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冷皇的嗜心宠后

024 德妃的为难

冷皇的嗜心宠后 原茵 1196 2016-08-20 20:02:02

  德妃忽地一惊,难道自己离开后,竟是梁樨去侍寝了?

小叔子跟寡嫂?

德妃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气的将案桌上的东西一股脑儿全摔到了地上,吓得碧落扑通跪下,大气不敢出。

她就知道,她就知道梁樨进宫没安好心,她就知道陛下会经不住她的勾弓|!可她哪里想得到这才第一天啊,他们就勾搭在一起了,也不怕姜家列祖列宗找他们算账吗!

德妃咬牙切齿地暗恨,不要脸的狐狸精!贱仁!死贱仁!

她害她没脸,害她没宠,害她被陛下厌弃,她要是这么放过她,这后宫之中还有她的立足之地吗!

她一定要教训她!一定要!

德妃一通让宫人胆战心惊的发泄之后,让碧落去乾阳殿把梁樨“请”过来。

碧落大概知道德妃的想法,有些迟疑,“娘娘,她毕竟是在御前伺候的,会不会不太好啊?”

德妃一笑,阴冷地让人背脊发寒,“本宫昔日与梁樨姐妹一场,多年不见甚是想念,听闻她入了宫,邀她叙旧,有何不妥?”

她知道发落梁樨会叫陛下不悦,可那又如何,她是宫妃,所在意的不过恩宠与地位,反正恩宠这东西,她从来也没有,不惧失去,至于地位,呵,梁樨再是陛下的心头肉,他也不能无缘无故为了个罪婢就废了自己,何况她母家势大,梁樨却是罪臣之女,她怕什么?!

*

习惯了姜明昊的喜怒无常,见他虽怒却未发脾气,梁樨便宽心地撩开了此事,回了自己住的地方,见春雨在廊下绣荷包,也不打扰,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沉思。

她进宫是为让姜明昊发泄怒气好救父兄,虽则离行刑之日还有五个月,但多在牢狱之中待一日,对身体伤害极大,她总不能要等到行刑之前才求得赦免。

若要姜明昊宽恕,她总得多做点什么让他多多泄恨才是。

她在那里幽幽叹息,有那么点出神,等她再回神时,碧落正笑的一脸和气地跟她说话,“梁姑娘,德妃娘娘听说您要进宫,高兴的很,一直都念叨着你们姐妹可以再聚,这不,特地让我来请姑娘过去叙旧呢。”

梁樨微微纳闷,她和刘佩虽也认识多年,但因为兴趣不投,来往不多,交情泛泛,她说她很高兴,总让人觉得怪怪的,但她如今不过罪婢,德妃还这么给面子地邀请,她哪有道理拒绝,何况她虽与德妃不熟,却也不曾有过节,德妃应当没理由给她难堪。

随着碧落去了昭阳殿,一进去那大门就关上了,梁樨心头的那一丝古怪愈发强烈,只是人已经进来,又是在别人的地头,别人还是主子,她万没有大吼大叫逃出去的可能,也只能安慰自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

这样想着,随着碧落进了侧殿,就看到德妃懒洋洋靠坐着软榻吃桃,另有宫女碧水跪在跟前细细地为她涂丹蔻。

“奴婢见过德妃娘娘。”梁樨屈膝行礼,低垂着头,模样甚是恭顺,哪知德妃却像是没听到一般,仍优雅地吃着桃。

如此,梁樨倒是确定德妃确实有意为难了,虽然不明白为什么。

只是她虽被姜明昊罚跪好几次,却也实在受不了这样一动不动地半蹲着,那也太折磨人了。

想着,如她真惹恼了德妃,又被告到姜明昊跟前,也算多给他个机会整治自己,此时她便不想为难自己,即使德妃还未发话,自己却是站了起来,嗓音清淡,“不知娘娘唤奴婢过来所谓何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