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冷皇的嗜心宠后

115

冷皇的嗜心宠后 原茵 2994 2016-10-08 09:10:02

  姜明昊脸色难看,没叫起苏婕妤,冷冷地问,“你为何要谋害淑妃,还设计陷害梁樨?”

苏婕妤大吃一惊,他竟然真的什么都知道了?

这怎么可能,她做的那么隐秘,他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查到?

到底也是池阳大长公主悉心培养过的,苏婕妤虽是又惊又怕,心神却没全乱,马上跪下喊冤。

“陛下,臣妾冤枉啊,臣妾……”苏婕妤那样委屈的样子,却依然娇媚勾人,忽然她就转过脸看着梁樨,楚楚可怜地控诉,“梁姑娘,我自认不曾得罪于你,你查不出真相为何就要胡言乱语污蔑我?”

“闭嘴!”姜明昊怒喝,一时没控制住怒气,正好他站在书桌前,顺手抓起手边的砚台砸了过去,好在他还担心着怕吓着梁樨,那砚台便也砸歪了,擦过苏婕妤的耳朵砸到地上,发出沉闷的重响。

苏婕妤还愣了下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看着满面铁青的姜明昊顿时脸色煞白,怕的跟抖筛子似的,眼泪都掉下来了,嘴张的大大的,却再不敢说一个字。

殿内气氛冷凝,梁樨也被那一下给吓着了,下意识地跪下,心噗噗噗的跳,她低着头,也不敢看姜明昊。

姜明昊的怒火就像被突如其来的冰寒给冻住,有火也发不出,愈加恼恨苏婕妤,厉喝,“说!为什么要陷害淑妃,究竟是谁指使你的!”

“臣臣臣……”苏婕妤仍心有余悸,再一看姜明昊那要吃人的眼神,几乎两眼一翻就要晕过去,哪有力气说话。

“朕都已经查清楚,你再喊冤也没用,痛快点交代清楚,朕也给你个痛快!”姜明昊不耐烦地说。

苏婕妤全身一软,瘫在地上,她想不明白,她那么周密的计划,区区一个梁樨而已,怎么可能这么短时间就查到她身上,甚至有那么一刹那她都怀疑,陛下是不是为了梁樨的名声才让她来背黑锅,就因为那天她讽刺了梁樨两句吗?

是不是不管梁樨到底有没有查出什么来,为了梁樨她都必须一死,连求饶都不行?

苏婕妤不甘心,空有倾世美貌又如何,还不是不能获得帝宠,还不是一样受制于人,连死,都死的不干净。

她不甘心!

苏婕妤趴在地上,哽咽着,尤为可怜,“陛下,臣妾真的是冤枉的,臣妾和淑妃娘娘无冤无仇,何必要……啊!……”

姜明昊就没见过这么死不要脸的,气得牙痒痒一脚踹到苏婕妤肩膀上把她踹翻了,也把苏婕妤给惊着了,惊的都忘了疼,她是知道他们这位陛下残暴冷酷无情,可,身为一个皇帝,怎么能如此粗暴没有形象?

“你,出去!”姜明昊都懒得再看苏婕妤,对付这种嘴硬的人,他有的是让人生不如死的办法,只不过不想让梁樨看到他那么毒辣的一面,便让她先出去。

梁樨一愣,才明白姜明昊是在跟自己说话,抬头看他,眼睛睁的大大的,还有点无辜,这一副呆萌无邪的样子,简直让姜明昊心都要炸开了,赶紧撇开了头,冷声呵斥,“发什么愣,出去!”

呃……还以为有机会知道苏婕妤是怎么做到陷害自己的呢。

梁樨出去后,姜明昊简直无所顾忌,居高临下地盯着狼狈的苏婕妤,“朕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还不肯招,朕就让人扒光你的衣服拖出去让人围观。”

苏婕妤懵了,一下子竟忘了害怕,“陛下,臣妾是你的妃子,你怎么可以这样对臣妾?”

姜明昊冷笑,“不信?”

他扬声把李德海叫进来,“就近找十个侍卫过来见朕。”

李德海不明所以,但也马不停蹄地去办了,没多大功夫,就把人给带进来了。

苏婕妤看着跪了一地的侍卫,有些绝望,但又还是不死心地宽慰自己,这只是陛下用来吓唬她的罢了。

“你们几个,把这女人的衣服扒了。”

姜明昊阴测测的声音一出,所有人都傻了,苏婕妤更是羞愤地想死,也只有李德海哆哆嗦嗦硬着头皮冒死一问,“陛下的意思是……?”

应该不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吧。

姜明昊冷冷撇他一眼,“扒一件衣服,朕赐你们享用这个女人一次,扒多少件,享用多少次,扒的最多的,朕赏他黄金十两。”

满殿里都是倒吸冷气的声音,突然就听到苏婕妤一声尖利的叫喊,“陛下!”

姜明昊根本不理他,冷厉的眼神扫过几个侍卫,“愣着干什么?谁不动,朕现在就要了他的命!”

一道催命符,就算不为了赏赐,为了命,也只能冒犯这个看起来是皇帝嫔妃的女人了。

犹豫了一刹那,那些个侍卫就像饿狼一样朝苏婕妤扑过去,那样的凶残,让李德海不忍直视,心里默默地为苏婕妤点了长眠灯,谁让她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了梁主子呢。

苏婕妤一直抱着万分的侥幸,只觉得姜明昊是吓唬她的,可自己身上已经趴了无数个男人,撕扯着自己的衣物,苏婕妤终于绝望地意识到,姜明昊是认真的。

这个时候,哪里还记得长公主的威胁,哪里还记得全家人的性命,只知道自己决不能遭受这样的羞辱,也不知她哪来的力气竟推开了他们,扑到姜明昊脚跟前,“我招,我什么都招,我什么都招,陛下饶了我吧,饶了臣妾吧,我什么都招……”

姜明昊冷冷地哼了哼,吩咐李德海带其他人下去领赏,那些侍卫因为没有完成姜明昊的命令还有些战战兢兢的,直到金灿灿的黄金到手了才敢相信,他们羞辱了皇帝的宠妃,竟然还得了赏,简直开天辟地以来头一回啊。

苏婕妤哭的快断了气,把池阳如何把她接到府里训练,教她如何夺宠,又如何威胁她谋害淑妃和梁樨,她又是如何设计的,用了什么人,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姜明昊,最后苦苦哀求,“陛下,臣妾自知死罪难逃,求陛下看在臣妾供出了长公主的份上,救救臣妾的家人吧,长公主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臣妾求您了……”

还敢求情?

姜明昊冷笑连连,踢开她那张令人恶心的脸,“你还没告诉朕,你究竟是怎么陷害梁樨的!”

苏婕妤愣了愣,她明明全都说了啊,她得到梁樨拜见太后的日子,找人暗示了淑妃可以借这个机会除掉梁樨,就这么简单啊。

姜明昊冷笑,若是别人,他倒相信会借机陷害梁樨,但淑妃,怎么可能?!

淑妃是最知道分寸的人,明知道梁樨对他有多重要,又怎敢触他逆鳞?别说她没这个胆子,就是有,她也会聪明地选择什么也不做,因为她很清楚,就算梁樨真的害她小产,他也绝不会怪罪梁樨,这样做不但除不了梁樨,还会惹他厌恶。

“陛下……”苏婕妤绝望的都哭不出来了,他竟然不信!不过也是,虽然他心里梁樨很重要,可淑妃的分量也不差,他怎么会相信他眼里善良无害的淑妃竟也是个蛇蝎心肠呢,可这样,她要如何解释?

“事到如今,臣妾还有什么好欺骗您的?您不相信臣妾,臣妾无话可说,无论您还有什么办法折磨臣妾,臣妾也没什么好交代的了,臣妾只求陛下能救臣妾的家人,臣妾就是五马分尸也绝无怨言!”

姜明昊表情冷冷的,看也不看她,将李德海喊进来,说道,“传旨,婕妤苏氏谋害淑妃子嗣,废其位,赐死。”

李德海眼睛睁了睁,立马道,“是。”

“陛下,求您了,救救臣妾的家人吧,臣妾求您了……”

姜明昊厌恶地皱眉,“拖出去!”

“陛下,陛下……”

既然苏婕妤已经被赐死,李德海也没客气,立时捂住她的嘴,硬生生将还想求情的苏婕妤给拽了出去。

李德海力气很大,苏婕妤完全不能动弹,发不出声,几乎都认了命,哀怨自己害了一家人,可就这个时候,李德海拽着她到了殿外,她看到侯在外面的梁樨,她脑子里微微空白了一下,意识还没反应过来,人却是用了吃奶的劲挣脱了李德海大喊,“梁樨……救命……”

李德海没想到苏婕妤竟然能挣脱她,还敢跟梁主子求救,一时也有些气恼,马上就要再捂住她嘴,却听她又喊道,“我知道个秘密,和你有关……”

秘密?

李德海本来可以再按住苏婕妤不让她出声,可听到秘密二字,鬼使神差的,他没有立刻动手,慢腾腾的,像是苏婕妤有很大力气,他怎么也制服不了一般。

梁樨本来有些遗憾不能听到苏婕妤的证词,站在廊下还有些发呆,忽然就听到撕心裂肺的一嗓子把她给惊了一跳,转头就看到狼狈不堪的苏婕妤,还说,她知道个秘密。

恰好这个时候,姜明昊出来了,脸色铁青地死死盯着苏婕妤,就像要将她碎尸万段一般,梁樨微微皱眉,遗憾着,看来这个秘密她又不能知道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