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第101种杀人魔

第十一章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第101种杀人魔 琼华 2913 2016-10-01 09:12:02

  慕容霆简直看呆了。

许文姝架着已经醉成烂泥的木易从门口进了他的房子,走到床边才回头冲他喊了一声,“过来搭把手,愣着干嘛?”

慕容霆“哦”了一声,第一次如此听一个女人的话。

两人合力将沉的跟死猪一般的木易抬到床上,许文姝拉过一个被角帮他盖上,看的慕容霆一愣一愣的。

等一切都弄好,许文姝才真正看了眼慕容霆。

“你就是慕容霆吧。”

“没错。”

许文姝扭头将不大的房子扫了一圈,“他喝醉了,又不想回家,除了你这里我不知道还能送到哪儿。所以,打扰了。”

即便算是求人,话语还是不卑不亢,颇有大姐大的风范。

“你难道不打算请我这个客人喝杯水吗?”

慕容霆觉得许文姝能送木易到他这里已经够匪夷所思的了,而现在,她居然并不打算走。

“我当然会请我的客人喝茶,可是,你算是我的客人吗?”慕容霆双臂抱胸,“有几个疑问,第一,你是如何得知我的住处?第二,你和他又是怎么回事?不要跟我讲偶遇之类的说辞,我是不会信的。”

许文姝的眉毛微微挑动了下,“我和杨志勋有婚约,我有理由去调查他身边的每一个人,尤其是和他走的很近的人。你和他是在南陵认识,患难中见真情。你破获了一起很棘手的案件,官复原职不说,还提了半级,你来京陵其实是接受升职培训。既然如此,知道你的住处就很容易了。”

慕容霆点点头,听她继续说。

“你猜的不错,我和杨志勋还真是偶遇。我在外面办事,碰到了喝酒不给钱的杨志勋。他跟我说了很多胡话,我很烦,但出于好心,所以把他送到你这儿。”

“等等,你说他喝酒不给钱?怎么可能。”

“这是事实,等他醒了,你问他就是了。”

慕容霆耸耸肩,“可是,他曾当众让你难堪,你不生气?还有,你们的婚约?”

许文姝倒吸一口气,眸色一紧,“这不是你该问的问题。”

“那就很抱歉,我也很难回答你后面的问题了。”

灯光下,许文姝向他投去一抹诧异而又凌厉的眼神。

“呵呵,有意思。你知道我会问你什么?”

“我一跟你说木易的事情,哦,就是杨志勋。你就表现的很不情愿。可你显然又有话要跟我说,你和我之间,如果不谈木易,恐怕就只剩下当前最火的血尸案了吧。还有,你大可把他送到旅店里去,那样会更省事,可你偏偏没有。”

许文姝眼睛一亮,“果然聪明。没错,这也是我到这里来的另一个原因。”

慕容霆轻叹一声,“看来,这个案子果然复杂,关心的人这么多。许小姐可不是国务总理,虽说你在金融界乃是一枝独秀,但这个案子似乎跟您八竿子打不着边。”

许文姝定定答道,“你很会推理,我也就不跟你兜弯子了。我听说,警局已经抓到了一个嫌疑犯,但他拒不承认。按照当前的形式,当局八成会屈打成招,安抚人心。但是,我希望你不要放弃,我已经跟叶厅长举荐了你,明日一早,你就会被秘密指定为接手此案的负责人,时间紧迫,你要加快时间。”

“等一下,为什么找我?警局不是有很多能干的警长吗?”

“因为你的身份最干净。你也知道第一位死者是前警察厅处长,能杀掉他的,一定不是小人物,至于后面两起,我们认为这是凶手放出的烟雾弹。鉴于此,由你这个不相干的人办理此案最方便。你放心,办案过程中,你直接汇报给叶厅长。”

慕容霆想了想,“我为什么信你?”

许文姝拿出一张照片,递给慕容霆,“何敏,你不是一直都很想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对这个案子如此热心吗?我帮你查过了,她很安全。”

慕容霆冷笑,“你说安全就一定安全?”

“你最好信我。”许文姝眉梢一扬,“叶苏文的千金叶明倩不是很仰慕你吗?她和何敏可是表姐妹。”

表姐妹?慕容霆不禁又回想起那次叶明倩因为自己和何敏进行口水战的情形,原本以为就是叶明倩耍大小姐脾气,何敏孤芳自傲看不惯她这种大小姐,竟不想两人会有这么近的关系。

想到这里,慕容霆忍不住暗骂木易:果然不靠谱!

“那么你呢?你对这个案子如此感兴趣,又为了什么?”

许文姝淡淡一笑,“我和你目标一致,随你信不信。”

何敏的事情还没彻底搞清楚,中途又来个女强人许文姝,眼下这盘棋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木易醒来之后已经快要临近中午,刺眼的阳光头透过那扇不大的三角窗以四十五度角的方式打在他的眼皮上。

睁开眼,有些陌生,却也有些熟悉。

“什么情况?我怎么在你这儿?”他转念又一想,大喘着气说,“还好,还好。”

慕容霆忙着他手里的活儿,扫了他一眼说,“怎么,大醉一场之后魔怔了?”

木易翻身起来,头好一阵的痛,“有没有牛奶?蜂蜜也行啊。”

慕容霆看看他,“白开水你喝吗?”

木易翻了个白眼儿,“得,别跟我提那个白开水,长的跟昨晚喝的酒一个颜色,想起来就反胃。”木易摆动着胳膊,“看来以后还是少喝,吓死我了,我以为我真的遇到。。。 。。。”

慕容霆,“谁?”

木易摆摆手 ,嘻哈着说,“没什么。”

慕容霆穿戴好,“快收拾,跟我走。”

木易睁大眼睛看看他,“跟你走?为什么?”

“去了你就知道了。还有,你和许文姝现在到底处于什么关系?未婚妻?”

木易“噌”的看向他,与其说是‘看’倒不如说是“瞪”。

“你见过她?”

慕容霆点点头,“没错啊,如果不是她,你是怎么到我这儿的?”他有些难以置信,“你不会真的一点儿记忆都没有吧,她还说你跟她讲了很多胡话。你到底跟人家说什么了?”

木易登时绯红满面,整个人都紧张起来,“真的是她?”

慕容霆也觉得不大对劲儿,“你到底跟她说什么啦?”

“没有!没有!没有!”话音才落,木易又跟着来了一句,“这下完了。”

慕容霆叹口气,“我可不是要挖你的感情隐私,但我还是要提醒你,如果真不打算跟她结婚,最好躲着点儿她。”

“嘿,我没听错吧,你让我躲着她?”

“不然呢?”

木易白他一眼,走到门口,忽的一拍后脑勺,“完了,我不能跟你走。”

木易先去了小楼,可惜早已人去楼空。问了下人之后,说是二太太接走了。木易一听,忙又赶回杨公馆。不想却被眼前的一幕给弄蒙了。

林佳瑶就坐在二太太的身边,娇声细语的跟二太太聊着天,二太太还亲手给她削了一个苹果。

木易揉揉眼,再睁开时竟与林佳瑶四目相对。

“志勋啊,你总算回来了。”二太太忙从沙发上走过来,推着木易坐到一边,“知道你忙,所以我把人给接回来了,就不必你费心了。”

二太太最后在他肩上重重的拍打了两下,木易是明白她的意思,可是林佳瑶呢?她居然会这么乖的跟她一个陌生女人离开小楼?若真如此,任何一个自称是他小姨的老女人都可以把她随便的接出小楼,那那个小楼还有什么安全可言?

“是呀是呀,都是你,把我安排在外面,害的我都没跟表姨妈说上话。”

表姨妈?还真成远方的外甥女啦?

木易有些蒙圈,头又开始痛了。

“姨妈,我想吃银耳莲子羹了。”

二太太一听,当即笑了,“行,我这就给你做去,你和阿瑶说说话。”

二太太前脚一走,木易后脚就把林佳瑶拉到后花园里去。

“你快跟我说说,你是怎么过来的?是不是她自称是我姨妈,你就过来了?你胆子也太大了,万一她不是呢?”

林佳瑶道,“你别担心,我当然是有核对过身份的了。不过,即便她是假的,我也得来。”

木易就纳闷了,“为什么啊?”

“正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你和慕容霆都想我置身事外,无非是想保住我的安全。如果来接我的人是真的,那我就以外甥女的身份光明正大的进来了,杨公馆可是比你那个小楼安全多了吧。如果是假的,我也刚好可以深入虎穴帮你们找线索啊。”

“线索?哼,没等你找到线索,就先一命呜呼了。没准儿,还成为要挟慕容霆的人质。”

“你就放心吧,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会自行了断,绝不成为你们的拖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