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冷皇的嗜心宠后

135

冷皇的嗜心宠后 原茵 3026 2016-10-28 09:36:02

  太后愣了下,她倒是忘了,不管淑妃本意如何,的的确确办了坏事,她思考了会儿说,“就罚淑妃三天内抄写一百遍《女训》,皇帝意下如何?”

姜明昊也考虑着淑妃的确是好心办坏事,没必要罚的太过,而且《女训》他也看过,罚淑妃抄写,其实也挺严重的,遂点点头,“就依母亲的意思。”

贤妃大失所望,看了眼梁樨,微垂着眸,面容一如既往的沉静温和,没有丝毫波澜,可陛下这般轻拿轻放,她心里一定很苦,也难怪她早早看透了姜明昊的薄情,这样一比,怀王,还真是她的良人,只可惜,天妒英才。

“臣妾告退。”

贤妃离开没多久,韩轻就进去了,虽穿着沉肃的官服,仍是那般的从容闲适,优雅淡泊,让人一见,就如清风袭来,身心舒畅,心向往之。

“臣韩轻,参见陛下,太后。”

“免礼。”太后见姜明昊明显想揍人的表情,率先开口,“韩大人求见,所为何事?”

“太后应该也知道昨天晚上的事了,臣此来,是想跟陛下,跟太后求个恩典。”

梁樨意外地抬眸看他,姜明昊更是握紧了拳头,仿佛随时都准备扑过去一顿暴揍。

太后笑了笑,缓和着气氛,“你想求什么?”

“昨天夜里,臣喝了些酒,一时冲动说了不该说的话毁了表妹名声,臣愿意为表妹负责……”

“谁他娘要你负责!”姜明昊怒不可遏,抓起手边的茶杯就砸了过去,恨不得把他脸上砸个大窟窿,看他还怎么扮清贵高雅迷惑那些不谙世事的蠢女人!

这一砸,把梁樨也惊了一跳,都忘了彼此身份怒声质问,“你干什么!”

表哥也是个蠢的,竟不知道躲一躲,要是被砸个好歹该怎么办!

姜明昊难以置信地看着梁樨,眼中怒火都快喷出来。

她在他面前,无论他如何示好,都胆战心惊卑微不已,却为了韩轻竟敢吼他?她没看到他根本没砸中吗!

愤怒,心痛,失望!

都这么长时间了,都不知为她伤心多少次了,竟然还不麻木,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呵,呵呵……”他连连冷笑,不想再多说一句,都不会有人在意,也懒得多看了,多看一眼伤的也不过是自己。

太后看着姜明昊仓皇又落寞的背影,心疼不已,再看韩轻和梁樨,无论之前多顺眼也不顺眼了,他想负责,于情,于理,都不可能同意。

“韩大人,你也知道小樨身份特殊,她要再嫁,几乎没有可能,这件事不要再提了,至于她是你未婚妻的流言,哀家会让它平息下去,不会有人再提,你们都退下吧。”

“是。”韩轻也知道事情没那么容易,也不多求,以后,还有的是机会。

太后去了偏殿后,梁樨才起身离开,韩轻看她还要还要容七扶着才能起来,皱了下眉,“你身体不好?”

梁樨勉强地笑笑,“没什么,气虚而已。”

走出大殿,梁樨实在坚持不住,直往旁边倒,容七都扶不住,还好韩轻稳住了她,看她面白如纸,汗如雨下,眉头紧皱,“你到底怎么了?我带你去看太医!”

梁樨直摇头,“不要,回去,带我回去……”

韩轻面容有些冷,但还是抱起了她回去,无视了路上所有宫人的窃窃私语指指点点。

回去后韩轻把她放到床上,她也有些缓过劲来了,但说话时,仍气如游丝,“小七,再去给我煎一碗药。”

“哦。”

等房门关上,韩轻开口,“现在能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吗?”

梁樨轻轻笑了笑,“那韩表哥能告诉我,为何要说我是你未婚妻吗?”

“不要岔开话题。”他虽眉目温润,语气有些冷。

她看着他,怔了怔,眼眶有些模糊,“韩表哥,我以前竟没发现,你生气的时候,有些像怀王殿下。”

韩轻一愣,语气也柔和了一些,“你看错了吧。”

“我嫁给殿下三个月,几乎从来没有见殿下生过气,唯一的一次……”

唯一的一次是知道她害他中毒,她却只顾着想替家人求情,他很失望,才生气。

她擦了擦眼泪,笑着对韩轻说,“韩表哥,不管你是为什么想娶我,我都不可能答应你,抱歉。”

“为什么?”

“虽然我已被皇室休弃,在世人眼中,我是弃妇,是宫婢,可在我心里,我永远都是怀王的妻子,我不可能再嫁给任何人。”

韩轻有一会儿没说话,或许是梁樨眼圈有些湿润的缘故,她竟看不清韩轻的表情。

“如果,是怀王拜托我照顾你,希望我娶你呢?”

“怎么可能?殿下不会希望我再嫁的。”梁樨快笑出了泪,可笑着笑着就有些笑不出来了,因为韩轻的表情太过严肃认真。

“你怪他吗?”韩轻问。

“什么?”

“你还这么年轻,他却那么自私,要你为他守一辈子。”

“怎么会?且不说他愿不愿我愿不愿,皇室的规矩,我都不可能再嫁。”梁樨浅笑着,“再说,就算殿下不提,我也甘心一辈子守着他的,毕竟,他是那么好的丈夫。”

“因为他是好丈夫,不是因为你爱他。”

梁樨的笑容淡了,缓了一会儿,慢慢地说,“我们相遇的太晚,还来不及相爱。不过有时候,爱太沉重,不是谁都能承受的起的,就这样轻轻松松的怀念,一辈子那么长,长情陪伴,又何尝不是爱。”

韩轻微微一笑,“若怀王能听到你这些话,也知足了,也就不会后悔对我的嘱托。”

梁樨奇怪地看他,他取出一封信递给她,“这是怀王临终前写给我的。”

她更觉奇怪,怀王薨逝前几天,她几乎寸步不离地照顾他,怎么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写过信给韩轻?

“总有你看不到的时候,我还能骗你不成?”韩轻笑着说,“你先看吧,看了就知道我没骗你了。”

梁樨满心疑惑地拆开来看,一看那熟悉的字迹,眼泪簌簌而落,信中字字情真意切,更让她羞愧不已。

怀王情深,她却辜负了他,还背叛了承诺,叫她死后还有何颜面见他。

“别哭了,我给你看这封信,不是为了让你哭。”韩轻有点无奈,却语气柔和。

“我知道,我知道……”梁樨哭着说,“韩表哥,殿下待我情深意重,我怎么可能再背弃他。他为我好,希望我再嫁,我就更不能这样做了,何况,婚姻大事这么重要,韩表哥也想娶你喜欢的人吧,真的不必因为殿下的安排就委屈自己。”

韩轻沉默了一下,“你怎么就知道这样做是委屈我,你怎么就确定我不是心甘情愿想娶你?”

梁樨愣住,泪眼朦胧地看他。

这,什么意思?怎么可能!

“我当众说你是我未婚妻,自然有我的私心,梁樨,你明白吗?”清淡的嗓音,温柔的语气,透着些许宠溺与纵容,熟悉的让人恍惚。

梁樨忽然回过神来,直摇头,人也冷静了不少,“对不起,韩表哥,我不能嫁给你,不是因为你不好,而是……”

她淡淡一笑,有些悲哀,“我活不久了。”

“胡说什么!”他皱眉冷斥。

“除了太医,你是第一个知道的,告诉你,我也有我的私心,想求韩表哥帮忙。”

“你要我帮你,只要能做到的,定当尽力,你实在不必诅咒自己。”

“太医说,最坏的情况,我还有半年可活,可我自己的身子我知道,太医那话多半也是宽慰我的,我这些天越发的神思恍惚,常常梦到过去,常常陷在梦里出不来,方才你也看到了,我站了还不到一刻钟,就累的虚脱,我想,我恐怕也就这半个月了,可我还有很多事没做,原本的计划也不能进行,我不知道该找谁帮忙,我只能求你了,韩表哥。”

“够了!别再胡说了!我瞧你是被我吓着了,你先好好睡一觉,等你清醒点我们再谈。”

韩轻愣着脸说完就要走,梁樨猛地拉住他袖角,累的直喘,韩轻无法,只好先帮她顺气,看她连呼吸都如此困难,脸绷的紧紧的。

“到底怎么回事?”他沉声问。

“我幼年时落了两次水,落下病根,一直身体也不太好,殿下薨逝以后,我去皇陵为他守陵三年,也没能好好调理,后来进了宫,屡屡生病,算是彻底毁了身子,太医说,我五脏六腑都已衰竭,回天无力,我也只能,慢慢等死。”

“别胡言乱语诅咒自己。”韩轻语气很沉,似压抑着什么,“你年纪轻轻的,哪里就会因为生几场小病就……再说,良姜,姑娘不是把那水凝珠给你了么,你为什么不吃了?”

梁樨诧异地看他,“这,殿下也告诉你了?”

“是啊,他怕良姜姑娘不肯给你,让我监督着呢。”

梁樨失笑,“殿下也真是,还好良姜姑娘不知道这事,不然怕是要伤心了。”

“那水凝珠呢,你放在哪里的,我给你拿来。”

“已经吃了。”好一会儿,梁樨轻声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