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冷皇的嗜心宠后

070 淑妃被撞2(加更)

冷皇的嗜心宠后 原茵 2003 2016-09-12 20:02:03

  一阵阵的惊叫几乎刺穿人耳膜,现场几乎可用兵荒马乱来形容,桌上的配料几乎倒了大半,溅的到处都是。

然而比那些鲜艳缤纷的水果汁更刺人眼的,是从淑妃浅碧色的裙衫上溢出来的红。

淑妃面如土色,汗珠如雨下,像是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回头看了眼呆立当场的梁樨。

那一眼,幽怨凄绝,眼泪无声落下,是最哀戚的控诉,直叫看的人都心痛难忍。

甭管众人是真的震惊心痛还是幸灾乐祸,太后最先反应过来,此处离漪澜殿不远,立马吩咐人把淑妃抬回去,派人把太医院所有当值太医都叫过来,又派人去告诉姜明昊,最后看了眼仍然痴痴呆呆的梁樨,无奈又心痛地吩咐把她也带去了漪澜殿。

去漪澜殿的路上,梁樨仿佛失了魂魄,连贤妃悄悄来与她说话她也全无反应。

她只是,到现在都没回过神来,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她一直提醒着贤妃要小心旁人的算计,当她站在淑妃旁边时,自然也格外的小心不去触碰,可她怎么都想不到,淑妃竟然自己撞上来了。

也许旁人站的远看不清,可她作为当事人很清楚,即使淑妃没留神,也绝没可能碰到她,更不可能撞的那么惨烈,可若说淑妃是故意的,这世上怎么可能有哪个女人会拿自己的孩子做赌注?何况,那还是姜明昊的第一个孩子,若是男孩,说不得就是太子,淑妃不蠢,怎么可能这样不惜代价地陷害她?

再说,她又有什么值得深受皇宠的后宫第一人去陷害呢。

可是,当淑妃回过头来看她时,那一眼看似凄凉控诉,可在梁樨眼里,跟当年她看她的眼神几乎一模一样。

平静而幽沉的眼神,仿佛在说,我赢了!

*

姜明昊还在处理政事,李德海带着个小太监急匆匆进来,“陛下,淑妃娘娘出事了!”

“怎么了?”姜明昊手上未停,眼皮都没抬一下。

“快说清楚,淑妃娘娘到底怎么了?”李德海斥着身边的小太监。

那小太监跪在地上哆嗦个不停,“回回陛下,娘娘被一个宫女推了一把,小产了!”

姜明昊啪的一声把紫毫笔摁在笔架上,脸色阴沉沉的,风雨欲来。

“岂有此理!”

他狠狠骂道。

这些可恶的女人,蛇蝎心肠阴险算计也就罢了,居然还敢大庭广众之下不分尊卑直接坑害宫妃!简直不把他放在眼里!

可恶!可恨!

*

漪澜殿里,淑妃面无血色地躺在大床上,满屋子似乎都充斥着让人晕厥的血腥味。

太医说了,胎儿没保住,太后坐在那罗汉床上,闭着眼,手里捻着佛珠串,还有些抖,嘴巴一张一合不停地念着佛偈。

德妃面无表情地坐在对面,偷偷觑一眼床上的淑妃,后怕不已,又算是松了口气,还好当时碧荷拦住了她,不然没准儿撞淑妃的就是她了,幸好啊……

她又暗暗看了眼跪在地上,仿佛害怕的颤抖不停的梁樨,心里又觉得痛快,畅快地差点想拍手称好!

淑妃这一撞撞的好啊,不但把自己的肚子撞没了,还把陛下的心尖尖给拉来当垫背了!陛下再怎么在乎梁樨又怎样?众目睽睽之下谋害皇嗣,就是皇帝愿意偏袒,太后也饶不了她,那可是太后头一个孙子呢!

光是想想,德妃都觉得这一个月受的气也值了。

但这会儿,她总算后知后觉地意识到,碧荷怎么就知道淑妃会撞梁樨小产?

德妃又暗暗瞥了眼憔悴虚弱的不像人的淑妃,还有那隐有红色的被褥,这一刻,总算彻底明白了母亲对淑妃的评价了,这个看着温柔和气的女人,还真不容小觑,为除敌人简直无所不用其极,够狠!

其余诸位嫔妃几乎都和德妃一样的心思,后怕之余也觉得痛快,淑妃这么一撞,除了两个肉中钉,简直撞的好,撞的呱呱叫!

大概也就贤妃不是这样的心思了,她是真的害怕担心,虽说梁樨并非故意的,可不管有意无意,她害的姜明昊的心上人小产,就凭姜明昊的护短和残暴,还能饶得了阿樨?何况他本就对梁家,对阿樨诸多意见!

贤妃也只能默默祈祷,万望太后仁慈能替阿樨求情,免了她的大罪过,可,那毕竟是太后的第一个孙儿,当初和梁家的那么一丁点的交情能抵消她丧孙之痛吗?

在众人怀揣着各异心思时,外头一声“陛下驾到”算是把她们的思绪都拉回现实里,各个提起十二万分精神,屏气凝神,还要做出伤心欲绝的痛苦神情……

仿佛呼啦一阵阴风灌入,满面阴沉的姜明昊进来,一眼便看到一个跪在地上战战兢兢的宫女,他满心怒火正无从发泄,一个跨步过去一脚踹过去,“狗奴才!扔去百兽园喂虎!”

那一脚直接踹飞了梁樨,撞上了后面的雕花木门上,一口鲜血如瀑溅出,她人又重重地摔落倒地,这样的重创,几乎湮灭了她的意识,就像奄奄一息的小狗可怜地蜷缩在那儿等死。

姜明昊那话一出,屋子里骤然安静,妃嫔们连请安都忘了,都僵立在那儿。

虽说早知道这是个残酷无情的帝王,也知道梁樨谋害皇嗣必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可谁能想到竟是要拿去给猛虎撕咬这样残忍的结果?

她们就算心肠险恶,到底是胆小弱女子,姜明昊这么一句话,吓得她们面色煞白,就怕自己一不小心得罪了淑妃,只怕下场连梁樨都不如。

李德海见在场的人似吓得不轻,连太后都猛地睁眼半晌没反应,当即放低了声音呵斥身后的宫人,“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人拖出去!”

被这么一喊,太后和贤妃骤然回神,齐齐出声。

“昊儿!”

“陛下!”

贤妃被惊的几乎六神无主,只是潜意识的反应,扑通一声跪下,声泪俱下,“阿樨不是有心的!您就看在,看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