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冷皇的嗜心宠后

081 两更合并

冷皇的嗜心宠后 原茵 2024 2016-09-18 09:24:02

  “以你我对陛下的了解,即使设计的就是淑妃本人又如何,陛下既然喜欢她,自然会也千方百计的护着她,说不得还要为了她灭口,所以,还是别自讨苦吃了。”梁樨清清淡淡地说,哀伤都被禁锢在眼波里,一点也漫不出来。

贤妃被一言惊醒,很是怜惜地看着她,“那你打算怎么办?”

“无论如何,也的的确确是有人要害淑妃,把那人找出来,万事大吉。”

贤妃皱眉,“你可有怀疑的对象。”

梁樨摇头,“暂时还没有,不过我相信,无论多完美的计谋,总是有疏漏的地方,只要找出那人,我也算有功了,只期望淑妃看在我也算帮过她的份上,别再为难我。”

“阿樨……”

梁樨笑笑,“真心疼我,就让我好好睡一会儿。”

贤妃拿了薄毯子给她盖上,见她已睡着,将那香炉挪远了些,正要走,梁樨忽然叫住她,“蓉蓉,今天什么日子?”

“五月十四,怎么了?”贤妃奇怪道。

梁樨有一瞬的失神,笑着说,“当初进宫的时候和嬷嬷说好了,每个月宫人和家人相见的日子要去见她,我怕自己忘了。”

“我记得是每月初一那天可以见面,这个月已经过去了,只好等下个月了。”贤妃想了想,说道。

“好,我记着了。”

“那你好好歇会儿,我先出去了。”

“嗯。”

贤妃轻声离开,没看到梁樨眼角落下的泪。

五月十四,正是五年前姜明昊出征的日子。

那天他说,等他大胜归来要风风光光的娶她,她信以为真,安安静静地在家等着,闲来无事的时候就绣起了嫁衣,她那么讨厌女工的人,也心平气和地绣了两年,还常常被母亲和大嫂取笑,后来,后来知道姜明昊和淑妃的事,一怒之下将她两年的心血一把火烧了。

她有时候会想,当初姜明昊说要娶她,其实也是真的,毕竟那时候他还不认识淑妃,认识淑妃,是他回京以后的事,一次偶然的英雄救美,刚刚好那美人又是为救姜明昊而死的军医的妹妹,便多了照顾,一来二去,互生情愫,动了真情。

所以她偶尔会想,如果当初他没有出征,没有认识那位军医,没有欠下恩情,就不会多照顾淑妃,如果没有出征,不会认识那些将军,那天就不会去赴宴,就不会机缘巧合地救了淑妃,就不会……不要她了。

可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如果。

是她的,别人抢不走,不是她的,她也强留不了。

姜明昊那样唯我独尊的性子,就该是喜欢淑妃那样温柔可人的,而不是她。

只是她明白的太晚了。

梁樨出生的时候,正是木樨花开的季节,所以取名为樨,而她又格外喜欢木樨花的香味,清香柔和,清可绝尘,所以她住的小院里种了好些木樨。

那年她及笄,这些木樨像成了精似的,开的格外好,香气清雅悠远,人在其中,仿佛置身红尘之外。

梁樨就坐在木樨花下弹琴,金光洒下,几与木樨花分不开。

紫苑坐在旁边,听得如痴如醉,偏这个时候,紫苏煞风景地跑进来大呼小叫,“小姐!小姐!唔……”

“唔唔唔!”紫苏怒视着捂着她嘴的紫苑,紫苑低声凶道,“吵什么吵!小姐弹琴呢!别破坏这么好的气氛!”

紫苏怒瞪着眼,扬了扬手中的盒子。

“这是什么?”紫苑皱眉问。

“呜呜呜……”

紫苑,“……我松了手你可别再大呼小叫!”

“哼!”

紫苑一松手,紫苏如脱了线的风筝自由张扬地朝梁樨扑过去,“小姐!二皇子来信啦!”

紫苑“……”

梁樨闻言手下不停,也只是抬了下头,点点斑驳的阳光落在她秀致的脸庞上,映照的如玉通透白皙。

她也只是轻柔浅笑,眉眼弯弯,眸光却如盛满了蜜,甜的让人移不开眼。

紫苏竟看的呆了,也忘了把东西拿过去,直到一曲弹完,梁樨走过来,轻轻弹了她额头,“呆瓜,看够了吗?”

梁樨打开那木匣子,里面有一封信,还有一个精致细长的紫檀木匣,她取出信,信上说,战局已定,再过些天他就能大胜还朝了,应该能赶上她的笄礼,但可能会晚点到,所以先把她笄礼上要用的簪子一并寄过来云云。

自然,他的信上是他一贯嚣张的不可一世的语气,他肯赶回来参加她的笄礼那都是天大的恩赐。

梁樨看的直笑,又打开了那紫檀木匣,里面是一支羊脂白玉笄,纯洁细腻,色如羊脂,是极为罕见的绝品。

她小心地取出玉笄细看,虽玉质极品,但雕工却有瑕疵,倒是有些毁了这么好的玉,再细看,笄头是两簇盛开的木樨花,虽是羊脂色,阳光照射,竟也泛着些许木樨花的颜色,浅浅金黄,一朵朵的开的极为灿烂,仿佛有灵魂,正顽皮地笑着。

原来是他自己刻的。

木樨花开,昊自归来。

并蒂不离,白头到老。

梁樨笑的开心又满足,没留意两个丫头都看呆了。

若说方才小姐听说二皇子来了信笑的跟蜜似的,那现在,简直整个人都泡在蜜缸里了。

她们想,二皇子可真有福气。

梁樨这时将原来的发簪摘下,把这玉笄插上去,眸光明媚,又带了一丝难得的羞意,“好看吗?”

“好看!”

梁樨抬起眼眸时,两个丫头已经不见,站在她面前的却是姜明昊。

一身铠甲的姜明昊,威赫如不败天神,眼眸却情深许许,将一支并蒂莲玉笄插在眼前的女子头上,那女子娇羞浅笑。

姜明昊上前抱着那女子,“我回来了!回来娶你了!”

那女子环着他的腰,忽然朝梁樨看来,容色浅浅,嘴角微带笑意,只那眼神,平静而幽沉,说着三个字,我赢了。

所有的美好刹那坍塌。

无形的力量将她越推越远,只看到那坍塌的世界里两个相拥的人影越来越小,而那幽沉的眼神却越来越深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