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百炼成吾

第1卷 第6章 涤尘

百炼成吾 沐湖清澄 2413 2016-08-22 17:07:39

  就在石一翻看《涤尘心经》的当晚,石一入梦了。梦中他捧着这本《涤尘心经》,读得津津有味,似有所得。

这令石一有些讶异。梦引是一种指引。似乎是根据他的现状,给他当前做出一种最好的判断和指引。是找出当下最适合、最正确的路。

只是,《涤尘心经》在他手上已经很多年了。在他发现自己的梦有神奇的引导能力的第二年,父亲就将那些钟爷爷粗略筛选过的古藉都交给了他。其中就有《涤尘心经》。如果《涤尘心经》有用,梦引应该早就指出来了才对。为何,是到现在才告诉他呢?!

是自己对梦引的作用,归纳、理解的还很片面?

或是其它?

寻思了许久,也没有想出过所有然。石一只有不再去想。

既然梦引指出了《涤尘心经》,那就按梦引的来。至于钟爷爷的建议,和梦引有异,自然要按梦引的定。

接下来的日子,石一刻苦钻研起《涤尘心经》。除却早起念颂一次无名口诀。余下的时间都在反复钻研心经上的涤尘之术。

只是他是凡夫俗子,资质有限,读了一遍又一遍,还是没有理出头绪。

“不懂啊!”

石一捂着脑袋,叹息。

红日越江海,清水出芙蓉,内容他理解,可是做为心法也太玄乎了吧!

银河沐九天,渺渺洗凡尘。果然是仙气飘飘。

我晕啊。

石一越想越不得要旨。

这些天,这些要诀,不管是否诘屈聱牙,晦涩难懂,石一差不多能倒背如流了。由此可见他的努力。但情况依然是不得要领。石一很执拗,梦引认定的东西,还没有出过错。他只是还没找到办法。

方向指明了,至于如何实现,就要自己努力,和想办法了。

其实,渡江危急时刻,无名口诀被动触发一事,对石一很有触动。石一甚至隐隐觉得,或许,《涤尘心经》的修练,也类似于无名口诀。暂时不受他控制,他要找到的,就是类似于无名口诀激发一类的契机。

有前鉴在此,不管如何,他不会放弃。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他还是毫无所得。这一天,石一突然很是苦闷,想出去走走。

这村里,他识得就只垂笤少女一人。又是同龄,想了想,就是她了。

中间有一天,其实,垂笤少女姜怡来找过他一次。当时过程很简单。就是姜怡嘻嘻问他住得可还习惯,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石一当时正被《涤尘心经》折磨的欲仙欲死,没心情答理,随意回了句还好。

事情也就没有了下文。

“姜怡!”第二回了,石一驾轻就熟。轻轻叩门。

没过数息,石一就听到了轻轻的脚步声。“不对啊,第一次没注意,看那少女的习惯,不该是这种脚步声啊。”

然而,打开门,姜怡黑着眼圈,头发有些零乱,眼波朦胧地出现在门口。

“少年,是你?”

“嗯,是我。”

“有啥子事?”姜怡用力揉了揉双眼,走了出来。

石一想要垂笤少女带他到四周转转。没想到姜怡想也没想,顺口就答应了。

“嘻嘻,正好我也想散散心,少年,跟上哦!”姜怡逐渐恢复她在石一心中的印象。

看着少女在身前三步并两步,踢着石子,石一仿佛又回到了渡江而来的那一天。

只是,这一次,少女声音软脆地,向他介绍起了田间作物。

“这是龙晶稻,脱了壳后,就是我们吃的龙晶米哦。”

“嘻嘻,香津豆,爆炒后,是上宗女修最喜欢的零食。”

“还有这个红鳞瓜,最是滋养血气。普通体修最爱。”

石一乖乖点头受教。他终于知道这月余来,食物的名字了。

姜怡似乎意犹未尽,将作物介绍完毕,主动指了指右边一处。

“那儿有个不错的地方哟,我们去看看!”

青石小道,弯曲漫延。翻过两处斜坡,又绕了一大片竹林,前方出现了一处石林。一道悦耳的溪水声,传入石一的耳中。

石一对溪水潺潺的声音很熟悉。自己长大的溪水村正是因此命名。

莫非前方的黑青石林,也有一道潺潺清幽的小溪?

高水有好水,大山深处有溪水,最是自然不过。

随着接近,溪水声渐渐响亮。有些急切。仔细一听,伴随着,是无数水滴溅落的声音。

石一不确定了。这时,姜怡已领着他从两块相倚而立的石柱缝隙间挤了过去。

于是,声音清晰无比。放眼一看,一道白练高高地挂在眼前。瀑布下是一汪清幽的小潭,潭水被一块同样高耸的青石左右分开。瀑布飞溅,上方缀着一道七色彩虹,下方微皱的潭水在波光荡漾。

见到青幽的潭水,姜怡近不急待褪下翠绿外套,朝近处枝叶间一扔,接着就要褪起里衣来。

石一被她豪放的动作惊到了。

吓得忍不住大咳了数声。

“哦,天气太热,忘记少年你也在了!”姜怡这才反应过来。

伸手在瀑布下大石某处一指,少女的声音很无辜,似在解释:“少年,看到没,这不怪我啊,看到上面‘姜怡的潭’几个大字了吧,此潭是我专属,我平时都是一个人啦,没人打扰的……”

“我要冲凉了,要不,你沿路返回,好像男女授受不亲咧。”

石一只得反身离开。

“算了,我们还小嘛,反正此潭分为两处,右阴左阳,我到那边,彼此也看不到,这边阳潭就让给你啦。”

姜怡自言自语,一气呵成。

“不要让我看到你哦。”少女补充完,迅速冲向背光的阴潭。

见姜怡转入右潭,石一在原地僵立了好一会。离瀑布近在咫尺,湿气弥漫,凉意丝丝。溅落的声响,即静谧又嘈杂。少女在那边潭,影不见声不闻,石一放下心来,又朝左走了数十步,这才脱去外衣,仅着一条短裤,三两下冲入水潭中。

石一还是一个凡人少年,夏日季节,此时最是惬意舒爽。

石一渐渐放松下来。心头的烦闷也逐渐远去。

似乎还不过瘾儿,石一伸开双臂,作仰天怀抱状,直接冲入瀑布中。

清凉的水珠似温柔又似狂野地,从上空冲下。拍向头顶和肩手,滑过脸庞,滑过双臂,激打着他裸露的上身。然后汇入清凉的潭水中。

久了,石一皮肤生疼,他退后两步,避开急流,让轻柔的水雾洒向全身。

石一很是享受现在。所以,他闭上了眼帘。

于是,石一感到了一种滋润和抚慰。温柔的水的滋润和抚慰。

身体里不知何时,似乎多了一种薄薄的、莫名的水流,即温暖又爽凉。

这种水流,此刻,是如此清晰和真实,极像是古藉上所说的,气。

这种水流,似和水雾同步生成,从头部生起,慢慢向下,漫延全身。

他的身体,似乎很是欢喜这种气流,虽然还只在身体的表层,然而所到之处,他感觉到发肤,甚至附近的肌理,都滋生出了欢呼和喜悦。

“这就是一切修真、修仙的基础,气吗?”突然之间,石一觉得,他在他的身体内,第一次感受到了“气”。

而此时的情形,似乎和银河沐九天,渺渺洗凡尘的意境暗暗相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