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百炼成吾

第1卷 第8章 遴选

百炼成吾 沐湖清澄 4615 2016-08-22 17:07:39

  百岁出头的云南子,作为外门长老,这是第一次带着两名外门执事,代表宗门,到宗门附属下院和农庄,遴选适龄外门弟子。这个年岁,才熬成筑基,在宗门依然是垫底的份,将来也没了再突破的希望,但寿命却是多了一百年。凡人百年,凝气百年,筑基再百年。不能长生,也能长寿,这就是修仙的理由。

这次宗门遴选新人,本来轮不到他云南子,他是熬成的筑基,资质有限,在宗门而言,眼光和水平也就极其有限。遴选新人不要多高的实力,除了探测法术,还要有眼光。

只是宗门近些年来后劲不足,此次门主和长老会有意扩大遴选名额和范围,希望以量变为质变,提升宗门在修仙界的地位。所以遴选队伍相应也多了一倍,所有的外院长老,大凡没有其它宗门任务的,都有带队遴选。云南子才有幸代表宗门,前往岷山东院附属农庄及宝城、未州等三府周边,遴选和接引适龄外门弟子。

按以往惯例,此行油水有限,远不及前往京城和各省府的其它队伍,有趣的是,据上报来的消息,东院附属农庄,有一个外门弟子推荐人选,却是让他心生一喜。

云南子踩着飞剑,随队的另两名执事,一人也是剑修,另一人来自丹草堂,灵器是一个大鼎。随着岷山东院附属农庄越来越近,云南子脸上生起一丝兴奋。

东院农庄,石一眼中的岷山脚下小村。村口。“外门弟子姜秋水,率东院农庄农户七百六十一人,恭迎云长老及两位执事一行!”

石一站在数百人的人群中,身边是姜怡和六十余名和他一般年岁的少年。此时,俱是神情肃穆,面色谦恭地,等着宗门上使的到来。听到最前方姜爷爷姜秋水,朗声做揖。石一微微抬头一瞥,就看到空中风云激荡,三抹流光,从远处云山高处,转瞬即至。

待到近前,三名上宗遴选特使,才将身影慢了下来。徐徐降落。

三名上使,一律青衣长衫。在半空中,衣衫翩飞,一众少年抬头仰望,心头无不一热。修仙不说其它,仅凭御剑飞天一术,就让少年们神往、兴奋不已。想着己等如若被上宗选上,踏出修仙路,能御剑飞行,那真是人生好不乐意之事。

石一更是心跳加速,脸上无限渴望。

“恭迎上宗仙使仙驾光临!”

农夫们跟着高声相和。石一和一众少年也是一脸兴奋,一起高呼。

此时,石一内心的那丝惴惴已然不见了。

这就是修仙者!好飘逸,好威严,好气势,好高大。石一感觉到仙使临近,四周生起一股无形的威压。令他的身体即兴奋,又忍不住要颤抖。

石一瞄了一眼姜怡,只见姜怡也如他般。爱嘻嘻的少女双眼神彩连连,雪白的俏脸上,似乎漫起了一抹沱红。

未几,仙使们在姜爷爷的引领下,离开了。作为农庄的管理者,姜秋水也没做任何安排。石一记得姜怡先前说过,仙使首先要去清点农庄一年的作物收成,然后才会对待选适龄少年,进行遴选。于是,他和数百农夫,其它少年一起,便在村前空坪上稍候。

果然不到一个时辰,三名上宗仙使,又回到了众人面前。

仙使中领头者,鹤发童颜,声音却是威严阔大:“各位适龄少男少女,往前一步。本人上宗东院外门长老云南子,特奉仙宗宗主和长老会之命,前来本宗所辖遴选适龄弟子。各位资格已经本长老和两位执事确认。闲话不多言,尔等列成一队,逐一前往柳张两位执事处,待两位执事鉴选。”说完,云南子似又想到什么,突然呵呵一笑。

“对了,有个好消息要向尔等宣布,宗门念及各位的长辈对本宗贡献,临行特增加一个遴选名额。所以此次遴选名额为四人。”

刚说完,数百农夫,尤其是有资格参与遴选的少年长辈,都是面生一喜,人群稍显骚动。包括石一在内的六十五名适龄少男少女,更是神色激动,脸上的期盼之意更甚。

本来按农庄农户人数,自然出生平均下来,符合此次遴选的十二周岁的适龄少年,是达不到这个数量的,但每二十年一次的遴选,间隔时间基本上是确定的,很少有变动。所以按照上宗遴选弟子的时间点生育后代,就成了农户的不二之选。

六十五名少男少女,自发排成一队,依序走向上宗柳张两位执事大人处。只见柳姓执事,口中念念有词,右手掐指一挥,一抹拳头大的流光,出现在其身前,离地米许处。而张姓执事,左指掐成剑诀,往双眼处掠过,其双瞳则有一抹银光乍起。

石一目不转睛看到修仙者使用法术。

排在第一位的少年,见状有些惊惧,但随即双眼一闭,神情坚决的站到上宗柳张两位执事大人面前。

此时只见了那团拳头大的流光,自动移向少年。触及之后,如一抹清辉,徐徐散向少年周身。而张姓执事双瞳闪着银光,望向身上荡着清辉的少年。

“下一个!”

柳张两位执事,脸上看不出表情,很平静地道。

待选少男少女无法从上使神情中判断什么,稍远处的数百农夫也更无法据此观察出端倪。石一站在最后,只见柳上使手上一次次凝出光团,张上使双目银瞳一次次亮起。

耳边则是反复的听着“下一个!”

不知等了多久,终于轮到姜怡了。

两位上使严肃认真地施术,石一就在姜怡身后,此时观察也就更确切。

测试完毕,石一观察到张上使不变的神情上似乎多了一丝很淡的微笑。

姜怡也察觉到了,小胸脯一挺,恭敬道:“谢谢上使!”她是一众少年里唯一的凝气三层,爷爷姜秋水也说了她遴选上没有问题。所以上使脸上的淡笑,应该就是对她的肯定和嘉许。

而这时两位上使的术法已再次使出。

目标,自然是此次遴选最后一人,石一。

石一对农庄来说,算是外来者。所以石一也不好往前挤,只好站到了最后。

看了资料,两人知道,此子是外门弟子钟大胜推荐的人选。据传,钟大胜五十年前领取了一个宗门任务,不知为何,钟大胜一直没能完成任务,所以按宗门规定,一直不能回归宗门。但既为宗门弟子,每二十年一次的推荐名额自然还是有效的。

清辉散开,两位上使似乎感受到石一身上的异状。身上修练出的不是本门心法,而且还是个凝气一层,按遴选规定,不予考虑。而就在这时,一直在旁监察的云南子向他们佳音了。

“此子入选,就用本人的特例权吧。”

遴选完毕,上宗仙使云长老即时宣布了初选名单。其中就有秦怡、石一等八人。等念到石一也通过初选时,农庄农户们,尤其是家中没有子弟遴选上的大多数农户,不淡定了。空坪上继续响了不满和质疑的议论声。先轻后大,最后令云南子等三位上使都眉头乍起。

石一忐忑。他没想到自己的入选会引起农户们这么大的反应。这个平时不怎么串门,邻里间似乎老死不相往来的农庄,有这么多农户暗地里在观注他。

“那个小子是个外来者,怎么能参与本庄的上宗遴选?”

“是啊,他没入选倒也罢了,现在入选,这不是挤占了我们农庄的入选名额?”

“不是听说,这小子练的不是本门的心法,不符合上宗遴选规定,自动淘汰不?”

甚至有农户情绪激动,将矛头指向了遴选上使。“既然不符合上宗规定,上使怎么能让其通过初选?这不是……”

听到此类议论声出现,姜秋水这个管理者,马上发话了。

“各位不要妄论,上使们自有遴选的标准和理由。何况现在还只是初选!”姜秋水脸上也有些不好看,他也没预计到这形势。他没想到,石一此子会通过初选。在他的记忆中,钟大胜和云南子关系似乎并不好。不过,上宗执事师兄和执事长老已经面色不郁,他还是要充分维护上宗特使的威严。身上凝气大圆满的气势不由激发出来。

农户们这才宁声。

不过,看一众情绪,内里还是很是不服。

“呵呵,尔等反应有些激烈啊。”上宗特使云南子情绪似乎并没受到影响,肃然中带着一丝和蔼,将话语接了过来,“吾等代表青岷上宗而来,既已决定,自不可更改。规定只是个框架,本次初选通过者,暂且集中在庄院主楼处静候,本上使还将去宝城等三府,寻找有修仙资质的少年八名,届时再从你等十六人中选出正式入选弟子四人。”

“尔等不要再议,否则结果自负。本使刚检查完农庄收成,似乎产量很不突出。”这时,云南子终于露出了他上宗特使的态度。

农户们其实是修仙世界的边缘人。比起普通凡人,他们多少还是有些修仙资质的。农户们的祖辈,最早便是修仙上宗从凡俗世界筛选来,却未能成为正式弟子的遴选者。其后他们有了后代,后代中不符合遴选时间点者,和符合遴选年岁却未能遴选上者,都成了他们的一员。比如此次通过初选的八人和从宝城三府凡人世界中筛选的八人,十六选四,剩下的落选者,同样都会成了农庄的农户。

比起普通凡人,他们是幸运的,他们至少可以接触修仙世界,自身曾经有过希望,后代中两样有可能被遴选上,成为一名正式的修仙者。有可能长生不老,有可能一人成仙,鸡犬升天。就算做为一名仙门附属农户,他们也还是可以修练修仙心法口诀,比起普通凡人,多活出一百年。但他们也是不幸的,他们曾经看到过希望,比起懵懂不知的凡人,内心更加痛苦。为此,他们比起凡人,更少了份自由。少了平凡的幸福和快乐。

以往还好。未能通过农庄初选,没有在与外界筛选者,正式遴选最终胜出,因为规则如此,也能接受。只是,这一次一个不在这些范围内,习练的不是本门心法的外来者,占用了他们的名额,即便只是初选,他们压抑的内心,还是被刺激了。

故此他们躁动了。

只是,修仙世界,实力为尊,规矩森严。他们一时躁动,不是忘记了这些。只是心有不甘,有尺度的一试。没有结果,上宗仙使发话,他们只能认了。

农户们于是面色生变,齐齐露出惶恐。

“请上宗仙使息怒。”有人率先反应过来。

接着,又是数百人的齐呼。

于是,石一在农庄主楼,也就是姜怡所居的竹楼住了下来。三日过后,上宗仙使带着八名从宝城三府普通凡人中筛选的可修仙少年,又来到了农庄。

正式定选开始了。

正式定选由上宗带队仙使云南子亲自进行。

初选测试的是适龄少年的修仙资质,正式定选则是测试心智定性。

只见云南子手中多了一块拳头大的半透明晶石,法诀一起,一道筑基境界才有的液化真元,注入到半透明晶石中。晶石朦光大放,一团数丈见方球状光幕出现在众人眼前。

农庄八名通过初选少年和三府筛选有修仙资质少年八人,共十六人,都被笼罩在内。

石一发觉自己突然出现在一片山林里,很快浓雾涌起,可见处一到一丈。耳旁出现了不知名声响,像是野兽的低吼。石一虽然明知自己是在接受定选考验,但还是不自觉被眼前所见所影响。从祖上所传《搜仙记》和其它灵异古籍中得知,他猜测到这应该是一种幻觉,或身处一处幻境中。眼前的一切太真实了,比起梦境,细微和真实的多。

考验是走出幻境,还是以在幻境中坚持的时间长短定输赢?

上宗仙使却是没有说明。

试着走了十几步,没见动静,那些低沉的兽音也是似近还远。

没多久,石一心头不由控制的一阵困倦,他在原地软倒。

石一发现自己到了一片浓雾笼罩的山林里。他无法判断此处山林,自己是否来过。因为浓雾太深厚了。接着,浓雾渐渐被黑暗淹没。他眼前一黑。一股比先前更加空寂、无助、恐慌的情绪,在他心头荡起。

而这时,耳边传来了低沉的兽吼声。更远处,陆续传出各种不明野兽的嘶吼和咆哮。

此时的石一,早已忘了在岷山小村,忘了自己在进行定选测试。

恐惧渐起的石一,轻轻挪出一小步,才发现自己站在松软的腐叶上,一移动脚底就传来吱呀声。石一急忙将脚放轻下来。呆在原地,不敢动弹。

他怕自已移动发出的声音,会引来野兽。他隐隐觉得离自己十数丈处,盘踞着一头猛虎,猛虎在啃食着什么,而在不到百丈处,有一群野狼在游弋。

能够在黑暗中察觉到野兽的行踪,这让石一心神一轻。他可以凭借感知,避开野兽,离开此处。

再仔细感应了一会,石一心中已经有了判断,朝猛虎的反方向,双手一腾,轻轻迈出。他的身形轻灵起来,脚下的声响几乎轻不可闻。

就这样,石一每走一段,感应一下,判断好方向,双手再次如大鸟般扑腾,身形微微滞空,向远处滑行而去。

不知多久,石一眼前一亮,眼前出现了白光,再一个扑腾,他出现在薄雾里。站在薄雾里,他看到了外面的人群,石一心中突然醒悟。像从一个有梦引的梦境中醒来。

他走出薄雾,出现在云南子和众人的面前。

他是第二个通过的考验者。

第一个,瞄了一下身形,正是姜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