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第101种杀人魔

第九章 凶手浮现

第101种杀人魔 琼华 2574 2016-09-29 09:10:02

  “呦,大少爷回来了。”

木易前脚迈进杨公馆的大门,后脚就从楼上传来一声刺耳的尖叫。他扫了眼正在下楼的三太太,转而看向二太太,“姨妈,这是孝敬您的。”

二太太见了高兴坏了,忙接过来眉开眼笑的说,“好容易回来了,还买什么东西呀,人回来就最大的好。”

三太太一听有好东西,这便探过头去看,是一匹上等的绸缎,花色十分美丽,不过,却只有一匹。

“老爷呢?”

“哦,你父亲还没回来呢,我让松叔给他去个电话,他要是知道你回来了,一定会提前回来的。”

木易没搭理,坐在沙发上,随手从果盘里拿了一个苹果,刚巧不巧的是,三太太也探出手去拿苹果,拿的也是那颗。两人尴尬的对视一秒,木易立刻抽回自己的手,站起来便要往自己的房间走。

“大哥?”

木易闻声回头,居然是许久未见的弟弟杨志朝。心中一喜,两个箭步迎了上去。木易一拳打在杨志朝的肩头,笑着说,“结实了不少啊。”

志朝点点头,“大哥出去多年,印象里当然还是那个摔跤被输的我了。”

“嗯,不错,一会儿咱们再试试,看你到底进步多少了。听说你学的是建筑,有没有打算去欧洲留学啊。”

“有,但父亲不想我学建筑,说那个没用,还是想让我学军事。”

木易一顿,话锋一转,“走,到我房里来,有好东西给你。”

志朝应了声,就跟着木易上了楼。三太太一直想插着说句话的,愣是没人搭理她,到最后,只得不满的甩了下帕子,气道,“这儿子还是我的亲儿子吗?刚进门也不看我这个当妈的一眼,就跟着别人跑了,我就这么让他见不得吗?”

二太太摸着绸缎,淡淡道,“别人?哼,他可是杨志勋,老爷的大儿子,也是你儿子唯一的兄长。你应该很高兴,他们兄弟二人的感情能有这么好。”

“哼,那有什么用?还不是入不得眼。”

“你傻呀,将来这个家谁来当?你儿子跟志勋关系好,将来志勋能亏了他吗?”

这话一说,三太太立刻没话了。

“大哥总算是回来了,我可是总想你呢,这次回来了,就不会再走了吧。”

志朝的脸上总是挂着阳光般的笑,白白净净的,让人看了就喜欢。

“对,应该就不走了。”

“怎么还应该啊。”

“随便一说。”木易走到一边,“家里最近出什么事没有?”

志朝想了想,“没有啊,能有什么事儿呢?”他再一想,猛的抬起头,“就是最近出来的血尸狂魔,父亲在为这个烦恼呢。凶手还没抓到,现在京陵的各大报纸说的都是这个,弄的人心惶惶的,这不,我们都停课了。”

“这么严重?”

“怎么不严重?听说,其中一个还是裴书海处长呢。”

木易一听,忙厉色道,“没公开的事,不许胡说。”

“真的,我们一同学的父亲就在警局办事,他们内部人都知道,只是碍于影响才没有公开。大哥,我劝你也不要总是出去,现在不太平。”

“这么说,接下来你都在家喽。”

“对啊。”

“帮大哥一个忙好不好,好处是,一个埃菲尔铁塔的模型。”

“大哥何必这么见外,咱们是兄弟,如果你一定要给我些好处才能心安,那就永远都不要出去了,这样我就可以天天见到你了。”

这话听的木易一阵心酸,一种心脏受了凌迟的感觉。

木易借口旅店的费用太贵,硬是把林佳瑶从里面弄出来。林佳瑶也不傻,见慕容霆总不来见她,就知道案情一定恶化了。所以,打从出了旅店就没消停过。弄的木易很是为难,说也不是,不说还不是。最后,只能告诉她,这是慕容霆的意思,要知道答案就问他。

这话果然好使,林佳瑶一听的慕容霆交代他这么做,顿时抿着嘴偷着笑了。木易从反光镜里恰好看到这一幕,也忍不住笑了笑。

林佳瑶要下车窗,便看见一个卖报纸的报童挥着手里的报纸大喊,“京陵再现第三具血尸,警察局毫无头绪。”

林佳瑶一急,忙叫木易停车。她探出头去朝报童挥了挥手,买了份报纸。

“居然又发现一具,还是一样的作案手法,这个凶手也太猖狂了。”看着看着,她又尖叫道,“怎么是他呀?”

“你认识?”

“就是卖糕点卖的最好的那家铺子的老板王记,听说他祖上曾经是御厨,给皇帝和老佛爷做东西吃的。确实做的好吃,我每天都去买。”

木易皱着眉头没说话,听林佳瑶继续说道,“他待人那么好,怎么也会死在这种惨无人道的人手里?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我一定要找到真凶。”

木易没说话,直觉告诉他,慕容霆的顾虑是对的。

木易把她送到杨公馆别苑的小楼,这里曾是他母亲生前所住的地方,没人进来。亏得杨炳怀惦念,命人每日打扫,依旧保持着原先的模样。

“你安心住在这儿,如果我不来接你,你就别出去。”

林佳瑶不解,“这也是慕容霆的交代?你们在干嘛?我又不是血尸狂魔的作案目标。”

这话突然提醒了木易,“作案目标?”

“对啊。”

“那你觉得他的作案目标是什么样的人?”

“男人。”

木易扶额苦笑,真后悔自己多问了一句。

不过细细一想,似乎发现了点儿什么。

“我会交代我弟弟来照顾你,也只有他能进的来,你放心,这里是目前全京陵最安全的地方。”

“呵呵,瞧你们,把我当成什么啦?在南陵的时候,那么复杂的案子我不都跟下来了?”

“那是在南陵,情况不一样。”

从杨公馆出来,木易径直赶到香兰公寓,敲门进去,边走边说,“又死了一个,有什么线索没有?”

此话刚出,就看见旁边的何秘书。何秘书看看他,“这位就是杨公子喽。”

木易白她一眼,“什么情况?”

慕容霆的表情有些无奈,只听何秘书道,“慕容警长不会没跟你说吧,咱们现在属于合作关系。”

木易有些心急,“哼,合作?我们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有把警察局那帮废物调查的线索都告诉我们?”

“你们必须相信我。”

“你信不信我可以立刻给你安一个罪名,让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信,但你不敢。”

“说什么?”

慕容霆抓着木易的肩膀,“你先不要着急,何秘书确实带来了很重要的线索。”

木易怔忡的看着他,“什么线索?”

“第三位死者在前一天曾和一个人发生过激烈的争执,那个人曾以飞刀技艺卖艺为生,但后来因故死了妻儿,心性大变,整天疯疯癫癫的。而他一向与第二位死者,也就是老严不和,曾放话要用飞刀插死他。”

“你们怀疑是他?”

“是宋警长。”何秘书强调道,“这个人名叫李三,宋警长已经派人去抓捕了,过不久就知道究竟是不是他。”

木易听后,看着慕容霆,“你认为这个的可信度有多高?”

慕容霆耸耸肩,很快,他又想起来什么,“你这么着急找我,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讲?”

木易一愣,他瞥了眼何秘书,又想起经林佳瑶提点得出的那个想法,思忖片刻后说道,“没什么,就是过来告诉你,你让我买的股票我都已经替你买好了。”

这是他们之前的暗号,股票指的其实就是林佳瑶。

慕容霆会意,当即赞道,“很好。”

何秘书仔细观察着两人,想从两人的眼神中读出些什么,但很遗憾,什么都没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