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百炼成吾

第1卷 第22章 选拔

百炼成吾 沐湖清澄 4068 2016-08-26 08:30:02

  既然这样,两人只有将对练重点,放到技巧上来。

水墙、避水护罩,都是有弱点的,水墙强度不错,可只适合防守一面,避水护罩能防守四面八方,可依旧有弱点,就是头脚两端。而攻击速度较快,攻击控制准确,以较快的频率同时攻击同一个点,都能使攻击威胁大增。

这些,两人通过对练,慢慢总结出来。

法诀对练,相对危险不大。而使用法器对练厮杀,场面就要凶险不少。

法器之所以称为法器,而不是随便一个物事都能操控以作法器使用,就在于他的材质,对元力很亲和,能增加修者的法力攻击威能。更高层次的法器,如灵器,即元力亲和度高,材质又特别坚硬抗击打,在同阶对战中,对持有者的战斗增益更大。

两人必竟战斗经验不多,怕有失手。以法诀对练还好,用上法剑,就怕一着不慎,失手伤到对方。所以开始时,便是互相操控法剑,在两人所立上方,互相攻防。等到熟练了,再以身相试。

数日之后,两人以法剑开始了模拟实战。法剑提升的是攻击威能,两人的防御却没有提升,所以防御便不够看了。七成的元力攻击,都能破了彼此的防御。

如此两人只能以六成实力,开始实战攻防。

到比试的前一天,两人开始了八成实力的实战演练。

这已是演练的极限了。超过八成,接近极限,两人都无余力留手,那样很可能在对练中出现损伤。有筑基长老在一旁监控救援,但要是长老要是一个不慎,没来得及出手呢。

没正式出战,就演练受损,影响选拔,那对姜怡真是欲哭无泪。

石一对比试兴致缺缺,但也不想受伤啊。

时间过的很快,尤其是被姜怡拉着认真对练,还要忙着净化清洗,完成护兽任务的石一来说。

这一天,已然是北院新一届外门弟子选拔试开始的日子。

凝气五层以上三百一十二名同届外门弟子,全部报名参加此次选拔。

石一也是一样。尽管他还是没有“端正认识”,兴致缺缺。

踏上修仙路,对石一而言,首要是安全修仙。他石氏一族,数百年执念,好不容易在钟爷爷的帮助下,勉强有了修仙血脉,可以踏出修仙路,这样一个好的突破的开始,首要是让自己的仙路保持下去。有了梦引,石一对自己的仙路也有了野望和想法,但并不能改变他安全第一的认知。这是父亲石十一,在他临行前慎重又慎重交待的。没有资质,没有踏出修仙路,也就罢了,但已经有了历史性的突破,他便要以保证修仙安全为已任,让石氏一族的修仙血脉,从自己身上延续下去。对于一族,这才是最为重要的事。

要不是还没到十八岁,还没成年,他说不得就要考虑从同们中,找寻资质好的女子双修,将他石氏的修仙血脉繁衍下去了。

有了后代之后,自己身上的压力顿少,便可为了自己,好好走走修仙路了。

选拔试首轮,叫修仙路,也称为成年之路。主持选拔的事务殿吕殿主和两位副殿主,三人同时拿出一块手掌大的蓝色玉牌,一挥法诀。执事殿左侧空间之力涌动,上方出现了一个结界口。界口隐隐可以看到,一座笔直陡峭的石山,藏在飘渺云雾中。

“结界中的此峰就叫做初始峰,也是历来用来考验选拔外门弟子的地方。尔等三百一十二名参比弟子,按秩序进入。此比无关修为,以攀登高度为胜。同时,此关不能使用丹药。违者取消资格。”

首轮初始峰之比,比试内容没有说明。但这些参加弟子有不少是宗门中修仙者的后代,说修仙家族子弟也不为过,这其中有宗门高层、大佬子弟,也有普通长老、执事子弟,自然对初始峰之比,是知道大致情况的。信息都是资源,一般情况下修仙家族出来的弟子,是不会将这些信息告知他人的,但凡是也有例外。所以这些信息还是有传出,不少参加弟子还是多少知道一些情况。知道的,心中有底,也有所准备,明白这类似于遴选定试,是考验人的资质、心性、耐力。并没有什么危险。也就昂然进入。

石一差不多是最后进去的一批弟子。这还是姜怡经过的时候,催促过他。

一进入,一座陡峭石山出现在面前。与先前隐约瞧见的模样差不多,只是站到近前,才发现其峭其高,山底出现无数向上的石径。有宽有窄,估算一下,怕是有近千条。

稍远处便有结界和浓雾笼罩。所以石一等十余人,根本就没看到之前进来的同门。

众人互相散开,找了一条石径,往上攀登。

最初十余阶没有难度,对石一来说,元力都无需激发。这几年,诸如洞窟白苔、蓝果,老头提供的丹药,这类外物不是白吃的,在增长元力的同时,体质也大有改善。

十余阶后,石一明显感觉到脚下沉重,如陷泥淖。涤尘心经自然地运转起来。

脚下恢复了轻畅,石一举步,再次向上。

四周白雾迷朦,空间之力溢散。此刻往两旁一看,仅隐约看到右则数径之外,一名一同进入的同门在举步。左侧则一片空茫。

那人在右前方,修为凝气六层,大约已到二十余阶处。

瞄了一眼,没再理会。石一安定下心神,望着向上的阶梯,突然有了些向上的动力。

因为修仙即是向上向前啊。

十五阶,二十阶,三十阶。

石一走得不急不慢,很沉稳。这是他的性格。此时,右侧那名同门已经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四十步,石一又感到脚步沉重起来。

但他没有立即提升元力,依旧用着三分修为。直到步履蹒跚。

脸上生起了汗渍。

石一用出了五分元力。

没多久,就到了八十阶。元力已经施展到六分。

这时,他看到左右两旁附近石径上,都出现了同门的身影。

一人有凝气八层修为,一人才凝气五层。看来这登峰果然是无关修为,想来修为越高,身上的压力会相应加大。石一认知到了此点。

九十八阶,九十九阶,一百阶。

石一心中默数,他的元力已经到了八分。脚下的压力,包括全身都有了极大的负重感。

此时,浓雾转薄,视线阔然开朗了许多。

他看到周围出现了十数名同门。大都与他一般,咬关牙,面色僵硬或狰狞。在继续向前。有一人面色粗豪成熟,好不容易迈出一步,接着汗流如浆,大口喘息。那是到了能力的临界点。

还要努力,就要手脚并用了!

那人似乎仍不甘心,脸色一狠,无限艰难再次抬起一脚。然而左脚刚踏上,他脚下一软,直接跌倒在台阶上,所幸反应倒快,双手扶住上阶,才没有跌落下去。看到此人的努力,和不放弃,石一心中生起异样的情绪。

修仙要的就是这样的百折不屈,要的就是这种不放弃。

那人又手脚并用上了一阶,此时也明白了,这已是他的极限了。

他努力了。他还可以再试上一阶的,但他只能放弃了。他不能受伤。选拔试接下来还有两关,要在接下来两关取得好成绩,他只能到此为止了。

他转身朝下,跳了下去。

一百阶是个大端口。之后的每一阶都要难上许多。

到一百零五阶,石一已经用了九成元力。

一百零八阶,他几乎用上了全力。

可依然举步艰难。

此时石一再看向身边,已经只剩下四人。其他的要是明智的放弃,要么是在不甘中跌落。先前离得远,还不觉得。这在他攀登这八阶的过程中,石一已经听到了两道隐约的惊呼。

一百零九阶。石一喘息起来。

还剩下半份余力,石一是有准备的。他利用这半分余力,将元力散出。

对自己施展净化清洗加震荡术。

心中一宁,元力在原来的基础上,再增加一分。

石一屏住呼吸,再次登上两阶。

一百一十一。这是他的极限了么?

应该是了。石一此时已经体会到那些转身放弃或跌落者的心境了。

选拔本来是无所谓的。但这个登峰路,却是触及了他的内心。他的倔强和坚持。

他的坚持不会比别人差。他代表的是一个家族五百年的执念。

再上一阶。

石一双眼突起。咬紧牙关。

好重啊……心中还清醒,意志和坚持还在。但元力修为,身体已经到了极致。

石一躬下身,为了修仙,他也可以爬的。

一百一十三阶。石一几乎要瘫在台阶上。他大口喘息,整个身体在不受控制的颤抖。

“一百一十四阶,我要试试。”

石一咬牙,在心中呼号。

“我要试试啊。或许我的资质很差,或许我还不够努力,或许我还可以修行的更快。但我的坚持,绝不会比别人差,我不会比别人差的。”

石一趴在阶上,不知不觉双眼泪如泉涌。

这一幕,他隐隐觉得,和记忆中某一幕有些相似。

那是岷江上一索渡江,将要跌落的时候。

石一突然想起了无名口诀。这成了他每天晨起的第一件事,始终坚持习惯的,却在其它时刻几乎忘记的无名口诀!

他下意识的念颂起来。

下一秒,石一双眼从清明到冷漠。身子停止抖动。他站了起来。

一步一步,匀速的向上走去。

半柱香后,他来到了一百三十二阶。如果石一的意识还清明,不是那种空无的冷漠的话。他一定会为此时的自己震惊和兴奋。

此时,他的身边已经空无一人。

到了一百三十三阶,石一转身跳了下去。

一股结界之力将石一包裹,数息后,他扑通跌落到水中。

喝了两口水,石一的眼神才从冷漠中恢复清明。

如一索渡江晕倒后,此时的他也几乎记不清,念颂无名口诀具体发生的事。

他仿佛记得自己爬起来,又攀登了一会。

这无名口诀到底是什么一回事啊。石一突然觉得,自己晨起的念颂,是一种下意识的。似乎一种本能。这种本能如呼吸一样,平时却又很难想起。无名口诀,总是让他在千均一发的时候,才突然想起。使用之后他类似于无意识,而这时的他会变得很神奇。难得这就是无名口诀,是一种被动触发的,类似于宗门指引中所说的,暴击术和潜能激发术?

但那些术会透支身体潜能,会对身体会损伤。可是自己此刻没有感觉到啊。

有点怀疑,石一浮在水中,再次察看身体,却依然没有发生异样。

那就只能说明,无名口诀比暴击术等更平和优胜吧。

“没有问题,还追究什么!”石一放下这个问题,看到自己在一个很宽的水面中。四周被迷雾遮掩。水很清澈,如潭水,却在缓缓朝着一个方向流动。

感受了一下,此处和初始峰上一样,有禁空限制。反正衣物也浸湿了,所以石一也不施展避水诀,直接顺水向前游去。

一柱香的时间不到,石一就看到了水岸。

而这时,不远处有水流涌动,石一看到了一名同门施展逍遥避水诀,贴着水面走了过来。“是罗林,还真是有缘,不,该说是阴魂不散。”看清来人,石一一阵无语。

参加选拔,他最不想见到的同门其实就是罗林。石一知道真实是避不开的,但还是想晚点遇见。

看到在湿漉漉,正要从水中上岸的石一,罗林衣着整齐干净地立在水面上,脸上笑了。

“石一吧,我们还真是有缘,又见面了。看来,你此次表现似乎不怎么好,跌下来的?”

左右无人,罗林自也无需要遮掩什么。

石一抹了抹脸,整理一下湿透的衣物,这才看向罗林。

无所谓的笑一笑,“还好,成绩还行吧。”

两人保持着三丈的距离,既没刻意避开,也没有靠近,一路无话,就这样地顺着岸上的石板道,看向行去。

再穿过一道结界,石一和罗林发现,两人回到了初始峰的入口。

所有的参赛弟子,似乎都回到了这里。他们是最后回来的两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