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冷皇的嗜心宠后

116

冷皇的嗜心宠后 原茵 3016 2016-10-09 09:12:01

  苏婕妤已经很怕姜明昊,看到他下意识地就哆嗦,嘴巴也闭上了,可她很快发现,虽然姜明昊脸色吓人,却没有阻止她的意思,所以这是给她机会的意思?

呵呵,怎么可能!

他只是希望她把那个秘密告诉梁樨罢了。

不过不管怎样,总是个机会。

此刻无比狼狈的苏婕妤也顾不得形象面子问题了,扑通跪下,声泪俱下,“梁姑娘,求你了,只要你救我家人,我就把那个秘密告诉你,对你很重要的秘密,绝对很重要!”

梁樨也确实挺想知道她有什么秘密的,但是,她只能轻轻叹气,“抱歉,我帮不了你。”

她哪有那本事呢,她都还是池阳大长公主的眼中钉呢。

“你可以的,你帮的了的。”苏婕妤急的直喊,“只要你求陛下,他一定会救他们的!求你了,我求你了……”

见梁樨迟迟不应,苏婕妤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不停地磕头。

这样的画面,像极了当初的自己,梁樨有些心酸,却又无奈,她哪有那本事能左右姜明昊呢,岂知,姜明昊忽然阴沉沉地开口,“你若敢耍花样,你该知道你的下场。”

苏婕妤冷不丁想起刚才被无数个男人欺辱的画面,怕的直打颤,“臣妾不敢,臣妾不敢……”

微微一顿,她立刻又道,“谢陛下,谢陛下恩典!”

苏婕妤抬起头来,战战兢兢地说,“陛下,这件事,只能梁姑娘知道。”

姜明昊脸一沉,到底没反对,只是再一次威胁了她罢了。

苏婕妤默默苦笑,她招惹谁不好偏偏惹了梁樨,不过,算了,只要她家人平安无恙就好,至于长公主,害了姜明昊最在乎的两个人,想必也讨不了好,也没那精力再对付她的家人,够了,够了。

她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拐地过去,和梁樨走远了些,十丈内都没有人,也不必怕别人听到。

梁樨静静地看着她,等着她开口,然后就看到苏婕妤笑了,那笑容有些诡异,让人心里发毛,只听她说,“咱们这位陛下,口味还真独特,论相貌身段才艺性情,你和淑妃都远不及我,可偏偏却是不起眼的你们入了陛下的眼……”

“既然你没什么可说,我还有事……”

“等等!我说,我说……”苏婕妤也是死到临头又不甘心想再挖苦两句,却是先急了自己,“你一定很好奇,我究竟怎么设计陷害你的吧。”

梁樨看了她一眼,她确实好奇。

“事已至此,我也没什么好瞒你的,不过你爱信不信。”苏婕妤一副悠然的语气,“我虽然的确设了计要陷害你,但其实我也没做什么,只是找人暗示了淑妃你若入了后宫就没她什么事了而已,没想到淑妃真的不禁刺激,竟然故意撞你佯装小产,你想不到吧,淑妃是故意……”

苏婕妤忽然就没了声,盯着容色淡然的梁樨好一会儿,结结巴巴地说,“你,你早就知道了?”

梁樨微微一笑,“我一直都知道。”

“那你为什么不揭发她?这可是除掉她的绝好机会!”

“陛下明知她没有怀孕却还愿意晋她的位分,你觉得是为了什么?”梁樨微笑着,“到现在你还没透?你设计谋害淑妃,她早看出来了,不过是将计就计将你引出来罢了。”

苏婕妤愣住,竟然是这样?

枉她还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竟被所有人看穿,却独独蒙蔽了自己,这,这是不是意味着她不愿替她家人求情了?

不行不行,这是她唯一的机会了,若是说不动梁樨,她全家都得死。

苏婕妤绞尽脑汁地想着她在公主府的时候还有什么梁樨不知道的事,眼看梁樨已经要离开,她灵光一闪,大喝一声,“等等,还有件事!”

梁樨回头看她,安安静静的眸光就像看穿了什么把戏似的,然而这一次,苏婕妤却是真的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一件如果让她现在知道了一定会很感激她的事。

那还是三年以前,那个时候她已经在公主府呆了好些年,她一直都很清楚池阳大长公主很想把自己女儿扶上后位,自然就要嫁给当时的太子,只是太子和韩乐雅年纪相差很大,太子根本等不到韩乐雅长大的那天,所以池阳想把自己献上去先稳住太子不让他娶妻,等韩乐雅长大了再嫁,可池阳千算万算,怎么都没想到有一天先帝忽然赐婚,把梁樨嫁给了太子,册为正妃,那个时候所有人都以为梁樨会嫁给姜明昊的,谁知竟会这样。

池阳当然不甘心,因为凭梁樨的出身样貌才德,就算不得宠,也绝对地位稳固,要让太子废弃她实在太难,所以池阳也去打听了梁樨为何要嫁太子,从根源上阻止这件事,结果从梁夫人那里得知是姜明昊背着所有人置了外室,非常珍爱,梁樨那样心高气傲的当然不愿再嫁,加上先帝本就有意赐婚,梁樨或许是破罐子破摔的心态,就答应了。

池阳自诩精明,自认看人的眼光精准,根本不相信姜明昊竟会有了外室,他那样的人若是看上了谁,不该是直接抢回府中吗?所以她派了人去查姜明昊那外室,一面试探太子,结果太子对梁樨非常欣赏非常满意,这种情况她要阻止他们成亲,几乎没可能。

她气得快咬碎了牙,也只能认了,也只能安慰自己徐徐图之,反正乐雅还小,将来总还有机会。

这个时候,去查姜明昊那外室的人也回来禀报她了,竟是什么也查不到,伺候那外室的下人竟是里里外外全换了个遍,新来的下人还嘴很严,什么也问不出来,这让池阳更觉蹊跷,再打听,也是一无所获,似乎,还被威胁过。

苏婕妤知道的也就这些了,再后来,没多久,太子薨逝,姜明昊登基,池阳自是一门心思要把她献上去做帝妃,为她女儿的后位铺路。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苏婕妤把她知道的都告诉了梁樨,再看梁樨,仍是容色淡淡,还面带微笑着感谢她,看样子似乎是不知道这样的往事,但也没多大反应,苏婕妤心里就有些没底,“梁姑娘,你看,这事明摆着是有人暗中谋划,如果你查清楚这件事,也许你和陛下……”

“你放心,我会尽力帮你求情,但陛下愿不愿帮忙,我不敢保证。”梁樨语气淡淡地打断她。

得到保证,苏婕妤悬着的心总算落下去了,只要梁樨肯开口,陛下一定会答应的。

“不过,”梁樨又说,“刚才你说的事就到此为止吧,知道的人越多,越危险。”

苏婕妤瞅了她一眼,心道她一个将死之人,还能再说给谁听不成。

“多谢了,梁姑娘。”

苏婕妤郑重其事地行了个礼,转身走了,梁樨还站在原地,表情淡淡的,仿佛苏婕妤所说,她一点也不在意,可她心内是如何的天翻地覆,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如果苏婕妤所说的都是真的,当初的一切都是有人设好的圈套……那又如何呢,若姜明昊不愿,淑妃还能强迫他不成?!

到底,是他变了心。

如今他这般示好,也许是想明白了不再怨恨她,愿意体谅她当初的不得已,也许是知道了当初她为何要另嫁,觉得前些日子亏欠了她现在要弥补,也许……

可是,都不重要了。

再过些日子,她出了宫,此生都不会再有瓜葛,过去,从前,无论是美好还是屈辱的记忆,就当是一场梦,他守着他的淑妃,她守着她的家,岁月老去,终有释怀的一天。

梁樨回到殿前时,已经没了苏婕妤的身影。

“陛下,”她福了福身,“奴婢斗胆,无论苏婕妤做过什么,她的家人都是无辜的,求陛下手下留情,将他们救出来,让他们离开京城吧。”

总算知道不必下跪了,姜明昊略有些欣慰,“我知道怎么做。”

苏婕妤谋害淑妃一案,牵连甚广,除她本人被赐死以外,凡和此事有牵连的宫人通通被杖毙,也只有太后身边的云薇幸免于难,但也挨了二十大板,养好伤后就要离宫,此外,被牵连了的德妃也被降为康嫔,这让她很是愤怒,因为她什么也没做,只是听了奴才的建议把所有妃子都聚在一起了而已,却倒霉催的背了黑锅。

除此之外,池阳大长公主也被褫夺大长公主的封号,将为郡主,被勒令禁足一年,这实在是让池阳颜面尽失,可看着李德海亲自带着人来接苏婕妤的家人,池阳知道,她做的事败露了,如此,心高气傲的她也只能咽下这些屈辱,还得感恩姜明昊没公开她的罪行,不然她不但可能会有牢狱之灾,甚至还会牵连一双儿女。

被褫夺封号将为郡主的事根本瞒不住,丈夫,儿子,女儿都知道她究竟做了什么,一个个都恼了她,她一气之下晕倒了,这个时候,她的丈夫和儿子都已经进宫请罪去了,只有女儿陪着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