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冷皇的嗜心宠后

124

冷皇的嗜心宠后 原茵 3067 2016-10-17 09:28:02

  梁樨回到住处,正是午膳时间,这一来一回走了这么长时间还真是把她累的够呛。

扶着月洞门刚想休息一下再走,那边春雨看到她,跟她对面的一个女子说话,“姐姐回来了。”

那女子蓦地转过头来,大喊了一声“小姐”飞扑了过来。

“紫苏?”

梁樨懵掉了,她怎么在这儿?

她懵懵的时候,紫苏却是飞一般的速度飞过来,一把抱住她,“小姐,我好想你啊,呜呜,这些年我们不在你身边,你过的好不好?呜呜,你有没有想我?你从来都不看我,我好伤心,呜呜……”

梁樨有点哭笑不得,软软地哄着她,“好啦,别哭了,这么大的人了还哭鼻子,丢不丢人啊。”

紫苏放开她,噘着嘴,“人家好不容易才见到你,你一来就骂人家,人家好伤心,你没良心!”

“……”梁樨没好气地嗔她一眼,“人家人家,哪个人家啊?跟你有什么关系?”

紫苏刚要说什么,忽然眨了下眼,围着她绕了好几圈,上上下下不错眼地打量一番,又惊又难过,“小姐,你怎么瘦成这样了!二皇子是不是欺负你了?我找他算账去!”

“回来!”梁樨轻声斥道,“什么二皇子二皇子的,你该叫陛下!对了,你怎么在这儿?你不是,应该嫁人了吗?”

紫苏“切”了声,“我才不要嫁那些凡夫俗子呢,没一个能打得过我,有什么意思!是海大哥找我来的,要我来照顾你啊。”

“李德海?”

“是啊!小姐,你饿了没有,我们先吃东西吧。”紫苏笑眯眯地拽住她的胳膊,一愣,“小姐,你手怎么这么凉啊?现在可是夏天唉!一定是在皇陵待太久了,身体也变差了!早知道,该把紫苑也找来,让她再好好给你调理调理,这大热的天,竟然这么凉,太诡异了!”

梁樨心头一跳,这真要把紫苑也找来,那她的病,就瞒不住了。

她温柔地笑了笑,“紫苏啊,我在这儿挺好的,不用你照顾,你赶紧回去吧。”

紫苏呆了呆,哇的一声哭了,“我就知道,小姐不喜欢我了,你有了新欢,就嫌弃我了,呜呜,人家一心想着小姐,小姐这么快就不要我了,呜呜,我不活了……”

梁樨“……”

“闭嘴!”梁樨吸了口气,凉凉地说。

紫苏倒是没哭了,可还是噘着嘴,“人家是很伤心的嘛,当初你就抛弃我们了一次,现在还要再抛弃我吗?我好难过,好心痛,好……”

梁樨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紫苏马上说,“小姐头疼啊,我给你揉揉,马上就好,我现在的技术可比当初好多了。”

梁樨拦着没让,说,“不是我不要你,是我也在这儿待不了多长时间,过几天我就回去了,你留在这儿干什么,扫地啊!”

紫苏,“……那,那我就陪着你,等你走的时候再跟你一起走就是了啊。”

“紫苏,今时不同往日,宫里面是是非非多着呢,你这样跳脱的性子,万一不小心犯了什么错,我也护不住你。”

“怕什么?”紫苏不以为意地说,“反正有二皇,呃,陛下在,谁能把我怎么样啊。”

梁樨目光凝了凝,“紫苏,二皇子是二皇子,陛下是陛下,他们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不是一个人吗?”紫苏有点反应不过来。

梁樨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她那四个丫头中,紫苏是心思最单纯的,仗着一身好武艺,天不怕地不怕的,她跟姜明昊的恩怨纠葛,还真没法跟她解释清楚,不过也真因为她这样天真,很好对付。

“不明白没关系,总之你听我的就是。”梁樨语气有些重,“先用膳吧,吃完了你就走。”

“小姐……”紫苏很委屈。

“听话!不然我生气了!”

紫苏嘴撅的老高,可又不敢惹她生气,只能闷闷地跟在她后面,想着,要是紫菱在就好了,她最懂小姐的心思,一定能明白小姐为何要赶她走。

这边,春雨成目瞪口呆的状态,她简直想不到,曾经的丞相千金竟是这样跟丫头们相处的,竟然如此生动有趣啊。

淑妃正准备午睡,杜若进来说,温昭仪求见,她想了下,叫温昭仪进来。

“见过娘娘,搅扰娘娘休息,臣妾有罪。”温昭仪一进来就请罪,叫人就是不满也不能说什么,何况淑妃一贯是温和柔软的性子,无论如何也不会生气。

“妹妹说什么呢,快起来,杜若,看茶。”

“不用了娘娘,臣妾过来就是跟娘娘说点事,说完就走。”温昭仪忙说。

淑妃看了眼她,吩咐道,“本宫和温昭仪说点体己话,你们都下去吧,没本宫的吩咐,谁也不许进来打扰。”

“是,娘娘。”

等人都退下去了,淑妃让温昭仪在一旁坐下,柔声问,“妹妹这么急着过来,有什么要紧事啊?”

温昭仪轻轻笑了笑,“娘娘别笑,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臣妾宫里的巧绿身子有些不是,去太医院找医女瞧病,听了些墙角,臣妾觉着有些不可思议,特来说给娘娘,好让娘娘给臣妾分析分析。”

“哦?”淑妃像是有些兴趣。

温昭仪又看了看四周,像是要确定附近的确没人偷听,才缓缓地,放低了声音说,“上午的时候,梁姑娘也去了太医院,想来也是身子不适,不过梁姑娘一贯特别,不像其他宫人只能找医官医女,梁姑娘却是直接找了两位张太医给她瞧病,瞧了很久,您猜张太医怎么说?”

“怎么说?淑妃温柔地问。

“太医令说,梁姑娘五脏六腑衰竭,且还在不断恶化,若是命大,还能活半年。”

淑妃猛地盯她,眼神犀利,把温昭仪吓得脸都发白,不做他想的就要请罪,又见淑妃表情一变,柔柔弱弱的,带着些许的难过,“这话,可不能乱说啊,要叫陛下知道有人恶意诅咒梁姑娘,定不会有好下场。”

温昭仪被她刚才的表情吓的还没缓过神来又听她这么楚楚可怜地说话,发了会儿愣,又被她温柔的目光冷不丁地瞧了下,暗自哆嗦了下,干笑了声说,“这可是太医令亲口说的,哪能做的了假,不过奇怪的是,梁姑娘竟然求他们不要将此事告知陛下,不知道她怎么想的。”

淑妃轻声说,“如果这事是真的,实在让人伤心,梁姑娘不想让陛下知道,也是怕陛下难过吧,梁姑娘这份为陛下着想的心思,我等真是不及。”

温昭仪一愣,又被她柔柔的目光扫了扫,心下一骇,又听她说,“知道这事的人多吗?如果多,梁姑娘就是想瞒也瞒不住。”

“应该就两位太医和那个不小心听到的小太监知道。”

淑妃柔柔一声叹息,“发生这样的事,真让人惋惜。”

“是啊。”温昭仪干笑着说,“那,臣妾先告退了。”

淑妃温柔的目光在她面上轻轻拂过,她轻轻一声,“妹妹慢走。”

温昭仪走了,殿里静悄悄的,淑妃温柔的脸庞上溢出笑来,笑容越来越大,几乎控制不住要放声大笑。

这可真是天助我也!

她都不必再费任何心思去对付梁樨了!

真是老天保佑!

温昭仪离开之后,大大地吐了口气,回望淑妃住的地方,打了个寒噤,这淑妃实在可怕啊,那么温柔的目光,简直就像毒蛇在盘绕!

没想到陛下竟是喜欢这样表里不一的人,说什么惋惜难过,只怕开心的要死吧,还说什么怕陛下难过,不就是拐着弯要她替她办事,竭力瞒住此事嘛。

不过,算了,反正跟着淑妃,总好过跟着梁樨吧。

用过午膳,梁樨就督促紫苏收拾了包袱离开,紫苏一直扁着嘴,一步三回头的,梁樨也毫不心软,直到再也看不到人影。

等紫苏走了,梁樨就去找李德海,跟他说了她已经让紫苏走了的事,李德海很惊讶,“梁主子,这是为什么?紫苏姑娘是陛下特地吩咐奴才找来伺候您的。”

梁樨当然知道,这不可能是李德海自己的意思,不过她也是不懂姜明昊的意思,反正就几天的功夫,用得着找个人来陪她?

“李公公,替我谢谢陛下的好意,不过真的没必要。”

“怎么没有?”李德海说,“自您上次差点出了事,陛下一直都想找个人贴身保护您,而且,太医又说您忧思过度,于身体有损,陛下特地嘱咐要找个性格活泼有趣的人,可奴才找来找去,还真找不到这样合适的人,就想到了紫苏,花了好些功夫才找到她把她请了来,您就看在陛下一片诚心的份上,再把紫苏姑娘叫回来吧。”

梁樨笑说,“我又不单独去哪儿,哪里就有什么危险,再说,再过几日我就要回家了,不必这么麻烦叫个人来陪我。”

“回家?”李德海愣住。

“是啊,陛下没跟你讲?”梁樨笑了笑,“我也纳闷了,他明知道我就要回去了,还找什么人呐。”

“不是,梁主子,您这什么意思,您要回哪个家,为什么要走啊?”

梁樨失笑,“怎么,你还希望我一辈子做个宫婢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