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冷皇的嗜心宠后

078 误会(加更)

冷皇的嗜心宠后 原茵 2017 2016-09-16 19:20:02

  梁樨忽然一怔,失笑,姜明昊有无子嗣,又与她何干,他都不着急,她瞎操什么心,真是皇帝不急宫女急!

可笑!

用完膳,梁樨先行离开了去宫正司,未料小张太医追上她,“梁姑娘且慢,在下有事与姑娘说。”

梁樨欠欠身,“大人请讲。”

“从姑娘的脉象来看,姑娘应不止肺腑有伤,只是在下学艺不精,尚不能判断究竟是何病症,姑娘既然有水凝珠,或许与神医华珂之徒认识,若有机会遇到,姑娘让华神医的弟子仔细替姑娘瞧瞧病吧。”小张太医很认真地说。

梁樨微微一愣,忖了会儿说,“大人可是指我服用绝子药伤了身之事?”

小张太医摇摇头,“在下虽学艺不精,倒也不至于连这也看不出,那可真丢了家父的脸面。”

顿了顿,他微微叹息,略有些悲悯地看她,“从姑娘的脉相看来,五脏六腑皆有衰竭之势,若悉心将养着,不再受病痛之苦,或许还有七八年可活。”

天牢深处,两间牢房分别关押着梁瑞和梁桐昭,虽是牢狱,倒还算干净整洁,墙壁上开着窗,还有阳光洒进来。

李德海进去的时候,梁瑞和梁桐昭在两个牢房里对坐着,梁瑞灰发长髯,儒雅清瘦,目光温和,竟有些仙风道骨的模样,那梁桐昭不过二十四五的年纪,亦是清俊洒脱,温文尔雅,两人淡定从容,竟不似身处牢笼,更不像那大逆不道谋朝篡位之人。

这时梁桐昭说,“炮二平五。”

梁瑞正在思考下一步棋该如何走,抬眸便看到过来的李德海,微微一愣,看到他手中的圣旨,倒是释然地笑了。

既然当初做了谋逆之事,便早料到事败的结局,何况妻儿无恙,也算万幸。

只是,从容如梁瑞,在听完圣旨以后,惊讶的半晌出不了声,甚至想开口问一句,你这是在假传圣旨吧?

李德海完全能理解他们的震惊,谁能想到陛下会这般颠倒是非呢。

他微微弯了弯腰,“两位大人不必惊讶,此事千真万确,咱家万不敢假传圣旨,还请两位大人收拾收拾,随咱家一道回梁府吧。”

梁桐昭看了眼父亲,拱拱手,问道,“敢问李公公,陛下为何要这样做?”

李德海微微笑道,“梁主子救了宸妃娘娘一命,这是梁主子为两位大人求来的恩典。”

梁瑞父子俱是一惊,梁桐昭急急问道,“小樨回京了?“

“是。”

“陛下可有为难他?”梁桐昭担心地问,叫李德海也是一愣,为难么,初时却是有些为难,可现下看来,陛下还是很在意梁主子的,他笑着说,“陛下怎么可能为难梁主子。”

“哼!”梁瑞沉着脸冷哼,“都让她去救那个女人了还不叫为难?陛下对那个女人可真是用情至深,竟然因为她舍得饶恕我们!老夫还真得好好感谢那个女人了!”

“父亲!别说了!”

说了又有什么用。

梁瑞脸色更那看,“他做得出这种下作的事,还怕让人说?!若不是见不到他,我非得骂他个狗血淋头,让他明白他自己是个什么忘恩负义,不知廉耻的东西!”

梁桐昭很是无奈,他这个父亲,什么都好,就是嘴上不饶人,明明也曾是位极人臣的丞相,还是改不了一些市井小民的本性。

而李德海彻底懵了,什么叫陛下对淑妃用情至深,什么叫陛下做了下作的事,什么叫忘恩负义不知廉耻?

当初明明是他们愿意把梁主子嫁给怀王的啊!关陛下什么事?

他们不知道陛下有多伤心痛苦?不知道当初陛下在梁府外守了多少个日夜啊!

“多谢李公公特来宣旨,家父也是太气愤才口不择言,还望公公别计较。”梁桐昭弯腰行了个大礼,倒吓到了李德海,忙退到一侧,这才想起开了牢门,让他们离开此处。

虽然梁瑞说的话让他也是满心的疑惑,可他毕竟只是个奴才,哪敢做姜明昊的主啊。

送梁瑞父子回了梁府,察看了守在梁府外的兵卫,确定梁府人无法外出后李德海便回宫复命了,自是不打扰梁府一家人团聚。

回到宫中,在漪澜殿没看到姜明昊,回乾阳殿,仍没人影,问郭祝,郭祝说陛下没让人跟着,也不知去了哪里,李德海思考良久后,也没让人跟着,一个人去了沧池。

沧池波光粼粼,碧如青天。

姜明昊一身玄裳挺立,劲如苍松,周身的颓然懊丧却在一圈圈碧波中荡漾蔓延,让那幽凉清澈的池水仿佛都失了生气。

那一片天地,都浑如死水沉沉。

自姜明昊在漪澜殿踹了梁樨一脚后所有人都被太后赶了出去,直到姜明昊拟旨无罪释放梁氏李德海才得以进去,所以李德海也并不知道这当中还发生了什么事,可就凭姜明昊踢了梁樨之后的反应,李德海也知道姜明昊有多悔恨自责,他也终于看明白,其实梁樨在姜明昊心里的位置从来没有变过,只不过以前,所有的爱,全都被恨蒙蔽,姜明昊又急需发泄心头的恨才会做出让自己悔恨终生的事,到如今,梁樨接二连三的出事,伤了根本,姜明昊才终于醒悟,奈何,大概已经太晚了,无论梁樨曾经如何爱着姜明昊,如今这般,都没可能再回到从前了。

若此时,叫姜明昊知道他当年所恨的,其实都恨错了,当年的事其实都是误会,那他的痛苦只比当年梁樨另嫁更甚百倍千倍万倍吧。

李德海很清楚,他不该擅自做主,可他伺候姜明昊近二十年,说句越矩的话,在他心里,他是把姜明昊当亲弟弟看待的,自是不愿姜明昊再承受无尽的痛楚,何况如今姜明昊也想通了,不会再折磨梁樨了,也罢,有些事,就当是掩在时光底,永远都不要揭晓了罢。

李德海揉了揉有些发涩的眼角,轻轻走过去,“陛下,两位梁大人已经回府了。”

“知道了,下去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