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百炼成吾

第1卷 第25章 飞天

百炼成吾 沐湖清澄 4467 2016-08-26 23:46:03

  当小金的兽灵转化出第一抹灵识,小金用灵识说出第一句话,石一感到了小金的信任和欣喜。懵懂的兽灵,进化出清晰的灵识,这是战宠兽的另一个标志。而原本,御兽者和战宠兽之间,要建立心神交流,是要通过建立灵兽契约才能达到的。没有签订契约,也就无法进行准确的心神交流。石一对此并不知道。所以想当然认为,这是自然而然的事。

而石一找到的方法,是利用了自己的灵宠兽之间的信任和亲密。没有进阶战宠兽之前,灵兽灵智不高,但还是有自己的喜好和情绪。有记忆。只是相对懵懂,而不能表达。

他所做的,就是类似于小鸡对第一眼看到动物的依赖。小金产生的,正是类似于这样的一种依赖。石一称之为朋友的依赖。

大约两个时辰,小金完成了进阶。比记忆中野猪还大个的小金,闪耀着两颗金黄门牙,屁颠屁颠地窜到石一跟前。

“石一,我好了。”

“以后,就叫我石一老大。”

“嗯,石一老大。”

一人一兽聊得更顺畅。

“不错啊,小金,你的大门牙……”石一俯下身,摸着小金的大脑门:“果然不愧是噬金鼠啊……”

“嘿嘿,那是。”小金羞涩地回,可是那双枣大的鼠眼,灵活的转个不停。

“是黄金的不,值钱不?”

这下小金不知道怎么接了。只是鼠眼转得那叫一个贼快。

这两年,石一和老头打趣多了,性子也多少有些变化。尤其是对着一众灵兽。灵兽们虽然稍有懵懂,却也灵智不低。只是以前无法交流和表达。现在灵智大涨,又能交流了,心中对石一的记忆也就更加清晰,对石一此番行止也就十分熟悉。

“小金啊,你会飞不?”

石一突然转移话题。盯着小金的两侧肥腰看了又看。

“我是噬金鼠,又不是飞天鼠。”小金回答的有些迟疑。

“不可能啊……”石一喃喃自语,“明明能飞的,梦引是不会错的啊。”

“不过”,小金弱弱的回,“不过,我们每一次进阶都有可能觉醒一项天赋技能。我们和飞天鼠是近亲,我的血脉告诉我,也许飞天也不一定。”

“哦,那你快觉醒。我等着你。”石一催促。

“我会加油的,也许两三天,也许两三月。也许会觉醒,也许不觉醒……”小金也学坏了。这下轮到石一无语了。难道这就是小鸡的第一眼,连说话风格都有传染?还是小鸡太小,逻辑思维能力还没跟上?

和小金交流得差不多了。石一才想起,自己是不是也能以这种方式和其它进阶的战宠兽心神交流。石一兴奋地找其它进阶的战宠兽相试,试了个遍,石一却郁闷了。不知是否没在第一时间神识相接,还是其它战宠兽的智慧天份不够,除了小金,石一无法和它们进行心神交谈。

一天之后,又有两只灵宠兽进阶战宠。这时石一第一时间心神介入,再一次推行小鸡的第一眼方法,然而,依样没得效果。

心神沟通不了。难道还是要建立灵兽契约才行?石一这样总结。

这时候,石一才回过头来,自己竟然没有去为姜怡送上好友的鼓励。昨日正是姜怡等十五名选拔弟子,代表东院去参加东西两院大比出发之日。重要的是姜怡和另一名凝气九层颠峰李长锋已经成功进阶十层大圆满。实力大增,对即将开始的东西院大比,爱嘻嘻的姜怡值得期待啊。他原本记挂着,再怎么忙也要去的。可是自己竟然得意忘形。忘了。

默默祝福吧,石一心中高呼,“姜怡,加油!”

第三天,又有一只灵宠兽进阶战宠兽。石一刚忙完,小金跑过来告诉他,它的天赋技能觉醒了。

“什么技能?”石一那是一个急切。

“飞天啊,石一老大你不是前日提到过,我会不会飞天,老大你好厉害,这你都能猜得到。”小金滑溜的双眼,写满了敬佩。

“哦,我是有说过。”石一心道不是我厉害,是梦引厉害,神识却这样应道。

石一应得很开心。终于梦引中的机遇要实现了。

青岷山,青岷峰,青岷顶。青黑色的殿宇内。青岷宗门主岳青陵面色阴郁地对着身前的残损法阵,他取出法阵中嵌着的七枚色泽各异的上品属性石,再次调换一轮位置。接着,金丹中期的磅礴元力,分成七股,同时注入到七色上品属性石中。随着元力的注入,七枚属性石上,本身的光泽更盛。慢慢腾起一团茵蕴的光芒。金、木、水、火、土、风、雷七种属性力量,在法阵中开始流转起来。七星法阵,对应七种属性力量,互为生克依存。此阵也叫小五行七品阵,本宗老祖所创。大七星阵在光、暗属性石不完备的情况下,可以用风、雷属性石代替。光暗属性石,在如今修仙界已是难得一见,根本可遇而不可求,以青岷宗的底蕴和实力,做为一宗之主,他岳青陵也是花费一百三十余年,才收集好一套小七星上品属性石。

这数年来,他对外称闭关修练,实际上就是在一直鼓捣这个破损法阵。法阵稍有破损,集本宗符阵堂的力量,尽力修复五十余年已可勉强使用。只是在激活法阵时遇到了麻烦。七个镶嵌位,七种属性石的摆放组合,不下五千余种。这个有时间并不难,关键是上品属性石,只达到法阵的最低要求,每试验一次,至少要一日时间才能慢慢恢复其中灵力。而且这种恢复无法人为干预。所以计算下来,最坏的概率,要十五年才能最终开启。

属性石没收集全,他还可以忍耐,好不容易收集到了,又要在尝试上花上如此久的时间,就叫他好不郁闷。

做为青岷门宗主,岳青陵也是在一个极其偶然的机会,才发现宗门大殿后殿丈许厚的青石地板之下,竟然隐藏着一个法阵。看到法阵碑上的注解,他才知道这个法阵的重要性。可以说,这是青岷宗的终极绝秘。纵观宗史,青岷宗在数千前还是一个修仙大宗,执整个隐龙大陆修真魁首。之所以破落至此,成为大陆边陲一个不入流的小宗门,很大原由竟与眼前的法阵有关。

此阵之下,还有一个超级大阵。大阵六千年前封印了一条恶龙的头颅。为了加持封印,当时本宗几乎所有的上品灵器、极品灵器,甚至法宝,都成为了封印的一部分,为法阵提供灵力加持。更为重要的是,此法阵抽取了青岷山九成以上的天地灵气,此举直接导致当时名列整个大陆十大洞天福地的青岷山天地元气下降,后继修仙者,修练速度大减。从此沦为三流小宗。

发现这个秘密,怎么不让他欣喜至狂。

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他翻遍宗内典藉,才在一些前辈金丹、元婴修者笔记中,发现一些端倪。于是百十年来,他集中宗内资源,收集属性石,集中宗内阵法师,全力修复破解残损法阵。

一次一次碰壁,徒劳无功他认了。数十年下来,终于在法阵修复上取得了关键进展,修复有望。勉强修复,再数十年,收集好七种上品属性石。希望就在眼前了。想到宗门将要在他手中复兴,重新跃然而上,恢复往日荣光,他就兴奋到颤栗。

只是,他还要一次一次尝试,试验,碰运气,破解最终的摆放位置。才能啊。

至于破解法阵,那已经远远超出了目前青岷宗的能力。至少需要符阵宗师才行。青岷宗在符阵上的阵师水平,与之差了两个大档次。所以他岳青陵已经断了这个念想。法阵上的符文、材质很多他都是闻所未闻。连少许修复成功,都有很大的运气成份。

这一回又不成功。岳青陵只得转身,走到右侧蒲团上打坐。修复损耗的元力。明天,还有接下来的日子他会更加坚忍。就算气运不佳到极致,要全部试验完,他也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小金,你过来,让老大瞧瞧。你明明没有翅膀,怎么能飞天呢?”石一用心神大喊。

噬金鼠有点畏惧躲闪地挪了过来。那模样,石一差点没将肚中的龙晶米全部吐出来。

“你这样子可要不得,不是老大我说你,不就是摔落两次,至于么?!想当年,老大我从老高老高的高空跌落下来,当时老大我还不会御剑飞行,也没吓成你这个样子嘛。”

不说还好,说了小金更加胆怯了,“有点出息吧,小金!你可是飞天鼠哎。”石一鼓励。

“小金,你过来,哪有飞天鼠你这个样的,继续!不然老大我叫你好看!”石一手上控起一道水剑,恶狠狠地吼道。

第十次,第十五次,噬金鼠终于飞得较为平顺了,不再跌落了。

虽然对着小金吼,笑它胆心小。但说实话,石一知道,小金学得挺快的,至少比他石一要天份好。他学习御剑飞行那会,可是跌落不下数十次,还好高度很低,但也摔了不少的鼻青脸肿。

眼看差不多了。石一才走到小金面前,得意地跨坐上去。

“不错啊小金,有老大这名师,才有你这高徒。”小金终于不摔了,也得意的抖三抖。

“嘿嘿,那是。”

“走,载老大一起飞天去!还是有翅膀的飞得帅。”石一大棒加胡萝卜。

小金双眼一亮,两道隐形的风翅,突然探出,接着一振,如离弦之剑,窜了出去。

“啊,小金,你慢点,我还没坐好!”

石一身影一仰,差点没摔出去。一吓,口中便狂喊:“小金,慢点,慢,慢点。”这么 低,这么快,他就是立即唤出法剑,也来不及。

小金却没听到。只听到老大在哇哇乱叫,可是识海却没有听到声音。

“老大,你说什么,我不懂,我没听到啊。”

小金很无辜地回应,却在继续加速升空。

“老大好重,小金我要用上才行!老大,你看……”

小金念叨,还没说完,就觉背上一轻。

“咦,老大,你到哪去了?”

小金一个漂亮的大回旋,转过身来。却发现石一脸颊朝地,嘴上咬着两根青草,正哼哼地爬起。

“老大,你怎么会掉下去呢,你不是会飞行了好多年了么?”

小金急切地落到石一身边,满脸关切。

石一正想发飙,看到小金的模样,“算了,小金你也不是故意,是老大自己没经验。下次就好了。”

石一转身,拍了拍身上的草屑,继续跨坐上去。这回石一有经验了。身体移前,双手抓紧小金的双耳。上次大意了,这下看你还能让老大我啃草不!“哼,小样。”石一心道。神识却不是这么腹诽,义正词严:“小金,老大这回坐好了,咱们出发!”

小金这回也放慢了启动速度,在原地振动了两下,离地三尺后,这才向上飞去。

升到空中,出了结界,石一指挥小金飞往淬云峰,晓岩谷本就较为偏远,淬云峰更是远离东院主峰的方向。

那是梦引指出的方位。

摸了摸腰间的三个储物袋,石一确认自己没有遗漏什么。这才继续往前。

“小金,继续往前,老大我带你去开开眼界!”石一右手一挥,呈前进状,灰衣猎猎作响,跨下的小金,呈现淡金色泽,云雾明亮,相互映衬,姿势煞是好看。

在宗门有三年的经验,虽然去的地方不多,但岷山宗对弟子管理向来宽泛,所以石一对自己的此举,并没有多大在意。岷山宗战宠兽不多,多是内门弟子或筑基长老才能拥有,当然,也有可能是宗门高层的凝气后辈。对于一个凝气弟子,有点出格,却也谈不上多稀奇。

何况此时并不是出行的高峰期。一路上石一只遇到一名御剑飞行的同们,远远互相看了一眼。便错开了。

一盏茶后,石一来到了淬云峰外三十里处。下方是一个死风洞。也称死风口。

石一现在已经多少了解岷山三十六风洞的概况,六十年转换一次,偶尔也有突变,如上次自己跌落的那次。据资料所述,也只有死活风口转换期,金丹以下弟子才有可能侥幸进入。

非转换期,活风口深处有强悍的风行之力,非金丹修者不可抗,死风口禁空,更是要金丹期的体修才能攀墙而下。

降落到风洞口附近一处大树下。石一拉着小金,盘坐下来,静等天黑。

没多久,天色渐渐暗下,直到完全入夜,石一才站起,确认了一下四周,才对小金道:“小金,顺着此处,给老大挖出一条地洞来,老大带你去吃好吃的。”

“什么好吃的?可是我没闻到啊!”说到好吃的,小金精神一振,迅速从地上爬起,两颗露在外面的金牙不自觉的吞咽,双眼放光。可是鼻子一收一放,却是没有闻到灵金的香味。

石一依稀记得梦引中小金挖的地洞,中间经过的地方,有一处小型的乌银矿脉,自然确定的回道:“乌银矿,要不要。此处下方,就有喔。”

一听有,小金也不答了,金牙和前肢涌现淡金色的元力,直接朝石一指的地方打起洞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