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百炼成吾

第1卷 第15章 灵兽护理

百炼成吾 沐湖清澄 4357 2016-08-24 12:28:02

  稳定境界,略加修整,两日后。石一拿出《丹法入门》,开始钻研起丹药知识。

他的血脉资质经过钟爷爷的神奇偏方的改善,已经有了下品修仙资质。但下品修仙资质,成为一名普通修仙者尚可,但对于一名承载了一族执念的少年,还是太低了。好在少年石一他有梦引,经过三年洞窟生涯证实,特殊环境和能增进气血的外物对他的修练有辅助功用。

于是,学会练丹,走丹药辅助修仙之路,成了石一的唯一选择。

一周下来,石一还是不能将《丹法入门》中所列的近百种低阶灵药牢记于心。惶论开始学习丹法药理。

他的心智悟性确实很为普通。

半月后,对书上所列每一种低阶灵药的外形特征、药性,石一才基本上达到熟记。

接下来,石一开始学习基础丹法药理。

每一种灵草都分阴阳五行,所以丹法药理基本是围绕阴阳五行,相生相克展开。石一对阴阳五行之道也有了初步理解。

突破凝气八层之后,石一的修练再次缓慢起来。不能说石一不努力,他花在修练上的时间比起大多数同门来都要多。在风洞洞窟三年,石一没有多少时间概念,每日都以肚子饥饿计算时间点,三顿之后才睡上一宿。所以他的睡眠时间相对很少。回到宗内,他按照自己的睡眠习惯,他估算自己每日睡眠时间,也就两个时辰左右。

这个时间点也被石一延续了下来。然而,没有外力外物辅助,他就回到了下品修仙资质的进度。

石一知道急不来。而且没有新的梦引。

所以他依旧每日晨起念颂无名口诀,除了睡眠时间,一半的时间拿来修练涤尘心经,另一半自然是修习丹法。

然而在丹法修练上,他又遇到了新的难题。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何况石一还不是巧妇。

理论上的知识,熟悉的差不多了,却没有灵草练手。

没有资源,这就是练丹乃至修仙路上的大郁闷大痛苦。

石一只得走出修练屋,到任务堂看看,有没有新进弟子可接的任务,如能接上两个任务,有了功勋和奖励,他就可以试着到丹草堂,换取一些灵草,开始试着练丹了。

新进弟子们还没有度过五年的新人期,没有强制任务,所以石一来到任务堂新手大厅的时候,厅中除了一名女执事,一个接任务者都没有。

石一心惴,任务堂新手大厅,估计要过了新人期,才会发挥出应有作用。

问询了可接的任务,却没有他想要的任务。虽然这些任务令他眼红心动。但却不适合当下的他。

这些任务都算是福利任务和奖励任务,比如新手期突破到凝气大圆满,奖励凝神丹一瓶、提升功法一部。比如新手期突破到凝气九层,奖励行气丹一瓶。后一条让他心动,但接任务却是要条件,需要五颗行气丹做抵押。

石一郁闷,现在他一颗行气丹都欠奉。新人弟子按现在凝气初期、中期、后期每半年宗门会发放三颗、五颗、七颗行气丹不等。石一正式进入宗门时间不长,也就是逃出洞窟擢升外门中期弟子时才领了一瓶五颗。走到出口,看到旁边的外门任务大厅,完全是另一种景象。接交任务的人,络绎不绝。青黄两色身影,交相辉映。石一想了想,拿出指引玉简,仔细察看了接任务的相关细则。心中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

或许自己可以去外门任务大厅看看,有没合适的任务。

外门任务大厅,接任务处排着一条长长的队伍,石一约莫估计,至少有三十人。而交任务处人也不少,有六人。中间是一条长约近丈宽两尺的玉简,此时上面正光芒流转,每一闪动,就出现一条任务信息。

石一没有排进队伍,和另外三人一起,抬起头仔细看着任务内容。

近半个时辰,所有任务信息才流转一轮完毕。

寻找灵草、种植灵草、扑捉灵兽、辅助炼丹、低阶制符、扑杀凶兽任务,还有捕杀鬼修任务,阴煞窟一层猎取阴罗丹任务,石一逐一浏览过去。直到看到灵兽护理任务时,石一眼前一亮。

他的涤尘心经很合适此任务,看了一下任务奖励。虽然比起一些猎杀任务不高,但还算不错。其实之前看到种植灵草任务,石一也可试试的。

有了决定。石一也不管自己的模样稚嫩,弟子袍和普通外门弟子略有区别,直接排到接任务队伍的最后。

排队队伍移动很慢,差不多半柱香才往前一步。前方的外门师兄也似乎有些不耐,看这情形,还有天色,今天不一定能接上任务。

这时他回过头来,看到了石一。石一明显的少年模样,让前方的年约三旬模样粗豪的师兄神色有异。

“你是新人弟子吧,小子你走错地方了,新人大厅大那边。”三旬师兄说着往右边一指。

“谢谢这位师兄,我知道的。”

“这边接任务的都是我等外门老弟子,快回去好好修练去,不要在这添乱。”这是提醒加劝告了。

石一依旧不动神情,轻声回答:“师兄,宗门指引里,并没有不许新进弟子接普通任务这一条吧。”

“不让接普通任务,是对你等的保护。小子你不要曲解宗门的规定。”

“宗门不是要活跃修练氛围,加大竞争,提倡非禁即许么?”石一疑惑地指着任务处最上方,一条几乎“活跃氛围,非禁即许”的石刻道。

听到这里,三旬师兄已经没有兴趣和他交流了,摇着头,一幅“孺子不可教”的无语加厌烦神情。

再前方的一位师姐似有听到了两人的话,这时也转过头来。嘀咕了一句。

“好像近年来,总是有新人弟子跑到这边来,想接任务的,呵呵。小师弟,慢慢来,修练讲究一步一个脚印,就算天资聪慧,也要循序渐进。”

“多谢师姐提醒!”石一不卑不亢,感谢好意。

这位女子,也是想到了自己做新进弟子的那时候,有些触动,所以才插了一句。不过,眼前的师弟听不进去,也就不再言语。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石一的身前还有五人。

不过到这时,前方师兄师姐接取任务的速度有些加快。就在石一觉得自己今天的队是白排了的时候,接任务处多了一名四旬左右的中年执事。他瞄了一眼石一道:“新人小子,你过来!”

石一以为是要挨执事教育的,正准备好言词反驳,却没料到情况并不是所料那样。

“平均每个月都有一两名新进弟子来试试运气,要接什么任务快说,我看可否。天要黑了!我们赶着收工。”

“好的执事师兄,我想接灵兽护理任务。”感觉这名执事师兄有催促意,石一也快言快语。

“这个任务可接。那行,不过鉴于你是新进弟子,明天先去晓岩谷百兽堂,试工一天再定。任务先给你留着,可否?”

“好的。”石一闻言点头。

见石一满意离开。这名中年执事,这才略有得意地轻声向另两名执事道,“堵不如疏。这不,又解决了一个。这些自认为自己天资不错的新进弟子,只有见过现实的残酷之后,才会晓得修仙路要低调沉稳的走滴。”

第二日清晨。晓岩谷百兽堂。

石一兴致勃勃地站在一个偌大的栅栏前。略微感应了下,仅栅栏上就有两层禁制结界。看来,宗门对这些灵兽很为重视。

一名发髻散乱、法衣不整的六旬老头,正在施展法诀,给一只山雀模样的大鸟,梳理羽毛。只见老头边施为边长吁短叹,口中念念有词。

“该死的小寥,叫你筑基成功,害得我每日忙个不停,我老裴想死的心都有啊。”

“叫你筑基成功!”

“叫你筑基成功!”

“叫你筑基成功!”

老头口中发狠,法诀却丝毫不乱,大山雀也半咪着眼儿,一动不动,一幅享受模样。

“好了,小雀雀。”老头抬头望向不远处。

“下一个!”

只见一只金色毛发的灵猴,抓耳捞骚,挤眉弄眼的一蹦一跳地过来。

……

石一轻咳两声,加唤了一句。老头和一众灵兽都似乎没有反应。

石一感应老者修为不简单,加上出现的几只灵兽都似乎气息强大,石一只好站在栅栏外,静静候着,饶有兴致看着眼前的一幕。

可能是家乡小村住户太少,他儿时缺少同龄伙伴,对小动物他自小很为喜欢,所以此情此景,对这些大个头灵兽,他不仅无厌烦,反而觉得很是有趣。

直到日头初上,薄雾微散,一个时辰过去。

“小子,你不错。”

这时一道声音传来。听声音,正是那名喋喋不休却和灵兽很为默契的老头。

“你进来!”

石一只见一道法力掠过,前方栅栏波纹荡漾。栅栏往两边移开一道可供一人进出的入口。

石一走入,仔细一瞧,才觉里面比在外面看到的,大了百十倍。

没有想象中的围栏铁链,也没有其他人,只有各种灵兽窝洞,错落有致,或突出或隐藏,而此时,百十只大小不一、形态各异的灵兽,都或慵懒或谨惕,或可爱或威猛地朝他看来。

粗略一看,这些灵兽有三成石一都认得。古籍中有本《远古异兽图录》,他以前没少看。

灵兽们外形光鲜整齐,却是有一股异味传出。

“你会何种水系法诀?”老头捋了捋额头散乱的枯发,略显疲惫地坐在一处光滑石笋上。

“我会的不是本宗的法诀。是祖上偶得传下的,名为涤尘心经。”

“哦”,老头有些讶异,“涤尘心经,似乎在哪听过,隐约有些印象……”老头想了想,却没想出个结果,“怎么想不起呢,唉,老了老了。”叹息着唤过一只如同野猪般的大黄鼠。指着石一身前道:

“小金,你来让这位小子洗洗。”

“小金是这里面味道最为独特的灵兽,你能将他伺候好,老头我就看好你了。”

灵兽噬金鼠,虽也只是低级灵兽,却是这些灵兽中最聪慧通人性的一只,两只不对称的小黑眼乌溜地瞧着石一,转个不停。

这不就是扩大版的金色硕鼠不?石一以往对硕鼠严重憎厌,家中常常所余不多的米粮杂食,没少被它们偷食过。此时,谈不上和对其它灵兽那样喜欢,却知道眼前的小金关系着他此行的成败。所以闻言立即静心凝神,运转涤尘心经。

元力外放,丝丝雨雾,对着金色硕鼠小金洒下。

为了效果明显,石一施展元力的时候,加上了最近领悟的涤尘心经中的震字法。

丝丝雨雾中,多了些许震荡意。

灵兽噬金鼠很为通人意,对眼前的人类,它的小眼中带有一丝情绪。

然而,雨雾临体,噬金鼠的情绪变了。数息后,露出了先前在老头为它梳理毛发时的享受神情。呆立着,一动不动。

双眼迷离,渐渐微闭。

当石一加上那一抹小小的震荡,灵兽噬金鼠双眼突然睁开,小眼内露出了欢喜。

“咦!”原本不甚在意的老头,这时也发现了噬金鼠的反应。他感受到噬金鼠身上的异味消散了许多。而且,噬金鼠竟然露出欢喜情绪,这是他没有想到的。

只有每年年初老头自己为灵兽们使用震风诀时,灵兽才会有这种反应。

“这小子,表现让人欣喜啊。”老头心中一动,他本来对招个灵兽护理工,是没抱什么希望的,近半年没少外门弟子,前来应征,都是水系法诀徒具其形,不得其意。洗洗容易,可驱除不了其中异味。对于驭兽的弟子,灵兽身上的异味一直是个大难题,这个问题不解决,严重影响驭兽弟子在宗门的发展。试问,灵兽身上有异味,修习驭兽诀的弟子都接受不了,怎么会接受和喜欢驭兽,怎么能以灵兽为灵宠,辅助修仙?过去十年,执事小廖一直在照料护理这批灵兽,小廖的清水诀,已得其中一份真意,清洗护理灵兽一直很不错。眼看这批灵兽快要异味散尽,成功升级灵宠兽成功。孰料这小子竟然此时筑基成功。成为外门长老了。成为外门长老,对他老裴也不是问题,关键是这小子勉强冲关成功,根基不稳,要长时间闭关巩固境界。所以这批灵兽,在这节骨眼上,就这样失去照顾,将升级灵宠无限延长。他的震风诀虽能开启灵兽智慧,为灵兽梳理毛发,却空有境界,不能为灵兽驱除异味。

眼前的小子,只看小来的反应,就是他想要的,难道是上天看他老裴可恨可怜,派此弟子来救助自己的?

老头稳住心头的激动。不置可否地道:“好像还像那么回事。来,小月,你再来试试!”

石一本来也不确定成效,无奈,只好继续施为。

这时,走来的是一只一身银白的母狼。《远古异兽图录》有的,其名啸月苍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