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第101种杀人魔

第十七章扑朔迷离

第101种杀人魔 琼华 2915 2016-10-07 09:16:02

  解剖室内。

“远距离射击,一弹直中脑心,当场死亡。”木易十分淡定的说着从尸体上透露出的讯息,手里的钳子上夹着子弹,“贫铀弹,而且是自制的。”

慕容霆走近一看,子弹外面无金属包装。

“军用贫铀弹外一般都会裹上一层金属外壳,这个没有。贫铀弹硬度高,直接穿破他的头盖骨,而且弹孔很小。”

“该死!”慕容霆气道,“一定是灭口!”

“有一点我不太明白,凶手能够在远距离高制点一击而中,如果不是个训练过的狙击手,应该不可能有这么准,可子弹却是自制的。”

“说明他在掩饰身份。”

慕容霆看向木易,“你去的时候,知不知道成衣店老板在做什么?”

“他似乎在找电话号码。”

“你可见过?”

木易摇摇头,“有很多电话,在他的一个本子上记着,有一些还是发电报的号码。”他顿了下,“很重要吗?”

“当然。”慕容霆咬着牙,“凶手一定是就是扣子的主人,他这么做就是为了掩人耳目。你在现场有没有看到什么人?”

木易想了想,“没有什么可疑的,都是老百姓。”

“你再想想,凶手杀人后,极有可能就混在老百姓当中。”

木易再次想了一下,“不对,我好像看到一个身影从对面的巷子口出来。”

“那个人是谁?”

“我只看到他的侧脸,当时现场很混乱,我记不清了。”

慕容霆紧紧抓着他的双臂,“木易,这个事关重大,我希望你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再回想一次。”

木易闭上双眼,将回忆再次伸向中枪后的画面,当时店铺周边的人都撒了欢的跑,他也愣住了,结果有人撞了他一下, 害的他掉了东西。他俯下身去捡,在对面的巷口看都一个人,一个步履匆匆的男人。

“是他!”

“谁?”

“胡九。”

下午五点,慕容霆带着拘捕令及一众警员闯进杨公馆,彼时,除了杨炳怀,杨家二太太,三太太,以及杨志朝和林佳瑶正准备吃晚餐。

面对慕容霆这架势,冲到最前面的依旧是三太太,上来就没好话,叉着腰,指着慕容霆就喊,“你记得你,怎么又来了,我们杨家岂是你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地方?”

慕容霆拿出拘捕令,“不好意思三太太,打扰了,若非事情紧急,我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过来。”只见他目光凌厉的扫了一圈,“胡九可在?”

二太太不让了,“怎么又是胡九,上次你们不是已经谈的很清楚了吗?听说,还有人主动告发凶手,证据都有,你还要查什么?”

慕容霆仍然面不改色,“二太太,我很尊重您及您的家人,可惜的是,凶手不是李三。而且,有人亲眼看到,胡九出现在今天枪击案的现场,步履匆匆,神色可疑。”

“谁?是谁看到的?”

“我。”

木易从慕容霆的身后走来,斩钉截铁的说,“我很肯定是他,胡九呢?”

三太太吓着了,忙颤抖着说,“他说他要护送他那个相好的去乡下,已经走了。”

“走了?”慕容霆直觉不妙,忙下令,“你们几个赶紧沿路追捕,你们两个,回警局通知火车站和码头及其他关卡全部封锁、严查。”他又想到了什么,走近二太太,“我需要一张胡九的照片。”

二太太愣了下,便听三太太道,“我这就去给你拿。”

只见三太太边走边嘀咕,“真是的,家里居然藏了个杀人犯!”

没一会,三太太把胡九的黑白照交给慕容霆,叮嘱道,“就只有一张哦。”

慕容霆把照片转交给手下,“回去复印一百张。”

“是!”

一行人都给安排下去,慕容霆还是不放心,“我想去看下胡九的房间。”

二太太有些木讷的“哦”了一下。

“我带你去。”木易道。

胡九的房间不大,简单整洁,桌子上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笔记本。笔记本的扉页里也夹着一张照片,是个笑的十分灿烂的女子。

“看来,他果然很爱这个赵阿慧。”木易喃喃自语。

照片上的赵阿慧还很年轻,瓜子脸,樱桃嘴,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只是一抹浅笑,却胜过雨后荷花,难怪能让两个师兄弟为之着迷。

“你看这个。”

木易闻声看去,是件西装外套。料子上乘,做工精美。

“以胡九的身份和收入,他不该穿的起这样的衣服。”

木易道,“那不奇怪,因为这套衣服是三太太赏给他的。”

慕容霆很是意外,“三太太?”她不是很尖酸刻薄的吗?

木易似乎并不想提起关于三太太的任何事情,只见他面无表情的说,“听说是他教她做了什么甜点,杨炳怀吃了夸了好半天。”

“什么时候的事?”

“我怎么知道,我是听二太太志朝说的。应该有段时间了吧。”

慕容霆没做声,仔细翻看西装外套,果然,在左胳膊的袖口处发现一颗扣子掉了。他拿出口袋的那枚,放上去做对比,正是这枚。

此时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发出不小的响动声。木易低头一看,俯身捡起,竟是一把长约17厘米的刺刀。

从杨家出来之前,慕容霆再三叮嘱木易,要他务必照顾好林佳瑶。才到警局的门口,就见几个警员扣着一个男人从对面走来,定睛一看,男人正是胡九。

审讯室。

“真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胡九,你似乎对我隐瞒了什么。”

胡九很激动,他的双手双脚都被捆绑在椅子上,他动的很激烈,不停的发出椅子腿和地面碰撞的声音。

“不是我!我不是凶手!我是被陷害的!”

“我们在你家里搜到了与裴书海后颈处伤口完全一致的刺刀,而且,我们还在你房间壁橱的内层里发现大量的乙醚,也就是麻醉剂。除此之外,我在第三名死者的糕点店,也就是第三个命案的第一案发现场,我发现了一枚扣子。”

昏暗的光打在慕容霆食指与大拇指间的那枚金色扣子上,“这不是个做工普通的扣子,王记从来都不穿西装,根本就不会有缝制这种高档扣子的衣服,而很巧的是,我们却在你家里找到缝制着这种扣子的西装外套,我们已经做过比对,证实这枚扣子就是这件外套上的。你做何解释?”

胡九瞪大眼睛,“那件衣服是三太太送给我的!”

“你的意思是,凶手其实是三太太?”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那衣服送给我的时候是新的,我也不知道怎么会掉了扣子,我都没穿过。”

慕容霆双臂抱胸,“那么,崇明路高档成衣店枪击一事,你怎么说?可是有人亲眼看到你从对面的巷口匆忙离开,那个时候你在干什么?还有,为什么要突然回乡下?真的是送赵阿慧吗?”

胡九垂下头,似乎有难言之隐,“我那天去的不是成衣店,是它对面的丝绸店,帮三太太拿旗袍。我刚好看到老板中枪的整个过程,我吓坏了,就从后门绕走了。后来,我忽然想起阿慧来,我觉得这里太不安全,而她居然为了我去指正李三,我怕凶手会灭口,就。。。 。。。就偷偷的把她带走了。我怕被警察抓到,就请三太太帮我买了票,回乡下避一避。”

“避一避?避谁?凶手?还是另有其人?”

胡九整个人都很紧张,硕大的汗珠从脑门滑落下来,他的双手攥在一起,“有人跟我说,我和阿慧惹上麻烦了,我害怕啊,我在这里无依无靠的。可我不想死。”

“赵阿慧可不是这么说的,她说过,你在警局里有认识的人。你认识的究竟是谁?”慕容霆思忖片刻,“我上次见你的时候,你还没这么害怕,也不紧张,还说的理直气壮,怎么今儿个一见,就会怕成这样?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了什么?那个人是不是就是警局里你认识的那个人?”

“不!不是!”胡九喊道,“你就别猜了,也别问了,我已经是这样了,不能再拖累别人。”说到此处,他的眼眸突然一亮,内藏玄机。紧接着,他的紧张情绪似乎缓和了很多,不再发抖了。

慕容霆对此十分困惑,胡九究竟想到了什么?

“慕容警长,你什么都别问了,无论你怎么问,我也不会回答。你若当我是凶手,那就是吧。”

胡九居然肯一下子从否认自己是凶手到无奈的承认,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能让他在一瞬间做出如此反转的决定?

真相究竟是什么?

慕容霆陷入了沉默。

然而,还不等慕容霆挖出真相,就在次日凌晨被告知,胡九在狱中自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