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冷皇的嗜心宠后

132

冷皇的嗜心宠后 原茵 3019 2016-10-25 09:34:02

  背景已有些朦胧虚幻,唯有那人,明明眉眼仍然清晰,却似被云雾隔开,远的遥不可及。

明明那么远,却仿佛看到岁月在她眼里流逝,年幼时的聪明伶俐,少女时的明媚生动,及笄后温婉柔和,到如今,却有了岁月摧残的疲惫。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他。

姜明昊眼眶有些发酸,竟不敢再看,移开了眼,语气很柔,“你没让太医给你看一看,我有些不放心,所以来看看你,你也知道自己身子不大好,不能受凉,方才泡了那么久的冷水,很容易着凉。”

“谢陛下关心。”梁樨轻声说,“奴婢最近一直在吃药调理,也喝了姜汤驱寒,不会有事的,如果不舒服,我立即请太医,陛下放心好了。”

姜明昊微微苦笑,“那,你早点歇着吧,明日不用起太早,休息够了再说。”

“是。”

姜明昊再无话可说,准备离开,梁樨忽然叫住他。

“怎么了?”他看着她,满眼小心翼翼的欣喜。

梁樨喉咙哽了哽,缓了一下,垂下眼眸说,“韩大人那时说的话,也是为了奴婢的名声考虑,并非……求陛下不要怪罪他。”

眼中的火被浇灭,一片冰冷。

“为了你的名声就说你是他未婚妻?”姜明昊冷笑,火气一上来,控制不住地直吼,“他怎么不说他是怀王啊!他要说他是怀王谁还敢说闲话!谁还敢看你笑话毁你名声!”

这可真是胡搅蛮缠了。

梁樨当然也知道韩轻那样说不妥,心里也不大舒服,可他毕竟救了她,她就算不满也该先道谢,而后大不了十天半个月不理他便是,但姜明昊说要跟他算账可就不一样了,谁知道他会不会暴揍韩表哥!韩轻也是体弱之人,哪经得起他的拳头啊。

可这个时候跟姜明昊讲道理无异于火上浇油,梁樨叹了口气,就像许多年前一样,懒悠悠地掀了掀眼皮,不紧不慢地说,“你非要无理取闹我也没办法!自己冷静冷静,仔细想想我说的是不是有理,省的一时冲动做错事怪错人,到头来后悔了再跟我诉苦也没用,我可没后悔药。”

蜡烛“滋滋滋”的在响,烛火跳跃着,仿佛带着时光漫舞,穿梭到很久以前,他在闹他在炸,她在一旁轻轻微笑,轻言慢语地化解他的戾气。

这个时候,他真是恨透了那么多年的记忆,恨透了她对他的了解。

她为了她在乎的人,可以牺牲名节牺牲清白牺牲自由,现在为了个韩轻,明明畏惧他怨恨他,还要努力重演着当初的两小无猜。

在她心里,所有人都重要,所有人都值得她付出,唯独他——是她可以狠了心去伤害也要成全别人的人。

“梁樨,我在你心里算什么?如果我什么都不是,你凭什么模仿当初来让我心软?你凭什么!我在你心里明明什么都不是,你凭什么还要记着这些!凭什么还要让我误会你心里还有我!梁樨,你对所有人都宽容,独独对我残忍!凭什么!就凭我喜欢你你就了不起了?!”

梁樨……能说什么呢。

只能沉默着,不发一言,好似自己是雕像,没有任何感情。

姜明昊笑了,嘲讽地笑。

“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你的心都跟着大哥去了,我说什么都不可能打动你,连一点内疚都不可能有。”他擦了眼泪,冷漠地说,“你不想我罚韩轻,我如你所愿,等你的名声真为他所累,你梦里被大哥厌弃的时候,别来求我,都是你自找的!”

姜明昊冷冰冰地走了,走到门外停下,重重地吐了几口气,还是转过头去把门给关上了。

屋里,仍烛火摇曳,又好似当初,她不知道的许多个夜晚,他守在窗外,安安静静地看着屋里人影攒动,听她和丫鬟们欢颜笑语。

如今,仿佛能透过这一扇门看到她的容颜,能看到她舒展的笑颜,可是,都不过是妄想罢了。

真的是满心疲惫,曾经和东胡打仗时三天不眠不休也没这么累,那个时候多想早一点回去娶她,现在,是多看一眼都满心伤痕。

良久,他转过头,对容七说话也没了那冷冽的威势,透着淡淡的哀漠。

“记得每个时辰都要去看看她有没有什么不舒服有没有发热,如果有,立刻去叫太医,如果你疏忽了,就去当花肥。”

“……是是,奴婢记住了。”

容七扁着嘴快哭了,人看着是没那么凶了,怎么说话还那么凶残啊!

江陵王行刺一事解决的简单粗暴,王府一起来的人全都迁到别馆幽禁,这事知道的人暂时还不多,暂时还没引起谈资,也没影响到后宅的女眷们。

翌日太后用过早膳,妃嫔们陆陆续续过来请安了,除了姜明昊的后妃,还有几个身份高的宗室亲眷。

“都免礼,坐。”太后温和地笑着说,“都是自家人,不用拘礼。”

“谢太后。”

“这是张老太妃吧,哀家可好些年没见过您了,这么多年不见,您还跟当初一样,哀家都不敢认您了。”太后亲自扶着比她大上几岁的张老太妃,坐到她旁边。

张老太妃笑呵呵的,直说不敢不敢,又夸了一通太后和姜明昊的后妃们,直叹姜明昊有福气,后妃们一看都是心地善良好相处的,没那么多鸡飞狗跳的争风吃醋,不像她儿子的那些姬妾,整天为些鸡毛蒜皮的事吵个不休,她这次过来,除了是离京太久趁机回家看看也是为了图个清静,免得头疼。

太后就说,“只要心不是坏的,吵吵闹闹也无妨,这要是太清净了,您又觉得没人气呢。”

“还是太后心宽,母亲就该跟太后学学。”张老太妃身边的一个年轻贵妇笑着说。

能当众数落起老太妃的人自不一般,太后也问了句,“这位是?”

“这是我儿的媳妇,因是我娘家侄女,自小养在我跟前,跟我没大没小惯了,一时也忘了这是什么地方。凤儿,还不过来跟太后请罪!”

“臣妾张氏给太后请安。臣妾也是知道太后最仁慈不过,所以一时有些忘形,便如在家里一样自在了,还请太后恕罪。”

张氏上前,蹲下行了个礼,仍然笑着,明艳又娇俏,看着都叫人喜欢。

“瞧这嘴甜的,多招人喜欢啊,好孩子,快起来,哀家不怪罪你。”太后伸手虚扶了一把,“哀家啊,就喜欢你们随性自在的样子,哀家看着也高兴。”

“谢太后。”张氏欢喜地站起来,“来之前,母亲就常常跟我们讲太后是如何的和善人,臣妾今日一见才知母亲说的太谦虚了,太后这样的岂止是和善,就跟菩萨一样慈祥,臣妾真是后悔早几年没能跟着王爷一起进京拜见太后,不然,臣妾要是早早沾了太后的光,现在一定还和二八少女一样水嫩嫩的。”

太后听得直笑,跟张老太妃说,“您这媳妇啊,真是太可人了,难怪这么多年您还是当初的模样,有这样的媳妇在跟前伺候着,能不舒心才怪。”

“都是太后和善,她才敢这样没大没小的。”张老太妃笑着说,还嗔了张氏一眼,叫她还是规矩点,毕竟这是在太后跟前呢。

话至此,张老太妃话锋一转,“我也知道太后仁善,对下人一向宽厚,不过,哎,我也是仗着年长太后几岁说几句浑话,太后要是不高兴,就当老婆子没说过。”

太后微微一讶,“您想说什么?直说无妨。”

“太后性情温厚,是宫人们的福气,可这宫人还是得严守宫规,不然这些奴才们到处碎嘴闲话,瞧着主子不责罚他们,心大了,难免做出欺上瞒下的混账事来。”

“老太妃可是听说了什么?”

张老太妃露出为难的表情来,张氏说道,“太后,母亲这两日是听了些风言风语,但,她一个长辈,有些话倒是不好说出口,还是叫臣妾来说吧。”

“你说。”

张氏竟又沉默了一瞬,最后一跺脚,“臣妾就不拐弯抹角,直说了,就是和那位梁姑娘有关的,大家都知道她原本是什么身份,虽说她现在不是皇家媳妇,只是普通宫女,但即便是如此,也不能传出不好的名声来,太后您不知道,现在外面都说梁姑娘和直指院的院使韩大人私相授受,还有人看到他们搂搂抱抱,好不亲昵,还说,说梁姑娘是韩大人的未婚妻……”

“你胡说!”贤妃沉着脸呵斥,“无凭无据的,王妃可不能随意诬陷!”

张氏讪笑,“所以说,都是奴才们瞎嚼舌根,得好好管教管教,这起子事,是会毁了梁姑娘的!她毕竟身份特殊啊!”

“敢问王妃是在何处听到的谣言,又是听谁说的,可能拉来对质?”

“这,我和母亲也是刚来的路上偶然听人说的,一晃眼就没人影了,我也不知道是谁,只知道是穿着宫女服饰的。”

“谣言止于智者!王妃既然知道是谣言,就不该再四处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