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百炼成吾

第1卷 第37章 回家

百炼成吾 沐湖清澄 3805 2016-08-31 18:18:02

  岳青陵前脚离去,裴老头马上跳了过来。

“小子,我这演技不赖吧?”

石一嘟嘴,“何止不赖,简直出神入话,无人出你左右,一听就是插科打浑之言。何况,掌座乃你师兄,哪有不知你的禀性。聊具与无,不,画蛇添足。”

“那”,老头喃喃,“反正目的达到不就行了。过程不重要嘛。”

“好了,老头师兄,早则一月,迟则三月,我是真要离开青岷,到时还要烦请你多照拂我的一众双修伴侣和血脉后人。”

“好啦,啰嗦。知道你小子就不会安心呆在青岷,修真世界历来出众人物,哪有不历经风雨,才能呼风唤雨的,你小子有秘密,有底蕴,有气运,风华正茂,当代表我青岷有所作为。掌门师兄那没问题的,有我在你更可放心。至于,你的那些什么姜怡师妹、纪思思师妹,小樱师妹,嗯,好多师妹,老头我一定会为你负责到底的.……”

石一一啐,“老头,你这油嘴,真让人不喜。”

“哈哈,就是要让小子你不喜,哼哼,别以为现在修为比我高了,翅膀硬了。师兄我还不一样让你吃瘪。”说完老头好不得意,进自己的小屋去了。

“哎,老头,不是现在要去青岷顶,去拜先师……”

“你要我去,我就去啊。”老头声音从小屋中袅袅传出,“我的答案是不去,反正有师兄在就行了,而且师父那老头,在天有灵,看到我这不思进取的弟子反也不喜,我就不去烦他老人家了。”

……

拜师的提议突然,且先师已逝去,过程就很简单,大致讲,就是走个形式。不过,过程虽简,石一对于拜师之举,却是难得的有几分真心诚意。对于青岷宗,石一是心存感怀之心的。没有青岷,也就没有钟爷爷,没有钟爷爷,哪有他的修仙路,哪有夙愿得尝,哪有……这一番际遇。所以,他神情肃然,恭恭敬敬对着先师的灵位和画像磕了三个响头。

石一知道,磕了这个头后,他和青岷的命运就更加紧密捆绑在了一起。

这一刻,石一的心却很是平静。或许,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有了一个青岷弟子的归属感。有了一个修仙者的责任和坚持,有了一个为人夫,为人父的觉悟。

大世即来,纷争即起,他有这一份气运和际遇,就当奋力前行,为师门,为那些不知何故,成了他双修伴侣的女子,为血脉后人撑起一片天空。

他的心不大,至少宗门、身边人,血脉后人这些他是一定要守护好的。

这或许就是修仙的意义。

而且,他突然想家了。不是青岷洞府的家,是溪边村,是石氏一族的祖地,是父母在的地方。

稍后某日,石一御剑伫立在百兽谷上方的云海之上。身边是小金,他是突然来了兴致,想和小金比试一下飞行速度和技巧。说是比试,更像是嘻戏。立在高空,俯瞰地面,近距离俯冲,腾挪盘旋,一种梦引有过的飞天感觉涌上心头。

石一这时意识到,自岷山风洞遭遇老龙,老龙借他识海藏身恢复,梦引就没有再出现过。

跌落风洞那回,他也有近三年未有梦引。

这次是无需梦引,还是因为老龙的原因?

梦引是他的最大的倚仗,也是他最大的秘密。识海又是他的主场,以石一事后翻阅宗内典藉,对残魂借体之术的了解,宿主对于借体之魂有巨大优势,除非两者差异过大。而石一查探过老龙的残魂,其魂魄之力并不强大。以他的了解,老龙应该发现不了。但老龙必竟曾经是近于仙者的存在,如若老头居心不良,也不能排除有什么奇功异法干扰梦引的可能。

可是,若真如此,老龙目的何在?若要夺舍,当初在洞窟中就应该早夺舍了,没必要留待现在。以他石一作幌子,暗中行事?自己已经答应老龙,去探查收集老龙的封印之躯。老龙的说辞是大势已至,他和自己有缘,要造就自己,也好让他恢复壮大起来。

这些是托词,真正的目的,是借自己之手,夺回他的龙躯?

石一本来是不怎么怀疑的,但岳青陵代师收徒后,有提到过三年前开启残损法阵收获遗宝之事,残损法阵之下,另有一封印大阵,其作用就是为了封印数千年的一头恶龙。三年前,算了算时间点,正是石一和小金在中心洞窟遭遇老龙之后。石一自然联想到自己之事。虽然师兄岳青陵也说如今恶龙已殁,但老龙自残自封,数千年后,万一剩下的不是老龙自己,而是恶灵呢?

所以石一不得不再谨慎从事。

不是老龙作怪,那就要来一个梦引以证明了。

只要梦引还在,以梦引的指引作用,有算老龙有所图谋,石一也能早做提防。

石一还是有那么固执的相信:任他恶灵厉害,也只能喝梦引的洗脚水。

十数日后,掌座岳青陵果如石一所言成就元婴。一个拳头大小白色元婴,从岳青陵丹田金丹中,如小鸡出壳,恍然而出。脸上五官未成,仅有一双淡金小眼。忽而蓦然睁开,然后鱼跃龙门,直上头顶百会,入识海中。

鲤鱼跳龙门,修者金丹化元,登天一跃。从此天高任鸟飞,海阔从鱼跃。有了元婴,修者不再拘泥肉身,不再被躯壳所缚,有了化神和问道的可能。

岳青陵粲然一笑,接着泪如泉涌。刚才那一刻,当金色双眼一睁开,他一瞬间隐约看到了仙界,感受到一丝无法形容的浩瀚道蕴。

良久,他才回过神来。

他成就元婴了。

石一和老头一直在旁守护。晋升元婴,动静之大,远不是金丹可以比拟。借助宗门护宗大阵,符阵堂的两名师兄,再加布数层掩藏法阵,还是无法藏尽其气象。

接下来的几天,石一按下心神,耐心地到符阵堂、炼器二堂,结合修练玉简,学习和熟悉符阵、炼器基础之法。既要离开青岷,这些修仙基础知识和技能,多少需要涉猎一二。甚至各种地图玉简,他都拓印了好几份。还有各类丹药,他也都取了一些。尤其是对于凡人有用的低阶凡药、可以食药两用的灵草,龙晶米等宗门作物,都捎上了不少。

差不多一个小房间大小的储物袋,他不好好利用,对不起掌门师兄送与他的情义。

修仙近十八载,石一准备回生他养他十二载的溪边村了。

没有再知会他人,告别洞府内的一众师妹,还有小石头们,石一向老头挥手,携姜怡离开了青岷宗。

离开青岷山,自有离情别绪。十八载青岷修仙生涯,再闷再独的人,也和这青岷山水,身边三五同门好友,有了不俗感情。惶论石一还是在青岷有偌大一个家室的人。

身旁有姜怡师妹在,石一没多久就收拾好心情。

两人各自抛出飞剑,御剑而起。石一突而想起岷山小村,第一次见到仙人御剑而至的情形,心中一动,放开喉咙呤哦起来。

“飞霜剑在手哎,天下任我游哦。”

“飞霜剑在手哎,天下任我游哦。”

下一句呢,石一却接不上来。刚刚就一句的灵感,令石一想转换一下心情,取悦下爱嘻嘻姜怡之心愿,变成云雾之上的回音。

“下一句呢?”姜怡笑着打趣。

“嘿嘿,就一句啊。师妹不觉得像天地回音,挺有趣的么?”

“是有趣,难得你这么有心。”姜怡笑了,“走吧,老大不小,子女都一大堆的人,就不要老夫聊发少年狂了。”

“嗯,走,看我家小怡怡急了,赶着去见公婆。”

“去!”

……

出青岷山,越岷江,石一携着姜怡飞下云头,施了一道隐身术,对着这处山头,那处城镇、驿站指点着。姜怡想听,石一也触及了回忆。于是就一路道来。

说的人有些夸张,比如怕银两丢失一路手捂着没想到还是掉了,比如一路饿肚子吃草根,夜宿山头,诸如此类如今被他说得眉飞色舞,姜怡自然听得津津有味,不时有嘻嘻声传出。

前往岷山路上的点点滴滴,如今回想起来,那都是一路趣事啊。

……

于是,清流县近了,溪边村近了。

石一本就飞得不快,此时速度更慢了。越近清流县,他竟越有近乡情怯的感觉。

这么多年了,父母他们都还好么?身体是否安康?是不是时常挂念着儿子。

是不是还一样拮据,常常半饱着饿着肚子?父亲放弃寻仙访异,日子过得可还习惯?邻家狗哥,现在是不是儿孙满堂了?

而钟爷爷又可否回来过?

越想石一越觉得,自己忽略了很多东西。自己在岷山,忽略了父母的感受。忘记他们在家乡小村,还在牵挂着担心着自己。父亲在自己身上寄托了全部的希望,而母亲只是想他能平字归来。

儿行千里母担忧,他石一是修者,而父母终只是平常的凡人。

青山脚下,溪水潺潺。远远看去,有一村落,却尽是残砖破瓦。仔细看来,有两三处楼院外形尚好,似乎还可以居住人家。稍远处,有两处相邻的小小茅舍,倚着原来残墙而建。只是茅舍不耐风雨,此舍又似多年未有修葺加固,舍顶杂草从生,檐边多有陷落的痕迹。

舍前不远处,一名白发稀疏的老者,身着古意的修士服,头上用桃枝扎了一个道髻,倚着一道三尺危墙,目光浑浊地朝远方作眺望状。

老者一动不动,如若一尊雕像。

良久,茅舍之内走出了一名老妇。双手捧着一个古旧发黄的瓷盘,盘中有两瓣干冷的地瓜。老妇同样周身洁净,只是神情萧索,面容削瘦。

老妇不发一言,将发黄的瓷盘,放在危墙之上,对着老者眺望的方向,同样木立良久,然后默默转身。

就在这时,远方天际,两抹流光,骤然出现,转瞬即至。

“仙人!”老头浑浊的双眼,突然双目圆睁。老头颤抖起身,就待拜倒。老妇闻言也是转过身来。

一道身形以更快的速度俯身,跪倒在地。

“爹,娘!我是一儿啊,孩儿不孝,回来晚了。”石一双眼涌满泪水,几欲失声。

“孩儿……”

纵有千万个理由,此时说来又有何用。

所幸父母仍在,不然……石一不敢想下去。

“你真是一儿?”老者抖颤着双手,摸着石一的脸庞,似乎不敢相信。

“爹,我真的是一儿,一儿修仙稍成,回来看您和娘来了。”看着年迈的双亲,石一暗自自责。

“你真是一儿。好好好!”老者睁大眼睛,终于确认了。

这时,老妇轻轻啜泣着,挪至石一身侧,一把抱住了石一。

“一儿,回来了,回来了就好,就好啊……”

“娘,我回来了。一儿平安回来了。”

这时,老者才想起什么,突然拽住石一的手。“一儿,你再说一次,你说你修仙有成?”

“是啊,爹,怎么?”

好,老者再次大笑三声,声音豪迈,对着身旁老妇道,“一儿他娘,快去将小花宰了,我要和一儿去祠堂祭拜石氏先祖,告慰历代祖宗在天之灵。我石氏终于有子成为修仙者了,终于有子成为修仙者了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