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百炼成吾

第1卷 第9章 跌落

百炼成吾 沐湖清澄 3652 2016-08-23 23:42:38

  有着初选的经验,知道农户们的故意和不满,这次石一露出庆幸,承让,不好意思的表情。望了望四周数百双隐藏着情绪的眼神,上宗带队仙使云南子脸上似乎也有些惊奇和意外,石一隐约觉得,此次心智定力考验,自己之所以能第二个胜出,肯定是他的梦引能力在这里发挥了作用。

定选测试的是心智定力,眼前的光晕之内,应该是仙使真元制造的一个幻境。

而梦境和幻境是很有相似之处的。

多年的梦引经历,让他将幻境下意识当做了梦引,并在幻境中,使用了在梦引中才能出现的夸张能力。如他的扑腾滞空,他的心神感应。

要不是能够使用这两项能力,以他极其普通的资质,凝气一层的水平,除了从普通凡人中筛选的八人,他们仅有修仙资质却还没有修练,他应该是能力最菜的一个。

不过,虽然因为胜出,挤占了农户们的名额,石一“收获”了敌意,但石一想了想,便心中坦然。修仙路是一条充满竞争的路,他要修仙,他要实现石氏一族数百年的执念,便必须经历竞争。要同他人竞争,要同自己竞争。岷山小村,只是石一修仙路上停留的一个驿站,他不会在此停留太久。

除了石一、姜怡,最终胜出的一人是一名外形黑壮神情坚毅的农户少年,一人则是三府筛选的八人中的优秀者,这是一名身着锦衣的华服少年。

四人胜出后,现场突然有些僵冷。

胜选名额太少,胜出的那名外形黑壮神情坚毅的农户少年近十名家人,自然激动异常,却也只能暗自欣喜。其它的数十名少年及其家人,是悲伤和不甘的。这个时候,稍有头脑的胜出者都不会选择激怒众人的情绪。

其它,石一已经对众人的情绪有了体会,自然小心应付。姜怡作为众少年中唯一的凝气三层,身为农庄管理者姜秋水的后代,取得胜出早已在她自己和众人的意料之中,胜出时情绪便很淡然。唯有三府筛选出的那名锦衣少年,脸上刚露出胜出的喜悦,却尴尬地发现,先行胜出的三人并没有类似的表情和情绪,再观察了一下全场,立即醒悟了过来。他能胜出,便在心性上有不凡之处。明白自己即便在凡人世界中有不俗的家世,在这里却是一点作用没有,此时自己是孤单一人,身在陌生之地,更要知谨慎懂取舍。

好在,这种情状没有出现多长时间。当仙门上使宣布最终名额,一切尘埃落定。所有没有通过此次定选的少年及其家人,都只能将失落掩埋起来。深藏在心底。并将这一份失落化为修练的前进动力,即便这里比起上宗仙门,不可同时而语,少资源缺少历练,但自己不行,比起凡人,他们还是多少血脉中稍具修仙资质,农庄的作物,是供上宗修仙者食用的,不仅对修仙者有不俗作用,长期食用更能改善自身血脉。自己不行,自己能做的,就是种好作物,交纳定额后多有剩余,多多改善自身血脉,找准时间点,多生育后代,争取后代能破颖而出,完成自己的念想。

而且,最终胜出者,已经算是上宗修仙弟子,他们若是修练有成,在农庄的家人自然会受益,这个时候,再去表示不满,显然是一件蠢笨的事情。

于是,很戏剧的,没过多久,众人的情绪便生出了变化。空坪上众人淡然,生出微笑,向胜出者家人恭贺。而向管理者姜秋水和姜怡作揖恭贺更是络绎不绝,甚至石一和那名锦衣少年也收获到了不少表面上的祝贺。

石一第一次体验到现实世界,有这样一种诡异的人心变化。

很戏剧。很有内容。石一仿佛读懂了一些。

于是,没过多久,四名定选胜出者,在数百人的善意和恭贺中,便开始向上宗进发。

云南子面带微笑,拋出飞剑,左手剑诀一指,飞剑立即变成长三丈宽二尺有余。他潇洒飘逸的跳上剑尾,然后示意石一、姜怡等四人上去。

四名少年看到飞剑,神情即兴奋又有些担心。必竟是第一次乘坐飞剑,不过,好在剑身够宽,刚好容一人驻足。

“嘻嘻,我先!”秦怡第一个兴奋地跳了上去。对石一等三名入选少年,新鲜又有点惊惧的事,她则没有此心理历程,有的只是兴奋。作为修仙者的直系后代,她是乘坐过飞剑的。爷爷姜秋水也有飞剑,只是比眼前的这一把略短更宽而已。

有人作了示范,离地只有三尺高,三人也就心里有了底。略小心地跟着跳了上去。

飞剑徐徐上飞。两名执事也踏着各自的法器,跟在后面。

脚下的事物在渐渐变小变远,小村也成了手掌大小的一块,云雾之中,已渐渐不见。衣袂飘飞,劲风扑面,天空一片苍茫。

飞剑继续加速,劲风吹得四人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但四人包括姜怡还是很兴奋。上天飞行啊,那遥远的愿望一朝竟然实现了!石一也在心底感叹着。

心中渐渐生起一股豪迈,一种豪情壮志荡漾心间。

他的修仙之路,终于踏出了更为坚实的一步。

感觉到了四人的承受极限,云南子这才使了个法诀,将自己和四名少年护在了风罩中。

有了风罩,情况就好了很多。视线在云雾中,不能及远,但总体感觉,飞剑是在沿着岷山山脊向上攀登。这时速度也放缓下来。空气中温度下降,从凉爽到些许的寒冷。石一体质还是稍弱,已经感觉有些不适了。

“嘻嘻,云爷爷,离上宗还有多远啊。”雾朦朦一片,没有风景观赏了,秦怡闷了稍许,便忍不住问询了。

凝气三层在此次宗门新遴选弟子中,也算不错了。所以对姜怡这个小姑娘,云南子还是比较喜欢的。毕竟,能带回个凝气三层的遴选弟子,此行也就算得过去。不至于脸面无光。何况小姑娘面目清秀讨喜,声音软脆,让人舒服。

至于石一,他扫了扫那道拘谨、小心的身影,他云南子是要重点照顾的,谁叫他是那个和他有旧怨的人推荐的呢。暂时还没想好如何好好照顾这小子。不过,既然已经被他以特例权带上了山,以后有的是时间。

“勿急,尔等小娃初次乘坐飞剑,本长老要照顾和考虑到安全,速度不能及快,所以还要三个时辰才能抵达本宗东院。”

“哦,这样啊,还要这么久啊。”秦怡听到还要呆上几个时辰,不自觉撅起小嘴,接着小眼一亮,“那,云爷爷,还要这么长时间,要不您老人家就给我们讲讲上宗吧。你老人家是筑基期的大高手大前辈,了解的定然比我那个破爷爷多得多……”

“本长老还要分心操控飞剑,没闲暇和尔等……”

云南子正要开口拒绝,操控飞剑还是切忌分心的,尤其有四个第一次乘坐飞剑的娃儿在。但是筑基期,大高手大前辈这几个字,让云南子将到口的话咽了回去。

是啊,他云南子也是筑基期高手了,也要有高手的觉悟。操控飞剑这类凝气后期都能做到的事,凝气后期要注意的事项,筑基期的他,没必要还停留在过去的习惯中。

想了想,云南子也就应承下来。

“好,尔等现在也算是本宗外门弟子了,自然要多了解些本宗的事情,本长老就先和尔等娃娃简单的说说。”

石一等三人也初步习惯了在飞剑上有感觉。见姜怡说起,本宗长老也愿意说了。三人也凝心静神,仔细聆听。

“我青岷门,乃隐龙大陆西南边陲,第一大修仙门派,分东西两院,有丹草、炼器、飞剑、符阵四堂,内门弟子三百,外门弟子三千……加上执事、长老……”

……

于是,四名定选弟子,就在飞剑上聆听云南子讲述起宗门的辉煌历史和而今现状。石一等三人未着一言,只用姜怡不时嘻嘻插话。

云南子难得有机会卖弄一下自己的宗门知识,分心讲述,似乎并不影响操控飞剑,也就更加气定神宁。宗门长者、高手风范尽显无余。

飞剑一直很为平稳,云长老又加持了风罩。风罩不能隔阻寒意,令石一身体有些不适。然而,他此时已不自觉地沉浸在宗门相关知识中。先前心头纵然想起梦引中有高空跌落的片断,此刻却也浑然忘它了。

四人除却姜怡,对修仙都所知寥寥,那道听途说的古老传闻,都算不得数,不说接近事实,就算有些许真实性,就算相当不错了。有幸加入到修仙上宗,此时谁也不能阻止大家对修仙的渴望和执着。先了解,就能先行一步。所以对这些知识少年们自然是如饥如渴。恨不得多了解一些。做不到姜怡一样,频频发问,却是不约而同做了一回好听众。

不知何时,飞剑的下方多了一道黑漆漆的空洞。

云南子和稍后方的两名执事,自然是注意到的。这是岷山中数十处“死风口”中的一处。既然有死风口,自然也有活风口。称奇的是,岷山有死、活风口各三十二处。按照宗门记载,死、活风口每甲子会互相转换,而今所载,这些死风口离活化时间还有十余年,时间点早得很。所以,御剑飞过,对着下方黑漆漆的风口,他们都很淡定。

而就在此时,不可能有风的死风口,突然有一道劲风掠过。

风口四周都是同一种黑色的岩石,也不长树草藤蔓。劲风掠过,就没有参照物,云南子等三人也就没有察觉。

数息之后,云南子操控的飞剑率先到了风口的正上方。

突然间,云南子的飞剑晃动了一下,待云南子反应过来,飞剑已经如在波浪中颠跛的小船,就要失去控制。云南子还好,有筑基期的修为,御剑飞行的时日和经验很足,加大元力输出,这才重新控制好飞剑,然而此时飞剑上的四名定选少年,却是全部失去重心,齐齐从飞剑上掉落。

这时候,云南子显现出了筑基期修士的不凡实力。倾斜剑身,笔直朝下方跌落的四人追去。

一道剑影掠过,在两名执事赶来救援之时,云南子双手已拽着三人。

另一名定选少年,却在继续坠跌数道劲风掠起。这让他不得不停止下来。

不知何时,下方的死风口竟然已有转变为活风口的迹象。想到这不寻常的异变,还有活风口的恐怖威能,云南子耸然一惊。

那坠落的名石一的少年,正是他云南子想要“重点照顾”的对象,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命丧风口。

云南子在柳张两名执事面前露出无能为力的神情。

其实这样跌落,仿佛也好。云南子似有不甘的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