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冷皇的嗜心宠后

122

冷皇的嗜心宠后 原茵 2902 2016-10-15 09:22:02

  贤妃一直在深思李德海那句话,李德海那话换句话就是,陛下很在乎很在乎阿樨。

李德海跟姜明昊时间最长,姜明昊有什么心思,根本不可能瞒过他,他的意思几乎能完全代表姜明昊,如是这样,姜明昊对阿樨的心,从来就没变过,一直都是真的啊,那阿樨岂不误会了很多年?

几乎就是那个时候她就决定了,她选择离开。

因为那个时候,她才恍然大悟,为何嫁给姜明昊的第一天晚上他说,我不会宠幸你,只要你守好本分,我不会亏待你。

其实那个时候,姜明昊就决定了,总有一天,阿樨还是会回到她身边,所以,他绝不会碰阿樨的好姐妹。

可是,她才刚做了这样的决定,为何姜明昊就改了主意?

这些年,阿樨受了那么些苦,难道就不能苦尽甘来,非要有情人天各一方吗?

她是真的替他们不值,就一个误会而已,解开不就行了。

梁樨的表情慢慢淡下来,大脑有些放空,什么都没想,良久,才淡声说,“那又如何呢。”

那又如何呢。

多淡然的语气。

究竟是毫不在意,还是太在意了?

贤妃心里叹息着,当初梁樨嫁给怀王,可以毫不在意他有多少妻妾,因为不爱,只要尽妻子的本分就够了,可姜明昊,她如何能不介意呢。

“阿樨,我只是觉得,因为误会分开,因为误会不能在一起,太遗憾了。”

“没什么好遗憾的,怀王殿下待我很好,我常常怀念他。”梁樨顿了顿,眼神变得有些缥缈,追忆,怀念,“蓉蓉,嫁过怀王这样的丈夫,这世间,便再也没有谁能入眼了。”

贤妃心道,怀王的确是芝兰玉树般的人物,龙姿凤章,气度清华,世间再无人可比,但是,终究不是你的爱人啊。

不过,梁樨虽然被宗室休弃,可在世人眼中,她永远都是怀王妃,于情于理,都不可能再和姜明昊在一起,这样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梁樨是不会做的。

贤妃便岔开了话题,“之前你跟我说的事,我已经做好决定了。”

到行宫的时候已经黄昏,梁樨仍被安排在御前伺候,一个人住了一间耳房。

吃过晚饭,收拾好房间,也不早了。

这几日在路上,虽然马车宽敞,路也不颠,但坐几天车还是很累,梁樨早早就睡了。

壹夜好眠无梦,早上,梁樨是被惊醒的,被身体的不适给惊醒。

身体比意识反应更快,迅速拿了床头的手帕捂住嘴,呕出一口鲜血。

看到这一滩血,梁樨脸都白了几分,身体顿时虚脱,无力地躺下。

这几天在路上,除了仍常常觉得疲累困倦以外,倒是没什么别的不适,几乎都让她忘了出发前呕血的事,都会觉得可能是那段时间补药吃多了补过了头而已,可现在……她苦笑,还是赶紧去看太医吧。

起床后仍是将那一方手帕烧了,若不是看天色还早,她现在就去太医院了。

没什么胃口地喝了小碗清粥,问春雨太医们住在何地,春雨有些担心,“姐姐病了?”

梁樨笑了笑,“之前吃了那么久调理的药,也该去给太医再看看,改改药方了。”

春雨想想也是,“我一会儿陪姐姐去吧。”

梁樨自然拒绝,“你有你的事要忙,不必时时陪着我。”

春雨也没办法勉强她,告诉她路线之后,就去忙自己的了。

到了太医院,人来人往,很是忙碌,就不知道怎么那么多人生病。

梁樨刚要进去,也不知打哪儿冒出个小太监拦住她,“你是谁?”

“我在御前伺候,来找太医令张大人。”

小太监怀疑地打量了她一会儿,不大相信的样子,但也没多问,只说道,“张大人不在。”

“他什么时候过来?”

小太监翻了翻白眼,“我怎么知道。”

“那……”

“梁姑娘,你怎么在这儿?”旁边传来一个声音,梁樨看过去,是小张太医。

“小张大人?”小太监有些惊讶,忽然瞪大了眼珠子看梁樨,“梁……你是梁……”

完了!完了!

小太监想起了王太医,就因为没好好给梁樨看病就被杖毙,他方才态度那么不友好,会不会也被杖毙啊!

“梁姑娘,奴才错了,您饶了奴才吧,奴才狗眼不识泰山,您别跟奴才一般见识啊!”小太监吓得直接跪了下去,哭天喊地地求饶,惹来所有人的注意。

梁樨“……我没怪罪你,你起来吧。”

“真的?”小太监不大敢相信自己那么好运。

“梁姑娘叫你起来你就起来吧!梁姑娘,里边请。”小张太医说道。

梁樨点点头,朝那小太监笑了笑,跟着小张太医往里走,到了平时小张太医坐的地方。

“梁姑娘过来,有什么事吗?”小张太医请她坐下后,问道。

“您还记得您上次跟我说的话吗?我想请您再帮我看看,是不是恶化了。”

小张太医拧了下眉,示意她伸出手来,听她说道,“自上次之后到现在,我吐了三次血,开始我还以为是肺腑仍有淤血,可吃了那么久药,早好了,结果还是呕血,而且最近,我常常感到疲累,即使天气炎热,也总是手脚冰凉,既怕热又畏寒,有时候,还有些喘不过气……”

眼看小张太医面容越来越凝重,梁樨闭了嘴,心也跟着提起来,上一次,他可没这样,她该不会真的病的很重吧?

七年,八年,还是更少了?

小张太医诊脉诊了很久也不说话,叫梁樨愈发忐忑,过了很久又让她换了另一只手同样诊了许久才松开,梁樨刚要开口问,就见小张太医站了起来,拱手道,“张大人,梁姑娘来瞧病,下官觉得有些蹊跷,不如您再看看吧。”

梁樨回头一看,正是太医令,她站起来也行了个礼,眼里很有些不安。

之前小张太医给梁樨看病,结果他跟张太医说过,张太医心里有点底,这会儿看儿子那么郑重严肃,就有了不好的预感,也不多话,继续给梁樨看诊。

梁樨“……”

耳边听着小张太医把她方才的话又重复了遍,眼看着张太医的表情也越来越凝重,梁樨的心拔凉拔凉的,难道她真的命不久矣吗?

诊完脉,张太医又把她五官细细检查了一遍,询问了很多细节,然后说,“梁姑娘,可有带那沾了血的手帕?”

“我见没地方放,就烧了。”

“下次姑娘若再呕血,把手帕留着,拿来给老夫看看。”

梁樨被他说的越发没底,强笑道,“张伯伯,我到底怎么了,您实话告诉我吧,我受得住。”

张太医捋着胡须,沉沉地叹息一声,慢慢说道,“之前子林给你看过,言你肺腑有衰竭之势,悉心调养着,活个七八年没问题,可如今还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你的病情确实恶化很严重。”

“有多严重?”梁樨心都吊起来了,声音轻的几乎听不见。

“最多还有两年时间。”张太医惋惜地说,“而且,这还是在病情不会恶化更严重的情况下。”

还会再恶化,两年的命,或许更少。

梁樨便是再淡定从容的性子,也没办法坦然接受。

“不过姑娘也不必太担心,”张太医又说,“姑娘不是有水凝珠的方子吗?虽然配制水凝珠定有些困难,但还有大半年的时间,老夫有这个信心能配制出来。这样姑娘就还有十年时间,老夫再为你悉心调理,再多活几年也不是没可能。”

大半年?

梁樨看着他,清淡的目光有些湿意,轻轻地颤抖。

明明伤痛到极致,却还强忍着,这样楚楚可怜,看着都让人心碎不忍。

张太医说道,“你的病情会如何恶化还得要你每天问诊才能断定,我只是按你现在恶化的情况推算,最坏的情形,也就七八个月了。”

梁樨心里很慌,很乱,很难过,很悲伤,这一会儿,脑子里百转千回也想了很多,过往的记忆如走马灯旋转,最后竟是想到当初她好几次命悬一线的事。

那个时候,一心求“死”,却没死成,现在,她安安心心地活着,上天却不肯再给她机会,或许,就是对她当初不惜命的报应吧。

梁樨微微抬脸,将快要决堤的泪意吞了回去,甚至还挤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张太医的意思其实很明显了,他是可能帮她调理身体,但前提是,她有够多的时间,而今,不过半年,他是回天乏力,只能依靠水凝珠。

可水凝珠这东西,又哪能这样容易得到的。

她苦笑着想,虽然她得不到水凝珠了,但能给后世留下这样珍贵的东西,是不是也算她功德一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