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冷皇的嗜心宠后

083 加更

冷皇的嗜心宠后 原茵 1998 2016-09-19 19:26:02

  梁樨脸色有些发白,因为这个时候,她才忽然意识到,原来蓉蓉一直喜欢着姜明昊,才这般珍爱着姜明昊遗失的物件,难怪那样心高气傲的她竟愿意嫁给姜明昊这样世人眼中的冷酷之人为妾。

究竟蓉蓉喜欢了姜明昊多少年她不知道,可他们三人认识这么久,至少也得五六年了,但这么长的时间,她竟然从来都没有发现蓉蓉的心思,还常常让蓉蓉亲眼看着姜明昊如何待自己好,哪怕都是假的,也够让人心痛的,蓉蓉却一直装作一点也不在意的样子,那是何等的折磨,而且这三年,蓉蓉还要眼看着姜明昊那样恩宠淑妃,她究竟怎样度日如年,以泪洗面简直难以想象,到现在,还要忍着心酸一直宽慰自己……

这么体贴善良的蓉蓉,怎么就那么倒霉喜欢上姜明昊了呢!

梁樨难受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忽然心思一凛,不行,蓉蓉一直苦心瞒着自己,她不能让蓉蓉发现自己知道她喜欢姜明昊的事,不然蓉蓉该得多难堪。

她立刻擦干了眼泪,也不敢再动那哨子,立刻装作如无其事的样子回到梳妆台前,努力平复着情绪,双手还有些颤抖地挽好发髻端着那盆水出去了。

贤妃正在廊下看书,听到动静起身迎过去,“醒了?正好,该用膳了。”

梁樨手里的水盆已经被白芍端走,她挤出一丝笑,“淑妃那事,我刚有些头绪,我得去一趟宫正司,就不陪你用膳了。”

这倒是正事,贤妃便不拦她,只嘱咐她记得用膳,别饿坏肚子。

梁樨胡乱点头,匆匆离开,出了岁羽殿才觉浑身虚脱无力的快要晕倒。

她这一天,经历的太多了,本以为已经到了谷底,没想到还有更糟糕的,差点就要失控的崩溃。

她一心的茫然,无措的在宫中游荡,随处可见经过的宫人侍卫,她也不能表现的太绝望,免得生出什么风言风语。

一路没有目的的闲走,终于不再看得到路过的宫人,前方,是开阔无边的沧池。

沧池,还真是有缘。

梁樨苦笑着,一步步踱过去。

就这么短短几日,一日赛过一日的热,即使此时夕阳西下,仍有些热,也亏得池边柳树茵茵,凉风徐徐才稍减闷热。

姜明昊自中午离开漪澜殿就一直呆在沧池边上,坐在柳树下的石凳上,陷入自己的沉思,察觉到附近有人靠近,满心的不悦与烦躁,就要厉声呵斥,转过头却看到两眼无神的梁樨一步步靠近,几乎想都没想动作迅捷地往后边躲了点,生怕被梁樨看到,心跳的很快,就像小孩子做坏事快被大人发现一样。

过了一瞬,他又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偷看梁樨,看到梁樨茫然地蹲下去,跪坐在池边,没什么意识地捡起身边的小小鹅卵石,无聊地投入池中,过了一会儿,梁樨停了停,眼里恢复了些生气,四周张望着,吓得姜明昊又缩回头,然后就听到她撕心裂肺的尖叫。

一次次宣泄般的大叫,梁樨压抑地痛哭着,整张脸都埋在手掌中,眼泪从指缝中溢出。

姜明昊懵了,呆呆的从树后走出来。

他们认识十几年了,他从未见过这样痛哭,这样失控的梁樨,他很心疼,心疼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想过去抱着她,轻轻地安慰她,温柔地哄她……

他这样想,也这样做了。

……

四下无人,梁樨再一次放纵自己,大声喊叫宣泄心中酸楚。

明明已经哭得没有力气了,可这个时候,梁樨还是忍不住大声哭泣。

眼泪,就像流不尽,即使没了力气哭泣,眼泪仍然抑不住地往下掉。

她很难过,为蓉蓉,也为自己,为什么她们都这么傻,为什么都要喜欢那样一个人。

她还好,早已知道真相,虽然痛,早已醒悟,可蓉蓉呢,她什么都不知道,满怀着希望嫁给他,却永远都只能看着他与别人恩爱,她还那么年轻,难道就要这样孤寂地在深宫中度过几十年吗?

蓉蓉已经知道姜明昊深深地爱着淑妃,大抵也没了争宠的心思,可接下来呢,是要在深宫中落寞地度过,还是找机会逃出深宫重新开始?

她能做什么,要跟蓉蓉摊牌问个清楚吗?

如果蓉蓉执意留下,她要不要劝她,又怎么劝她?如果她也想逃离这个鬼地方,又该怎么做才能离开?

梁樨很无力,忽然就被人轻轻拥入怀中。

她惊了一跳,头顶响起饱含痛楚的声音,“小樨,对不起,别哭了……”

梁樨浑身一僵,脑子里轰隆隆地直响,什么也没想立刻挣脱那个怀抱,慌里慌张地就势跪伏于地,声音黯哑的很,“奴婢参见陛下,奴婢不知道陛下在这里,打扰了陛下,求陛下恕罪。”

她怎么会想到这个时候姜明昊不好好呆在漪澜殿陪淑妃,竟然跑到这个地方来。

姜明昊双手空空地看着战战兢兢的梁樨,良久,才挤出一丝苦笑,“没事,你起来吧。”

他听到梁樨轻轻舒了口气的声音,说“谢陛下”才跪坐起来,仍保持着恭敬的卑微姿态。

姜明昊倍感无力,经过中午那样的事,更不知该如何面对梁樨,面对如此谨慎卑微的梁樨,可他能看着她的时间过一天少一天,又舍不得离开。

“你先起来吧,总这么跪着不舒服。”他自己先站起来,伸出手去扶她。

梁樨微愣了下,又说了声“谢陛下”才起来,只是她怎敢让陛下扶她,便假作没看到伸过来的手自己起来,奈何她这一天本就憔悴极了,又跪了这许久,一起来双腿酸麻的不行,根本站立不稳,腿一软就要摔下去,幸好姜明昊及时扶着她。

这让她很是不适,就要挣脱,无奈姜明昊扶的更紧,声音里还带了些怒气,“都这样了还逞什么强!乖乖的别动,我扶你过去坐着!”

梁樨“……”

这又是抽什么疯了!认错人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