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百炼成吾

第1卷 第7章 喜悦和不安

百炼成吾 沐湖清澄 2664 2016-08-22 17:07:39

  石一练出“气”了!

虽然是借助外物,在瀑布的拍打和水雾的飘洒浸润中,沉心静气,内视已身,第一次感受到了那玄之又玄的气。薄薄的一层如水流般的气。

离来水潭又消失了的气。

但石一还是心生喜悦。不是狂喜,狂喜不足以代表这份喜悦。这是一种感动的喜悦,这一种足以告慰石氏一族执念的喜悦。

石氏一族,这执念的数百年来,不是没有人练出了气。比如他的曾祖,在那些所谓奇人异士的引导下,在二十一岁时,练出了气。可是二十岁出头,才有了气感,对于仙路而言,资质太差,起步太晚。而且曾叔没有遇到钟爷爷这样真正的修仙者。没有明师,没有被修仙门派纳为弟子,没有修仙资源,有了气感,在凝气上耗尽一生也就到头了。

按钟爷爷强调,他石氏一族血脉普通,没有修仙的潜质。而资质对修仙极其重要,所以在他无意得到的偏方里,他试着加入了两味可以改善血脉的灵草。希望能让石一血脉有所异变,稍微适合修仙。

也许,那两味灵草起作用了!

十二岁这个年纪,有了气感,在石氏一族的记载中,他是开天辟地的头一个。

可以说,这是他石氏一族实现执念,踏出修仙之路的关键一步,都毫不为过。

其实,对于修仙者而言,这个年纪,已是起步较晚,丝毫没有值得得意之处。然而,对于一个凡人,资质平凡者,对于石氏,对于石一自己,谁说不是一件值得记取且高兴的事?

这个时刻,这个瀑布潭水,还有带他来这里的少女,石一记住了。

之后的几天,石一每到傍晚时分,就去找姜怡,一起去“姜怡的潭”。

几天还好,每天都按时去,姜怡不乐意了。

“少年,今儿有事儿,你自己去吧。我充许你。”

有她这句话就好。石一肯定是要每天都去的。他好不容易找到了一种激发和体会到气的地方,找到了一外外力,刺激出气来。自然要牢牢把握。

果然,十天半月后,气感明显强大了起来。

离开此处,静心宁神,仔细感应,他也能感受到一丝丝的气。

这是真正属于他的一丝丝气。

不要借助外力也能拥有的气。

与此同时,《涤尘心经》他似乎也有了新的感悟。

有了气感,才真正可以体会心经的口诀要义。

夏天过去,秋季石一坚持去瀑潭感悟气,冬天他也坚持不懈,没有放过一天。就算潭水冰寒刺骨,让他几次都冻得几乎坚持不住。

姜怡观察到石一的坚持,有点不解。两人算是朋友,石一并没有隐瞒就告知了。“你还刚刚感悟气感啊,少年,加油!离年后上宗遴选的时间不多了哦。我也要去努力了!”冬日少女留下这句鼓励,就再也没见她来了。

就这样,年末岁初,新的一年来到。离上宗前来遴选的日子只有十余日了。

这天,石一又做了个梦。梦引的内容,就是他和姜怡均幸运地被上宗遴选上,乘坐飞剑去往岷山高处的时候,他一个失足,从飞剑上摔了下去。操控飞剑的上宗接引师兄却没管他,任由他掉落在一个深洞里。

梦引是他的依仗。从来没有指引失误。而他对梦引也坚信不疑。此时,因为这份坚信和不疑,石一不安了。

因为摔下去没有下文。

以至梦引中他通过遴选,石一都高兴不起来。梦醒后的几天,石一一直有些惴惴。先是有点担心。然后担心加剧,成为不安。深深的不安。

此刻,石一能够期待的,就是下一个梦引的到来。

告诉他,他会有惊无险。

值得安慰自己的,是梦引中自己在坠落时,没有诞起极其惊恐的情绪。

但不管如何安慰自己,石一还是心神不宁。以至瀑潭的感悟,都有些心不在焉。两天下来,不仅效果没有,反而感冒拉肚了一回。

他体质素来不好,这段时间在岷山小村,吃的米粮、蔬果、肉干,都不是凡俗物,对身体大有补益,石一体质已经大有改善。现在从姜怡那他已知道,农夫们种植的作物,绝大多数是供给上宗使用的。姜怡的爷爷,便是上宗的外门弟子,因其年岁大了,没有进阶的可能,故此被外放到小村管理这些农户。而农户们辛苦耕作换来的,一是自己的吃食,二是同样每二十年,他们的优秀子弟有一个被上宗遴选的名额。

农夫们也经常修练,为了提升种植成效,上宗会赐下不少凝气期弟子可以习练的初级辅助功法,如土行润土诀,水行浸水诀,火行炙炎诀之类。当然,初级护身战斗的法诀也偶有赏赐。农夫们也是凡俗之人,缺少修仙的天赋,故此绝大多数,终生只是农夫,但凡事都有例外,据记载,不乏有农夫成修仙者,甚至高阶修仙者的个案。传说,还有成为大能只差一步升仙的农夫。虽只是极个别,却也是所有为修仙界服务的农夫们的一个念想。

哪怕有一丝可能,希望还是有的。

必竟,谁不想长生呢。

石一收回思绪,暂时摁下内心的不安。

内心对于即将而来的上宗遴选,十分矛盾,既盼望期待地,又心中抗拒不安。

石一省起,自己此时还不知上宗的遴选标准,所以再一次去找姜怡。

问问爱嘻嘻的少女,她应该比自己了解的多。

姜怡却是不在她居住的竹楼内。

于是,石一终于见到了和钟爷爷同辈,同是上宗外放外门弟子的姜爷爷。

这是一个不怎么老的姜爷爷,看起来和石一的父亲年岁相当。精神饱满,做的也是农夫装扮,身形却是很是粗壮结实。给人一种孔武有力的感觉。

只是一看五官,石一有些乐了。很规整,如果不是小了一号,是相当的相貌堂堂。

姜爷爷声若宏钟,“小子,你好啊,又来找我们家小怡怡了?”

石头点头称是。心中却是有点恍然,怎么姜爷爷面相和身形不搭配,还说话的风格和爱嘻嘻的姜怡一般类似?

“我们家小怡怡,去那边的凤仙岩闭关,冲击凝气三层去了。”

“咦,你小子进度不错,原来凝气都不会,现在都稳定在凝气一层了,看来大胜那老小子,这次还不是很胡乱推荐嘛。”

“咦,你这真气运行之法,奇怪啊奇怪,怎么不是本宗之法,难咯难咯……”

见姜爷爷这么说,石一心中一冷,忙姜爷爷姜爷爷地追问原由。

“你不知道上宗只收修练本宗心法的弟子么?不练也好,干嘛乱练,呜啦晕,你小子是钟大胜那小子的记名弟子么,不会是冒牌的吧?”

“唉,浪费,浪费,比上几次都浪费。大不靠谱了啊。”似是想起了什么,姜爷爷连连叹息。随后,石一只见姜爷爷一幅无限感慨状,直接关门进屋,任由他在门外不睬了。

石一本来就在强自摁下内心的不安,想来问询一下上宗遴选的消息,这下心头更是一凉。而姜爷爷说话的风格,比嘻嘻少女姜怡更乱,自说自话,自编自演,根本不给石一正常了解的机会。

石一更加郁闷。心神不宁地回到自己的住处。

此行不仅没解决问题,反而让问题更加恶劣。

石一还是坚定不移地相信梦引,相信自己能够被上宗遴选上。但这个“坚定不移地相信”,又在他心头绕成一个不能两全的结。既然他能选上,那么从飞剑上跌落,也就不可避免。

如若怀疑,梦引不能成真,他不会从飞剑上跌落,那他也就不会被遴选上。

直到上宗遴选的前一天晚上,石一又有了一个梦引。

这是一个很简单,很特别的梦引。

没有过多情节,只有他放纵的笑声。还有脸上挂着一种诡异的笑容。

有了这个梦引,石一心中踏实了许多,但那笑容又让他有些惴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