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冷皇的嗜心宠后

058 当年真相(加更)

冷皇的嗜心宠后 原茵 2091 2016-09-06 19:52:02

  因姜明昊性情冷僻严酷,对一应节日毫无兴趣,更严禁各嫔妃借机邀宠,自继位以来,也就除夕守岁能让诸位妃子齐聚一堂,所以这日端午,直到各嫔妃离开后,姜明昊才去长信殿给孝慈太后请安,陪她用晚膳。

用完膳姜明昊就准备走了,太后叫住他,“今日天气凉爽,陪母亲出去走走吧。”

姜明昊知道,太后这是有话要跟他说,应了声好,沉默着走在一侧,也不伸手扶太后。

天还未黑透,宫灯在微风中摇曳,倒有些灯火辉煌的意境,碧澈幽幽的沧池水也被染得沉沉暮暮。

看着池水被清风吹起层层涟漪,姜明昊有一瞬的恍惚,想起了梁樨,他们第一次见面,就是在这沧池边,她撞到他殴打小太监,吓得哇哇直哭,吵得他更是心烦意乱,越恐吓越哭的厉害,他盛怒之下将她推入水中,虽然后来她被救起来,但那时天寒,她又年幼,此后一直体弱多病。

“小樨进宫,也有些日子了吧。”清风徐徐传来太后温和的嗓音,姜明昊下意识地看她,她表情仍然柔和,安静的眉眼中透着一丝了然,仿佛看清了他刚才所想,可他并不尴尬,毕竟,这是他的母亲。

“有半个月了。”姜明昊答后微微一怔,自嘲地笑。

太后像是没看到,温声问道,“你打算如何处置她呢,一辈子做个宫婢,还是另有打算?”

姜明昊惊讶地看她,她淡笑,“不必纳闷,虽然这二十多年我们母子关系并不亲厚,可你到底是从我肚子里出来的,你在想什么,我大抵也能猜到个五六分。”

姜明昊略微沉吟一瞬,“既然母亲都猜到了,您又打算如何?”

太后的目光落在沧池水面上,宫灯的光亮在水面上折射出浅粉的影子,层层叠叠,就像一条条绮丽的彩带。

“梁相谋反一案,且不论小樨是否无辜,就是梁相本人,我其实也并未怪他。”太后自嘲地笑了声,“这话听来很可笑是不是?一个把我喜欢的儿媳妇嫁给怀王的人,一个想夺了我儿皇位的人,我竟然一点也不恨他,连我自己都觉得难以相信。仔细想想,倒也不是不恨,而是根本恨不起来,大抵还是因为,你有今日,大半功劳都是小樨的吧,也算功过相抵了。”

姜明昊没想到太后会跟他说这样的话,一时惊异不已,良久才挤出一句话,“母亲跟我说这些,是为了什么?”

太后淡淡地看他一眼,抬脚往前走,没再继续待在岸边吹冷风。

“我到底是你母亲,即使关系不亲厚,我也心疼你,自小樨嫁给怀王后,你脾性愈发暴戾,再没人能劝你半句,也是如今小樨进宫了,我瞅着你还有了几分耐性才与你说这些。”太后叹息着说,“自怀王过世,你一直与梁相作对,登基之后更是无所顾忌,几乎让朝局不稳,为的是什么,还不是因为你恨小樨,恨梁相,恨梁家所有人,可昊儿,这些年你太恨了,以至于忽略了很多事,也忘了体谅小樨的不得已,也是怪我,我以为你只是伤心愤怒,过些时日就没事了,谁想你竟恨到这种地步。”

姜明昊听得眉头紧皱,下意识就要反驳,可脑海里,似乎有一丝丝的弦不断地闪现,像是什么关键的东西,却又抓不住,便紧紧闭上嘴,听她继续说。

“其实早在你还在边境未归时,先帝就与我透过口风,希望小樨嫁给当时还是太子的怀王,还希望你回来后让我好好劝慰你,我人微言轻,一个不字也不能说,又不敢告诉你怕你分心,心中实在煎熬,直到孝安太后千秋,梁夫人进宫给我递了句话,叫我放心,加上先帝再未提及此事,我才肯定是梁相拒绝了先帝,再后来你回京,在梁府养病,外人看来,你和小樨的婚事似乎是板上钉钉了,但是,你一个手握军权的皇子,还和丞相联姻,孝安太后岂能不忌惮,她再次游说先帝赐婚小樨和怀王,也不知她说了什么,总之是说动了先帝,甚至已经拟好圣旨,只是大概还是丞相的缘故,迟迟未下旨,直到半个多月后的一天,梁相未经宣召进宫面圣,先帝当场赐婚,这才有了小樨嫁给怀王一事。”

姜明昊心神巨震,他从来都不知道还有这些事,为什么从来没有人告诉他?

好一会儿,他才追上太后,嗓音晦涩,“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太后淡声说,“我知道的,也就这些了。”

姜明昊嘴唇动了动,一声苦笑,虽然中间发生过的事他并不知道,可和他猜测的也没什么分别,到底还是变了心,另慕他人。

还不如,从一开始就没给过他希望。

“母亲现在与我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姜明昊眼含哀戚。

太后轻叹一声,“小樨进宫后发生的事我也略有耳闻,我心疼她,但更心疼你,你折磨她,何尝不是折磨自己?我告诉你这些,是希望你体谅她的苦衷,要么,就好好和她过日子,要么,就放下心里的怨恨,放她离开,天高海阔任她去,而不是把这大好的年华都蹉跎在误会与仇恨中。”

姜明昊心里狠狠一揪,无论过程是怎样不为他知的曲折,可结局,并没什么分别。

“母亲,之前我的确存了留下她的念头,可经过这些日子,我已经决定让她离开了。”

太后很是吃惊,没想到最后竟是这样的结果,“你想好了?不会后悔?”

姜明昊眼里一阵挣扎犹豫,汹涌如波涛,良久,归为平静,莫可奈何的悲哀语气说,“所以,才要在后悔之前就让她走。”

“离开之前让她来见我吧,也算全了这么多年的情分。”太后淡淡说道,眼波平静,却似乎,多了一抹决心。

一时无话,清风在衣袍上吹出褶皱,李德海小跑过来,弓着腰说,“陛下,宸妃娘娘请您过去一趟,说是有要事禀报。”

姜明昊皱了下眉,太后道,“去吧。”

微微一顿,她又说,“宸妃是个好孩子,好好待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