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百炼成吾

第1卷 第24章 对战

百炼成吾 沐湖清澄 4924 2016-08-26 21:44:15

  对战试不同于初始峰登阶试和阴罗窟试练,现场除了有资格参加比试的三百余名凝气高阶外门弟子。还有近三千名观战者。这三千人里,有同届凝气五层以下的低阶弟子五百名,外门执事近两千余名。

按青岷宗规矩,每二十载遴选一次十二岁适龄弟子,适龄弟子有五年新人保护期,二十周岁之前筑基成为内门精英弟子。不能筑基的弟子,则转为外门执事。六十岁仍不能筑基,九成将遣回宗门外院,成为外院或附属农庄弟子,娶妻生子,为宗门生养有修仙血脉的新生代,同时为宗门提供灵食、灵草、灵兽等修仙资源。修仙凭的是资质,也就是修仙血脉。普通凡民里有极小的概率出现有修仙资质者,但修者之间,繁育的后代具有修仙资质的则会高的多,几达三成以上。且会出现资质提升。所以对资质不佳者。与其缓慢看不到前路的修仙,欲图筑基,不如好好生养,期盼后代中出现资质较高者,其筑基概率还要高的多。

还有一成的执事,如不愿娶妻生子,不愿成为宗门外院或附属农庄弟子,则可成为专职执事,百岁前突破筑基,则成为执事长老。如云南子。此时再娶妻生子,无须退返宗门外院,有机会直接在外院开创外门修仙家族。百岁不能筑基者,则赐筑基丹,得增百载寿命,但修为不能再进。为宗门服务百年,二百岁后才有机会娶妻生子。开创外门修仙家族。

内门弟子六十岁后,无法进阶金丹期者,同样成为内门执事长老。娶妻生子,其开创的家族称之为内门修仙家族。

当然除二十载一次的大遴选,内外门弟子后代中适龄弟子,也是依照前例的年岁时间点。比起集中遴选弟子,这些弟子缺少大环境、大集体和竞争氛围,资质不差,普遍进度却明显不如每二十年一届的遴选弟子。所以长时间总结下来,卡住二十年这个时间点,生养适龄后人,已经是宗门修仙家族的最佳选择。

所以,来现场观摩对战试的两千余名外门执事,有大半便是以往两届资质不佳,年岁不到六十的外门弟子,小部分则是外门家族的非遴选弟子。

有机会观摩对战,学习积累他人经验和技巧,一般修仙者都不会错过。

“修仙者,资质、心性、资源、气运,我看还是资质重要啊,这罗林有宗门百年不遇的极品资质,不到十八就已经凝气圆满,想想我等快四十了,还是卡在九层,连大圆满都不可入,人生真是无语啊!”

“得了吧你,师兄你至少已是九层顶峰,我才刚入九层,不管如何,我们还是一定要赶地六十之前筑基成功,不然做那凡人般生养后代,基本就得断了自己仙路。靠后代也许更靠谱,但那也不是你我的修仙路。求人求后代不如求已。资质太差也许只有生养那条路,但我等少有资质,还有希望,就一定不能放弃。不过,还是羡慕这些资质好的人啊!”

“心性也很重要,不见第一轮登阶试,第七名的林小凡,第十名的孔雷,宗门也会重点关注么?”

“我说最佳的依仗在于气运,不是听说登阶试第二的石一,资质极其差,仅是勉强修仙的水准,却跌入风洞,因祸得福,死里逃生,出来就是凝气七层,所以还是气运第一。”

“都有道理吧,资源也不差,宗内修仙家族子弟,虽然没有惊才绝艳如罗林之辈,却是整体水准不俗,说明就是资源等外力的作用啊。”

……

“你说这届除了罗林,你还看好谁?”

“女修里姜怡不错。”

“同感,同感,我也觉得是。”

“李长锋,高砚,石一好像也不差。”

……

石一的签号是十七号。凝气九层及以上弟子组三十一人,三十一号首轮轮空,其它相邻两号对战,石一的对手就是十八号。

很快对战试开始了。最中心两个对战台上,观战第子最多,此时已经登上了两组凝气九层第子。

石一也在关注着对战的情形。

对战的弟子,和石一想象的差距不大,也是防御为先。各自施法做好防御,再开始掐诀攻击。刚开始还比试得比较温和,实力差距大,只要破了对方防御,很快分出了胜负。多是主动认输。而实力和技巧接近的,又不很相熟的,便不同了。彼此都有机会,持久下来便打出点真火。轮到石一出场的时候,已经出现了两组负者受伤。不过,有丹草堂的筑基长老负责施救,并不很影响下轮出场。

石一上场,更是将防御做到了极致。一道冰墙,二层避水罩内,再加了一道冰罩。这让一般情况只有二道防御的同门,集体无语。姜怡也是一样,对着石一一道白眼加摇头,也不管石一这时间有没有看到。台上的对手荆齐,更是一幅遇到奇葩的模样。

荆齐修练的正是落岷诀,主土系。落岷诀可修土木水风四系元力,在小宗门中算是不错的基础法诀。荆齐施展出一道土墙,然后对自己放了一个风沙罩,就控了一道拳头大小的土笋,向石一电射而至。

石一手上的一道水箭,反应也快,不过不是去攻击对手土墙,或绕过去,攻击护罩,而是奔着土笋而去。

土笋强度不够,被水箭击中,大部分就化成流沙散掉,剩下的扑到石一的冰墙上,仅仅砸出一抹冰屑,就消散了。

荆齐见此,只得拿出自己拿手的石笋刺,再次掐诀施法。

这回情况好点,但石一只对着他的攻击而攻击,他的攻击力就会削弱不少,再来破冰墙,都很是勉强。数次之后,他只得放弃硬攻冰墙,浪费更多元力,绕过攻击避水罩,这下效果果然要好。却也只是破了外层避水罩。直到石一有意识不再去用攻击纠缠他的石笋刺,才又多破了一层。面对里层冰罩,荆齐实在没办法了。

差不多半个时辰,荆齐元力损耗得差不多了,拿出一颗气灵丹,抛入口中。见石一也摸出一颗气灵丹,荆齐双眼一翻,面色僵硬。只得跺脚认输下场。这石一他是稍有了解,知道在百兽谷做任务,不缺丹药,没吃丹药,打不破他的乌龟壳,用起丹药,只会更加拼不过。

轮到姜怡出场,爱嘻嘻的少女的行止让石一一亮。姜怡的出场和他差不多,一样顶了四层防御。这是要引导整个对战朝乌龟防御流发展的苗头啊。不过,姜怡在做好防御的同时,主动攻击,整个就是一个典型的防守反击战法。不到一柱香,就破了对手的防,而对手离她的第三层防御都还没破。所以赢得很干脆,让不少观战的男执事男弟子,忍不住鼓掌叫好。石一更是嗷嗷直叫了两声。

第二轮石一遇到的对手,实力比起首轮的,要强大不少。已经是凝气九层颠峰的修为。

石一试了一下攻击对方的防御,感觉对方不弱,便全力练习防守。最后一个时辰过去,下方观战弟子表示强烈不满,倒嘘声四起,石一这才在元力将尽时,主动认输。

第三轮第四轮战法都差不多,只不过,石一收获的嘘声更多了。以至他自己都不要意思了。只得下场时做解释,自己攻击不行,只擅长防守。没办法,让观众朋友们理解见谅。这才让大家敌对情绪稍微减缓。

四战下来,石一两胜两负,中游成绩。姜怡则成为五名四战全胜者之一。其攻防一体的战法,在对战试中大放异彩。人气最高,引得不少男修对其很是喜欢和推崇。

最后,石一很遗憾地没能进入淘汰战。

不过,四战下来,石一收获还是很多的,他的防御更加稳健持久。尤其是面对攻击的心态,那是比起初时,沉稳了很多。不说刀剑临身面色不变,至少也有点临危不惧的模样了。

之所以比试表现比较消极,有石一心性的因素,更重要的是,他的梦引,再一次降临了。

石一没急着去实施梦引,他还要等上一天。看明天姜怡的对战试成绩。

做为好友,怎么也得给上最坚定的支持。

选拔试第四天,也是最后一天。是三档弟子十强之战。

按规程正式对战只剩一轮,但也是十强之战,现场的观战弟子更加密集活跃。

挤在人群中的石一,也算少有名气,不过大家看过来的眼光有点怪啊。

“姜怡姜怡,加油加油!”看到姜怡上场,石一高声大呼。

“姜怡大师姐,加油,我们看好你!”这是姜怡这几天收获的人气。低阶弟子,包括一些老弟子,也加入了其中。修仙不问年岁,实力为先。所以这声大师姐也不算错。

姜怡微笑示意,转身走入场中。

淘汰战的弟子,自然没有明显的弱者。所以姜怡更加实施她的攻防一体术。不过她的决战对手,虽不是罗林、李长锋、高砚三者之一,却也不差。战法也类似,同样是攻防一体。姜怡最后是元力稍微高出一线,丹药不差,差不多半个时辰,才小胜对方。

姜怡的比试结束。罗林还是一支独秀,明显高出一筹的实力,让所有凝气九层都极为无语。不是不争,是不能争之。争不过,有什么办法。

其它三组,也与姜怡一样战得胶着。好不容易才分出胜负。

最终,姜怡五战全胜,加上前两试成绩,总成绩在凝气九层及以上组,排名第三。取得代表东院参加东西两院大比资格。罗林、李长锋、高砚,加上另一名凝气九层颠峰弟子明代,此人为宗内家族弟子,瓜分了最终五强名单。石一很不幸的总成绩排在第六。与东西两院大比机会失之交臂。

对石一来说,这样就好。爱嘻嘻的姜怡得尝所愿,他更是替她开心。选拔战没有物质奖励,精神上的嘉勉是免不了的。姜怡自然也暂时分不开身。恭贺之后,石一离开了事务殿,向百兽谷赶去。

他要努力了。因为梦引中,他要去的地方,有噬金鼠小金在。而且是进阶战宠兽的小金。接下来的日子,石一一改以往留三分的习惯,全力施为,为灵宠兽们净化、清理。对老头他仍是有点不完全放心,但也顾忌不上了。

一个月,两个月。转眼又是半年。

石一的修为略有长进。气灵丹再一次遇到抗药性。效果不甚了了。更有效的丹药,老头就算有,也不多。其名为入品气灵丹。是气灵丹的增强版,据说十炉才出一炉。而再高阶的丹药,反而容易有。石一却用不上,那些筑基境界才能吞服。少了外力,石一进度自然不佳,好在每日全力为灵宠兽们服务,达到类似极限修练法的效果,身体里的潜能,或说是潜藏的药力,再次被激发了出来。石一本以为有了涤尘心经外放,对自己施为,他的体内残余的药性再次被吸收,不存在有药性残留,哪知还是错了。回过头来,石一一想也是,既然没有药力残留,哪来的抗药性。是他自己没想明白。涤尘心经也只是将药力残留多回收一部分。

半月前,老头有事外出,所以这半月,石一独自负责照料兽宠们。也就没有回修练屋。

这一晚,月光白亮,做完每日的修练,月光下的石一,突然想念父母亲了。踏出修仙路,一晃六年,父母您们可还安好。有没有还经常饿肚子呢。儿子石一我已经成年了。已经是凝气九层的修仙者了。是真正的修仙弟子了啊。想到这,石一眼角有点湿润了。而就在这时,银月苍狼小月腹部位置绽出一点刺目的白光。比月光更加白亮眩目。数息后,白亮继续放大开来。有过灵兽进阶灵宠兽的经历,石一第一时间反应,是银月苍狼进阶战宠兽了。虽然石一很是意外。在老头和他的预料中,灵宠兽们至少还要半年的时间。不然,老头不会因事离开。这批灵宠兽可是老头的心血宝贝。

意外之后,尽是欣喜。石一立刻施展出涤尘心经,心经有安抚和催化作用,能让灵兽平稳进阶。

接下来的夜里,灵猴金子、大山雀小雀雀等六只灵宠相继进阶战宠。

第二日清晨,资质最好进阶灵宠最晚的噬金鼠小金,在晨起时进阶。

其它灵兽进阶都是白光,而噬金鼠是金光乍起,位置更是出现在牙齿部位。紧接着,金光从牙齿漫延到头部,以至全身。看到这一幕,石一的梦引更加清晰起来。他是这样相信梦引,所以第一时间,施展涤尘心经。给小金进化催化和安抚。

但接下来他要怎么办?梦引中有小金,按道理小金要成为他的战宠兽。虽然小金是老头的爱兽,但老头也有承诺,灵宠兽全部进阶战宠兽,老头就让他挑一头做战宠。没有排除,也就包括小金。所以石一将小金做为他的战宠兽,没有心理负担。然而问题是,老头还没传他灵兽契约术。他不知怎样将小金成为他的战宠兽啊!

时不我与,老头误事啊,石一心中恨恨的喷了老头一脸。却无济于事。

没办法了,石一只好将自己的神识,顺着元力一起施放过去。

石一想到的是小时候家里小鸡刚孵出时,见到的第一眼的法子。

没办法,也得试试。

他的神识,灵兽们都是熟悉的。即便平时很少使用神识去观察灵宠兽的成长状况。但懵懂的灵兽们还是有过体验,便不会因陌生而抗拒。

涤尘元力一接触到小金,噬金鼠小金身上的光芒更盛,体内灵兽元力更加凝聚。在某个瞬间,凝聚和压缩产生质变,一丝液状元力出现了。而就在这一丝液状元力出现的同时,小金的灵识也发生了变化,眼光的灵性更足,石一神识此时恰好和小金刚刚进阶的灵识相接。

“石,石一!”

石一第一时间感到一道稚嫩的声音。如婴儿第一次发声。

“小金,是你?!”

“你会说话了!”

石一有些急切。

“是,是啊,刚刚会的。我进阶了,我们可以进行灵识交流了。”

“恭喜你啊小金,按我们人类的分法,你成功筑基了喔。”

“谢谢你,这都靠你的帮助。”

“应该的,我们是朋友啊。”石一笑道。

“朋友……”小金沉吟了少许,像是在仔细品味这两个字的意思。

“是的,我们--是朋友。”小金露出欣喜情绪。

“先不急,你先好好进阶。到时再聊。”

“唔,我听朋友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