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冷皇的嗜心宠后

120

冷皇的嗜心宠后 原茵 2992 2016-10-13 09:22:02

  太后重重叹口气,哪怕知道他这么做是有原因的,也真是一点面子都不想给了。

“小樨是我叫来的,忙了一上午才准备好这芍药宴,皇帝就是不喜欢,不吃就是,也没谁逼着皇帝吃!小樨这么辛苦,就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有什么不满好好说出来就是,这动辄打打杀杀的……”

她微微一顿,语气沉沉地说,“真扫兴!”

姜明昊“……”

此刻,姜明昊真有点想哭了,他怎么知道是这样子啊,他印象中,梁樨也就偶尔做做点心罢了,做菜?呵呵,那可是她自己说的做个菜会满身油烟味,她是决计不会做的,谁知道今天……

他心里哼了哼,忍不住又嫉妒那人,她为了那人还真是良苦用心,贤惠的很,不但点心做的好了,都愿意洗手作羹汤了……

咳咳!

姜明昊赶紧扯回思绪,看着太后用着儿子不争气而恨铁不成钢的神情,梁樨沉默的抗议,连李德海都一脸酸倒了牙的痛苦表情,他更有些手足无措,慌里慌张的表情里还透着些委屈和迷惘。

“我,我不知道是小樨做的啊……”

他自己也是心虚,到后面,声音更是弱的几乎听不见,太后更是嫌弃的不顾仪态形象丢了记白眼过去:是别人你就可以这样做了啊!当初小樨教你的都喂狗了啊!她怎么就生出这么个丢人现眼的儿子啊!

姜明昊此时是真的体会到孤家寡人的那种孤单寂寞了,竟然孤立无援,被所有人孤立了……他狠狠剜了眼还在酸牙的李德海,李德海一个激灵,立马跑出来陪着笑脸说,“太后娘娘,您看梁姑娘这一番心意,哎哟您瞧,还有鲤鱼汤呢,得趁热喝啊,一会儿可就腥了,那梁姑娘可真就白白辛苦啦。”

太后没好气地瞪他,“就你会说。”

转眸又看姜明昊,“皇帝你自己说吧,要怎么处置小樨!之前是说所有御厨一人一百大板,小樨就一人,干脆就领了人的罚吧,打完了再用膳。”

姜明昊真是一点气焰都没有了,弱的很,听了太后的话,尴尬地扯了扯嘴,又“咳咳”两声说,“既然是专程为母亲做的,母亲就先尝一下吧,若是母亲满意,就算将功抵过了。”

“也好。”太后面无表情地说,“不过皇帝既然不喜欢,哀家也不留人了,皇帝还是赶紧回去吧。”

姜明昊:……

“母亲严重了,陪母亲用膳是儿子的义务,儿子怎么会不喜欢。”姜明昊挤着笑说,一面给李德海使眼色,让他扶梁樨起来,可李德海哪敢啊,用眼神表示:奴才做不到啊。

到底是自己儿子,太后挖苦了两句也就心气顺了,过去扶起梁樨,“咱们吃咱们的,甭理她。”

梁樨犹豫了下,说了句谢太后才起来。

太后拉着梁樨坐下,可姜明昊没坐,梁樨又哪敢坐。

姜明昊被太后责备地看了眼后,立刻坐下,听太后说,“今儿就是个家宴,不必在意那些规矩,也不必布菜了,你们也都下去用膳吧。李德海,你留下,坐下一起用膳吧,来,小樨,在我旁边坐着。”

即使李德海知道自己是为什么得了赏,也很是受宠若惊地谢了太后小心翼翼地坐下,才看到梁樨在姜明昊对面坐下。

虽然太后说了不必讲规矩,不必布菜,梁樨仍是先给她盛了碗鱼汤。

李德海干看着,没动,等着梁樨给姜明昊和她自己盛好汤后自己再盛,哪知梁樨给姜明昊盛了汤之后又到自己身边来,惊得他一下弹起来,还不忘端好自己的碗,“梁主子,奴才自己来就好。”

梁樨笑笑,“无碍的,这些日子,多亏了公公照顾。”

李德海皱的满脸都是褶子,听太后说道,“你安心坐下就是,小樨自有她的道理。”

“是,太后。”李德海没办法,只好胆战心惊地坐下,看着梁樨给她盛汤。

梁樨回到座位,给自己也盛了碗,舀了一勺尝了口,就听太后笑着夸赞,“有几年没吃,手艺精进不少。”

“奴婢也好几年没做过,多亏了有御厨帮忙,而且今日食材极为新鲜,才做出这个味道。”

她们随意地闲聊,却是让姜明昊惊讶无比,看着太后,“您以前也吃过,小樨做的?”

“是啊,当初你还在边境的时候,小樨进宫来……”太后察觉到这话不合时宜,及时住了口,“我也是没想到,芍药除了好看,能入药,还能做菜,味道如此可口,皇帝觉得如何,小樨能将功抵过了吧。”

姜明昊只觉得太后那么随随便便一句话几乎要打翻了他的某个认知,可太后明显不愿多说,梁樨也是不欲多提的表情,他也只好压下疑惑,顺着太后的话说,“既然母亲满意,当然可以将功抵过,还该赏。”

太后像是很满意他的意思,转脸看梁樨,表情很是温和,“小樨,你想要什么?”

梁樨浅浅一笑,“太后喜欢是奴婢的福气,奴婢并不想要什么赏赐。”

太后知道她的性子,也不多劝,夹了一片花煎到她碗里,“自己辛苦做的,多吃点。”

“谢太后。”

太后轻叹了声,姜明昊来之前,她倒也肯与自己亲近,姜明昊一在,她却执意如此尊卑分明,实在让人心酸。

桌上一荤两素,一个鱼汤,一碟芍药花饼,外加少许炖好的芍药花粥,四个人吃本就不够,尤其姜明昊饭量奇大,哪怕梁樨和李德海已经很控制自己,最后那一点残渣仍被姜明昊毫不客气地扫的干干净净,大有连菜碟子都要舔干净的架势,最后连李德海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微偏了头不忍直视。

姜明昊丝毫未觉,待把最后那一丁点的鱼肉渣也吃了再伸出筷子在空空如也的菜碟上转了一圈,毫不尴尬地收回手放下筷子,“都吃好了?那就收桌子吧。”

他声音落下,宫女们鱼贯而入,不发出一丝声响地把饭桌收拾干净了,他们也走了出去,饭后消消食。

太后余光看着一直跟在他们后面的姜明昊,明白他为何还没有离开,到底还是心疼自己儿子,推说自己乏了,让云姗伺候自己午睡,还让梁樨一会儿也去偏殿歇着,下午她们再下棋。

梁樨恭送了太后,准备再恭送皇帝,结果皇帝用透着隐隐哀求的语气说,“小樨,陪我走走吧。”

梁樨是真不想陪,本来天气就热,还是一天最热的时候,站着不动都能大汗淋漓,结果还得陪他晒太阳浴……可是,她又不能拒绝。

姜明昊还算有良心,知道她不喜欢晒太阳,就在回廊下慢慢散步。

“母亲说你之前给她做过吃的?”

“是。”

“我记得以前你说过,你不喜欢油烟味,绝不会下厨做菜。”

梁樨轻声说,“陛下,人的观念是会变的。”

她说的很有道理。

姜明昊一时无言,本来也是想从这蛛丝马迹里看出些什么来,现在发觉,他也真是够无聊的,就算看出什么来又如何,那都是过去罢了,也改变不了她在他身边过的不开心的事实。

算了,没必要再问了。

姜明昊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又开口,“今早上,禁军已经抓到慕商了,我将他流放到南部平林县,遇赦不赦,让他回家告个别明日出发,也算是他跟我一番出生入死的优待。”

这也叫优待啊?梁樨腹诽着,不过谁让慕商想杀她来着,她真没那个好心替他求情。

姜明昊见她没说话,又解释说,“慕商已经交代了,他也是受人挑唆,说你故意谋害淑妃和那‘孩子’,而我却因为袒护你差点害死淑妃,他一时冲动才做了错事,至于挑唆的人,因为和这事有关的全都被杖毙了,所以也查无可查,不过猜也猜得到是什么人,也不过就是刘夫人,苏氏之流,我全都罚过了,你放心好了。”

梁樨微微蹙着眉,苏氏受命于池阳郡主,虽是要陷害自己,却没想过要自己的命,至于刘夫人,外臣爱慕嫔妃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谁也不会到处宣扬,刘夫人是怎么知道的?再说,刘夫人要真知道,还能不借题发挥?于她们而言,这可是让淑妃失宠的绝佳把柄!

可是,既然姜明昊如此笃定,她也不能质疑,算了,自己去查清楚好了。

“谢陛下告诉奴婢,只是奴婢害陛下失去左右手,奴婢很是惶恐。”

“他若真伤了你我才……”姜明昊及时闭嘴,过了会儿才说,“慕商是有些本事,但也不是不能替代,因为淑妃的事,我也早对他不满了。”

他自嘲地笑了笑,“我跟你说这个干什么。”

是啊,跟她说这个干什么呢,虽然现在她心已如死水无澜,可当初的背叛,长在心里的那根刺,仍无法释怀,曾经血淋淋的伤口即使愈合,有时候,轻微的刺激,还是会让人痛的不能自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