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第101种杀人魔

第十三章双面人

第101种杀人魔 琼华 3117 2016-10-03 09:14:02

  一早,许丛阳便宣布了血尸案交由慕容霆全权负责的任命,当时有魏永信在场,读的又是叶苏文亲自批复的公文,下面人虽有不服,却也不敢吭声。

只是,慕容霆想不到的是,只给他五天的时间去破获此案,而且不容得慕容霆说个“不”字。

会后,魏永信拍拍他的肩膀,“好好干,叶厅长对你可是寄予厚望。”

所以,就只给他五天时间?

“我知道你心里有怨气,但时间不等人啊。总理的儿子要在一周后举行婚礼,你明白了?”

慕容霆微一愣,“总理的儿子?”

魏永信眯眼笑看着他,“别装傻,你会不知道?”

魏永信前脚走,宋警长后脚就把他叫过去,指着桌子上五大摞卷宗,告诉他,“喏,你要的档案。”

慕容霆眉梢一挑,“只是一个案子,这档案是不是多了点儿?”

宋警长往椅子上一坐,头都不抬,“我怎么知道你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我很忙,没空给你找,你自己拿回去看吧。”

他见慕容霆没动,冷语道,“怎么?嫌麻烦?你也是警长,破案就是这个样子,凡事都需亲力亲为,没有捷径可走。”

慕容霆没说话,走上前,抱了两摞往自己的办公室走,来来回回又走了两趟,等何秘书过来找他的时候,只看到一抹黑色的头毛。

“什么情况?你只有五天时间,你不会是真的要把这五摞档案看完吧?”

何秘书指着那些文件,小声道,“都是老宋给你的?”

慕容霆终于抬起来头,从何秘书那个角度看,就好像是一颗脱离了身体被悬挂在半空中的脑袋。

但,并不可怕。

“没办法,关于这个案子我到底知之甚少,而且,我还需要做报告,没有这些档案不行。”

何秘书有些怀疑,“是真的不行,还是假的不行。我可听说,南陵警区的慕容警长从来不做报告,只有在例行检查的时候找枪手临时补齐,字体都不一样,龙飞凤舞的。”

“人才啊,连这么私密的事情都打听到了。说实话何秘书,我总觉得你跟在许丛阳身边做秘书很屈才!”

何秘书看看他,“那你说,我该做什么?”

“特务,或是间谍,绝对出色!”

何秘书脸色一绷,随手拿起一个文件朝他砸了过去。慕容霆眼疾手快,上身向后一躲,一手于空中抓住。

”呦,身手不错。”

慕容霆很无奈的耸耸肩,无意间从打开的文件里看到一个人名,胡九。

“原来你们早就查过胡九了。”

“没错,不过没什么价值,我就没跟你说。”

“是真的没价值,还是你们根本就不想去挖掘价值?”

何秘书很是诧异,“你不会不知道胡九是给谁工作的吧?杨炳怀,总理大人,我们能带回来做个笔录已经很不错了,你还想把他跟别的嫌疑人一样绑起来拷问吗?”

慕容霆冷笑,“原来如此。我现在终于知道京陵市区警局的查案效率为什么这么低了。”

“慕容霆你!”

“如果这宗案子真的和杨公馆里的人有关系,你们抓不抓?”

何秘书沉默了。

慕容霆经过她身边的时候,低哼一声,拎上外套就往外走。

“你去哪儿?”何秘书慌了。

“杨公馆。”

“找胡九问话?不是前两天来过了吗?”三太太很困惑。

慕容霆道,“是的,但没有问清楚,还要请他跟我回去一趟。”

“没问清楚?”三太太不满了,“你们警察怎么办事的?带回去不问清楚然后再问一次?这不是逗人玩儿呢吗?哦,就你们忙,我们不忙的?今晚府里可是有贵宾,胡九怎么能跟你走呢?不行!”

慕容霆顿了顿,“不好意思,鉴于胡九跟第三位死者的特殊关系,今天,他必须跟我走。”

“特殊关系?什么关系?”

“我怀疑,他们曾是同门师兄弟,而且。。。 。。。”

“怀疑,你也说是怀疑啦,等你确定了再来抓人!”

慕容霆正欲劝说,二太太从楼上下来,“什么事儿啊,值得你大呼小叫的。”

三太太见是二太太,连忙迎了上去,指着慕容霆,“就是他,自成是警长来查案的。非要带走胡九。”

二太太上下打量了下慕容霆,“你就是慕容警长吧。”

“没错,正是在下。”

“抱歉,胡九曾经到你们警局做过笔录了。”

“我知道,但当时接手的是宋警长,很多问题没有问,既然这个案子现在归我,我就得问清楚了。”

三太太指着他,“瞧他,以为自己是个多大的官呢。”

“我不是什么官,但查案是我的本职工作,还请两位太太合作。”

“嘿!这人,您瞧瞧。。。 。。。”

二太太冲她使了个眼色,转而又看向慕容霆,”不过,胡九今天真的不能跟你走。哦,不只是今天,事实上,这一个月内他都不能离开公馆。如果您有什么问题,我帮您问吧。”

“不可以!这不合规矩。”慕容霆继续道,“这样吧,您让我见见他,我就在公馆里问他。”

“嘿!还上脸了!”

“三太太,你回房去吧。”

三太太不服气的瞪了眼二太太,甩一甩帕子,一摇一摆的上了楼。

“二太太,我知道您在顾虑什么,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没做过的事就是没做过,谁都不能把他怎么样,但如果做过,即便我不抓他,上天也会惩罚他。”

正说着,忽然听到有人叫了一声“二太太”,两人循声看去,是个个子很高,白胖白胖的男人。

“胡九,你怎么出来了?”

“二太太,他说的对,没做过的就是没做过,谁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后厨内。

“你和王记什么关系?”王记就是第三位死去的糕点师。

“他算是我师兄,我比他晚一年拜师。他味觉很好,在做糕点上比我有天赋。”

“所以,你心生嫉妒,不肯承认和他的关系?”

“不!”胡九很激动,“我不是不承认,而是不敢承认。”他垂下头,“我怕我承认了,就会被当成嫌疑犯。”

“可你还是被归为了嫌疑人。”慕容霆继续道,“让我来猜猜你的根本意图,你是不敢面对他,不敢面对警察吧。”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慕容霆冷哼,“王记的老婆是不是你拐走的?”

胡九的眼睛忽然一亮,身体向上弹起,“不!不是!”

“你说谎!”慕容霆死盯着他,“原本我也不过是猜想,但你刚才的反应却恰恰证实了我心里的疑虑。想想看,一个正常的确实没有拐走自己师兄老婆的人,会用怎样的态度去回答这个问题?看看你的手,现在都在发抖,还有你的脸,都已经白了。胡九,你最好跟我说实话。没人能骗的过我的眼睛。”

胡九更加忐忑了,他哆嗦着身子,嘴皮都在发颤,他似乎在做一个艰难的决定,以致于他的额头布满了汗珠。

“不,不是拐走。”胡九终于正视着慕容霆,“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慕容霆觉得这话特别好笑。

“你别笑,我说的都是真的。是王记不珍惜她,他打她,高兴了打,不高兴也打,你们都被他和善的表象给蒙蔽了!”

“即便是打,那也是人家的家务事。”

“哼,你果然和那些俗人一样。”胡九很失落,整张脸上像是被洒下了一层灰,“我和师兄一同认识的她,也一同喜欢上了她,但她选择了我师兄。既然选择了,我也无话可说。我以为师兄会好好待她,但他却那么对她,我怎么可以袖手旁观?还打的她流产!你觉得这是人做的吗?”

“难道,王记不是因为那个女人怀的并不是他的孩子才打的?”

胡九冷笑,“别人的孩子?你是指我吗?”他啐了一口,“我虽然喜欢她,可我们一直清清白白,非常注意礼数,我连她的手都不曾碰过,她又怎么可能会怀上我的孩子?真是可笑!”

慕容霆微蹙了下眉头,“既然不是,王记为什么会一口咬定他老婆肚子里怀的是个野种?”

“哼,还不是因为他多疑?”胡九道,“他知道我也喜欢阿慧,只是一直没挑明。他们结婚后,我也一直没和他们断了联系。有一次,阿慧在外边买东西,受人欺负,是我帮了她,然后又送她回去。当时我受了伤,是阿慧帮我包扎的,结果就被他看到了,从此,他就认定了阿慧和我不干不净。无奈之下,我离开糕点店,找了现在这份工作,想要以离开来解决这次争端。可我恰恰没想到的是,这个问题根本没有解决。王记见我走了,以为是我心虚,他见不到我,就把气全都撒在阿慧身上。整个人都像变了一个人,外头一副嘴脸,回到家面对自己的妻子又是另一张嘴脸。你知不知道,他把她打流产了,却不带她去看大夫,要不是我去了,阿慧就没命了!若是这个时候我还不出手,那我就不是人!”

他口中的阿慧就是王记的老婆。

“那她现在在哪儿?”慕容霆问。

“被我送回乡下老家了。”

刚说罢,房门一开,是二太太。

“慕容警长,外面来了一个女人,说是有人主动告发凶手,要你务必马上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