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冷皇的嗜心宠后

130

冷皇的嗜心宠后 原茵 3015 2016-10-23 09:34:02

  柳青瑶一走,梁樨整个人就瘫软下来。

许是喝了酒,哪怕只一杯,也有些发热,只不想影响柳青瑶的兴致才一直忍着,这下人一走,她也松软了,没了力气,想着,还是趁自己没有晕倒先回去,免得还要让容七那个小身板把自己背回去。

“小七……”她轻轻喊了声,因实在虚脱无力,声如蚊蚋,可偏偏,这夏夜的清凉中,竟还透着一丝丝娇媚。

她暗笑,这喝了酒,还真是不一样啊,连声音都变了调,就不知容七听不听得见,所以她又卯足了劲再喊一声,虽比方才大声了点,却也好不到哪儿去,只不过这一次,她却是意识到有些不对劲——浑身无力,燥热难忍,嗓音甜腻媚惑,小腹如火在烧,这怎么看都不是酒醉的症状。

后知后觉的她,犹如当头被浇了一盆冰水,心都凉透了,但也算拉回了一丝理智。

“姐姐,你怎么这么烫,是不是染了风寒发热了?”容七很快过来扶着她,见她满面朝红,很是担心。

“我们回去!立刻!马上!”梁樨几乎是吼出来的,可听在旁人耳中,是柔的发腻的撒娇。

好在容七单纯的一根筋,梁樨说什么,立刻照办,才不理会中间是不是有什么弯弯绕绕,而且她力气大,扶起梁樨,毫不费劲,只是才刚站起来,前面就有人过来。

容七虽是胆小怕事,但武功扎实,直觉敏锐,几乎那人一出现,她就知道来者不善。

“姐姐,是坏人。”她小声说。

梁樨已眼光迷离,意识模糊,但那人已经走的很近,依稀还能看得出是个高大男子,江陵王有什么龌龊打算她还能不明白?

“拿下他!不许任何人近我的身。”

“是。”容七有些兴奋地应下,手一松,就让梁樨这样跌下去,正好跌在石凳上,摔得有些疼。

梁樨几乎趴在桌上,手一摆,将碟碗摔下桌去,她吃力地慢慢弯下腰,可力气不支,摔了下去。

她又累又热,难受的要死,摔到地上也没力气再爬起来,强压下那股谷欠望,捡了一片摔碎的碗,咬紧了牙关狠狠在掌心里划了一道伤痕,立刻鲜血四溢,疼痛总算微微盖过那该死的谷欠望。

她紧紧地捏着瓷片,想着再等一会儿再划一道口子。

她费力地靠着石凳,气喘吁吁地看容七和那人缠斗,她本就不懂武功,这一会儿更是意识恍惚,更看不出究竟谁占了上风,只是依稀看到一个身材娇小,一个粗壮高大,就有些恐惧。

这一会儿,还真有些后悔当初撵走了紫苏,若她在,她也不必害怕会输了。

若今日,真的就这样失了清白……光是这样一想,就痛苦的不能自已。

泪眼模糊中,又看到一个身影靠近,她几乎都绝望了,那么一瞬,只想一死,反正,她也活不久,至少不要死的太难看,不要背负着恶名去死。

瓷片已经划上手腕,耳边一道厉吼“梁樨你干什么!”

声音是那么的熟悉,梁樨微微睁开眼,熟悉的清俊容颜,穿着他最喜爱的茶白色长衫,哪怕此时眉头紧皱,漆黑的眼里透着少见的戾气,却仍是她记忆里雍容优雅,儒雅俊逸的模样,是这世间再无人能比的清贵高雅。

“殿下……”瓷片丢了,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抓着他的衣襟,眼里是无限的委屈,无尽的思念,“你来接我回家吗?”

韩轻蓦地一僵,森冷的眉眼也舒展开来,微笑着,轻柔的语气,“我们回家。”

“放开她!”容七才刚解决了那个不速之客,让那人落荒而逃,就见又有一个男子抱着梁樨,她牢牢记着梁樨的话,不能让任何人近她的身,此刻见有人躲开她窜了进来,简直火冒三丈,一声厉喝就扑了过去。

韩轻不妨容七突然袭击,吃了一拳,这样刚劲的拳风扫的梁樨也面疼,终于又意识清醒了些,忙出声阻止容七再出招。

“住手!小七,别伤他!”

容七懵了,不是她说不能让任何人近身吗,为何不让她打他?

韩轻此时也懒得跟她计较,说了句“先离开这里”,抱起梁樨准备离开,可刚出了凉亭,迎面,却是所有今夜被江陵王宴请的宾客,几乎都是男子。

一想到江陵王的龌龊心思,一想到若非有这丫头护着,梁樨不但会被侵犯,还会被这么多人看到,他就想杀了江陵王。

江陵王看到韩轻抱着梁樨,也呆住了,半晌没反应,他的侍卫呢?

他身侧的年轻男子比他反应快些,愣了一瞬后用着惊奇又尖锐的语气说,“韩大人?您,您怎么抱着怀王妃?孤男寡女的,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这一嗓子喊出来,哪怕在场的男子们无不是名门之后,也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

韩轻眉目森然,语气冷沉,“大公子怕是记岔了,梁氏早已被宗室休弃,她如今是在下的未婚妻!在下也想问问王爷,大公子的夫人邀在下的未婚妻一聚,她好端端的来,不过片刻竟然病重晕厥,少夫人却不见踪影,江陵王府就是这样的待客之道吗?王爷若不能给在下一个交代,就是撕破脸面闹到陛下跟前,在下也一定要为未婚妻讨个公道!”

“你胡说!我夫人什么时候邀她了?明明就是世子妃!”

“笑话!”韩轻冷笑,“世子妃和谁聚会,大公子如何知道?即使真是世子妃做的,大公子的手未免也伸的太长了!再说,谁不知道少夫人为长子过继怀王一事求了多少人,托世子妃的名义求到梁氏这儿,一点也不稀奇!”

他娘的!

大公子竟被堵的哑口无言,脸都憋成绛紫色也说不出一个反驳的字来,只能眼睁睁看着韩轻抱走梁樨。

不过没关系,反正他们的目的也达到了。

梁樨此时已经神志不清,根本不知道韩轻都说了些什么,只靠着那微弱的意志力强忍着没在众人面前失态做出丢脸的事来,也不知道韩轻把她带到什么地方去了。

容七倒还记得,才小声提醒了句“大人,走错路了”就被韩轻冷冰冰地看了一眼,立马偃旗息鼓,想着,反正姐姐都愿意让他抱着,应该是很信任他,走错了就走错了呗,反正就算他要做什么坏事,就他那单薄的小身板也没可能在她眼皮子底下动手。

到了韩轻的住处,韩轻吩咐了人去请太医,又命人准备了凉水到他屋里,把梁樨放进去,让容七就这样守着,自己才出去。

夜色正好,月朗风清,韩轻满眼血腥,这个时候,最适合杀人了。

今夜无事,姜明昊难得的清闲,本想找梁樨下棋,结果李德海说梁樨被江陵王世子妃请走了,对此他嗤之以鼻,她们这一家子有韩氏血脉的都是蠢货,竟嫁给一些乌七八糟的人,福没享几天,竟是糟心事,那柳青瑶就算嫁了个好丈夫又怎么样,还不是被江陵王被庶母庶兄给逼的快喘不过气?连老婆都保护不了,算什么好丈夫!

一家子都是瞎眼的!

姜明昊没事做,把几个暗卫叫出来跟他比武,酣畅淋漓的打了一架,汗也出够了,心情也跟着舒坦了,只是才没舒坦多久,又有糟心事——江陵王求见,还带着一大帮子人。

姜明昊差不多也知道江陵王是为了什么事,就是没想到他竟然还救急了一大帮人!怎么的,还想仗着人多逼他就范啊!

呵——

他也太高估自己的本事了!

姜明昊黑着脸见了他们,却没想到江陵王给他带了个这样劲爆的消息!

他娘的!他祖宗的!

这狗胆包天的韩轻竟敢说小樨是他未婚妻!他竟敢抱着小樨回他的住处!

真当他死了不成!

姜明昊火急火燎地冲出去了,就像一尊地狱修罗,满身杀气,仿佛天地都要变色。

姜明昊这么快就赶来,都在韩轻意料之中,他会二话不说就揍人,也在他意料之中,所以,韩轻轻而易举地躲开了。

“你还敢躲?我杀了你!”

新仇加上旧恨,姜明昊怒气冲天,谁也拦不住他,他目光那样凶狠残狞,是真的完全丧失理智,绝不会手下留情,韩轻虽然会些武功,却绝不是姜明昊的对手,何况姜明昊这样命都不要了的孤注一掷,韩轻只会被撕个粉碎。

李德海眼见不好,也顾不得什么了冲过去抱住姜明昊,“陛下住手啊,您先听听韩大人怎么说啊!说不定那都是江陵王胡诌的啊!”

“胡诌个鬼!丞相太尉都在,他们也要跟着一起欺君?”

“……”不是已经没理智了吗,怎么还记得这个!

李德海拦的及时,韩轻还没怎么受伤,就是嘴角有些肿,衣衫发髻有些凌乱,却也丝毫不影响他雍容优雅的仪态。

听到姜明昊的话,韩轻还笑了,笑的冷岑岑的,“陛下要治臣的罪,臣不敢有意见,不过,陛下也不该饶恕江陵王。”

姜明昊狠狠盯着他,“什么意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