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百炼成吾

第1卷 第2章 梦引

百炼成吾 沐湖清澄 3234 2016-08-22 17:07:39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是十三年后。

石一十二岁了。此刻的中年文士石十一,双鬓已经有了些斑白,衣着更为朴素,但神情比起十三年前,却是精神的多。他心中诞起了希望。

疑是山穷水尽,却有柳暗花明。

上天总还是给了石氏一个希望。

他有了后,这希望就不会断绝。执念就有实现的机会。

自石一伊呀说话始,石十一不管儿子石一是否明白,总是将先祖遗命,自己的遗憾,和他的期许,在其身前一遍遍念叨。石一虽然听得起茧子了,却总是持之以礼,耐心恭听。

一年一年下来,石氏一族的执念,已经深植在石一的心底。祖上们一辈辈散尽家财寻仙访异的所经所历,他也一样烂熟于心。就算祖辈们搜寻当做宝贝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各种修仙之术、各类异法,父亲也全部交给了他。

他只有十二岁,身体比同龄人瘦小羸弱,心智也类于众人,或许是血脉中的执念,父亲一次一次的念叨,他性格天生内敛,却有一份超越这个年纪的成熟。

今天,是石一离开生他养他十二年的溪边村之日。

之所以离开,父亲的安排是一个方面,更主要的,是另一个原因。这个原因只有他知道。他并未和父亲言明。

父亲给的理由很简单,这是十年前离开的钟大胜钟爷爷的安排。

说起钟爷爷,石一的印象很线条,钟爷爷十年前离开了,他只见过父亲日后凭记忆描绘的一张画像。

很老的面庞,没有头发,身旁柱着一枝很古意的柺杖。

他是很感谢钟爷爷的,没有钟爷爷,也就没有他的出现,没有了父亲的期望,石氏一族的执念也就没有了实现的可能。

尽管钟爷爷,这位真正的奇人异士,在配制神奇偏方的时候,限于灵药所限,有两味药用了寻常药草代替,以致自己先天血气不足,肉身较弱,自小有小疾缠身,但他还是很真心的感谢钟爷爷。父亲说钟爷爷是一个真正的修仙者,是他石氏一族金诚所至,终于等到的一位指引者,将来他有幸踏上修仙路,定有相逢和拜谢的机会。

而真正决定他在十二岁的今天,遵从父亲安排,离开双亲,离开生他养他十二年的溪边村,鼓足勇气,去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的理由,侧是他的梦引告诉他的。

五岁时起,石一惊奇又懵懂的发现,他的梦境有别于常人,有指引作用,通过梦境调整,他能在现实中做出最正确的选择。这一点他尽管没有同父母说明,父母日后却对他所做所为另眼相待,时有惊奇,有了期许。

比如六岁那年,他因为先天阳脉有损,易血浮心慌,寒凉腹泻,整个人面黄肌瘦,有一天梦见自己朝着北面的羊角山飞出十数里,在一处大青石下有一株拳头大的紫果,他在梦里捧着紫果很是开心。第二日他便偷偷一个人,气喘吁吁来回一天,果真无惊无险,找到了梦里出现的大青石,在青石下的一处小缝隙找到了一株七叶小树,上面有一颗拇指粗细的紫果,个头比梦里小了许多,但却没有犹疑,一口吞下,数日之后,他果真体质有了不少改善。

那次的情况,他有对父母说过,父母也很是惊奇。但梦引并不是经常出现,有时候会长达年许都没有类似情况发生,所以日后父母对此只当做个案处理。也只有石一,事后归纳领悟,才将梦引的奇妙能力和他自己联系起来。这不是个案,是他的一项神奇能力。

虽然梦引并不受他控制。只有在他人生的重要关口,需要做出重大选择的时候被动触发。

但其实已经足够。

七年的事实证实下来,梦引是上天给他最大的赐予和收获。如果自己要实现先祖遗愿,这便是他最大的倚仗。

石一沉默寡言,也不善于表达感情。少了这个年纪的青春和冲动。

该说的父母已经交待的很重复。

“爹,娘!”

“你们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即便如此,石一还是含着热泪,不舍的告别双亲。

他的目标,是千里之外的珉山。

十二岁少年,第一次离开家乡。去寻找他石氏一族的修仙路。

珉山是西南道省乃至佑龙帝国内最高的一座大山。平常人根本攀登不上,人迹罕至。但因其高,在凡俗世间,此山依然有着盛名。

所以对石一来说,去此山,除却路途遥远,其实并不困难。在进入此山脉之前,也是官途大道,并没有危险之处。

仔细回味梦引,也没有特别的警示。

家境困顿,这些年也没有明显改善之处。家中该变卖的都已变卖,这些年父母也只是田耕纺织为生。家中最大的积蓄,一枚五两银锭,便在他的胸前腰囊深处。其它还有一两多散银,放在背上的包裹中。估略计算,以他的赶路速度,仅仅只够最低的餐饮宿资。

宿资是一笔不小的费用,但要省下,便只有借宿乡野人家,或树上山洞。帝国民风纯朴,治安良好。但是在集镇村落,有监管之处。至于乡野人家,他一个十二岁的少年,还是要小心为上。树上山洞,时至夏季,蚊虫蛇鼠众多,身上没有准备这类防护物品,一个人,是不太妥当的。

所以石一只能步行。走官道。

石一体质仍是稍弱,步速较慢,第一日,脚程还不错,刚好在天黑前赶到一个小镇。第二日,他腿脚有些酸痛,心中估量着赶不上下一个小镇,只好在官道驿站歇息。

一个少年独自赶路,自然也有引起其它路人和官道驿吏问询,但石一身上有路引,措词父亲临行有交待,一律回复去珉山脚下宥县探亲。倒也可以应付过去。

第三日,他到了清流县。已是离家百五十里外。

清流县在石一的记忆中,是很有印象的。父母都是在清流县长大的。在回到溪边村祖地之前,石氏一族在外最后一处家宅产业,便在清流县。那也是父亲长大的地方。县城东南清流石府在三十年前已经变卖,自然是昨日黄花。但如有可能,石一还是想去看下父亲长大的地方。

至于母亲,外公外婆过世早,母亲又没有兄弟姐妹,这才被势利刻薄的叔父,表面上是媒娶,实质上是为了交换当时准备变卖的清流石府府宅,有目的地草草嫁给了父亲。不然,当时家道已然没落的父亲石十一,难有机会娶到母亲这样清婉勤慧的女子做娘子,而且年岁差了几近二十岁。

当时父亲正在狂热地寻仙访异,和所谓的奇人异士“厮混”在一起,根本也没主动想到媒娶这一事。

平生第一次到县城这样人口聚居之地。夜幕初上,清风徐徐,空气中也有了凉爽。找了一家最便宜的打尖住宿之地,放好包裹。石一出现在清水河两岸人流之中,瞬间,他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拥挤和热闹。

这种感觉是新鲜的。陌生的。

看着夜色中仍然亮如白昼的街道,两旁风灯无数,耳旁各种叫卖声此起彼伏,石一小小激动了一把。当腹中咕咕的时候,他又极快平静了下来。

问询了一下价格,石一无语了。

为了让自己不再咕咕,他加快了步伐,经过闹市,往东南处行去。

穿越几条小巷,石一很快找到了父亲说的那棵方圆三十余丈的大榕树。那是父亲小时候经常玩耍和捧着古藉“研读”的地方。

大榕树真是很大,比起大山里的千年大树,都不妨多让。

树下围了一圈青石,上面磨得光滑如镜,可以想见此树的古老。

大榕树的更南处,城东南最大的府宅,宅前十分特别的立着一对白玉雕琢的松鹤,便是曾经的清流石府。

入眼的府宅,外面是一圈青墙,里面露着飞檐碧瓦。内中有十余院落,却是只有中心两处露出光芒。此处已近城墙,没了城中心那般热闹,便显得有些静谧幽深。

围着整个宅院外墙转了一圈。石一有些感慨。

“按父亲描述,宅院并没有做出修缉改动,还有以前青幽淡雅的余风。只是修仙烧钱啊,这么大的一处宅院,住上百十人都没有问题,就被父亲变卖了。卖了也就卖了,只是所得银钱,父亲似乎也没用上两年。这些银钱,按普通数口人家计算,那是用上十辈子都是没有问题。”

石一之所以生出如许感慨,是这些年,自己虽小,但父母男耕女织,勤俭度日,生活时有窘迫,尤其是父亲不会赚钱只会花钱,自然而然,有了对钱财重要性的认知。心中一估算,想到变卖祖宅,这么大一笔巨资,平常人家过日子,几辈子都用不完,而对于立志修仙的父亲,却是一两年的用度。自己也是立志要修仙的。一是祖先遗志,二是自己确实也喜欢。

“只是,确实修仙太烧钱啊!”

这一刻,虽然他还没有踏出修仙路。却是很直接地,结合石氏一族的过往,石一滋生出他对修仙的第一个概念。

修仙烧钱。

他现在囊中羞涩。连普通人家都不如。

这个概念现在还谈不上对他立志修仙,生出打击,却让他看到自己要注意的地方。

如梦引一样,如何在现有的条件下,在无限的可能中,找出最好的选择。既然钱财,或者更深远的说是资源,对于踏上修仙路重要,他就要学会不被钱财所累,不为资源制约。

这也许,就是清流县此行,梦引想要告诉他的。

离开清流县,一路向东,石一继续踏日而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