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冷皇的嗜心宠后

126

冷皇的嗜心宠后 原茵 2998 2016-10-19 09:28:02

  姜明昊冷笑,她还真是兴奋地见人就说啊!还真是巴不得现在就滚回去啊!

什么过几天就要回去,没必要叫人伺候!不就是怕他用紫苏牵绊她嘛!

小心眼!他说了会让她出宫就不会反悔,他是那样言而无信的人嘛!

不满归不满,姜明昊还是说道,“那就把之前那个看着怯生生的圆脸丫头给送过去,就说是圣旨,接受也得接受,不接受也得受着!”

她早上才又一个人跑出去,这行宫又不比宫里,建在半山上,坏人也容易隐藏,谁知道她又会不会被什么人盯着。

“是,奴才告退。”

李德海走了几步,忽然又停下回去,“陛下,奴才有件事想跟您请教请教。”

“说。”

“那个,您觉得淑妃娘娘如何啊?”

姜明昊冷冷瞥他一眼,“你问这个干什么?怎么,想女人啦!”

“……”就是真想女人了也不敢提淑妃啊!李德海很无语,面上却和和气气地,“奴才刚才在外面闲逛的时候,听到有人说,淑妃娘娘性情温顺和善,又很得您的喜爱,想跟她搭上线,帮他们把自己的孩子过继过去。”

这也不是他胡诌的,他真听到有人这样说。

“愚蠢!国家大事哪能靠什么都不懂的女人来决定!能说出这种话的人也都是没脑子的!都是谁说的,朕直接否了他!”

“这个,奴才也不认识啊。”

李德海心里是一片拔凉,陛下还真没有否认他喜欢淑妃啊,难怪梁主子死了心,她是早早就看穿了一切啊。

姜明昊差点把手里的笔扔过去,“滚滚滚滚滚!别再这儿妨碍朕。”

“奴才告退。”

翌日,梁樨仍是被那一口血给惊醒的,她盯着那方手帕,发了很久的呆,似乎,昨天被李德海说的话一搅扰,她都快忘了,她是将死之人,倒是这血,又提醒了她。

她苦笑一下,把手帕放好,然后洗漱,等到手帕上的血迹都干了,才收到袖筒里,出去吃了点东西,去太医院,但就是那么巧,答话的小太监说,昨天张太医府上来人说老夫人病危,恐怕就这两天的事了,两位张太医已经请了假连夜赶回家了。

梁樨能怎么办呢,她又不敢给其他太医看,只好又折了回去,将那手帕给烧了,反正在她看来,每天都会呕血的,就是这手帕用的太快,还真有点惹人怀疑。

再从屋里出来,就看到李德海,身后跟了个浅紫衣衫的小姑娘,她眉心就跳了跳,果不其然,李德海带着那小姑娘过来,说陛下又赐了人来照顾她。

梁樨对这事感到很无奈,这么个年幼的小丫头,她还真不好意思用,但李德海又说了,这是圣旨,她还真的无法拒绝。

“奴婢容七,见过姑娘。”那紫衫少女走到她跟前来,福了福身。

梁樨道,“大家都一样的身份,不必奴婢奴婢的,你年纪比我小,就叫我姐姐吧。”

容七看了眼李德海,见李德海点头,她才改了口,“姐姐好。”

“你以后就跟着梁姑娘,好好照顾她,她要是有什么闪失,拿你是问。”

李德海凶恶的表情把容七吓得往后一缩,一脸快哭了的样子,怯生生地说,“奴婢知道了。”

梁樨“……”

这么小的孩子,他怎么舍得吓唬啊。

李德海转脸又冲着梁樨笑,“梁姑娘,您别瞧她年纪小,可是个高手,跟紫苏过个百来十招绝没有问题。”

咦?

梁樨有些意外地看着容七,容七怯怯地往后一退,不好意思地说,“我也不会别的什么,就会打架而已。”

梁樨笑了,还真是个有些可爱的丫头。

“梁姑娘,陛下请您一会儿空了过去一趟。”李德海介绍完容七,说了正事。

“好,我知道了。”

“那奴才先告退了。”

梁樨看着容七,指着前面的门说,“我就住那儿,你去放行李吧,我先出去一趟。”

“那个,李公公说,我要寸步不离地跟着姐姐的。”

“呃……那你去放行李,我在这儿等你,一会儿我们一起走。”

“李公公说,我要寸步不离……”

“我知道了。”梁樨没忍住打断了她,“我陪你进去放行李。”

容七不好意思地笑笑,“谢姐姐。”

带着容七回了屋,梁樨指着另一张空床,“你就睡那儿,你的行李放在旁边的柜子里就好。”

容七迅速地把行李放进柜子,床什么的,完全不用收拾,她又跑回梁樨身边,小小声地说,“姐姐,我要悄悄告诉你一件事。”

梁樨看她,她踮了踮脚附在梁樨耳边说,“我是向公公派来的,向公公嘱咐我,找个没人的时候悄悄告诉你。”

“哦,这样啊,我知道了。”梁樨失笑,还真是个纯真的小孩啊,“这件事还有别人知道吗?”

容七摇摇头,“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向公公说,以后我要完全听令于你,不许再听他的话,那,他说的这事不许告诉别人的话,我还要听吗?”

梁樨有点囧,马上说道,“不能,只能有我们三个人知道,谁都不能再说!那你要记得,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必须要听我的,我让你做的事你才能做,没让你做的你不能做,没我的同意,我们的对话,我让你做的事,我做过的事,你都不能告诉别人,包括向公公,记住了吗?”

容七头点的跟拨浪鼓似的,“记住了!”

她又有些迟疑地问,“那,我睡觉的时候会磨牙也要经过你同意吗?”她有点想哭了的表情,“可这事我控制不了啊,你要是不同意我磨牙,我偏偏又磨了,那怎么办啊?”

梁樨“……”

梁樨正准备进去,就见姜明昊打另一侧过来,忙和容七行礼,“参见陛下。”

“免了。”姜明昊瞥了眼容七,“在外面等着。”

容七很怕他,被他冷冽的眼神一扫,脖子一缩,却还是吸着气小声说,“李公公说,奴婢要……”

梁樨一把捂住她的嘴,挤出个笑,又看着容七,“你在外面等着,我很快出来。”

容七很委屈,“可李公公说……”

梁樨冲她微微笑,“你是听李公公的还是听我的?”

容七眨眨眼,“听姐姐的。”

“那就是了。”梁樨松开手,“乖乖在外面等着。”

“哦。”容七又补充说,“那你要是有什么危险记得喊我啊。”

姜明昊一记冷刀子扫过去,差点没把容七给吓哭。

梁樨……也是真有点无语。

姜明昊冷冷地甩了袖子,气哼哼地进去,暗骂李德海那蠢货怎么挑了这么个不懂事的丫头!

他完全忘了明明是他自己指名道姓要容七去保护梁樨的。

进去后,姜明昊让梁樨坐下,自己在旁边坐着,梁樨抿了下嘴,倒没说什么,只听姜明昊沉沉地问,“那丫头,你要是不喜欢再换一个,太不懂事了,到底是你照顾她还是她照顾你啊!”

梁樨忙说,“不用,她挺好的,很单纯,很可爱。”

这么个听话的小姑娘,虽然有点太呆了,但不会妨碍她啊,多好。

姜明昊看了看她,“那就先用着吧。”

然后捡了手边一份文书给她,“这是宗正寺呈上来的名单,你先看看,找合适的理由否掉。”

“是。”

梁樨拿过去认认真真地看着,也没在意姜明昊在旁边做什么。

名单共有十人,都在八岁以下,其中七人是庶子,三人是嫡子,当中还有个她还有些眼熟,江陵王的幼子,而她外祖家的一个表姐就是江陵王世子妃,是那个幼子的长嫂。

她不清楚这其中有什么纠葛,但也不必理会,反正是一个不留的。

这七个太好打发了,堂堂怀王,怎么能过继庶子呢?

至于那三个嫡子,资料上倒是看不出什么不妥,还是得见见真人吧。

梁樨把她的想法跟姜明昊说了,姜明昊想了想,“我考虑考虑。”

梁樨不大明白,他还要考虑什么?难道是不满意那个庶子的理由,因为他也是庶子?

不能啊,他不是从来都不在意这些的吗?

姜明昊看她满眼疑惑,说,“这样吧,我让所有小孩都过来给你看看,这样你可以有更正当的理由否掉他们。”

梁樨还是不解,这理由还不够正当?堂堂先帝嫡出的太子,当然不能随随便便过继个庶子了,他怎么就不乐意呢?他不是应该比她更急着把这事解决掉吗?

忽然地,她明白了,他这是在拖延时间吧?

梁樨有点无语,吐了口气,语重心长地说,“陛下,这事拖的越久,越容易让人觉得有机可乘,您得快刀斩乱麻地解决这事,让朝臣们明白你的决心,以后就不会再拿这种烦心事来烦你。”

姜明昊冷冷地噎她,“你是皇帝还是我是皇帝,我用你教?”

“……”

简直无法交流!真不知道她以前怎么受得了他的!

梁樨低下头,恭顺地说,“陛下教训的是,奴婢僭越了,求陛下恕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