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冷皇的嗜心宠后

034 两更合并

冷皇的嗜心宠后 原茵 2168 2016-08-25 19:10:03

  梁樨醒来后就被挪回了耳房,一直是春雨在照顾她,所以最近都是冬雪和夏晴当值,哪怕她们心里头有微词,想起那天陛下为梁樨大发雷霆连德妃都差点丢了命,李德海也因为冬雪跟昭阳殿传信而狠狠责罚了她,哪怕心里头再不爽也只能忍着,只是看梁樨的眼神多少有些微妙。

谁知道她在陛下寝殿里和陛下都做了什么,还怀王妃呢,还贞烈贤孝呢,呵呵呵……

这日,梁樨刚喝了药,春雨在收拾碗筷,与她闲话家常,“姐姐,听说德妃娘娘的母亲今天进宫了,给太后请了安后就去昭阳殿看望德妃娘娘了,姐姐,你说刘夫人会不会跟太后告状,太后会不会怪罪……”

春雨瞅了眼面色平静的梁樨,收了声,自我安慰地笑了笑,“应该没事的,反正有陛下护着。”

她口里的太后,便是指姜明昊的生母,孝慈太后。

梁樨放下药碗,她倒不担心太后怪罪,反正都是她一力承当,她一点也不畏惧,就怕大将军觉得女儿受了委屈,联合诸位大臣要姜明昊严惩梁家,届时连母亲和大嫂都护不住。

她轻轻一叹,都怪她大意,当时只想着自己受些磋磨能让姜明昊泄愤,却怎么也想不到姜明昊会责罚德妃,却是惹怒了刘家。

若是向德妃赔礼道歉能让刘家消气,那也是幸事。

被梁樨认为应该很生气的刘夫人此刻在昭阳殿中,细声细语地劝她女儿。

“娘娘,你也别气了,养好自己的身体才是最要紧的。”刘夫人坐在床榻边上,语气轻柔地说话,“等你养好了身子,就去乾阳殿给梁姑娘道个歉。”

“你说什么?让我去给那个贱仁道歉?嘶……”德妃一听自己母亲竟不帮自己想办法报仇还让自己去道歉,气的柳眉倒竖,只是她这一表情太夸张,又牵扯了脸上的伤口,疼的她直吸气,恨恨道,“你还是我亲娘吗,还让我做这种事!还嫌我不够丢脸没?”

被女儿怨恼,刘夫人难受的紧,可一想到丈夫的话,也只得硬起心肠。

“娘知道你委屈,”刘夫人拭了拭泪,叹着气,“都怪娘,当年就不该由着你整天跟着你大哥胡闹,一点阴私手段没学不说,还这样直性子,一点弯弯绕绕也不懂。”

眼见德妃一听她提起这些就不耐烦,刘夫人立刻说,“你先别烦,先听我说完,别的你也不用管,你只管记着,以后别招惹梁樨就是了。”

德妃眼一瞪,“她把我害的那么惨,难道就这么算了?”

“女儿啊,不管你和她有什么过节,你都得记着,她那贞烈贤孝的封号是先帝亲封的,哪怕她父兄犯了谋逆大罪,可彼时她还是皇家媳妇,还在景陵为怀王守灵,她完全是清白的,何况她为父兄赎罪为了怀王名声自己请愿被皇室休弃,无论朝臣还是百姓心里,她名声都极好,你欺负了她,若非此事被你父亲按下,只怕那些大臣们早已上书要陛下废了你了。”

“她凭什么!”德妃气的差点跳起来,脸却疼的厉害这才让她安静下来,冷冷地嘲讽,“当谁不知道她和陛下都做了什么苟且之事呢!”

她说了这样的话,刘夫人却是一点多余的表情都没有,连惊讶都无,只淡淡地说,“那又如何?你有证据吗?就算传出谣言又如何?虽说当年陛下与她青梅竹马,京城人皆知,可后来她嫁给怀王,两人夫妻恩爱琴瑟和谐,虽只有新婚三月,却传出不少佳话,况那怀王风度翩翩温文尔雅,比那……”

她刘夫人隐去了对姜明昊的不敬,“不知好了多少,而且当年怀王去世,她悲恸之情所有人都看在眼里,你说她背叛怀王与……叔嫂乱轮,谁会信?女儿啊,当年她被评为京城贵女之首,可不仅仅因为她是丞相之女,更是因为先帝欣赏她当年虽是豆蔻年纪却沉稳聪慧,若真传出了她什么不妥的言行,那就是打先帝的脸!你以为皇家会容忍这种流言存在?届时头一个被严惩的就是散播谣言的人!”

德妃虽然仍然表情愤恨,到底将刘夫人的话听进去了,只是仍然不甘,“难道就真这么算了?”

“小不忍则乱大谋。”刘夫人握着她的手,用力地压着,“你若真想除掉她,又何须亲自动手?陛下虽然妃嫔不多,多的是在意陛下恩宠的人,总会有人沉不住气动手,你只需要在一旁看戏就够了。”

“你是说……宸妃?”德妃想了想,很快就猜到刘夫人说的人,但又立刻否定了自己,“可这不可能啊,宸妃那人,瞧着弱不禁风的,天真的跟小孩似的,她会去害人?就算她有这念头,她还能有那本事?”

刘夫人轻轻微笑,“你不喜我讲后宅之事,自是不知道,这世上最厉害的女人,就是看着柔弱无害的那一类,害人于无形,还能为自己赢得好名声。”

德妃惊讶的不得了,仍是无法相信。

刘夫人无奈,只好开口,“在你眼里,为娘是个什么样的人?”

德妃默默翻了个白眼,软弱无能,对丈夫言听计从,忽地,她一怔,“娘,你该不会是说宸妃和你是一类人吧?”

刘夫人柔柔轻笑,“你看,在你眼里,为娘也是个胆小柔弱的,可实际上呢,我与你爹恩爱多年,纵使你爹年轻时有几个妾室,现在留在府中的哪个不是唯唯诺诺唯我是从?”

德妃忍不住一惊,所以当年那些个娇艳如花恃宠而骄的姨娘们死的死犯错的犯错,都是她眼里懦弱无能的娘亲的手笔?

这,这怎么可能!她娘怎么会有这些本事!

“佩儿,这就是后宅,是女人间的战场,只可惜你不愿与我学,我又私心里不想你沾染这些肮脏事,结果反倒害了你。”刘夫人难过地说。

德妃沉默良久,下定了决心,开口,“娘,我现在跟你学还来得及吗?”

刘夫人很是惊讶,她可从没指望女儿能有这觉悟。

“我是认真的。”德妃严肃地说,“当初我嫁给陛下做侧妃,可不只是为了做个贵妃,也不只想做皇后,我也想和我的丈夫恩爱和睦,既然现在我这样他不喜欢,而喜欢宸妃那样的,我何不尝试?这样,不止能得夫君宠爱敬重,将来专宠我一人,也不是没可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