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第101种杀人魔

第十九章婚礼前夜

第101种杀人魔 琼华 3133 2016-10-09 09:18:02

  “阿瑶。”

刚到房间门口的林佳瑶被身后突来的叫唤声吓了一跳。她回头一看,竟是杨志朝。

“志朝?是你呀。”

杨志朝绽放出阳光般的笑,但不知为何,背光而站的杨志朝在林佳瑶眼中是那么的刺眼,仿佛是阳光太烈了,也仿佛是杨志朝的笑带着令人毛骨悚然的特质。

“你去哪儿了?我等了你很久。”

“我?呵呵,就是随便出去逛逛,我是女孩子嘛,不喜欢总是在屋子里。”

杨志朝向她迈了一步,却让林佳瑶本能的后退了一步,这一步不小,后脑勺结结实实的磕在房门上。

“你没事儿吧。”

林佳瑶捂着后脑勺,接连说了几个“没事儿”,不过是个眨眼的功夫,杨志朝与她居然已是咫尺之间,近到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他的呼吸声。

林佳瑶连忙躲开,半低着头,目光闪烁,就是不敢直视他。

“你今天怎么了?回来之后就不正常。”

林佳瑶一怔,“有吗?”她转念一想,立刻想到一个理由,“哦,我去看了场电影,可能还没消化完吧。”

“哦?什么电影?”

林佳瑶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子,最近放什么电影她怎么知道,“不怎么好看,名我也没记住。”

“呵呵,你不是才说自己这魂不守舍的样子是因为一场电影吗?要是不好看,那一定没影响。还有啊,你不是说是去见朋友的吗?”

林佳瑶很想再给自己一嘴巴子,“没错啊,我去见朋友,顺便看了场电影。”

“哦?那看来,你没心思看电影全是因为这个朋友了。”

“没错。”林佳瑶灵机一动,“我那朋友说,他隔壁邻居家发生了一件特别骇人听闻的事情。”林佳瑶继续说,“他邻居家的老二因为嫉妒老大,就把老大给杀了!”

杨志朝很明显的被吓了一跳,“为什么呢?”

“因为他觉得自己的父母不喜欢他,只喜欢自己的大哥。”

杨志朝听后,嘴角微微上扬,“不喜欢他也是有原因的,他的思想太狭隘了。”

林佳瑶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对啊,你是不是也觉得老二太过分了?”

“怎么说呢,我想那个老二也是被逼急了吧,否则也不会做出这等丧尽天良的事情来。”

林佳瑶皱了皱眉,“那你是同情老二喽?”

杨志朝没在意,只是淡淡一笑,“既然是别人家的事情,听一听就罢了,何必太过投入,自寻烦恼?”

林佳瑶还在琢磨着他的话,就听杨志朝说,“今晚上家里来客人。唉,其实也不算是客人了,是大嫂一家人要来,来商量大哥婚礼的事宜。你要不要也来听一下?”

“我?我可是外人呢。”

“谁说你是外人?”

林佳瑶听后一愣,眨了眨眼,“呵呵,我怎么不是外人呢?”

杨志朝一脸认真的盯着她,“今天母亲告诉我,等办完大哥的婚事就为我张罗,父亲也同意了,还问我有没有中意的,我说有。”

林佳瑶开始不自在起来,“哈哈,那很好啊,你们兄弟先后结婚生子,双喜临门啊。哦,不对,四喜,四喜临门。”

杨志朝突然抓住林佳瑶的手,“这么说你也同意了?那好,等大哥的事情一办完,我就跟父亲说咱们俩的事。”

林佳瑶急了,显然,杨志朝不是在开玩笑。

“志朝,你是不是搞错了?”林佳瑶道,“我们是好朋友。”

杨志朝笑道,“很多夫妻在结婚之前都是好朋友,阿瑶,我相信我们会幸福的。”

林佳瑶把手抽回,迅速躲开,“杨志朝,不是所有的好朋友都会成为夫妻的。你和我就不会!永远都不会!”

林佳瑶吓的推门进去,又很快的锁上,一个人靠着门深深的呼吸了几口,再回想起方才的一幕,还是吓一激灵,再一看自己的手,早已经汗毛竖起,血液都仿佛逆转了一般。

就在门外,杨志朝依旧笑着,看似明媚,却是邪魅。

晚上谈婚事的时候,林佳瑶根本就没出去,她打算遵照慕容霆的吩咐,趁此机会偷偷潜入杨志朝的房间一探究竟。

这房间她并不是第一次来,很熟悉,但要找一样东西,却没那么简单,因为杨志朝的房间很简单,几乎是一目了然,半面强的书柜,书桌还有一张床,衣柜里都没多少件衣服,连衣柜板子都可以看的见。

林佳瑶还想着杨志朝对她编排的那个故事的反应,很正常啊,没什么特别的,跟她想的差不多。但她愿意相信慕容霆,他是不会让她做无用功的。

可时间有限,她必须要赶在杨志朝回来之前。林佳瑶有些急躁,屋子里又黑,不小心碰掉了墙上的一幅画。

林佳瑶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样一副高山流水的名画居然暗藏玄机。画的后面居然是一个暗格。暗格里放着一把狙击步枪和一些子弹,以及大量标注着学名的玻璃瓶,当然,还有一把散发着血腥气味的刀!

林佳瑶的呼吸在此刻停滞。

“阿瑶。”

熟悉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林佳瑶吓一激灵,感觉魂儿都飞走了。

“志。。。 。。。志朝?”

杨志朝的嘴角渐渐上扬,形成一个弧形,笑里透着阴森,月光铺洒在他的脸上,脸颊越发深陷,眼球越发的外凸。

“我。。。 。。。我不小心走错房间了,不好意思。”

林佳瑶拔腿就跑,却不知一动不动的杨志朝早已经在她身后举起了枪。。。 。。。

“阿瑶!”

慕容霆惊呼一声,猛地从书桌上坐起,一头的汗。

“呦,原来是相思梦啊,你这是工作恋爱两不误呢。”何敏不冷不热的说。

慕容霆从椅子上站起来,“不行,我要出去一趟。”

何敏一把拦住他,“去哪儿啊你?我可跟你说啊,杨公馆今晚可是有客人,两家人谈婚事呢,你可别再去打扰人家了。好容易升了职,到时候别又因此停了职。”

“不行,阿瑶一定出事了。”

何敏冷哼,“能出什么事啊?那不还有杨志勋呢吗?那可是杨公馆,国务总理的家,你一个小警长,进去两次就不错了,行了吧,别瞎闹。”

何敏递给他一份文件,“你猜的果然不错,胡九居然是魏永信的外甥。据说,当年魏永信这个妹妹就是看上了胡九的爹,非他不嫁,结果呢,就跟家里来了个断绝关系,老死不相往来。唯独这兄妹感情是保留下来了。而且,胡九能进总理家当厨子,也是魏永信帮的忙。奇怪的是,为什么魏永信不救他呢?”

慕容霆道,“如果,魏永信知道他维护的人是谁呢?”他顿了一下,“当年杨炳怀还是个军阀头子的时候,魏永信就是他的贴身护卫,两人交情匪浅,魏永信能坐上副处长的这个位子,也全是靠杨炳怀这个靠山。杨家人要是出了事,别说是他外甥背黑锅,就是他自己,估计也是心甘情愿。”

何敏沉思半晌,“这么说,你已经很肯定了。”

慕容霆点点头,“我是很肯定了,你呢?”

何敏不解,反问道,“我?”

“你不用再瞒我,你对这个案子这么关注,其实不是因为你想破案,而是你想挽救一个人。”慕容霆慢慢的说,“杨志朝。”

何敏很紧张,面色开始发白。

“我一直担心你会泄露线索出去,所以很多关键性的东西我并没有让你知道,这也是能让你一直跟着我做事的主要原因。而你做了这么多,无非是因为一个字,情。”

“你和杨志朝的家庭背景差不多,你也庶出,在家里没什么地位,所以你自卑,从小就自卑。但你又特别害怕别人看出来你这点,所以你很要强,你用一副钢枪不入的盔甲武装着自己,让自己看起来很冷酷,很强大。你处处都争第一,想以此来向世人证明,即便是庶出,你也可以出人头地。但你想过没有,有可能,只有你自己介意这件事。你的成绩很棒, 工作能力很棒,但你却不快乐,也依旧没能自信起来。”

“两个同样遭遇的人遇在一起,由互相同情到相互吸引,一切都水到渠成。但你比他好一些,最起码,你的道德底线还在,他的却早已经不在了。”

“不!”何敏大喊,“我相信他,他已经答应我不再做了。而且。。。 。。。”何敏顿了一下,做了个吞咽的动作,“我和他并非相互吸引,而是我的一厢情愿。”

“所以你那天很开心,以为我终于可以放手不再查下去,好让死去的胡九顶罪。但你转念一想,那根本就不是我的做事原则,所以,你再次以帮助的名义来探听虚实。”慕容霆问她,“你难道真的认为,一个道德底线已经崩塌的人会真的改过自新吗?你真的肯定你的做法没有打草惊蛇?你错了!”

慕容霆的语速开始加快,“他已经在反击了,不出我所料,他很快就会做出更加匪夷所思的事情!那时候,遭殃的可能就是更多的人!”

“对!你说的都对!可是证据呢?”

何敏的话击中慕容霆的心。是啊,证据呢?那个人可是总理的儿子,即便有证据都不一定能抓,更别说没有证据了。

但他就是不信邪。

“会有的。”慕容霆信誓旦旦的说,“一定会有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