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冷皇的嗜心宠后

082 尘埃落定的死心

冷皇的嗜心宠后 原茵 1105 2016-09-19 09:26:02

  梁樨胸口难受的像是被压了一块巨石,呼吸不得,痛苦的整个人都蜷缩在一起,面容几乎扭曲,醒来也是下意识地大口大口喘气,手却不由自主地摸到脑后,摘了挽发的簪子。

碧绿的颜色,古朴的样式,是她和怀王大婚第二天,怀王亲自为她戴上的,她一直用到现在。

可用的再久,也不是她喜欢的。

她喜欢的,在看到姜明昊和淑妃幽会的当天就取下,不知扔到了何处。

忽然的,就再也控制不住,失声恸哭。

三年了,头一次,这样放肆的发泄,将心里的苦与痛全都哭出来。

刚看到姜明昊和淑妃在一起时,她愤怒,伤心,哭过,痛过,可那么多人陪着自己守着自己,她就是再难受也得忍着,忍着忍着就习惯了,再后来嫁了怀王,更不能哭。

三年,就这么过来了。

即使再见,失望,怨恨,麻木,心死,也从不曾这般放纵过。

她觉得自己很可笑,都已经过去三年了,到现在才发泄,才能恣意地哭一场,大抵还是这三年来其实一直心有不甘,而到如今,到今天亲眼看到姜明昊究竟多在乎淑妃才终于彻底死心,尘埃落定的死心。

梁樨也不知道哭了多久,直到哭的累了,没力气了,嗓子也哑了,也懒得哭了,才慢慢坐起来,叠好毛毯拿回寝殿。

虽然梁樨是第一次来岁羽殿,可以前常常在贤妃闺房玩耍,也知道贤妃放东西的习惯,放好毛毯,一侧的盆架上有备好的清水,就着那水洗了脸,又到梳妆台前整理仪容。

铜镜虽有些模糊,但仔细地看,也能看的清楚容貌,尤其那双红肿的眼角,实在太明显不过,好在她也算有个天赋异凛的本领,没睡好或者哭过后的红眼,好的特别快,所以她倒也不太在意,拿了梳子顺了顺头发。

长发顺至一侧,她微微偏头方便梳发,正好看到床榻上有个玉饰快要掉下来,大概是贤妃方才午睡,起的匆忙将那玉饰带出来了,远远看着,颜色极好,若是掉下来摔坏了岂不可惜,梁樨便过去打算将那玉饰放好,结果走进,看着那长约三寸的翠绿玉竹,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开了。

她伸手想要拿起那玉竹看个仔细,或许是她看错了,可刚一碰到便如被烫了手般立刻缩回来,她蹲下去,脑袋发懵地看着,翠绿的玉竹做成了口哨,分节处一道墨色蜿蜒,分明就是当初她送给姜明昊的东西。

当年她给父亲送生辰礼物,自己学着刻了块玉佩,剩了这一小块玉料,因为品质极好,扔了有些可惜,灵机一动便找了匠人做了这么个口哨送给姜明昊,意在时时刻刻提醒他要修生养性,如竹般虚怀若谷,只是那时家里正给她议亲,长辈管的严,决不允许私相授受,她想了许多办法才悄悄将这哨子送出去,所以这世上也只有她和姜明昊二人知道这哨子的来历,不过姜明昊不喜欢佩戴这些小玩意,也就偶尔拿在手里把玩,若不是极关注他的人也不可能知道这哨子是他的物件,只是他出征前的端午宫宴却不小心弄丢了它,她才又打了平安结给他,倒没料到,兜兜转转的,这哨子竟在贤妃手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