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冷皇的嗜心宠后

056 锥心刺骨的绝望

冷皇的嗜心宠后 原茵 1039 2016-09-05 19:48:02

  梁樨和怀王大婚,却惹怒怀王被丢进湖里,她挣扎着想活命,甚至看到有人在岸边,可姜明昊,却无动于衷,冷冷地看着她沉入湖底。

她清楚地知道,那其实是梦,可梦境里的感触实在太真实,彼时锥心刺骨的绝望,到现在都还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可那既然是做梦,她现在是在哪儿?

隐约记得方才有个人影在跟前,可这会儿人呢?

她有些艰难地坐起来,就想出去看看,现在究竟什么情况,耳边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还未抬头,听到一声呵斥,“你起来干什么?还不快躺下!”

这个声音,真是一辈子都忘不掉,更重要的是,就在前不久,他冷眼看她去死,这会儿倒关心起她了。

梁樨抬头,眼神冰冷刺骨,可一瞬后,她注意到他头上戴着的十二旒冕冠,顿时大吃一惊,那是天子专属的冕冠,怎么会戴在姜明昊头上?

她难以置信地盯着他,被遗忘的记忆刹那如汹涌潮水涌来,挤得她头疼不已,伸手捂住头,痛苦地呻口今出声。

姜明昊才被她冰冷的眼神给浇了个透心凉,像在寒风大作的冰天雪地里,他还没从这样的悲哀中缓过来,就见她神色大变,头痛难当,他以为落下什么头痛的病根来,心慌不已,忙上前扶着她,“太医,你快看看她怎么了?”

张太医也是惊异不已,忙上前检查,然后看着梁樨渐渐平复下来,虽然还是很头疼的样子,至少眼神,没那么迷茫。

不一会儿,张太医心里已经有了数,想了想,问道,“梁姑娘,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

梁樨看着他,迟疑道,“元康二年,五月初……”

她摇摇头,“不记得初几了,我睡了多久?”

“不到两天。”张太医说,“还记得之前发生什么事吗?”

梁樨微微一怔,拧着眉想了会儿,苦笑,怎么能不记得呢。

张太医捋了捋胡须,点点头,转头对姜明昊说,“陛下,梁姑娘这是睡的久了,刚清醒却一时间没回过神来,所以想事的时候会有些头疼,不过没什么大碍,等她再适应适应就好了。”

“你是说她刚才醒来的时候,一时没想起来现在什么时候发生过什么事?”

“是,陛下。”

姜明昊看着梁樨,心里头的那点冰凉都变成疑惑,她刚醒来的时候是带着什么记忆,竟会用那么仇恨的眼神看他?他对她欺辱最深的那晚,她也没有恨成这样。

这一会儿会儿的时间,梁樨算是彻底清醒过来了。

果儿怀孕了,还在天牢里待着,还等着她救她。

可他说的对,她还能拿什么筹码去求他,哪怕她求的头破血流,也未见他有半分动容。

而那个梦,虽是她主导,虽是她的心理活动,到底也能反应出一些东西。

他对谁都无情,连他生母都只保留着一点敷衍的客气,大概也只有宸妃除外了吧。

所以,她只能去求宸妃吗?

可宸妃凭什么帮她。

一想到当年宸妃看她的眼神,她毫不怀疑,宸妃绝不会好心帮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