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第101种杀人魔

第二十一章真正的恶魔

第101种杀人魔 琼华 2799 2016-10-11 09:20:02

  杨志朝不知不觉走进一个朦胧的世界。还是青瓦方砖的大宅院,很熟悉,那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

谩骂声从母亲的房间里传出来,他有些不敢进,只是站在门口之外,远远的看着。

训斥母亲的是个身材魁梧穿着考究的男人,男人的脸看上去很斯文,骂起人来却是一副野兽模样。

“你这个贱人!”

男人一个巴掌朝母亲的脸扇过去,母亲一个踉跄,撞到床棱上,额头被磕破了,鲜血冒出,很快就顺着脸颊往下流。

男人依旧不肯罢手,上前揪住她的衣领像拎只兔子一样把她提起来,恶狠狠的问她,“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

“啪!”又是一巴掌。

额头上的血,嘴角的血很快就混在一起,母亲最先还反驳几句,到后来,已经越发没了力气,就好像一个被剃了骨的人,任他打骂。

摇篮里的孩子“哇哇”大哭,许是哭声烦着了男人,男人突然转身,猛地一把将他从摇篮里抱出来,血红的双眼直瞪着他,孩子吓的登时没了哭声。

母亲不顾身上的痛,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从地上爬起来,冲到男人身边,抱着他的腿求道,“他到底是你的亲儿子!你放了他,有什么怨气就冲我来!”

男人咬牙切齿的瞪着那个孩子,“冲你来?你以为你真的那么本事?”

男人的腿用力一踢,女人一头撞到桌腿,旋即晕倒在地,不省人事。

门外的杨志朝早已握紧了拳头,泪光闪闪,双眼冒火。

很快,他又接连来到自己五岁,十岁,十五岁,甚至是二十岁时的画面,每一个画面里都有一个凶残的男人。无论是谁犯了错,他都把气撒在母亲的身上,他的拳头和愤怒似乎从来都只属于母亲一个人。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他既然如此厌恶母亲,当初又为什么要娶她进门?还让她怀上自己的骨肉?

他恨他,恨自己长的太慢,恨自己没有足够的力气,恨自己有一个名叫杨炳怀的父亲!

画面里的他开始逐渐扭曲,他的笑被一分为二,其中一半永远干净纯洁,宛如阳光。另一半则阴暗毒辣,没有底线。

“你终于醒了。”

杨志朝四处看看,并不像是警察局的审讯室。

“哼,你以为你把我绑在我自己的房间里,我就会乖乖的听你的?”

“告诉我,阿瑶在哪儿?”

杨志朝很是意外,“阿瑶?你居然问的是林佳瑶?”他冷笑着,难以置信,“你最先问的不该是我为什么要杀人吗?”

慕容霆面容镇定,“你的梦已经告诉我你为什么会杀人了,我想我不需要知道。更重要的是,我们已经掌握了你杀人的所有证据,而你,也曾亲口在大庭广众之下承认。这个案子已经结了。”

杨志朝诡笑道,“真的吗?我敢说,林佳瑶一天找不到,这个案子就结不了。还有,你真的以为杨炳怀会让你抓捕我,枪毙我吗?我可是他的亲生儿子!不管我做了什么,都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可你也毁了他。”

“是他先毁了我!”

情绪激动的杨志朝想要从床上跳起来,却发现自己的双手双脚早已被镣铐锁住。

“慕容霆!你就是一只狗!”

慕容霆双臂抱胸,“随你怎么讲。说实话,我很同情你。我之前还在猜测,能做出剥了人皮这种举动的凶手该是怎样凶残的一个人。后来我发现,是我错了。越是能做出这样出格的匪夷所思的残暴死法的人,反而越是那种表面上看起来阳光善良的人。”

“慕容霆,你以为你很聪明是吗?我原本还真当你是个神速干探,没想到,也不过如此。”

“虚名都是别人传出来的,带点儿神话特色也不足为奇。”

“不管你怎么看,那些人都该死!而且,普通的死法对他们来讲都太慈悲了,一点意思都没有,否则,他们哪里懂得什么是痛?”

“所以你剥皮,除了想让他们痛,还想看清楚他们的皮囊下究竟藏着怎样一颗心吧?”

“没错。”

“我很想知道的是,裴书海和王记都是被你先杀后剥皮,为什么对李三却不这样?而且,他对麻醉剂免疫,你在剥皮的过程中难道不会被他的叫声干扰吗?”

“哼,比起裴书海和王记,李三更不是人!他的老婆是他活活的用皮带抽死的,你知道皮带打在身上的感觉吗?那种皮与肉分离的感觉?呵呵,你一定没有感受过。”

杨志朝的眼睛转向别处,“但是我的母亲,以及我,都曾感受过!那种切肤之痛,我永生难忘!对待他这样的人,我为什么要让他死了没有知觉了再剥?我就是要他尝一尝,活着被人皮肉分离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样的!”

诡笑再次涌上他的脸庞,“我本还没那么狠,所以用了大量的麻醉剂。希望他不会那么那么的痛苦。可谁知,他居然对麻醉剂免疫。哈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那么裴书海呢?他并没有殴打自己的老婆,你为什么杀他?”

“可他侮辱了她!”杨志朝很激动,“既然他有老婆,又为什么要去勾引别的女人?即便那个女人身处风尘,也不该当件衣服一样想要了就穿,不喜欢就扔掉。”他的五官拧巴在一起,“还有那个王记,他老婆忠心待他,他却因为自己的无能屡屡迁怒于她,甚至连她怀孕了也不管不顾。要不是我出于善心,提前告知胡九,那个女人早死了!”

杨志朝怒视着慕容霆,“我是在替天行道!慕容霆,你抓错人了,你该抓的,是那些是那些不知道珍惜女人的男人们,他们才是真正的恶魔。”

“他们是错了,但是,也不需要你去替天行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极端的做法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你以为你这样做,你在心里就会好受一些,但事实上并非如此。你每做一次,你的心灵就会遭受一次凌迟。根本上讲,你的良心并没有彻底泯灭。”

慕容霆顿了顿,“你应该要好好感谢何敏。”

杨志朝短暂的诧异之后,是再冷不过的笑,“我就知道,女人不靠谱。”

“相反,她很靠谱。”慕容霆道,“她为你做了很多,我想,在王记死后,你有一段时间没有再犯案,应该就是何敏所说的你想要收手之故。那么,是什么事情让你突然转变想法,唤起仅存的一点良知,重新做人?而又是什么,让你放弃这个想法,以人皮气球在杨志勋大婚之际爆炸来报复杨炳怀?”

杨志朝眉梢一动,“可我要杀的是杨志勋,你为何会认定我要报复的人是杨炳怀?”

“很简单。其实你所有的怨气和你今天所有的杀戮都源于杨炳怀,如果你想杀他,你早有机会,再加上你聪明的头脑,完全可以借刀杀人,杀了杨炳怀以泄愤很。但那样对你而言太过简单,也不过瘾,完全达不到折磨杨炳怀的目的。”

“杨志勋是杨炳怀最疼爱的儿子,也是他的命根子,即便他整天责备杨志勋。杀掉杨炳怀,对你而言不过是杀了一个行将就木的躯体,而杀了杨志勋才能从根本上击垮杨炳怀。我说的对不对?”

杨志朝的眼里藏着默认。

“还有一个原因,是你不敢。”慕容霆继续道,“你这么恨杨炳怀,即便我绑着他给你刀子将他杀死,你也绝不会做。这就是你的矛盾所在,所以你痛苦。”

“是!我是想亲手杀了他!可我就是不敢。我曾有过无数个噩梦,梦里就是他瞪着我,让我杀他,枪就在我的手里,我却在发抖,我看不起这样的自己,但我没有办法!他是我爹!”

这一刻,慕容霆竟有些同情他,正如何敏所说,杨志朝并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杀人犯,兴许,他还有的救。

“杨志朝。。。 。。。”慕容霆声音放缓,“如果你愿意,还有补救的机会。告诉我,阿瑶在哪里?”

杨志朝突然大笑起来,“没想到,你慕容霆也有动真感情的时候。”他的脸再次扭曲、放大,“你喜欢她,可我也喜欢她。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打算重新做人,又为什么最终放弃吗?”杨志朝一字一句的说,“就是因为她,林佳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