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第101种杀人魔

第十六章诡影重重

第101种杀人魔 琼华 3369 2016-10-06 09:14:02

  崇明路高档成衣店。

这是慕容霆跑的第三家成衣店,都一口咬定他们的店里没有这种材质和款式的扣子,第二家的老板似乎更专业一些,他告诉慕容霆,这种扣子只有国外或是高档的成衣店有。他推荐了一家,就是崇明路上的高档成衣店。

一进店铺就觉得和一般的成衣店有些不同,西装并不多,但一套是一套,里面还有搭配的衬衫和领带。

老板带着一副金框眼镜,见慕容霆进来,只扫了他一眼,再没吭声,在前台低头算账。

慕容霆有些纳闷儿,难不成是看他根本不像是能穿的起这种高档西装的人吗?

慕容霆上前朝他的前台叩了三下,老板抬起头,眼镜滑了下去,从眼眶上方猫着他。

“请问您有何贵干?”

慕容霆冷冷一笑,“到这里当然是买衣服的了,还能做什么。”

老板撇撇嘴,指着他说道,“我卖了几十年的成衣,谁想买,谁不想买,我一眼就看得出来。”

“你就这么肯定我不是来买衣服的?”

老板笑笑,“你不仅不是来买衣服的,而且还是来打听事儿的。”

慕容霆右边眉头向上一提,不期然笑了笑,“老板好眼力。”他从兜里拿出那枚扣子,“您看看,这扣子您有没有见过,或是能告知它的出处也行。如果你看出来了,我在你这里买两套。”

老板瞪大眼睛,扶着眼镜框,“真的?”

慕容霆指着一件藏蓝色的和一件黑色的,说,“就这两件,我说话算话。”

老板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他接过扣子,眯着眼仔细看了看,又不放心的从抽屉里拿出放大镜在上面照了半晌,不禁啧啧赞叹,“好扣子,好做工。”

老板把放大镜给慕容霆,“你看,这扣子内有玄机啊。这里面有印花图案,花边清晰,线条流畅,是法国货。”

老板开始陷入深思,“我记得我在哪里见到过缝着这种扣子的西装。”

“在哪儿?”慕容霆的一颗心都悬了起来。

老板的表情很痛苦,努力想了半天,也愣是没想出来。

慕容霆问道,“这样,您可记得有这样扣子的成衣有多少件呢?”

“不多,那是我去法国参加会展看到的。我现在记不清了,但我可以帮你查到。”

慕容霆大喜,“那就谢谢你了。”他顿了顿,接着说,“我是慕容霆,现于京陵市区警察局接受培训,这是我公寓的地址和警局的电话,查到了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联系我。”

老板恍然大悟,“从你进来我就觉得你不对劲,原来是个警察。”

慕容霆呵呵一笑,“没错,我就是警察。”

“那您那两套西装。”

“当然要。”慕容霆又在卡片上写下一串号码,“你帮我包好,打这个电话。”

一到警局,慕容霆就被告知,血尸案要结案的消息。

慕容霆不由分说闯进许丛阳的办公室,不等许丛阳开口先问,慕容霆先一步开口,“许局长,凶手根本就不是李三,不可以这么早就结案。”

许丛阳很生气,指着他怒道,“慕容霆!我不是孙德海,这里更不是南陵,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你信不信我可以立刻以骚扰上司之名给你记大过?这个大过一记,你头衔上那个‘高级’两字就没了!”

“是,我知道我有些鲁莽了,但事情紧急,我也没考虑那么多。”

“那你在考虑什么?”许丛阳敲了敲桌子,“既然有人证出来指正,你就赶紧见好就收,我还能给你弄个奖章,让你风风光光的回南陵去。再说了,期限马上就到了,你不着急,我还急呢。”

“许局长,案子不是因为着急就必须要草草结案的,五天的期限不是还没过去吗?你再给我点儿时间,有一个线索还在调查中,等那个一出来,这个案子就不攻自破了。”

“我早听说你是个死脑子,不会转弯,本以为不过是道听途说不足为信,现在一看,你果然如此,真是太让我失望了。”许丛阳顿了顿,深呼一口气,“你不要以为叶小姐喜欢你,你就真成叶厅长面前的红人了,就可以如此肆无忌惮。”

“许局长,我不是因为叶小姐才会这样,我只是想要找出真凶。事实上,许局长您不也是个追求真相不肯妥协的人吗?”

许丛阳一愣,看向他。

“您当年还是警长的时候,以一宗军火案声名鹊起,那个案子的复杂程度不输现在这个血尸案额,而且当时军阀混战,毫无法纪可言,您还差点因此赔上性命,但您就是不肯妥协,誓要抓住真凶,最后,您的精神被当时某高官看中,他就是现在的国务总理杨炳怀。”

许丛阳怔忡的望着他,话音落地之后,鼓了三掌。

“看来,你做了不少功课,似乎我不答应你都对不起自己了。”

“没有,临场发挥而已。”

“哼, 你倒是诚实。”许丛阳顿了下,“行了,就按你说的去做,别玩了,你只有三天时间了。”

“您放心,保证擒到凶手。”

慕容霆转身离开,许丛阳看着他不禁感慨,“所以,我现在只能是个局长。”

“听说你居然说服了局长,继续查案。”何敏不紧不慢的说,口气里带着一丝的难以置信。

“没错。”慕容霆微微一笑,“我相信,真凶马上就会出来。”

何秘书愣了下,随后马上笑道,“是吗?你知道是谁?”

“现在还不知道,但是,肯定不是李三。”

“何以这么肯定?”

慕容霆刚要说,却又收了回去,表情神秘,“暂时保密。”

何秘书不乐意了,“慕容霆,咱们之前可是有约定的,你要一五一十的把案情告诉我。”

“确实有,但那是从前。”

何秘书感到不对劲,“你什么意思,不会想爽约吧。”

“任何一宗交易都要有一个前提,好比我们之前的交易,我提供我所探知的案情给你,无非是因为怕你伤害到不该伤害的人,现在不同了,我很肯定,你本人根本就不是你表面看上去这么冷酷,每个人都会伪装,你也不例外。所以,既然你不会伤害我在乎的人,我又何必一定要把我所知道的信息都告诉你?”

“你!”何秘书感觉自己上当了,“你何以断定我肯定不会对林佳瑶下手?”

“就是赵阿慧来告发李三那天。你发自内心的同情她,且憎恶曾对她下毒手的丈夫王记,你甚至曾有一瞬间认为,王记死了,对赵阿慧也是一种解脱,这种解脱不仅仅是行动上的,更是心理上的。但你又很矛盾,因为王记也是个可怜人,是个以为自己真的无法生育而转性的人。这一切都说明,你很善良,甚至会比你表妹还善良。”

“你调查我?”

“不好意思,我没那个时间。是许文殊。”

何秘书听罢,仍有些不甘心,“可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告诉我。”

“为什么?”

慕容霆突然严肃的眼神让何敏心生畏惧。

“我问你,你抓住真凶,找出真相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给死者一个交代吗?那么,如果凶手自己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想要弥补,算不算也是一种交代?”

慕容霆的眸色里透着一种让人无法遁形的光,射的何敏有些招架不住。

“何秘书,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慕容霆慢慢的靠近何敏,“你过界了,何秘书。”他顿了下,“你会这么说,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根本就是。。。。。。”

“好了!慕容霆。”何敏转过身,面对面直视着他,“最近事情太多,我睡不好,脑子混沌了,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何秘书说罢离开房间,关门的一瞬间,她听到慕容霆在接听电话。

“慕容霆,有你这么干的吗?说是给我准备了新婚礼物,要我自己去取也就罢了,居然还要我付钱!你是不是穷疯了!”之后,木易话锋一转,“不过呢,这两件确实不错,藏蓝色的可以平时出去找女人穿,黑色的刚好婚礼当天用。谢啦哈。”

慕容霆笑笑,“别误会了哈,那件藏蓝色的,是我的。”

“什么?!慕容霆,你也太不够意思了。有你这样做朋友的吗?”

“有什么不好的?我觉的挺好。反正你不缺钱,我却不一样。我这是在帮你减少犯错的机会,别怪我没提醒你,许文殊可不是个简单的女人,想婚后出轨?呵呵,没那么容易。”

“得了吧。你说不一样,哪里不一样?难不成。。。 。。。你打算跟阿瑶求婚了?是不是看到我结婚了你也眼馋了?怎么说呢,除了脾气大了点儿,爱吃醋了点儿,阿瑶确实不错,要不是因为她不喜欢我,打死我我也不会答应和许文殊结婚。”

“你怎么知道她不喜欢你?”

“眼神,还有她跟我说话的口气。”

慕容霆忽的想起一件事,“对了,你现在还在成衣店吗?”

“出来了,不过不远。”

“你再回去一趟,就问他,‘买家找到了吗’。”

木易会意,当即笑笑,“得嘞,这就给你问去,想我一个堂堂国务总理的儿子,居然给你当跑堂的。”

木易好一顿发牢骚, 慕容霆本想说先挂了电话,却突然从电话那边传来一声枪响,很清晰,仿佛就在自己身边,他甚至听到了耳鸣声。

“木易!木易!你怎么样了?木易!”慕容霆有个不好的预感,他已经朝门口走去,那一刻他是真的紧张,只觉得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在倒流,直冲头顶。他当时就想,如果因为他的一个电话,让他失去了木易这个好兄弟,他将一辈子生活在自责和悔恨当中。

是啊,好兄弟。慕容霆嘴上从来不承认木易是他兄弟,可在他心里,这个称呼早已经生了根。但是为什么,他会惧怕兄弟这个词?

没一会儿,电话那边终于传来熟悉的声音,“我没事,是成衣店的老板,他中枪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