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的萌萌小情人

隔阂

我的萌萌小情人 沐菲雨 1978 2016-08-18 10:54:15

  九月的阳光总是太过刺眼,焦灼的撒在每一片土地,苏乃尤整天缠着赵晓东和秦邈向他们打听寥夕是谁,两个人一开始都不肯松口直到被烦了两天才断断续续讲了个大概。

  原来寥夕是莫橙还在军校时带过的光北大学医学院的学生,寥晨的弟弟,为人谦逊温和单纯,两年前却突然出现在莫橙执行任务的现场中枪身亡,身上的子弹被证明出自莫橙的枪。

  不知道为何,从秦邈他们嘴里打听到这些苏乃尤总觉得胸口有什么往外涌。

  寥夕,教官很喜欢他吧,不然也不会一提到他的名字就会变的那么紧张,亲手杀了喜欢的人心很疼吧?

  苏乃尤有些恍惚,有那么一瞬间他希望那个死在莫橙枪下的是自己。

  寥晨从部队赶回来才听说之前的火灾,火灾前一天临时接到通知回去处理事情就没和莫橙打招呼,回来时看到寥正南和莫橙并肩站在一起本能的走上去插到中间将两人隔开,莫橙莫名其妙的瞪了他一眼往旁边站站,寥正南没有回头,若有所思的眯着眼望向训练场上正在做最后集训的学生。

  “橙子,医大毕业班缺个辅导员,我帮你送了报告你去吧”

  “好。”莫橙没有问缘由,本能的答应下来,静下心来不由的皱紧眉头。

  “等一下,为什么要让她去那里!”寥晨离莫橙最近,自然把她脸上一闪而过的苦涩收在眼中。

  寥正南回头,撇了一眼已经高出自己半个头的儿子,“我是你们的首长,难道还需要跟你解释为什么我要这么做么?”

  寥晨还想说什么,刚准备张嘴就看莫橙拽了拽自己的衣角示意自己不要说话,于是只能低头闭嘴。

  “小兔崽子,翅膀硬了是吧?”寥正南一掌拍在寥晨后背,寥晨没有防备,一个踉跄往前摔倒在地。

  寥正南笑了起来,“怎么连我这一下都吃不住,你是怎么走到今天的?没出息。”

  莫橙没有笑,走上前把寥晨扶起来,“没事吧?”

  “嗯。”寥晨弯弯眼睛回给她一个微笑。从地上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正对着寥正南不屑的面孔,“你是希望我用什么身份和您说话?”

  寥正南轻哼一声不回答。

  “以儿子的身份来说,你有多久没和我待在一起了,所以你自然不会关心我背后是否有伤,以下属的身份来说,您觉得我不成器,军衔低和我打不到交道,自然连我做了什么任务也不知道。”寥晨平静的说着,嘴唇启启合合,好像在说什么无关紧要的事情。

  一边的莫橙却是明白这个看似显赫的家庭到底存在着多大的问题,寥正南偏爱寥夕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他对寥晨漠不关心的态度连莫橙都看不过去。

  “于公于私,您都不该和我站这么近是不是?”

  寥正南哑然,背过身不再看他们两个。

  寥晨还想说什么却没再说转身走开。

  “老师,你明明一直都有从我这里问他的消息,为什么不解释?还有,你知道他的伤……”

  “那孩子的脾气你不清楚,他认准的事情哪能因为几句话就改变?”寥正南红了眼眶,布满皱纹的脸上带着一片忧伤。“我打他是想看看他伤的到底有多重,没想到都站不住了。”

  莫橙静静地看着他,那是在部队摸爬滚打几十年即将晋升为中将的男人,年轻时也曾轻狂热血,历练几十年慢慢磨平了身上的棱角变得心思颇深,军官的职位他的情绪控制的游刃有余却在家庭这个名词面前措手不及。

  “明天就结束军训了,你把这里的工作结束以后星期天来家里吧。”

  莫橙点点头,抬起手放在自己的额前挡着刺眼的阳光,“我把寥晨也带回去吧。”

  寥正南叹了口气,“小晨不会回来的”

  “你们的心结需要解开了,小夕会去任务现场我觉得并不是寥晨透露的消息。老师,您只知道寥晨嫉妒小夕却不知道寥晨对小夕的疼爱并不亚于您和师母。小夕之前生病住院需要输血,寥晨二话没说就跑到输血室但是他们血型不合不能输,就为了这个寥晨差点把人家医院给烧了。

  师母也和我说过,寥晨上初中的时候小夕发烧,大半夜的他连外套都没穿就背着小夕往医院跑,小夕没事结果寥晨自己发烧躺在床上没去学校,那次您是不是怪他不去学校对他一顿鞭子狠抽来着。小夕上大学,寥晨怕其他教官太严厉会累着他,就隔三差五的到我这里耍流氓,逼我跟老首长打报告接下医大的训练任务,结果老首长不同意,说我们如果去医大就属于越界了。

  他一个大男人,为了求老首长真是一哭二闹三上吊都用尽了,天天到老首长办公室耗着,最后还是我爸出面才让老首长点头的。”莫橙一口气说完才发现寥正南的眼眶里有类似眼泪的东西在打转。

  “老师,您知道您最大的问题是什么么?您把寥晨看的太复杂了,您说小夕太单纯脆弱明里暗里都护着他,又把寥晨想的太坚强,给他的爱和关心总是隐秘的,他那么粗的神经是感受不到的,就拿刚才的事情来说,我知道您是想刺探他的伤势可是他呢?他只会觉得你是在往他的伤口上撒盐啊。”莫橙停下来点了一只烟,尔后看着指尖的烟慢慢升腾。

  “有些事必须得说出来才不会有遗憾,这个星期我会把他带回去的,剩下的就交给您了。我还得准备明天的检阅就不陪您了。”丢掉剩下的半截烟,莫橙头也不回的走开留寥正南一个人若有所思的在原地。

  第二天的检阅仪式莫橙故意让寥正南和寥晨坐在一起,检阅的结果很好,比莫橙预期的要满意,眼神不自觉的扫向苏乃尤的队伍,不出所料那个孩子正扬着头朝自己微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