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冷皇的嗜心宠后

123

冷皇的嗜心宠后 原茵 3036 2016-10-16 09:26:02

  “您稍等。”梁樨抿了下唇,拿起置于一角的纸笔,蘸好墨,准备开始写,刚写下第一个字,她自己都愣住了,她的字,何时这么丑了?

她茫然地看着那个字,直到一滴墨汁落下,成了墨团,她才猛的惊醒,盯着笔尖看,才发觉手中的笔一直在抖。

原来如此,难怪最近绣花都绣的那么难看。

她微微苦笑,两位张太医在一旁,已经不忍再看。

梁樨放下笔,有些抱歉地一笑,“小张大人,我来念,你来写吧。”

小张太医抑着难过,温声说好,耳畔,是她柔柔的语调,“天山雪莲一朵,耳鼠一只,五色果一枚,玉膏二两,甘木六两……”

“等等!”张太医忽然打断她,看了眼同样搁下笔没法再继续写下去的小张太医,惊异道,“梁姑娘,这天山雪莲虽然罕见,倒也见过,只是这耳鼠,还有五色果,玉膏,这,这可都是传说中的东西,这,怎么可能……”

梁樨淡淡微笑,“是啊,都是世所罕见之物,能得其中一样,都是造化,何况这么多样,不然华神医如何穷毕生之力也才得了那么一颗呢。张伯伯,这个方子,存着吧,留给后人,说不定以后谁就有这个造化呢。”

这话,不仅对张太医而言是医者们的巨大损失,更是直接判了梁樨的死刑。

张太医虽惋惜不能研制这样的医学至宝,更是怜惜梁樨。

“既然如此,当初你何必……”张太医重重地叹气,现在说当初又有什么用?别说大家都不知道这水凝珠究竟有多难得,即使知道,陛下定也毫不犹豫地给淑妃用,就不知道,将来陛下知道梁樨因为少了这颗水凝珠而……会不会后悔?

小张太医写完方子小心翼翼地存好,张太医正在给梁樨写药方,虽然知道梁樨油尽灯枯难以挽回,却也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她这样死去不是?

他在一旁看着,每一味药写下去,张太医都斟酌了许久,差不多小半个时辰的时间,他才写完药方交给小张太医,要他亲自去煎药。

“两位大人。”梁樨忽然开口,“梁樨有一事相求。”

两位张太医对视一眼,“你说。”

“这件事,请两位大人不要告诉任何人,尤其是,陛下。”

小张太医看着他父亲,他父亲捋着胡须,叹着气,他们年轻人的世界,他是真的不懂啊。

梁樨又说,“两位大人请放心,我保证,一定不会牵连到你们。”

张太医考虑了会儿说,“你有没有想过,如果陛下知道这件事,才能广聚天下名医,才有可能治好你的病。”

梁樨淡淡一笑,“张伯伯不必拿话安慰我。”

什么毒,什么病都不可怕,都有可能治好,却独独一种,就是身体的不断衰竭,不然,人怎会老死。

张太医叹息,何必看的那么明白呢。

“孩子,你该知道,于情于理,我都不能替你瞒着这件事。”

他话音刚落,梁樨就跪了下去,“张伯伯,张大哥,梁樨知道这是强人所难,可这是梁樨唯一的心愿了,求你们成全!梁樨保证,将来陛下知道这件事,一定不会怪罪你们!”

这怎么可能!

张太医心里说道,可梁樨一直这么跪着也不是事,思来想去,只能做一次不讲信用的小人了。

“你起来吧,我答应你。”张太医说道。

小张太医惊讶地看他,他递了个眼色,小张太医几乎瞬间懂了。

“谢张伯伯,谢张大哥。”

等梁樨走了,小张太医悄悄问张太医,“父亲,您打算怎么办?”

张太医说,“先看看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再告诉陛下,我始终觉得,她的病来的有些蹊跷。”

离了太医院,走到一处僻静的地方,梁樨才彻底放松下来,放松悲伤,放纵难过,她其实,没有她表现的那么淡定。

她贪生,怕死,哪怕已经多活了很多年,仍然舍不得就这么死。

她还有好多事没做,还没有帮蓉蓉离宫,还没有和父母团聚,还没有看到弟弟妹妹和侄儿的出生,她还没有去和殿下道别,还没有……

真的,还有好多好多事都没做。

她怕一切都来不及了!

太医说,最坏的情况是还有半年,所以她现在,只能期待八月那场云光了是不是?

难过久了,情绪也能平静下来。

只是她现在这个样子,一点也不想回去,不想别人问她怎么了,不想别人担心,干脆,就在那里呆着,安安静静地蜷缩在自己的世界,不被打扰。

她发了会儿呆,因为听到自己的名字忽然回神,才意识到这附近有人来了,是陌生的声音,那就不是姜明昊那几个妃嫔,应该是提前来的大臣家眷或是宗亲,正好有人说,“以前看梁樨还以为是个多温婉贤淑的女子,结果竟是这个这样有心机的,把那位吃的死死的,连儿子都没了也不在乎。”

“婉妹妹,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呢?”

那被叫做婉妹妹的女子说,“你不在京城,当初的事不知道也很正常,当初这梁樨与那位青梅竹马,感情好的不得了,所有人都以为他们要成亲了,结果呢,梁樨忽然改口嫁了当时的太子,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那个尊贵的位子嘛,她这样爱慕荣华富贵其实也无可厚非,可没想到,怀王才死了三年啊,她就迫不及待地进宫,跟那位又纠缠在一起,哪怕当初多得省圣宠的淑妃也得退避,不敢掠其锋芒,儿子被她害死了,也不敢吭一声,这不是手段是什么?”

“可是,我听说淑妃的孩子是被苏婕妤害死的啊,和康嫔合谋的,而且,梁樨进宫不是为了她父亲兄长赎罪吗?”

“啧啧,你说你,好歹也是宠妃,怎么连这点事也看不明白啊?那苏婕妤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害淑妃啊,还不是替梁樨背了黑锅而已,虽说陛下下了旨,可真相如何,大家心里都跟明镜似的,清楚的很呢,不然为何明明是梁樨撞了淑妃害她小产,怎么就成苏婕妤的罪过了?再说那进宫赎罪,更是可笑,当个宫女能赎什么罪啊,你见过哪个罪臣之女去当个宫女就能把一家子谋反的罪名给洗白了?还不是有那龌龊的勾当,当谁不知道呢!你等着瞧吧,说不得哪天,梁樨就要从怀王妃变成贵妃了!”

“啊?那,那淑妃岂不是要失宠?我还打算走她的路子把我儿子过继给怀王呢……”

她们已经越走越远,还说了什么,梁樨已经听不到了,可就这些话,足以将她撕得鲜血淋漓。

她终于明白,为何淑妃明明没有把握除掉她还非要往她身上撞把谋害皇嗣的罪名往她身上扣,淑妃要的,从来不是她的命,而是彻底毁了她的名声,那天,若非姜明昊说出她并没有怀孕的事实,只怕太后也要怪罪她,哪怕事后再澄清,太后大概也会和其他人一样,只认为那只是姜明昊为帮她脱罪的说辞而已。

能把人心算计到这个地步,淑妃,还真是可怕。

行宫夏日凉爽,风吹在脸上,凉凉的,梁樨轻轻擦了擦,竟是落了泪。

从前,淑妃是姜明昊的心上人,她根本不敢对付,如今,她苦笑,即使她让真相大白,也于事无补,反正世人眼里,错的,永远都是她,何况,就算她真做了什么又有何意义?姜明昊若是有心,当初就该说明是苏婕妤害淑妃假孕谋害淑妃性命,而不是害她小产!他大概也不容许有人污蔑淑妃让淑妃身染污点,当初慕商那事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梁樨抱着全身发冷的自己,枉她自诩聪明,宅斗宫斗都不放在眼里,结果竟是,输的这么惨烈。

而她输的这么彻底的最根本原因,不过是姜明昊的偏爱而已。

终究,她也只能依附于姜明昊的喜爱,哪怕她嫁了别人,和他没了关系,所能倚仗的,也只是他的喜爱。

越是这样,越想逃离,只想赶紧离开这儿,哪怕剩下的日子只能龟缩在梁府,至少不必胆战心惊,没有肮脏的算计。

回去的路上,远远看到淑妃和温昭仪游园,她只想当没看到,避开,可温昭仪眼尖地看到她,还喊了她,哪怕心里气恼不顺,也只得过去请安。

“奴婢参见两位娘娘。”

“姑娘快请起。”淑妃温柔地说,轻轻呀了声,“姑娘的脸色不太好,是不是病了,我让人去请太医给你瞧瞧吧。”

梁樨一直低着头,“谢娘娘关心,奴婢没事,奴婢还有事,先行告退,不打扰娘娘赏花。”

淑妃也不勉强,“你去吧,若真是不舒服,记得看太医。”

“谢娘娘。”

看着梁樨走远,淑妃轻轻叹气,“我看梁姑娘有些神思恍惚,也不知发生什么事了能让她这样不安,若是能帮到她,就好了。”

她目光柔柔地看着温昭仪,温昭仪被看的心里扑扑直跳,脑中忽然灵光一闪,温和地笑了笑,“娘娘心善,是宫人们的福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