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百炼成吾

第2卷 第19章 道之不同

百炼成吾 沐湖清澄 2951 2016-09-16 16:40:34

  身有银龙令,石一出入无碍。整个大隐城,所发放银龙令不过十余枚。守门的仙修,对石一也多了认识。就算不识,名号也是知的。身为仙修,谁都有可魔修对垒的一天,想不受魔气魔种之苦,银龙令持有者、大隐城客卿、护理队首座石一前辈,便是仙修的一大倚仗。

这段时间,听闻护理队又新入了一位蒙着白纱、黑发赤足、有“白衣女仙”之称的前辈女修,也是十分精擅净化驱除,白衣女仙和石客卿惺惺相惜,都一起出城几次了。

看着石一又在晨起时分出城,守城仙修自然没有在意,只在惊讶怎么白衣女修没有同来。要是来了,仅其诱人另类的外形,也可一饱眼福。

守城领队修者,是有过一面之交的赵姓元婴初期修士。

“石客卿,又出城赏景?”赵姓领队客气地问道。

“可不是,护理量大啊,偶尔出来放松放松。劳逸结合,才能保持效率。”石一面生感慨,抱拳回道。

“仙魔争斗加剧,特殊时期,还望客卿小心为上。”

“省得的,赵道友费心了。我也就在安全区域走走。”

“那就好。”验了银龙令,记录在案,在交还令牌时,赵姓领队还是忍不住问了。“石客卿,怎么这回不见孟道友同行?”

“怎么不见,赵道友好像是视而不见吧!”清冷的声音响起,一道白衣黑发赤足的身影显现在出口之处。

石一惊讶,一听声音,未见其形,就知道是谁到了。

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

谜一样的女修,能发现自己离开,及时出现,也不是异事。

“孟道友,好快的度。赵某眼拙,还望勿怪。”事出突然,对方没有飞行,而是使用了一种快速移动的法诀,赵姓领队略有尴尬,但仍客气解释。

“不怪领队你,是我错过了约定时间。差点没赶上。”清冷的声音又起,却似乎在对石一说话。

事已至此,石一只能“随缘”。说过了有缘再会。那便随缘。

“没事,时间上还来得及。”石一将话接过,“那就出发吧!”

说话,唤出小金,率先升空而去。

转眼已到五百里以外。石一停在云层之上。几乎同时,孟绕也停住了身形。

看着茫茫云海,一轮贯日破开身前的云霁。石一决定打破沉默。

肃然道:“我这趟是离开大隐城,去往升龙大陆中心。非观景赏异,孟道友确定与我一道?”

“为什么不呢?”清冷的声音,似乎另有一丝情绪。

没有转过身形,依旧向着远方,石一徐徐道:“那给我一个理由如何?”

孟绕也如同石一一样。凝神望着前方。

数息之后。

“石道友,身为元婴修士,你我各有秘密,但修真问道,飞升上界之心,俱为一样。自从得遇道友,我的望气之法,不知为何效用大增。”清冷的声音说的,是从没有过的一气呵成。“还需小女子说其它理由吗?”因有情绪,便显真挚。

不可否认,石一心中再次一动。是啊,修者修真,资质、气运、资源、心性缺一不可。若如其所说,孟绕的望气之法,在他身边有大用,合则两利,为何不一道呢?他的梦引或许更神奇,却是被动触发,不受自己掌控。有了自己,孟绕的望气之法,就能够发挥出可以掌控的奇妙指引。

这样的外力,不正是石一梦寐以求!

“好吧,我承认为你所动。那就走吧!”说完,小金已经再次挥动透明双翅,飞速而去。

石一、孟绕两人逐渐离开了标注的安全区域。有孟绕在,石一也不好施展苍茫诀。只是随意用了一个青岷宗的遮掩法门。用于躲避一些低阶修者还是够用。

于是,石一终于切身体会了所谓的仙魔对垒。一路上,每隔一两柱香的时间,就要遇到了一组仙修,或是几名鬼魔修者。自然也见到了仙魔对战的场面。石一的神色越发面沉如水。

惨烈、冷酷的争斗,让他心头泛起一种难以言明的情绪。

这其中最主要的是一种,怜惜、厌倦,还有疑惑。

修仙也好,修真也罢,求的是寻找最真的自我,看清最真实的世界,是寻道成仙。更是长生。既然要成仙要长生,便有恋生畏死的本能在内。为何仙者之间,还要做如此的杀戮?是道之不同,便要灭了不认同的道?

石一也明白低阶修者,在所谓的仙魔对决中,没有多少选择余地,要修练,要提升,离不开资源,而多数的资源都掌控在宗门之上。修者被宗门绑上各自的战车,为了自己接触和理解的道,或主动或被动地加入了这场杀戮和战争。

他之贪恋的生,为何会成为如此绝决的死?

好一个道之不同,好一个仙魔、正邪大义!

他怜惜那些被动加入此场战争中的低阶修者,白白浪费大好的年华和生命。他一直厌倦杀戮,便是因为自己贪生怕死,便是因为这就是他修真修仙的理由,是他的长生道。他疑惑,为何仅仅因为道之不同,就可以将修真者最初的理由,轻易地摒弃。

石一惑然。又隐隐知道。

不论凡民,还是修真者。似乎生来就是一个矛盾体。寻求长生,是修者最主要的理由。但不是唯一。很多时候,修者因为其他,会忽视生死之间的大恐怖。甚至在某种认知和情绪之下,人不再畏死,反而主动求死,生命之中似乎也潜藏着另一种毁灭的本能。

这种潜藏的本能,难道就是魔?

仙求人生,魔寻寂灭。

道不同,不相为谋?!

法器飞舞,法诀横飞。各类不同的元力相互碰撞,消弥或爆炸。没有谈而论道,两个阵营,见面就是对垒,分个胜负生死。

很显然,仙魔双方矛盾已经激化。参与的修者,情绪已经渐渐失控。打出了真火。

不过,石一还是看到了鬼魔的不同。鬼修主战,而魔修则多是寻找机会,施放魔气,或进行种魔。

。。。。。。

情形大致都是如此。若双方实力悬殊,一两名鬼魔,自然很快被仙妖斩杀。仙妖也有接到高层指示,有机会便想活捉对手,但鬼魔在最后关头,便会以修为自爆。仙妖修者似乎也知道对方会这样,在没有确定对方不会自爆之前,都显得很谨慎,不会冒险靠近。反之,鬼魔占有大优,仙妖修者也逃不掉折损的命运,被活捉会被鬼魔搜魂。搜魂的结果,超过一半的几率神识失常,直接成为魔修控制的傀儡。所以在没有退路下,即便仙妖更畏死,也会被迫自爆。

如此惨烈。要不是还有孟绕在身边,石一只想不见,想逃离这番是非之地。

明知自己逃离不了。他已经在这番局中。而且他还极有可能加速了这种进程,但还是想不见为净。

孟绕的情况,比石一要好。但也有情绪波动。清冷的面容,越发清冷了。

当然,不论认知如何,喜欢与否。做为一名仙修,石一还是出手了。在仙妖不敌时,隐在暗中顺便帮助和驰援。毕竟,鬼魔是在仙妖的领地上主动渗透,仙妖是防守的一方。另一个理由,他想继续在鬼魔身上,试试自己的涤尘心经,看能否找到一种平衡,只化其修为,不取性命。

这是他目前能想到的办法。

他决定不了什么。但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参与。有了一次的经验,对于金丹期鬼魔,据其境界修为,石一只用了极少的一缕涤尘元力。

这次的对象是一名金丹中期的鬼修。

涤尘元力落下,如一缕烈火,一瀑沸水,鬼修身上阴冷、枯寂的死亡之力,以可见的速度迅速消融。鬼修僵立在地,白惨惨的面容,开始扭曲,口中哀嚎,然而神情却似喜似悲,似痛苦又兴奋,似清醒又若迷茫。那是生与死两种力量在他的身上交锋。

涤尘元力份量不多,所以这次石一便有了较为仔细的观察。

鬼修也是辰龙星辰上的修者,有此片天地的伟力在体内,有龙之血脉。虽薄虽少却有。修练死亡鬼道,压制了身体的本能,但还不能完全抹除。毕竟死亡之力,是外来和附加之物。用涤尘元力洗去死亡之力,身体压制的本能,就开始复苏并反击。渐渐,石一感到涤尘元力如同一种召唤和唤醒。

石一看到了希望。但随后的情况,却令石一无语。

身体死气消除,但鬼修的神识,在涤尘元力之下 ,却是另一种结果。

这是鬼修不能接受的一种净化。如果石一理解的道之不同,鬼修坚持和禀承的道,岂是可以净化和消除的。若是强行,其结果便如同这名鬼修。死气是消除了,但修为尽废,确实没有身死,却成了一名凡人白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