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百炼成吾

第1卷 第29章 代价

百炼成吾 沐湖清澄 4252 2016-08-27 23:46:02

  一众内门弟子第一时间知道,一名凝气九层,名不见经传的外门弟子,好像名叫石一,被上层直接擢升为内弟精英弟子的消息。尤其是姜怡、罗林等新进内门弟子,他们可是知道石一大致情况的,这时不免大为吃惊,更多的是不解。

不过,他们又在第一时间,被宗门告知,不得对此事有异议。

这类事情几乎前所未有。各种猜测也不可避免地悄然传开。

“掌座的私生子?”

最惊奇的莫过此猜测。姜怡是铁定不信的。不过,她倒是对“石一师兄”更加感兴趣了。

而且,在这当口,西院大长老姜秋水,也就是他的太爷爷,悄然通过内门的表哥玉简传话与她,大意是要她多与石一联络走动,若她不反对,过两年,不妨考虑与其双修。

对双修,年方十八的姜怡并没有多大概念。修仙者在这方面明显要晚于凡人。加之她一心提升修为,好为父母报仇。在这方面所知了了。但多少还是略懂。

不过,在这方面粗线条的姜怡,自动将其过滤掉了。

另一个原因是,她对所谓的太爷爷不感冒,甚至还有丝丝愤恨。是爷爷一手带大的她。他又凭什么安排她。

她关心的是,吃货少年,或者说“石一师兄”怎么会又有惊人之举。掉落风洞,接着和裴老怪搞在一块,现在又突然被擢升内门精英弟子,吃货少年真是不走寻常路啊。

听到各种传言,姜怡也快变成好奇宝宝了。她在内门等了数日,却不见石一这个“内门精英”出现,想出去找“石一师兄”,内门管事大长老很不合时宜的出现,着令他们五名提前晋升内门的凝气弟子,闭关修炼,不突破筑基不准出关。

如此,姜怡也只有安下心来,闭关冲击筑基。

有了宗门支持,石一的进度那是前所未有的快。

每日,有入品气灵丹辅助元力增长,有蕴神丹壮大神识。练丹之事自然是暂停下来。学习其它心法口诀,按老头的说法,也不需要。他现在要做的,说法是全力提升修为。

既如此,风洞内的蓝果,也只有暂时搁置。

依旧是计划没有变化快。

仅仅月许,石一就到了凝气十层。

三个月后,石一筑基成功!和罗林差不多同时晋升。比姜怡提前两个月。

这样的速度,石一自己都觉得有不真实感。

这也让他,再一次感受到外物的强大助推作用。

收了宗门好处,石一本来以为,自己筑基成功了,要开始为宗门服务了。没想到还是没有服务安排下来。老头说,还没到时候。小子你还早,还要继续努力。

姜怡晋升筑基,待稳定好境界,翌日就出了内门,前往晓岩谷百兽堂。

看到是姜怡,老头看了正在修练的石一一眼,打开了结界禁制。

看到是爱嘻嘻的姜怡,石一也颇为意外。有些激动。

接下来,在石一枯燥的提升修练日子里,唯有姜怡偶尔前来。在老头和灵兽们之外,有个好友可以聊天叙旧。放松调剂身心。也算是枯燥日子中的一抹绿色。

修仙无岁月。转眼就近两年。

石一二十岁。

此时的他已经是筑基四层的修为。不知不觉,他已经是宗内同龄第一人。除他之处,最资质最好的罗林,也仅在筑基第二层。至于姜怡,还在筑基一层后期打转。修仙越到后期进度越慢。或者说青岷宗内的天地元气和资源,已经不怎么够了。没有外物,资源不够,修练就需要日积月累。

坚持不懈,慢慢熬成。

石一虽是同龄第一人,但宗门有意对此消息,进行了封锁。原来的外门弟子都不知道,在他们看来,不知何故,石一已经淡出了视线,消失不见。甚至内门弟子,内门长老等,都少有石一的消息。

真正知道并关心他进度的,仅是宗门的绝对高层。至少是外门各殿主、大长老之上的人物。

也就在不久之前。魔修墨阿罗出现在青岷宗附近。他是专程为石一而来。在佑龙帝都因为石一,他白白损失了一道魔影附身,此事怎么不让墨阿罗记挂和不甘。觊觎凝气十层仙修进阶时的心魔,墨阿罗花了长达三年的时间,才等到两名凝气十层圆满的仙修晋升筑基,在两人冲击筑基过程中,他化身心魔,令两人功败垂成。通过截取两名修者晋升时的力量,墨阿罗修为提升不少。再想等余下的三人,他却等不及了。

他本能的觉得,石一的修练速度会快于这几人,等到此间事了,他的记挂也就白费了。要再等到那名石一的仙修晋升金丹,那恐怕是极遥远的事了。

不论魔仙、仙修、妖修等,能修成金丹的又有几人。

在佑龙帝国这样的小地方,情况更加。他墨阿罗纵有大心愿大志向,但对于成就金丹。现在都不敢奢望。

到了青岷附近,他悄悄找到了两名凝气仙修,故技重施,通过魔影附身术,共享了一名仙修的视野。然而情况却让他失望。之后,他又在青岷边缘找了数人,有凝气境,也有筑基初境。情况依然。石一此修,似乎在青岷宗少有人提起。而近两年,更是似消失无踪。

如此半年,墨阿罗只得放弃。墨阿罗更不甘了。一为石一的消失。二为身在青岷小宗附近,凝气十层修者众多,他却不敢种下心魔,去收获修为。小宗再小,也有金丹高手坐镇。非散修和远在帝都驻点仙修可比。

他行事无碍,却也不会自寻死路。

而云南子此修,本来是不急的,石一此子虽然机缘巧合,前期提升快速,但下品修仙资质摆在那,二十岁之内筑基,在他想来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有大把的时间,待将来慢慢炮制于他。然而在帝都执事期间,他突然听到了石一被擢升为内门精英弟子的消息。云南子不懂了,难道这个世界变了吗,或者青岷宗,在自己离开外出执行事务期间,已经被鬼魔入侵,或者被其它大宗侵吞了?不然,怎么会出现如此荒诞的事情。

再而后,石一的消息竟然消失了。

修为的增长让人自得和痴迷。但过于长久,便静极生动。

好久没出去走走,石一便常有这类念头,只是老头每次都有跟着,并施了障眼法和风隐术。美其名曰,小子你现在是全宗重点保护灵兽,在没达到筑基后期以前,必须要注意行止。不然会引起诸多羡慕嫉妒恨,还有不满。

“监视就监视呗,不放心就不放心啊,搞得这么复杂。还……,累不累啊,老头!这可不是你的风格。”

“唉,小子,理解就好。没办法,以前你只是一个底层弟子,现在小子你是本宗的希望和倚仗。我也是奉掌座师兄之命行事。得之桑榆,失之东隅嘛。”

近五年时光,和老头凑在一起,石一对老头还是有了不俗的感情。有了隔阂,也并不影响两人的相处。

这日,姜怡又来到了百兽堂。

石一只觉一阵微风荡了过来。二十岁的姜怡,已完全是个身形婀娜有致美丽女子。眉眼俏丽,与以前相比,少了一份娇憨,却依旧不改那份清新灵动。身着内门弟子白袍法衣,全身纤尘不染,传入鼻底的,便有一种淡淡的处子清香。

“石一师兄,我来了哦。又是三月不见。”

两人自小相熟,对石一来说,姜怡更是唯一的好友。现在长大了,语言上稍有收敛。不再“爱嘻嘻的姜怡”、“姜怡的潭”之类的叫,姜怡也很少少年、吃货少年、乌龟少年的叫唤他。改称了师兄师妹。但偶尔还是有没改过来的时候。

有时候唤起来,想起旧时情形,便都是宛然一笑。

其实,还是那些称喟亲切。

姜怡话中也少有呗、啦、喔,唯有哦这个尾音,习惯已深,习惯成自然,却也是不必改尽。

“是啊,姜怡师妹,又是数月不见了。你再不来,师兄可是要去找你了。”

“找我干嘛?裴老头又不让你乱走。”姜怡笑道。瞅向在远处打盹的某人。

“师妹现在找我干嘛,我就找师妹干嘛。”石一说着说着,也笑了起来。

和老头呆久了,石一嘴上的滑溜更甚。想在姜怡面前正经一下,但两人相熟,一相熟就会不自觉原形毕露。

百兽堂内有一小湖泊。是灵兽们除了自已的窝,最爱的地方。

此处也是风景最好之处。

两人同样和水有缘,姜怡的潭就是例证。所以每次也就爱走到小湖处交谈。

聊天主要还是姜怡说,石一听。老头也不管事。宗内的各种情况也不甚明了。每回姜怡来了,就挑这些说给石一听。比如罗林的进度,哪位擅长炼丹的师兄炼成了一炉气灵丹,哪 位同们在做任务中受到损伤。诸如此类。甚至一些无关修炼的小道消息,如哪两位师兄师姐双修了,寄希望于下一代,石一也爱听。

以前他也低调,独处居多,但总还是偶有走动,现在基本上属于“闭关”状态。

听着这些消息,石一才觉自己在青岷宗的日子更加完整。

此次姜怡又说起两例双修的消息。

石一却听得有些走神。看着姜怡俏丽的容颜,石一没来由的浮出一个念头。自己是不是也该双修了?要是姜怡不反对,就找姜怡好了。记得宗门同届的女修也不少,资质比自己好、长得又漂亮可爱的还是很多的。

石一想到了父亲的嘱托。以延续修仙血脉为首要,那就是要双修生子,繁衍后代。

现在自己修练渐见枯燥,不如双修调剂调剂?!

宗门好像有高层,也有几名双修伴侣的,既然要延续修仙血脉,当然最早越好,多多益善,自己是不是也可试试?

想到这,石一心思浮动。浮想联翩。

“石一师兄!”

“石一,你怎么了?”

看到石一发呆走神的模样,姜怡出声提醒,这时才发现石一竟然双眼痴痴的看向自己。

姜怡莫名的有些心慌。

或许,在这个时候,她也突然想起了早已忘记的太爷爷的安排。

脸颊于是悄然红了。

其实,这两载来,石一和姜怡之间,似乎超出了普通师兄师妹的关系,也超出了一般同道好友的关系。只是两人一时没意识到而已。又或是意识到了,但已经相熟,心中有了彼此。

习惯了这种状态。

“啊”,石一这才回过神来,“我没事。”

眼神凝聚,看到姜怡脸上的红晕,石一似乎明白了什么。

“想不到又有师兄师妹们这么快双修,心中有些感慨。”

“什么感慨哦?”姜怡心跳突然有些加快,问道。

“你知道的,我石氏一族数百年以修仙为已任,我有幸入了仙宗,父亲临行时有过交待。我是突然想到这句嘱咐了。”

石一这回是仔细地看着姜怡,稍顿才道:“你想不想、敢不敢听这句嘱咐呢?”

姜怡被石一看得有点不好意思。

“石一师兄,你变坏了哦,看什么看,我又脸上没长花。”姜怡站起,挺起胸脯,仰起小脸,面对石一。恍忽又恢复了往日率真。“都是看着长大的,看什么看,那就让你看看!”

此时的姜怡,浑然不知,自己此时的风情。石一还真是看得有些躁动了。

“石伯的嘱咐,我还怕听不成!”

……

于是,石一自然而然的说了出来。说出了父亲的嘱咐,说出了自己有双修的想法。

姜怡听着,脸儿这回是真红了。她哪还不明白石一的意思。

姜怡沉默了。

石一也多少知道姜怡沉默的理由。

沉默不是因为,不能接受对方。也不是没到双修的年岁。而是姜怡同样有执念,她修仙的动力,就是等着有一天,能够找到杀害父母的凶手,为父母报仇。十五年前,凶手就有筑基中期的修为,等到她能手刃仇人,她必须有金丹的修为。

而现在,她才筑基。修仙越到后期进度越慢。此时正是她增进修为的关键期,她怎么能够因为个人情感,而置家仇不顾。

仅仅双修也就罢了。青岷宗虽然不是专擅双修的门派,也没有专门双修的修仙之法。但基本的双修法门还是有的。按照双修法门,双修还能够对提升修为有助益。

只是如此,她也愿意。谈起双修,她恐怕也只会接受石一。

但听石一的说法,他不仅仅要双修,而是要繁衍后代,延续自己的修仙血脉。

这是姜怡沉默和不愿接受的原因。或许石一师兄还不知道,仙修娶妻生子,是不得已而为之。是断了自己仙路,将希望放在血脉后代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