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冷皇的嗜心宠后

129

冷皇的嗜心宠后 原茵 3053 2016-10-22 09:34:02

  “朕说的很明白,你那长孙是庶子所出,身份不合适。给怀王做嗣子,至少也得是嫡出。”

江陵王说他是粗人,还真不是一般的粗,听了姜明昊的话竟然大笑两声,“陛下这理由实在说不过去,嫡出庶出有何关系?陛下不也只是先帝庶子,不也做了皇帝!若论嫡庶,做皇帝的怎么也该是……”

姜明昊冷冰冰的眼风扫过去,江陵王终于闭了嘴没再继续这话,微微一顿又说,“撇开这出身不说,陛下竟让个弃妇为怀王选择嗣子,简直不可理喻!就是要选也该让孝安太后来选!”

“皇叔的意思,这事朕做错了?”姜明昊冷笑着问。

江陵王噎了噎,不大甘心地说,“陛下这事确实做的不厚道。”

“王爷此言差矣。”梁樨躲在偏殿,眼见姜明昊已经很不耐烦就要处置人了,赶紧出去,至少不能让姜明昊在言语上落了下风,免得江陵王再纠缠不休。

见梁樨出来,姜明昊就皱了眉,江陵王更是虎目暴睁,厉声呵斥,“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偷听陛下和本王谈论国家大事!陛下,这种奴才就该乱棍打死!”

初时听说为怀王选嗣子的是梁樨的时候,他还高兴,毕竟梁樨和儿媳妇是亲戚,无论如何她也该偏向自己,结果她竟头一个把他宝贝孙子给刷了,把他气的恨不得撕碎她,他正愁找不到机会整治她,她竟自己送到面前来了,真是天助他也。

梁樨不紧不慢地行了一礼,“奴婢本就在御前伺候,方才也是陛下吩咐奴婢整理偏殿,何来偷听一说?再说,即使奴婢真犯了错,奴婢在御前伺候,自有陛下责罚,何劳王爷越俎代庖?”

这话说的简直诛心,江陵王心思再粗,也知道“越俎代庖”这事可大可小,当即更是恼怒,一怒之下理智尽失,竟是要在姜明昊跟前动手。

“江陵王!你想干什么!”还好姜明昊眼疾手快,一个闪身挡在梁樨跟前,死死抓着江陵王的手腕,怒的几乎捏碎它。

江陵王看他目露凶光,几乎要杀人的样子,脸都有些发白,他也是没料到姜明昊竟也是个高手。

“陛下,这奴才巧言令色,挑拨离间,臣也是替陛下教训教训她而已。”

“朕的人,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还是说,江陵王果真想取代朕?”

“陛下!臣没这个意思……臣,绝对没这个意思……”江陵王这个时候真是悔的肠子都青了,他怎么就嘴皮子不利索不能反驳,怎么就钻进他们的套了啊!

“最好没这个意思!”姜明昊重重地甩开他,江陵王这般身材粗壮,下盘稳健的人也是一个趔趄,差点摔个大跟头。

江陵王虽然吃了大亏,可还是不甘心啊,他揉了揉手腕,一脸的苦色,“陛下,臣是说错了话,可您这让弃妇选嗣子实在说不过去啊!”

姜明昊吃人的眼光射过来,江陵王历时闭了嘴,可眼里却是十二万分的不服气。

“王爷为何认为奴婢为怀王殿下选嗣子不合理呢?”梁樨看着江陵王,幽幽启口,“第一,奴婢曾是怀王妻子,对怀王的喜好甚是了解,虽奴婢自请除于宗室,与宗室再无瓜葛,却并非是因为怀王厌弃,也非奴婢犯了错,不过是奴婢为尽孝心的不得已选择,弃妇一说,并不合理;第二,王爷既然觉得奴婢没这个资格,为何一开始不提出,反而在王爷之孙没有被选上之后才提出质疑,王爷这事后发难的行为奴婢实在不敢苟同;第三,王爷认为此事最有爱发言权的是孝安太后,奴婢不敢苟同,孝安太后与殿下虽是母子,却未必了解殿下喜好,王爷就是最好的例子不是吗?”

江陵王眼睛一眯,冷冷的,“你什么意思?”

梁樨微微笑了笑,“世人皆知,江陵王妃是太妃千挑万选为您选的贤良妻子,可您对王妃似乎并不太满意,否则也不会有宠妾灭妻的事了,可见,这母亲的意见,确实没有太多的参考意义。”

“放肆!”江陵王怒吼,几乎又想动手,忽然撞上姜明昊的眼,被他眼中杀气所摄,才住了手,“陛下,您瞧瞧,这是一个奴婢该说的话吗?竟然敢妄议宗室!简直目中无人,无法无天!”

姜明昊冷冰冰丢了句,“她哪句话说的不对?”

江陵王说不过他们,气哼哼地走了,心里恨恨地想,他的宝贝儿子没机会承袭王爵,他一定要让他的宝贝孙子过继到怀王名下!既然他们非要让梁樨做这个决策人,哼,他倒要看看,一个名节清白尽失的弃妇还有什么资格为怀王选择嗣子!

等江陵王一走,姜明昊冷冷盯着梁樨,阴阳怪气地嘲讽,“你不是胆小怕死的很吗,这时候急着冲出来干什么,嫌命大啊?!”

“奴婢知错。”

她这么乖顺,倒是让姜明昊的怒气无处可发,只能恶狠狠地骂一句“下次再敢这样我打断你的腿!”

“……是。”

反正,也没下次了。

姜明昊堵在心口的那口气实在发不出去,只能自己消化,过了一会儿才问,“那三个小屁孩,你打算怎么办?”

“陛下就说,姜福昶缺乏主见,姜嘉泓顽劣好斗,姜嘉平……”梁樨微微犹豫了下,说,“身体病弱,非怀王所喜。”

“你倒是了解他的喜好!”姜明昊冷笑,眼神也冷冰冰的,只是心里头,却如灌满了黄连,有苦也说不出,也不能说。

梁樨有些恐慌,她怕这样不经意地提及怀王又会触怒他,可是,她也不知该如何回答这话,这个时候说其实不了解,也不过是掩耳盗铃般的可笑。

好在,他虽冷嘲热讽,倒也没再说什么。

黄昏时候,有人来找梁樨。

“奴婢见过表小姐。”来的是思年,是江陵王世子妃的贴身奴婢,梁樨也是认得的。

“快起来快起来。”梁樨连忙扶起她,“可是世子妃有事?”

思年笑着说,“世子妃也是今天才知道表小姐也跟着一起来行宫了,特地让奴婢请表小姐过去一聚。”

她往前倾了倾,低声说,“世子妃已经听说了,实在是抱歉的很,请表小姐过去,也是想替王爷给表小姐赔个不是。”

梁樨微微一笑,“我也许久未见世子妃了,也该过去请个安。”

思年看了眼跟着她一起的容七,有些好奇,“这位是?”

“跟我同住的丫头,叫容七,十分黏我,向来都是我在哪儿她便跟在哪儿,也没人管她。”

思年一笑,“瞧着就是个讨人喜欢的妹妹,怪不得表小姐这样疼爱。”

一路寒暄着,到了江陵王世子妃住的芙蕖阁,四面假山流水,水面莲叶摇摆,朵朵荷花含苞欲放,当真是个清凉惬意的好住处。

江陵王世子妃柳青瑶远远看到梁樨就迎了出来,这一见面,便又各自含了泪。

“阿樨,我总算又见到你了,自我出嫁,一别多年,毫无音讯,你可还好?”

“我一切都好,你呢?”梁樨笑着说,“我听说你嫁过去后就有了孩子,如今如今也该有两岁了吧,这次可跟着一起来了?”

“孩子还小,经不起舟车劳顿,和世子一起留在江陵。”

“世子也没来?”梁樨有些惊讶。

柳青瑶眼里闪过一抹苦意说,给了她一记无奈的眼神,“孩子还小,若父母都不在身边,我如何放的了心。”

梁樨想到江陵王府的那些糟心事,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便略过这话不提。

说话间,便到了小溪边上的凉亭,两人坐好,柳青瑶就吩咐思年传膳,梁樨看了看容七,对柳青瑶说,“这孩子离不得我,就近找个地方让她好好吃饭吧。”

柳青瑶深看了容七一眼,就吩咐下去了,等菜都上好,凉亭里只剩她二人,柳青瑶才悄悄问她,“那孩子是怎么回事,该不会是那位派来监视你的吧?”

梁樨笑着摇摇头,“这倒不是,不过,的确也不太方便讲,但你也不必担心,那孩子很听我的话。”

柳青瑶虽是疑惑,也不会再多问,给两人倒了杯酒,“你我姐妹二人多年未见,来,先干了这杯,咱们再聊。”

梁樨身子不好,其实不该喝酒,只是这样久别重逢的时刻,一开始就推拒实在说不过去,她举起酒杯,有些歉意的说,“我前几日染了风寒,不宜多喝,我先干了这杯。”

柳青瑶忙按住她,“是我考虑的不周到,你的身子我知道,就不该让你喝酒,喝果汁也是一样的。”

梁樨却是摇头,“今日过后,还不知何时能再见,无论如何也该喝了这杯。”

柳青瑶见她眼中带泪,也未多想,只当她是多愁善感了,便也不阻止,一起干了那杯酒。

多年未见的好友,重逢后总是有说不完的话,从儿时趣事到各自良人,为怀王过继嗣子一事,只字不提。

酒过三巡,兴致正高,思年过来,“世子妃,王爷派人传信来说,世子刚寄了信过来,说小少爷有些不好,请您赶紧过去一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