底有没有钱啊?你到底识不识货啊!这可是极品!”

“可它摔成两段,毫无美感,我买了它还得重新找工匠雕琢,吃亏的是我。”

“那,八十两?”

“最多六十两!”

“七十吧,”

“五十。”

“好好好,五十就五十,给银子吧。”

韩乐雅给身后的丫鬟使了个眼色,那丫鬟取了五十两银票递给赵冬,赵冬笑眯眯地接过,恨不得把眼珠子粘在上面检查了很久,才小心翼翼地收到怀里,“谢小姐啦,咱们走。”

“等等。”韩乐雅说,“我瞧着尊夫人面善,想留她多聊两句。”

赵冬眼珠儿一转,说,“这个当然没问题,不过我媳妇不在家没人给我做饭,我这肚子饿啊……”

“再给他五两银子。”

“谢谢小姐!您可真是大善人,虽然我看不到你的样子,也知道您一定美若天仙啊!”

“够了!拿了银子赶紧走吧!”

丫鬟将赵冬给轰出去,韩乐雅又吩咐她们都出去,只留了一个丫鬟陪着。

“小姐,您把那簪子还给我吧,我出双倍的价钱!”杜若都快哭了。

韩乐雅把玩着那发簪,闻言一笑,“你很清楚,这簪子,就是五百两也买不下来。”

杜若脸色一变,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这,这么值钱啊!”

“如果你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事,我给你五百两,如何?”韩乐雅顿了顿,眼光在她身上扫了一圈,“我还可以帮你摆脱你丈夫,让他再没有机会纠缠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