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第101种杀人魔

第四章有点意思,慢慢来

第101种杀人魔 琼华 3125 2016-09-25 09:08:01

  “原来你早就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回到木易定好的旅店,林佳瑶就不停的数落起慕容霆来。

“亏我还傻乎乎的问他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们,你倒好,还替他说话!”

慕容霆多少有些无奈,“我也没想到你会还没猜到,我以为当酒楼的老板那么殷勤的对待木易的时候,你就猜到了。”

“你什么意思啊,想说我笨吗?”

慕容霆耸耸肩,“我没这个意思,如果你一定要这么想你自己,我也没有办法。”

“你!”林佳瑶坐到沙发上,“可是,你究竟是怎么猜到的?就凭他的姓?”

“也不全是。他曾经在监狱里说过,他是京城大官的儿子,可当时包括局长在内的人都觉得他是因为怕死所以才会讲这样的胡话。我起初也不信,后来我也被关了进去,和他是隔壁,从他的行为举止,还有言谈,我判断出他是个很有学问很懂医术的人,最关键的是,他对当今政坛的高层似乎了如指掌,而且从来都是不把他们放在眼里的样子。后来,我通过小道消息,得知京陵有位高管在秘密找寻自己的儿子,从那时,我就开始怀疑了。等他莫名其妙的被绑架,又能在京陵呼风唤雨,我就猜到他父亲不是一般的高官。直到酒楼的小厮喊他杨先生,我便全都知晓了。”

林佳瑶皱了皱眉,“为什么?”

“因为几个为数不多的高级官员里,只有一位姓杨,就是现任的国务总理,杨炳怀。”

“总理!杨炳怀?”

“没错。杨炳怀有两个儿子,既然叶明辉叫他杨大少,他的真实姓名该是杨志勋。”

林佳瑶恍然大悟,“难怪他给自己起名叫木易,原来,两个合起来就是他的姓。”

慕容霆轻叹,“总算是开窍了。”

林佳瑶边想边嘀咕着,“叶明辉,叶明倩,你说,他们俩会不会是兄妹啊?”

慕容霆显然没料到林佳瑶竟然会跳到叶明倩的身上,却也没说什么,只是抿着嘴,双眼凝视前方。

次日,慕容霆穿戴整洁前去京陵市区警察局报道,整个警局似乎都很忙,连许丛阳的面儿都没见上,只见到他的秘书小何,一个看起来十分干练的短发女人。

“何秘书,请问许局长他是不是出去查案了?”慕容霆很想知道在巷口发现的那具尸体的案情进展情况。

“查案?那都是警长的事情,局长很忙,哪里有那闲功夫。”

“昨天不是发现了一个很特别的尸体吗?”

何秘书漫不经心的看着前方,“没错啊,听说是一个刚从南陵过来的警长发现的……”

说到这儿才发现不对劲了。

何秘书看了看慕容霆,“你到底想问什么?”

这话把慕容霆噎的一时半会儿没接过来。

“慕容警长,请你不要忘了你来这里是做什么的。接受培训和完成学习计划才是你该做的事情,至于别的事情,请你不要多问。”

慕容霆耸耸肩,没好气的回复了一句,“好。但是,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许局长?”

何秘书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你这么想找我们局长什么意思?是认为我给你安排的东西不合理?还是,你认为我的职位太低,不配带你?”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何秘书瞪他一眼,“不管是,还是不是,从现在开始,你都得听我的。”

培训的内容很枯燥,只要一想到接下来这一个月的理论学习,慕容霆就有种想死的冲动。于是,为了生存,慕容霆制造出不少理由来,今天是没吃好拉肚子,明天是天气太热中暑,今天干脆戴了一个大墨镜来,原因是前一天晚上遭受蚊子的群攻,咬的他面目全非,无法见人。

何秘书气的干着急,就是没办法。上去非要摘掉慕容霆的眼镜,可慕容霆就是不让他近身。还信誓旦旦的说一定会竖起耳朵仔细听,不能辜负她的劳动成果。

何秘书也没辙,只得顺着他。结果没讲多久,就听见慕容霆在底下嗷嗷直叫。

“又怎么了?”何秘书双手叉腰,“不会又吃坏肚子了吧?”

慕容霆向她竖起大拇指,“跟在局长身边的人就是不一样,判断力和领悟力真是一流。”

这话何秘书其实挺受用,心中一顿暗喜,面上却还绷的紧紧的。

“何秘书,您看,我一南方人,初到北方,难免水土不服。”

这话都快成茧子了,何秘书早听的不耐烦了,把手一摆,“快去快回。”

“得嘞!”

慕容霆乐呵呵的出了门,前脚出门,后脚就变了脸,俨然一副平时办案时的冷酷形象。

打从一大早过来,慕容霆就发觉不对劲,不对劲的地方是,负责血尸案的兰警长先是进了许局长的办公室,两人继而拿着公文上了三楼,不久,慕容霆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车牌号,他确定,那辆车子是警察厅副处长魏永信的专用轿车。只是,紧接着又进来一辆,看上去比魏永信的车还要好。不出他所料,京陵发生了大事。可这大事偏巧在血尸案之后,两者一定有关系。

慕容霆很快到了三楼,蹑手蹑脚的一间间寻,安静的长廊上传来几个零星的声响,慕容霆顺着声响的方向寻去,来到那间房外。

“竟然在京师发生这样惨不忍睹的血案,各大媒体争相报道,现在闹的人心惶惶。上头下了死命令,要我们务必尽快破案。现在已经三天了,居然连死者的身份都确认不了?你们是怎么办事的?”浑厚有力,不像是魏永信的。

“我们已经在核查最近几天的失踪人口,似乎都不大符合。加上尸体发现的晚,已经开始腐烂,而且面目血肉模糊,无法辨认。”这才是魏永信。

“就没有别的办法吗?”

“听说有一种办法,叫做DNA比对,但前提是我们需要采集所有人的DNA样本。当前而言,我们的样本并不完善。”听起来应该是许丛阳。

“那皮呢?不是说找到皮就等于找到凶手和死者的身份了吗?”

“很抱歉,关于这点,暂时还没有任何进展。”

魏永信重重的拍了下桌子,“什么叫没有进展?掘地三尺,你们也要把那张人皮给我找出来!”

何秘书发现,自打慕容霆从外面回来,就一直深锁眉头,表情凝重,若说他之前听课那是糊弄,现在是压根就没在听。

何秘书越讲越觉得自己像是在给自己讲,心里这个窝火。这便走到慕容霆跟前,凑近了盯着他看,突地大喊一声,“想什么呢你!”

慕容霆一个激灵从凳子上挑起来,本能似得便要拔枪,枪匣子都被他打开了,手往枪上那么一摸,看着何秘书那张惊诧的脸醒了。

“何秘书。”

何秘书看着他,“怎么着?还想毙了我不成?”

慕容霆很是尴尬,“不是,我只是……”

“是什么啊?公然藐视课堂,就是公然藐视警察这个工作!我不管你之前在南陵是如何做事的,但到了我这儿,你就得听我的!”

“好大的口气呀。”

门外不知何时进来一女的,粉雕玉琢的,很是亮眼。

何秘书见到她,语气低了不少,“原来是叶小姐。”

来人正是叶明倩。

只见叶明倩大摇大摆的走过去,指着慕容霆,瞪着何秘书,“你知不知道他是谁啊?”

何秘书瞥了下慕容霆,“慕容霆。”

叶明倩很不满意她的回答,“他可是南陵最出名的雷豹神探,前不久刚刚破获无头新娘案,在南陵警局,就连警察局长都得敬他三分,你居然让他听你的?”

何秘书道,“他在南陵多辉煌我管不到,但现在是在京陵,而且我受局长的全权委托负责他的培训工作,还要帮他通过培训考试,他理应听我的。”

“叶小姐,这是何秘书职责所在,她没错。”慕容霆马上说道。

叶明倩这就不理解了,“她用那种态度对你,你都不生气?再说了,我可是在帮你。”

慕容霆抿嘴笑笑,“谢谢你,不必了。”

叶明倩被他这么一噎,登时什么都没说出来。碰巧楼上的会议结束了,下来一群人。领头的虽然是四十多岁,看上去却是器宇轩昂。见到叶明倩后,双眼一瞪,不怒自威。

“倩倩,你又在胡闹什么?”

叶明倩走过去,撒娇道,“爸,还不是来找你,自打回来后连你的影子都没见到。”

那人眉开眼笑,“这不是见到了,还不快走,打扰别人工作。”

叶明倩挽着他的胳膊,“爸,我给你介绍一个人。”叶明倩指向慕容霆,“他就是我跟你说过的慕容霆。”

那人向慕容霆投去探究式的目光,慕容霆也走了过去,两人对视两秒后,慕容霆道,“叶厅长您好,我是南陵市区警察局高级警长慕容霆。”

“你知道我?”

“叶小姐称呼您为父亲,如果没错,您应该就是警察厅厅长叶苏文。”

叶苏文点点头,“嗯,有点意思。”

叶明倩听着很乐呵,忙又加了一句,“爸,你不是有个很棘手的案子吗?交给他去做啊,他可是破案奇才。”

叶苏文似乎并不在听女儿说的话,只是端详着面前的年轻人,过了一会儿便走了,只留下一句,“慢慢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