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冷皇的嗜心宠后

064 避如蛇蝎

冷皇的嗜心宠后 原茵 1009 2016-09-09 20:00:02

  姜明昊做了个噩梦,梦里云光突现,华光大盛,梁樨脚踩沧池,飘飘欲仙,而他,被光幕隔离在外,任凭神箭火炮也破不开那屏障,任凭他嘶声力竭地吼,梁樨也全无反应,最后的最后,她消失之前,回头,留给他一个解脱的微笑。

她飘然而去,云光骤灭。

姜明昊惊醒时,除了一身的冷汗,面上更是一片冰凉湿滑。

他顾不得许多,立刻从殿里角落处的那一方软榻上跳下来,借着那些微的月光,疾行至平日里供他休息的架子床前,急切又小心翼翼地轻轻掀开一点帷帐。

月夜里,梁樨还睡的很沉,睡容平和宁静。

所有的焦躁与悲愤都在看到她安睡的模样时刹那静止。

姜明昊保持着掀开帷帐的姿势,轻轻地在床前坐下,一眨不眨地盯着梁樨,仿佛一错眼她就会如梦中那般消失不见。

即使是梦,那样刻骨锥心的绝望依然清晰,仿佛烙刻在每一滴血液里,哪怕睡着,都疼的让人在睡梦里清醒无比。

他已记不清这三年来有多少个夜晚,他在梦里梦到现在所经历的一切都只是一场噩梦,梦里醒来,梁樨是他的妻子,他们在封地,逍遥自在,每一次都庆幸还好那只是噩梦,可才刚有片刻欢愉就彻底地醒来,才发现那才真的只是梦,心绞痛地都快麻木了。

可这所有的折磨与痛苦,哪里比得过她的彻底消失,她那解脱的微笑带给他的凌迟之痛。

他恨她入骨,却仍舍不得她受半点伤害,可他没想到,对她而言,最痛苦的事,莫过于待在他身边,可笑他曾经还以为他亦是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人。

那年与东胡大战,最后一仗虽然大获全胜让东胡再无能侵袭边境,可他却被东胡王子一剑刺穿心脏,命在旦夕,晕晕沉沉间,他做了个梦,梦见自己死了,梦见得到消息的梁樨哭的死去活来,以至于送殡的时候,她一头撞死在他的陵墓前……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快死了的时候,他醒了,他怕梁樨真的会想不开,撑着一口气一个人赶回京城,只想着,他还没娶她,无论如何他都不能死,哪怕真的不行了,至少也要告诉她,好好活下去,不要傻兮兮地为他殉情。

那个时候,她大概还没有爱上大哥,如果那时候他死了,虽然她不会要死要活,至少她心里,偶尔也会想起他,带着些遗憾,一些悲悯,一点叹息,总还有些怀念,总好过如今,他成了让她避如蛇蝎的那个人。

姜明昊自认是个极度自私的人,他所做的一切都只为了让自己更满意,他愿意放梁樨离开,是因为她开心了他才不会那么痛苦,可这已经是他的底线!可如果她的离开,意味着永远的消失,任他上天入地都再也见不到她,他如何能忍受!

他为了她,可以容忍她移情,容忍她再嫁,容忍她不在他身边,但绝不可以容忍她从这个世界消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