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第101种杀人魔

第二十二章杨炳怀的独白

第101种杀人魔 琼华 2239 2016-10-12 09:20:02

  杨炳怀大病一场,倒在床上下不了地。整个杨公馆都被笼罩在深深的哀伤和自责中,三太太自杀未遂后就变的痴痴傻傻,逢人就说,我有个孝顺儿子,都是她误会他了,以为他跟别人一样看不起自己,都是她不好。要不然就是抱着枕头大哭,说是自己把儿子活活的掐死了,她是刽子手,此罪难赎。还有的时候,就是缝衣服,缝了好多件,却没有一件缝好的,然后就捧着衣服哭,在房间里抽自己耳光子,说自己笨,连儿子的衣服都缝不了。

最初,二太太看不下去,就会上前劝她,可她发现,不劝还好,一劝她,她就拿剪刀割手腕。二太太吓坏了,再也不敢劝她,每每只在远处看着落泪。

木易也安静了许多,从前的不正经似乎都不见了。整个家就只有许文姝一个人在打理。一天,木易看不下去了,指着她大骂,“我跟你压根儿就没举行仪式,你根本就不算是我杨家的媳妇,你也不必在这儿指手画脚的。”他那个指手画脚其实是受罪之意,可他偏偏不肯往好听了说,偏偏要气她。

谁知,许文姝也不搭理他,全当她没听到,依旧我行我素,做着这个杨家大少奶奶。结果,木易的话给刚到的许文晟听到,他撇不住火,上来就跟木易吵起来,两个人谁也不让谁。

“我又没让她我家待着,有种把她接回去啊,告诉你父母,这门婚事就这么着了。他的女儿我没碰过,再另找户人家吧。”

许文晟一听,登时红了眼,“杨志勋!有种你再说一次!”

木易挺了挺胸,“我凭什么听你的?你算哪根葱?”

许文晟忍将不住,作势就要动手,许文姝大喊一声,“够了!”

两人全都不动了。

“文晟,你回去吧。从杨志勋把我从许家接出来的那一刻,我就已经是杨家的人了,现在杨家有困难,我更不能走。”

“姐!你把自己当杨家人,可人家没把你当自家人啊。你条件那么好,回去找谁不行,偏要待在杨家?”

“文晟!以后不许你这么说。”许文姝一脸严肃,“我现在还有很多事情要忙,你如果没什么事,就先回去吧。”

“姐!这个杨志勋哪儿好?让你这么死心塌地的?他。。。 。。。”

“文晟!”

许文晟被许文姝的一个眼神狠狠的给瞪了回去,再不敢说话。过了一会儿,许文晟道,“行吧,姐,我先回去,等你想回家了,就告诉我,我让人抬着八抬大轿把你接回去!”

后面那话是说给木易听的,只见木易冷哼一声,完全没搭理他。

许文晟走后,许文姝与木易四目相对,木易依旧冷冷的,瞅了她一眼,上楼去了。

二太太找到木易,说是杨炳怀有话要跟他说。

床上的杨炳怀似乎瘦了一圈,从前那个膀大腰圆身材魁梧的杨炳怀不见了,瘦的几乎要被棉被吞噬。

木易缓缓走近,来到他的床边。杨炳怀看他的眼神很温柔,这让他很不好意思。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木易低下头,心内五味杂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你不必说,听就可以了。”杨炳怀的气息很微弱,有种说完上句就没有力气再说出下句的感觉。

“我知道,不管我怎么说,你都不肯相信我。但我的确很爱你母亲。”

这话木易从前就听过,他从前不信,现在依旧不信。

“那你为什么要娶她妹妹,还要让其他女人大肚子?”

“当年,你母亲过门两年依旧怀不上孩子,那时候老太太还在,她非要我再娶一个。我不肯,她就罚我在祠堂跪了一宿。她不容易,年轻的时候死了丈夫,后来又死了两个儿子,所有的儿女里面,只剩下我一个。我若不答应,对不起的不只是她一个人,更对不起杨家的祖宗。结果,我迎娶你小姨之后,你母亲就怀孕了,次年就生下了你。老太太高兴坏了,要我趁热打铁,再多添几个孙子给她。可她哪里知道,我从来不曾和你小姨同房过。”

“你小姨深知我和你母亲的感情,也不想插足,决定就此帮我瞒着。后来,你母亲又怀了孩子,我们一家人真的是很开心。可就在她八个月大的时候,我和你小姨的事情被发现了。老太太很生气,痛斥我一顿。我以为是小姨不甘寂寞跟老太太告的状,结果却是我误会了她。我们大吵一架,最终,我赌气出去喝酒。不知怎么的,一觉起来身边就多了个女人。那个女人就是三太太。”

“后来我才知道,她是个陪酒的风尘女子。我给了她一笔钱,要她离开京陵。没想到,一个多月后,她居然回来了,跪在我家门口,说是我的女人,还怀了我的孩子。我当时并不在家中,老太太听后,就先把她留下了。说什么都要我纳她为妾。这话传到你母亲的耳朵里,她一激动,便有了早产的迹象。那天,我把全京陵最好的大夫都请来,可是。。。 。。。 她难产,而且有血崩的先兆。我要求无论如何都要保住大人,结果。。。 。。。到头来,谁都没有保住。”

杨炳怀的眼圈红了,木易看的很清楚,他的眼眶里藏着一种叫眼泪的东西。

“你母亲的死,我比谁都痛心!我认为,我是间接杀死她的凶手,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无法摆脱那种悲伤,它就像一团气集结在我的胸腔,出不来,下不去。可老太太不允许,她认为这是懦弱不像男人的表现。他要我立刻娶了那个女人,让女人把孩子安全的生下来。”

木易啜泣道,“所以,你娶了她。但你不爱她,反而一看到她就会想起母亲。你觉得她是杀死母亲的刽子手,而她又是你儿子的母亲,所以,你折磨她,打她,骂她。”

“没错。”杨炳怀深深的叹口气,“甚至有段时间我还以为志朝根本就不是我的儿子。为此,我偷偷的找了洋人做过诊断,没想到,他还真是我儿子。从那之后,我开始渐渐的说服我自己去接受志朝,可是,每当我一看到他冲我笑,我就会想起你死去的母亲,和那个刚出生就死了的孩子。那个孩子也是个男孩。我不由自主的认为,是志朝夺走了你弟弟的性命,这个想法一旦产生就无法忽视。即便我现在对志朝的态度有所改变,却仍旧跨越不了心里的那个结。”

杨炳怀长叹一声,“说到底,是我害了他。他努力学习是因为我,偷学射击是因为我,杀人,还是因为我。我,罪无可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