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百炼成吾

第1卷 第40章 入魔

百炼成吾 沐湖清澄 3900 2016-09-02 10:48:34

  离开坊市,石一和姜怡静待入夜。两个时辰后,两人隐起身形,偷偷潜回坊市。

再一次回到了灵晶交易区,石一施展法诀,用心感应自己的灵引之术。四道灵引,有三道已经超出了感应范围。有一道,指向了坊间的聚灵客栈。

“姜怡师妹,你这办法不错,还有一人没有回宗门。”说着朝客栈一指。

“有用就好。接下来的事交给我,师兄你就发挥你的长项。”

“没问题。”

石一右手掐诀一指,运转青鳞破障诀,反身施放到两人身上。

修真世界符阵流行,凡是同修者有关的地方,都会有符阵布置。所以从老龙那得知的众多信息中,石一找寻到了几种实用性强的法诀,这其中最主要就有眼前施展的三种。青灵引、青鳞破障诀、苍茫诀。青灵引可做灵识标记,青鳞破障诀用于破除法阵,苍茫诀用于隐去行藏。这类实用技能青岷宗也有,却不能与老龙提供的相比。比如青灵引,境界不比石一高一个大境界,不细察是感应不出来的。

以青鳞破障诀中的融字诀破除聚灵客栈法阵。按照灵引指导的方位,两人迅速到了聚灵客栈,第一三一号洞府。

……

一个时辰后,石一和姜怡离开了聚灵客栈。从一三一号洞府修者处得知另有六处洞府内的修仙者也知道吴大长老的事情,两人又分别找到六十七号、二十九号洞府修者,依法炮制。然后分别喂下瞌睡丹。

无漏山翠丹群峰,名列碧玉宗七峰之五。一道凄厉的嚎叫,令夜色凭添了几分凄冷阴森之意。此嚎叫有穿透神魂之效,结界和法阵仅能削弱,却不能免除。所以翠丹峰内门弟子,年前已经陆续搬离洞府,或去了附近灵气稍差的山峰,还有的干脆回到更远的外门静修去了。

“啊,啊!”

以融字诀,穿越碧玉宗护山结界,石一、姜怡两人依照了解到的山峰布局,向翠丹峰行进。一入翠丹峰主峰,几乎在同时,听到了碧玉宗弟子所说的“夜半嚎叫”。

果然,听得石一心生疙瘩。走火入魔,又不是没听说过,走成这样也真是奇葩了。

这人真是随手杀害姜怡父母的凶手?

姜怡的神色,入了无漏山地界后,一直很冰冷。

此时,也不免心中有些茫然。

一般情况下,资质不俗,心智不坚的修者,才有一定可能在晋升大境界时,遭遇心魔侵袭。低阶时偶遇心魔大劫,影响并非很大,主要是晋升不能全功,修为停滞不前。而高阶修者,遭遇心魔大劫则可怖得多,轻则神智错乱,修为半废,重则当场散功坐化。青岷宗历史上就有元婴老祖遭遇心魔,直接爆体而亡的记载。

没想到,传闻中的事情,就出现在眼前。而且出现在姜怡想要手刃的仇人身上。

“本宗吴大长老,年轻时嗜杀成性,造成杀孽过多,而且因其习练本门碧魂心法,常年压制心中杀意,以致积重难返。有违我碧玉宗心静如止水的心法宗旨,所以才有心魔之劫。如今人不人,鬼不鬼,越发疯颠。要不是首座念其为掌座血脉兄弟,一直以丹药和秘法治疗,吴大长老早就入魔而殁了。”

不管怎样,此人既是造成姜怡父母身死的元凶,便要去一了因果。不然姜怡的修仙路,便会受到影响。修行到高阶,说不定就是一道难解的心障。

“走,师妹。无须管他。任他疯任他傻,仍是那个元凶。”见姜怡一阵迟疑,石一开口,以坚定彼此的信念。

“好。”

姜怡默默回道。

一声声嚎叫,间隔不到一柱香的时间,走到此处,两人已经无须寻找和指引了。

进入声音源头的洞府,石一遇到了一些阻碍,花去不少时间。青鳞破障诀确实神奇无碍,缺点就是越高阶复杂的法阵,耗费的时间越长。此法走的不是强行破除之道,而是模拟和同化。最后和法阵不分彼此。

一进入,凄厉愤怒的哀嚎声,变得更加刺耳。

走到近前,两人看到是一个全身长满赤色毛发的野人。双眼红光大作。奇怪的是,对石一和姜怡两人的到来,野人没有丝毫的反应。其脚下,是一块长约丈许宽五尺的碧水精晶,仔细一看,所立之处方圆三尺颜色暗显乳白,光芒更盛。一缕缕绿色元气向上盈绕而去,可是却似乎没有起到应有效果。

嚎叫过后,赤毛野人似乎安静少许,全身红光暗淡下来。双眼更是红光消去不少,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茫然。

杀害父母的仇人就在眼前,又是这般模样,姜怡似乎受到影响,眼神泛红,脸上一片冷意,不由大声喝道:“天道恢恢,疏而不漏,吴艮,当日你随手灭杀我的父母,可想到自己也有今天!”

见野人没有反应,姜怡更是恨意上涌,也不管对方此时的状态,召出背上中品灵器级别的法剑,就朝野人身上刺去。

“吴艮,今日我姜怡就送你归天!以慰父亲姜林天母亲曲玲在天之灵!”

就在这时,石一止住了她。

石一听到了识海中老龙的叹息。

“天魔降世,以乱苍生……此心魔便是魔乱之证啊。吾当时不是见机得早,痛下决心,说不得也成了这般模样。以吾之能,如没人阻止,便是此界大祸。罢了,你且用涤尘心经,对其外放一试。”

此时老龙的情绪,充满了愤慨、怜惜和痛苦。老龙在石一识海之内,不加掩饰的释放情绪,石一自然清晰感受到。

一道涤尘之力,辅以震荡诀,投放到野人身上。

野人双眼茫然渐渐消失,十数息后,其双目渐为清明,发现了石一和姜怡两人。

见自己被千年玄铁所缚,吴艮奋力一挣,铁链响声大作,却是无济于事。“你两人是何人,为何将我捆缚在此?”

“哼哼,我两人是杀你之人,你双手亡魂无数,走火入魔,被你宗门捆缚于此,正好省了我等一番身脚。”石一见吴艮盯着自己,自然毫不示弱,接过话来。“你可记得二十五年前,括苍岩异物出世,为了曲曲一块三品星陨石,你随手灭杀在场所有近十位低阶修仙者?”

“如此小事,本长老何需记得,修为低下者,皆为蝼蚁。杀了便杀了。”吴艮闻言,哈哈数声狂笑。

“那你是承认此事?”石一沉声问道。

“承认又如何,我大兄乃是碧玉仙宗掌座,你两人敢杀我?”吴艮嗤笑起来。接着又是数声狂笑,狂笑过后,其全身毛发再次发红,双眼红光绽起,眼神杀意盎然,一声嚎叫,伴随着挣扎加剧,其力道也呈现倍增之势,铁链似乎不堪重负,发出令人牙酸的拉拽声。

听到吴艮承认,姜怡终于暴走了。“石一,你别拉我,我这就去了结他,为父母报仇。”

石一自然不会再行阻拦。沉声道,“只是如此,恩仇不够快意。待我将铁链断了,你再杀报仇,岂不快哉!”说完,又是一道涤尘心经过去,然后石一挥起飞霜剑,全力三剑,将千年玄铁斩成四截。

恢复少许清明的吴艮,喋喋一笑,就向靠近的姜怡扑去。

吴艮不过金丹后期的水平,加上晋升不圆满,元力修为也就中期水平。只是,此子擅长杀戮,身上杀意凛然,空手挥动铁链对敌,虽然没有章法,土系元力加持之下,铁链上似有万斤之力,速度也极快,一时竟然将姜怡的攻击压制住了。

姜怡同样状态狂暴,擅长的防守反击也不用,也没时间掐诀使用大招,法剑灌满元力,水元之力涌动,和吴艮近身拼斗。

还好这个度,还不如施法掐诀快。有些危险,还是被姜怡躲避开来。

知道了凶险,姜怡渐渐恢复了冷静。抽空跳开,给自己施展了两道防御。又冲杀了上去。

长年被缚,修为倒退,十数息,吴艮元力渐为不支,速度也慢了下来。此时神智虽然清醒,却依旧只是简单的冲杀,见砍杀不到姜怡,暴怒之下,脸色狰狞,也越发没有章法。

“噗”的一声,那是法剑入体的声音。接着姜怡一剑就向吴艮头颈挥去。

而吴艮此时,狰狞的脸上,瞬间转换了数种神情,那是狂怒、茫然、解脱。

“小心!”这时,在旁掠阵的石一脸色大变。他得到老龙的提醒,一道法力全速挥出,将姜怡拉过来,同时自己冲向姜怡,一把将姜怡抱住。转身,将姜怡护在身后。

说时迟,那是快。几乎在瞬息之间。一道金光乍现,接着一声巨响。吴艮竟然毫不犹豫自爆了金丹。

金丹自爆,这是金丹期修者的舍命招数。威能最大,就算是元婴修士也不敢轻易相试。

没想到此吴艮杀人无算,不仅对弱者狠,对自己也是一样凶狠。

石一在金光乍起的瞬间,只来得及给自己和姜怡加上一个最熟练的冰系护罩。

巨大的响声之后,是一道金色、血色交杂的巨大冲击波,冰系护罩几乎没起到作用,石一只觉后背一痛,眼前一黑。下一秒,他恢复视觉,只见洞府结界已经震开,随后洞府开始坍塌。

这下玩大了。怀中的姜怡已经失去意识 ,后背火辣辣的疼痛感,石一知道自己肯定受创不轻。心神一动,石一将小金召唤出来。

如此动静,不光是此峰法阵,主峰附近的碧玉宗修仙者都感应到了。

“小金,接下来的交给你,带我们全速离开此地。”

“老大,没问题,你看我的。”

小金答应一声,左右各三尺长的半透明翅膀瞬间弹出,载着石一和姜怡火速离去。

元婴境界的小金,遁速果然惊人,已然是金丹后期的三倍以上。这还是背上有两人的情况下。小金全速施为,附近的修仙者都感应到了巨大的元力和妖力混杂之力。隐身法门也就无用。

没多久,石一就感觉一道不亚于小金的威压,从后方升起。看来,碧玉宗的元婴强者被惊动了。只是不知是碧玉宗的掌座,也就是刚刚杀死的吴艮的血脉兄长,还是另一名久不出世的太上长老。

石一心中有些惴惴。但没多久,他就放心了。那名元婴修者的速度不及小金的一半。

就在小金全速飞遁的同时,石一丹田中气血团,自动分出十数缕血气,朝后背处奔涌过去。待石一反应过来,后背的疼痛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剧烈的麻痒之感。石一只觉背部破损的皮肤和肌肉,以看得见的速度生长起来,仅仅一柱香的时间,就已经完全恢复。

不到一个时辰,两人一灵兽就已经到了万里之外。背后的强者气息早就感应不到了。此时,石一又让小金收敛气息,将速度放缓,并施展出隐身诀。

潜行近万里,石一才让小金找了一个偏僻的山头落下。

此时姜怡已经悠悠醒来。姜怡身体受创并不重,主要是金丹自爆,巨大的冲击力让她心神受到了一些损伤。服下宁神丹,石一又以涤尘心经给她净化了一次心神。这才大致恢复。

和姜怡说了当时发生的情况,两人也各自有些后怕。吴艮此修,心魔入体,实在太疯狂了。

要不是有老龙提醒,石一都不敢想象结局会怎样。

要是姜怡有个三长两短,石一又如何自处?

所以此时此刻,石一真心是感谢老龙的。还有老龙的气血团,自己才这么快恢复。

“前辈,多谢提醒。”

“小辈客气了。你与吾安危一体。吾自然要尽所能护你周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