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第101种杀人魔

第七章夜探警局

第101种杀人魔 琼华 2308 2016-09-27 09:10:02

  香兰公寓。

林佳瑶抱着一个篮筐,美滋滋的来到203室,正欲敲门,才发现门是虚掩着。她轻轻的推门进去,蹑手蹑脚的寻找慕容霆。

深棕色的衣柜上,不规则的贴着几张纸,还有一张地图。衣柜的正前方坐着一个男人,男人背对着她,右耳别着一根笔。

林佳瑶想着她该以何种方式去跟他打招呼,刚想把篮筐放在窗前的方桌上,耳边就响起了慕容霆的声音。

“来了也不知道帮我把门关好了。”

突来的声音吓了林佳瑶一跳,她捂着胸口,“这不是怕打扰你吗?你倒埋怨起我来。”

慕容霆关了门过去,林佳瑶打开篮筐上的布,香喷喷的味道当即扑鼻而来。

“嗯,闻着不错,瞧着也不错。”

林佳瑶听了很高兴,“你快尝尝,这可是京陵一个老字号的糕点店做出来的,口碑甚好。听说这师傅从前可是御厨。”

慕容霆翻了个白眼,“真是好笑,自打来了京陵,不是酒楼老板是贝勒爷,就是什么御厨御医的,每个人都很想和皇家攀关系,就好像沾上一个皇字,自己就是高人一等,非凡人能比。”

“可不是?但老百姓还就认这个。”

慕容霆吃了一个,林佳瑶又递给他一个凤梨酥,他才接过去,林佳瑶就发现他嘴角的渣。脸上禁不住一笑,随手拿出手帕帮他擦拭,“瞧你,这么大的一个人吃的满嘴都是。”

慕容霆起初也没觉得这个举动有多暧昧,本想接过来手帕自己擦,竟不小心握住林佳瑶的手。电光石火之间,两人都是一惊。

到底是林佳瑶先抽回了手,耳根子热的很,又怕热到脸上被慕容霆笑话,这便走到衣柜前,装模作样的看着那零零碎碎的卡片。

“裴书海,老严。”她喃喃自语着,脸上一阵灼热。

“虽然第一具血尸的身份尚未对外公布,但依我的推断,应该就是裴书海。”

“裴书海可是警察厅的处长,谁敢动他?这凶手岂不是在挑衅整个警局?”

“如果凶手真是想报复警察局,那第二个死去的又为何会是个小混混?我打听过了,这个老严的名声可是坏透了的,连亲儿子都不愿意认他。”

“听起来两个案子根本毫无关系嘛,这该怎么查呢?”

慕容霆出去烧了一壶水,又到箱子里找出上好的雨前龙井,“我去了发现老严尸体的河边,并没什么发现。我很想查一下装尸体的塑胶桶,不过很可惜,他们不肯让我进证物房。”

“他们?你是指市区警察局的人?”

“没错。这要是在南陵,谁也拦不住我。可谁叫这是京陵,天子脚下,不得胡来。”

林佳瑶这下乐了,“看来,什么都不怕的雷豹神探也会有顾忌的一天。该不会是那两年给你的教训吧?”

水刚烧开,冒着热腾腾的气。慕容霆仔仔细细的用热水泡了杯子,冲了一杯龙井。

“说没有教训是不可能的,不过……”

“不过,你是慕容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慕容霆呵呵一笑,把龙井茶递给林佳瑶,“说得对。”

“你知道我喜欢喝龙井?”

“嗯,从花莫语那儿打听到的,这是走前孙德海送我孝敬京陵警察局的,现在看来,也没这个必要了。”

林佳瑶听后,多少有些失望,为什么是从别人的口中得知,而不是通过他自己推断得出来的?难道,她就这么不值得让他花心思吗?

“是吗?我觉得,即便裴处长不出事,你这盒上等的雨前龙井也送不过去。”

被拆穿的慕容霆十分佩服的点点头,带着一脸会心的笑望了眼身边的林佳瑶。此刻她随意看着某处,阳光透过三角窗从她脸上洒下一抹圣洁的色彩,慕容霆忽然就想这么静静的守在她的身边,喝着茶,聊着天。

深夜,慕容霆和木易乔装来到停尸房,木易不停的抱怨,说他一个贵公子居然穿成这副模样夜探停尸房,听的都叫人觉得匪夷所思。慕容霆一直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注意力全放在警局的防卫上,丝毫不敢有所懈怠。

木易不会功夫,先踩着慕容霆的肩翻过墙去,在下面的等着慕容霆。黑夜里就看到有双贼亮的眼睛盯着他,他心想,该不会是狼狗吧。不等他再多想,月光一打,还真是条狼狗!

木易紧张的一下子退到身后的墙壁,忽见一东西从眼前飞过,准确无误的掉在狼狗面前,许是什么好吃的东西,那狼狗津津有味的舔着,只是没一会儿,就倒下了。

慕容霆从墙上跳下,木易拍拍他,“喂,你给他吃什么了?”

“蒙汗药。”

两人鬼鬼祟祟的找到停尸房,慕容霆从袖子掏出一个针似的东西,朝那锁头里捣鼓了一会儿,锁“砰”就开了。

木易佩服的竖起一根大拇指,然后捂着鼻子进入。停尸房的最里间有个冰库,两具血尸就放在那里。

“啧啧,太残忍。”木易已经戴上手套,可看着眼前的一摊血肉,还是忍不住发了句感慨。

“不忍心就找点儿线索给我,尽快找到凶手。”

木易一改平日的啷当模样,严肃认真起来简直判若两人、

“第一具的尸体有尖锐器物从脑后方直直插入,而且,是远距离射入,快,准,狠。这是他的致命伤。第二具有些复杂,死者在死前应该有过剧烈的疼痛和挣扎。”

“等等,如何判定第一具尸体的器物是从后方远距离射入?你说的尖锐器物指什么?”

“刺刀,锋利的刺刀,根据伤口结构来看,长度至少在17厘米以上,后颈处和喉咙处伤口宽度判断,是从后方插入。如果凶手是抓着死者刺入,伤口不应该出现后颈处。而且,手法熟练,此人应该接受过某种专业训练。比如卖艺的,还可能是军人。”

“第二具你又为何判定他死前异常痛苦?”

“我在死者的身体发现了大量的乙醚,也就是麻醉剂。使用的剂量可以让一个人昏迷甚至死亡。然而,这个死者偏巧对麻醉剂有免疫。而且,我在死者的喉咙里发现了一些衣物纤维,还有他指甲缝里的残留物,以及他肌肉的收缩程度,都可以证实这一点。”

“衣物纤维就是为了堵住死者的嘴,不让他叫出声来。”

“对,很显然,凶手没有意识到这个人对麻醉剂免疫,所以,他当时一定手忙脚乱。”

“手忙脚乱就一定会在现场留下他完全不知道的痕迹。”

“没错,不过,没人知道案发现场在哪里。”

慕容霆屏息凝神,“那可不一定。”他顿了下,“那个塑胶桶上,一定会有发现。”

“可塑胶桶是通过河流飘过来的,即便有痕迹,说不定也被河水冲下去了。”

慕容霆想了想,“看来,我还需要再到河边走一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